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登枝[古穿今]

作者:攻玉鹤鸣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星河

      
      沈星河与顾承淮两人的第一次见面,场面并不友好。
      
      九月开学季,炎热的尾巴还没有褪去,各大高校顶着灼眼的阳光,为自己迎来了新鲜血液。
      
      郭泰没骨头似地搭着苏赫的肩膀,跟在顾承淮身后,三个各有特色的大男生迈着长腿,在来往的同学若有似无的打量下,松松散散晃哒到了属于他们的寝室。
      
      家里提前打了招呼,分配给他们的寝室地理位置得天独厚。三楼,不低不高,既不像一楼那样因为过于接近地面而时时受潮气的困扰,也不像四楼那样让人爬到厌烦。A栋,坐北朝南,通风采光好,离超市食堂也近。
      
      保姆早提前收拾妥当,雪白的墙壁贴了素雅的墙纸,桌子地面擦得噌亮,衣帽鞋袜也放置整齐,连空气都拿香氛熏过,只待三位少爷得空入住。
      
      此时已经是c大开学第三天,忙的脚不沾地的三人终于得空,想起来自己的寝室看一眼。虽然就是个偶尔凑合过夜的地方,但凑合也希望凑合的自在点。
      
      三人都抱着这样漫不经心的态度,推门而入的时候,却意外地发现里面多出一位不速之客。
      
      白t恤牛仔裤,个子高挑,模样白皙隽秀的男孩子,正端着盆儿从阳台进来,看样子是准备洗什么东西。
      
      郭泰当场就炸了毛,一下站直了靠在苏赫身上歪歪扭扭的身体,刺刺的头发好像都直立几分:“李老头怎么回事?不是说了只有我们三个吗?”
      
      说着就掏出手机,要给什么人打电话。
      
      沈星河早就知道自己有三个从未谋面的室友,他已经来了五天了,五天前那几个保姆如何手脚利落地让这个寝室焕然一新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加上几天不露面向来严厉的辅导员也没有任何追究,让他心里对三位室友的家世有了底。
      
      能在陌生地方,堂堂C大肆无忌惮的,不仅要是巨富,还得是豪贵。大少爷不好相处,他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只是没想到一见面就已经不用相处,因为根本矛盾不可调和——人家根本没想多一个人住。
      
      那个红T恤男生的话语清晰,神态也是毫不掩饰的排斥,他旁边身着白衬衫男生面色冷淡,仿佛对什么都不在意。而最前面那个穿着蓝体恤,手腕带着一串佛珠,显然是领头羊的男生更是表情莫测,眼角带着些似笑非笑的兴味。
      
      看来不管是校方出了问题,还是别的什么人的安排,都不管他事了。有些人没有讨好的价值,有些人讨好也没用,而他,向来不习惯和任何人套近乎。
      
      沈星河收起了到嘴边想要打招呼的话,礼貌地朝他们地点头致意,将新买的床单被罩放进盆里,转身去了阳台。
      
      郭泰被按住手,止住了打电话的动作,抬眉看向同伴,一脸不解:“老顾,你干什么?我打电话让人把他调走啊。”
      
      顾承淮桃花眼微眯,看向阳台的目光依旧满是兴味:“算了,反正看着不讨厌。我们也不常住,以后再说吧,你说呢苏赫?”
      
      苏赫点点头,算是赞同了他的话。
      
      郭泰还是不甘心,但两个好友都不介意,他也不好再折腾,只得悻悻地收起手机,走到了自己的床位前。
      
      沈星河洗完衣服回来,预想中的场景并没有出现。那三个人各做各的事情,没有搭理他的意思,也没有叫嚣着让人把他弄走。
      
      这件事的主动权不在他手上,多想无益,搬不搬都无所谓,他收敛心神,回了自己的座位,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敲敲打打。
      
