神仙都爱毛绒绒

作者:路路路路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笔生意

      这可是上门的第一位客人,宁小乐很重视,可这位客人要的是酒——
      
      酒的品种可多得很呢。
      
      “您要哪种?”宁小乐脑子里转着,回帖框里几乎同步出现这几个字,她想也没想,顺手点下发送键。
      
      哮天犬从对面扑过来,用腿跑的总不可能有思维飞得快——
      
      他晚了一步。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帖子里多出一层楼,然后,如他所料的,那边的回帖飞快地跟了过来:
      【宣花】若说这酒,最美的当是那年在凡间,有一老者从一枯树裂隙中汲取而出的,那个清香甘冽啊。
      
      宁小乐有点儿懵。
      
      老者?枯树?他说的是杜康吗?这杜康初酿,几千年前的东西,她上哪儿弄去?
      
      幸好“宣花”只是感慨一下而已,很快又发过来一条回帖:
      【宣花】罢了,终究是旧事。现在的下界,虽不及当年,总也还算有些传承。你就帮我弄瓶茅台吧,也不用太精贵的,八三年产的就好。
      
      哮天犬拿爪子捂住了脸。
      
      宁小乐看看他,又看看飘在半空中的回帖,一脸茫然:“茅台我知道。这个八三年产……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很贵、要很多钱,市面上没有、有也大多是假货,要走拍卖行、拍卖还要看运气——”哮天犬欲哭无泪。
      
      刚刚他怎么就让宁小乐的手快了那么一步呢?要是按他的意思,先列个一列的各种酒供选择,就不会出现现在这后果了——这可是他们的第一单,要是做不到,这牌子砸的,可就哐哐的了!
      
      宁小乐却没有哮天犬那么悲观,在她的心里,这什么八三年的,比起那杜康酒可好得太多了。
      
      总归是这世上有的东西,不过就是怎么弄到的问题。
      
      她问哮天犬:“拍卖是什么?”
      
      “就是一样东西,很多人抢,谁出价高就谁得到。”
      
      哦——原来还是钱。
      
      可现在没钱。
      
      这问题无解。宁小乐决定先扔在一边,转而问了个自己一直想问的:“你刚刚让我发的帖子里,特别要我写的‘代购’,又是什么意思?”
      
      “就是一样东西,他买不到,你能买到,他就花钱请你代买。”
      
      “请我代为购买?”宁小乐奇怪道,“既然是帮他买的,为什么要我花钱?”
      
      哮天犬:“……恩?”
      这话有道理啊。
      
      就是啊,干嘛自己花钱?这代购代购的,不是应该先收钱再办事嘛!
      
      他一下子坐正:“对,先收钱!”
      
      对面的宁小乐却又困惑了:“可他为啥肯信我呢?他……他又不认识我,也没有看到东西。”
      
      “因为他只能信你。”哮天犬对这个很有把握,天上地下,有这个能力,肯做这个事儿的,现在可只有宁小乐一个,“再说,不过是要点儿‘钱’,这‘钱’啊,上面那些,从来就不放在眼里。”
      
      “恩——”宁小乐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她对哮天犬嘴里的“上面那些”一点儿概念也没有,不过,神仙嘛,点石成金,似乎也是不该把“钱”当回事儿。她眨了眨眼睛,问了最后一个问题:“那我们问他要多少啊?”
      
      这第一笔生意,要多了,给人留下“奸商”的印象可不好;要少了,亏了这一单不说,这价位一定,将来要提价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宁小乐眼巴巴地瞅着哮天犬。
      
      哮天犬也愁,他啥时候做过这种事呀?以前住灌江口,他想要的都是一车一车推过来让他选的。花多少钱买来的?他从来没有关心过。这买来的东西被人家赚去多少?那更是想也没往这方面想过。
      
      不过看着宁小乐这刚从山里出来的小兔妖求助的眼神,他这“不知道”三个字就怎么也说不出口。
      
      “总……总也要个三五万吧……”哮天犬不是很确定。现在的他无比渴望有一台手机,上网搜一搜也比现在这样摸黑瞎猜好。不过么,他瞥了眼仙坛——
      
      只写了酒的名字,没写容量。
      
      这中间可有文章做——一斤是卖,半斤也是卖。
      
      哮天犬底气足起来:“就要个八万八吧,吉利点儿。”
      
      宁小乐歪着头没说话,哮天犬以为这价钱吓到她了,刚准备给她解释解释这中间的道理,就看到宁小乐举起手,一个手指头一个手指头地数:“个、十、百、千、万……”数了半天一脸茫然地抬起头:“八万八是多少?”
      
      哮天犬:“……”
      这小妖,看来是对钱没概念啊。不过,也情有可原,这才来人间界没几天嘛。
      
      哮天犬觉得很有必要给宁小乐普及一下。这普及呢,最好的办法就是有对比,这对比呢,当然是眼前有的东西最直观——
      
      “我们今天这些肉,你花了多少钱?”哮天犬问道。
      
      “一百零三块。”
      
      这数字咋这么耳熟呢?哮天犬没往深处想,他现在全副心思都在给宁小乐出题目上:“算算,八万八的话,可以买多少今天这样的肉?”一百零三除不尽,也用不着那么精确:“就按一百算。”
      
      这题目简单,哮天犬都想好了,一会儿宁小乐回答八百八十之后,他就和她说,一百的肉够他现在这个身躯吃三天,这八万八呢,就够吃两千六百又四十天。恩,闰年这种也不用算那么精确,差不多就行了——这样的话,算下来就是七年多。
      
      哇!七年多!多漫长的岁月,多直观的对比。
      
      哮天犬简直要佩服自己了。
      
      现在万事俱备,只欠宁小乐的一句回答。
      
      他期待地看向宁小乐。
      
      宁小乐却完全没有注意哮天犬,她又举起了手:“个、十、百、千、万……”
      
      不着急,不着急,虽然不知道除个一百有什么困难的,但算得慢点儿,总也还是在算。要有点儿耐心,耐心……哮天犬深深吸了口气,坐在一边等。
      
      等啊等啊,宁小乐的目光终于从她自己的手指上移开:“一一零零零。”
      
      这是一万一千?怎么会得出这个结果来的?哮天犬瞠目结舌,脱口问道:“你怎么算的?”
      
      宁小乐举起手给哮天犬看:“小拇指是个,无名指是十……大拇指是万。”刷一下,她曲起后三根手指:“除以百么,就把百十个去掉。”竖着的还剩下大拇指和食指,她指着这两根手指,数道:“一一。”又点点后面曲起的三根:“零零零。”
      
      哮天犬听得一愣一愣的。这是个什么算法?从头到尾,从上到下,没一处有道理!
      
      宁小乐却不自觉,眨巴着大眼睛看哮天犬。
      
      呃……
      
      这要怎么纠正法?简直是无从说起啊!
      
      哮天犬望天。
      
      “算了……”算数这种事儿,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教会的,再说了,人间界现在科技多发达啊,以后弄台手机,装个计算器,不就啥问题也没有了么?
      
      眼下还是先搞定茅台的定价比较重要。
      
      哮天犬指挥宁小乐:“去发帖,就要八万八,先钱后货。”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