      刚才还剑拔弩张的323男寝倒是一时间静谧和谐起来。
      
      ……
      
      与c大男寝那边的安静不同,隔壁N大海棠园F楼416可要热闹的多。
      
      N大开学要比C大晚几天,F楼是老寝室了,一个寝室六个人,包括青黛在内的五个都到了。
      
      父母们里里外外地帮忙打扫。一帮女孩儿在旁边叽叽喳喳地交流着自己的信息,为自己以后的社交打好基础。
      
      “我叫方敏珠,英语系,g城人,你们以后去g城旅游可以找我哦。”叫方敏珠的女生个子矮矮,有些黑胖,说话嗓门很大,但从衣着上看得出来家庭条件不错。
      
      “杜佳怡,本地的,日语系。”高个子纤瘦女生穿的时尚,声音淡淡,带着点不易察觉的骄傲。
      
      “我叫丁珍珍,s市的,日语系,喜欢上网,玩儿农药的话可以找我呦,我带你们。”瘦瘦矮矮带着眼镜的女生一脸欢脱。
      
      “我叫方潇潇,h市的,中文专业,也是资深网民,但不打游戏,我喜欢看小说。”长相温婉的女孩说话却很中气十足,声线有些尖细。
      
      “我叫沈青黛,y市,作曲理论专业的。”青黛声音温软,她是一个人来的,东西也早就收拾好了。拿出一个大袋子,笑眯眯地道:“我请你们吃零食。”
      
      “哎~,我也带了,我们那儿的特产。”方敏珠也从行李里掏出一个袋子。
      
      女生们在零食交换间迅速建立起友谊。
      
      因为不让留宿,家长们收拾好东西叮嘱两句就走了。天色将暗未暗时,寝室里只剩五个女生,丁珍珍问:“接下来要军训,我还有些东西没买,你们呢?”
      
      “我也是,还有扫把垃圾桶这些东西,现在还有时间,不去我们一起出去逛逛,顺便买了吧。”方潇潇提议。
      
      其他人都没有异议。于是一行人收拾好东西一起出了门。
      
      “学校里就有超市,在那边。”青黛道,往一个方向指了指。
      
      “那超市太小了,逛起来不过瘾,我们去外面的沃尔玛吧。”杜佳怡道:“顺便还可以去隔壁C大看一看。”
      
      最后一句让所有女生都心动了。
      
      C大和N大虽然是邻居,但C大是全国排名前十的重点高校,名下许多国家级实验室,能进去的全都是天子骄子,未来可期。N大却是普普通通的一本,招生线和一本线堪堪持平,处于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尴尬境地。
      
      因此C大这个可望而不可即的学习圣地,对于刚走出高中校园,走进大学,还对学霸有着天然向往的女孩儿们来说,有着无与伦比的吸引力,或许这些吸引力里面还夹杂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的心思。
      
      青春正好,朝气蓬勃的女孩子,总是对一切充满幻想。
      
      青黛倒是不想去瞻仰学霸,毕竟从小身边就有一只,看的太多了。而且她脑子笨,上辈子没读过书习过字,这辈子从头学起,能考上这所学校,已经是她熬夜苦读和他费心补习的结果了。
      
      她想去只是因为有个人在里面,她想去看看他。他们正单方面冷战,从到这里开始,他已经几天没搭理她了。
      
      总之这个提议得到了全票赞同,大家决定先去逛完C大再去沃尔玛。于是一帮女生朝着C大进发。
      
      和N大门卫松散,外卖骑手满天飞不同,C大门禁森严,平日里出入都要检查学生卡,就这开学季这几天才会对外开放。和她们抱着一样心思,想要抓紧参观的人不少,因此平日安静的校园此时人来人往很是热闹。
      
      “听说今年C大网罗的人才不少,算是大丰收,其中还有你们市那个省状元,我在报纸上看了照片,和你一样也姓沈,可帅了,比明星都好看。”方潇潇对青黛感叹:“这世上最可怕的事莫过于,有颜的人他还有才华。”
      
      青黛抿唇笑了笑,没有接腔。
      
      倒是一旁的方敏珠道:“所以说人比人气死人,大佬如此超凡脱俗,让我等情何以堪。”
      
      “牛逼。”丁珍珍只有两个字。
      
      杜佳怡沉默了一瞬:“这算什么,我还知道有些有钱有颜成绩还好的呢,也是今年新生,在C大。”
      
      “那些人跟我们都不是一路的,听听就行了。”方潇潇满不在乎:“小说里男神也多啊,有脸有智商有地位,可是这样的人你hold得住吗?别说那些,单那个状元我都得跪下唱征服。所以还是别白日做梦,小心头破血流。”
      
      一句话戳到青黛的痛处,她不是白日做梦的人,却是被白日梦所累的人,那些随着板子,仿佛刻入灵魂的痛处,随时随地都在提醒着她,做白日梦的下场。
      
      杜佳怡想说什么,却最终闭上了嘴巴,脸上是明显的不以为然,其余几人不知作何想,也都没说话了。
      
      几个人参观了一圈,除了拍了些照片,和无数人擦肩而过外,并没有发生什么趣事。
      
      天色已经完全暗淡下来,周围陆陆续续亮起了灯光。
      
      方潇潇意兴阑珊地刷起了手机,方敏珠和丁珍珍叽叽喳喳聊着别的事情,杜佳怡好像在找什么人,没找到有些失望,理了理漂亮的裙摆:“走吧,去逛超市。”
      
      青黛也有些失望,因为她一样没见到想见的人。跟着室友在一楼化妆品专柜前,百无聊赖地旁听着柜姐的介绍,等着杜佳怡在手背上试一款新的粉底。
      
      感觉到有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她抬眼,看到远处货柜前立着的修长身影,那么熟悉,哪怕带着口罩,她也一眼就认了出来。心中一喜,顾不得和大家打招呼就急急忙忙追了过去:“星河!”
      
      沈星河从青黛抬头就避开了她的视线,听到这声呼喊更是扭头就走。他身高腿长,刻意加快了步伐,青黛个子不高,手里还帮试化妆品的室友提着袋子,挤挤撞撞的,转过拐角就不见了对方的踪影。
      
      她满心失落,转身回了柜台,发现杜佳怡已经试好了东西,大家都在看着她。
      
      “你刚才怎么了?突然冲出去。”方潇潇问。
      
      “没什么,看到一个熟人。”青黛强笑着解释,有些不好意思:“对不起让大家等我了。”
      
      “熟人?你有亲戚在C市?”杜佳怡状似漫不经心地问。
      
      “不是,”青黛摇头:“是和我一起来上学的。”
      
      “哦。”杜佳怡没兴趣了。来C市的人太多了,不是各个都能变成凤凰的,尤其是在这个阶级越来越固定的时代,大部分山鸡飞来了城里,还是山鸡。
      
      众人以为是一个学校的老乡,也都没多问。青黛心不在焉地跟着大部队走着,手机突然传来短信提示,她拿起来一看,是银行转账信息,提示她有人给她转账3000元。
      
      紧跟着而来的还有一条微信消息:不要买不熟悉的牌子,会过敏。
      
      她心中一暖。回寝室后趁着室友聊天的功夫,躲到阳台拨出熟悉的号码。
      
      等了一会儿,那边终于接通了,青黛松了口气,手机贴近耳朵,却半晌没有听到声音。
      
      她明白这是还在别扭着呢,她甚至能透过这无言的沉默想象出对方紧绷下颌线的样子。青黛声音温软,带着讨饶的意味:“星河~”
      
      对面的人终于开口,语气生硬:“为什么要退?”
      
      “你明知道,我又不是供不起,为什么要退?”
      
      他说的是房子的事情。他们没来B市时,一直租住在Y市的一套房子里,姐弟俩多年来相依为命,那套房子对于他们来说,俨然已经是一个家。
      
      沈星河是准备以后把房子买下来的,但没想到来B市之前,房子被青黛偷偷退掉了。等他得到消息赶回去时,已经被租给了别人。沈星河为此一直在生气,好几天都没理会青黛。
      
      青黛握紧了手机:“我只是……不想你那么辛苦。”
      
      “我不辛苦。”对面牙齿都要咬碎了:“那是我们的家!你怎么能随随便便就退掉!你是不是根本就不在乎?”
      
      青黛忍不住摇头:“我在乎啊,我怎么可能不在乎?可是大学不比高中,开销太大了,那房子我们不住。留着实在浪费……”
      
      这个时代,如他这般年岁的男孩,大都在父母的呵护下少不知愁。而她的星河,却要在忙碌学业的同时,兼顾两人生计,他只是个刚满十七岁的少年啊。
      
      她忍不住哽咽起来:“都是我,是我太没用,拖累了你……”
      
      青黛上辈子是里里外外干活的一把好手,吃苦耐劳不在话下。但或许是吃苦太多,或许死前创伤太重,穿越过来后灵魂与身体融合缓慢,成了个风吹就倒的纸美人。
      
      当初初来乍到,为了养活自己和年幼的沈星河,靠着上辈子的手艺咬牙卖了两年馒头,就差点劳累过度一命呜呼。后来还落了病,将养了几年才好。因此平日里除了衣食住行上照顾弟弟,什么也做不了,沈星河也不让她做。这样一来,生活的担子就全压在了沈星河肩上。
      
      青黛活了两辈子,从来没这么没用过,一直十分自责,把自己是累赘的想法压在心底,如今终于忍不住说了出来。
      
      “你在胡说什么!?”沈星河几乎要吼了起来:“沈青黛!你在胡说什么!?”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