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簪客

作者:观萤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九章

      入了夜,江息颜屋内依旧亮着烛火,眼下她身子已经好多了,百般无赖之际,只好独自下盘棋来打发时辰。
      
      屋内静谧无比,熏香香烟缓慢升腾而起,衬得屋内愈发安静,静的只能听到江息颜的落子声。
      
      起初落子声极为密集,似乎一路顺畅,不曾遇到瓶颈,而到了后面却是捏着棋子迟迟无法落下。
      
      屋外忽然响起了细微的脚步声,若非眼下更深夜静几乎无法听到这般细微的脚步声。江息颜黛眉微蹙,神情略有了几分紧张,捏着黑子的纤手暗暗使力。
      
      叩门声轻轻响起,江息颜虽猜测来者是林扶风,可心下依旧有几分不安,她故作镇静询问来者,只听得那人珠圆玉润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林扶风。”
      
      “进来吧。”
      
      话毕,林扶风便推门而入,首先映入眼帘的则是白日那座屏风,屏风上描绘的是山间铃翠鸟,活泼生动,娇憨可爱。而在灯火的照耀下,隐约间可瞧见屏风后江息颜的身影。
      
      林扶风在屏风前顿住脚,神态谦和地揖揖手,“姑娘,在下的侍女已经将断肠草带走了,而在下也会应允诺言留在此处看守五年。”
      
      屏风后头的江息颜闻言抬眸瞥了林扶风一眼,捏着黑子的手愈发用力了,“公子进来说话吧。”
      
      林扶风微微一怔,面露窘色,颤声道:“自古男女七岁不同席,若是入内叙话实在是不妥。”
      
      虽说白日时林扶风与江息颜有诸多亲密,林扶风也越过了这道屏风,但那都是出于担心与情势所迫,眼下既无旁事,实在不好越了规矩。
      
      “不妥?不过是叙话而已,能有何不妥?”
      
      江息颜说着此言时,白皙的俏脸微微涨红,她为了引林扶风上钩,可谓是豁出去了!
      
      林扶风眉头轻拧,眸子划过一抹精光却在顷刻间消弭,再开口时言语都有几分不利索了,“那...那在下便冒昧了。”
      
      说罢,林扶风便缓步入了屏风内,映入眼帘的则是江息颜靠在罗汉榻上,虽面色苍白,面容疲惫,却难掩眉眼间的绝色。
      
      二人皆是生了一双含情带月的桃花美眸,只是不同的是,林扶风眸中是情意,是笼络芳心的潋滟月色。
      
      而江息颜则是风华,她一颦一笑,一言一行,像极了那月里嫦娥,无关风月,无关情意,美的干净。
      
      林扶风桃眸微微一滞,望向江息颜的目光渐渐失神,眸光愈发深邃,可不过须臾,他便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忙整理好了自己的情绪。
      
      他见江息颜盯着棋盘眉头紧蹙,不由得上前两步,望着江息颜面前的死局,沉吟了半晌,将江息颜手中的黑子捻过,落在了棋盘上。
      
      江息颜一览棋盘,只此一棋,这黑子竟都活了起来,江息颜面容爬上了几分诧异与欣喜。
      
      见江息颜如此神态,林扶风唇角不自觉扬起,他挑起了一颗白子,“啪”的一声落在了棋盘内,登时引得江息颜愣住了。
      
      这局棋似乎变得微妙了起来,它瞧着是一局死棋,可是却步步都是退路,瞧着步步都是退路,却又满盘皆死。
      
      江息颜猛地握紧了衣袖,美眸沉了沉,不自觉地咬紧了嘴唇,心头萦绕着异样的情绪。
      
      江息颜每每心中烦忧的时候都会一个人下棋,而她总会走到死路上去,江清梧便会及时出现解开她的死局,让她的满盘棋子皆活了起来。
      
      这就好像江息颜遇到了麻烦事,江清梧总会出现替她处理好这一切,不需要她为此劳心劳力。
      
      而忽然有一日当她意识到,自己已经无比依赖江清梧的时候,早已为时过晚。
      
      “姑娘,夜已深该歇息了。”林扶风的声音略有几分喑哑,开口言语时连他自己都有几分诧异。
      
      江息颜抬眸望向了林扶风,她眸光有诸多情绪,混杂在一起成为了一抹复杂,而难得的是,林扶风似乎都能一一看懂。
      
      “偏院地窖中有两坛竹叶青,趁着眼下落葵还没有歇息,你去取来。”江息颜美眸垂下,别过了脸,敛下眉眼间的怅然,故作坦然地说道。
      
      “姑娘为何要喝酒?”林扶风怔了怔,言语之际只觉得嗓尖干涩,心头不知为何极想知道江息颜为什么这般难过。
      
      “庆祝。”江息颜抬眸嫣然一笑,方才那抹复杂的情绪早已荡然无存。
      
      “庆祝什么?”林扶风不解。
      
      江息颜纤手敲了敲棋盘,似是洋洋得意道:“庆祝这盘棋深得我意。”
      
      林扶风桃眸微垂敛下了眉眼间中的深邃,他付之一笑,淡淡地应了一声便退了出去。
      
      待到林扶风的脚步声渐渐远去,直到归于寂静时,江息颜的目光才回到了棋盘上。不知为什么她总觉得这盘棋好似一个预言,一个关于她的预言,或许不久的将来,景亲王府就是如此吧。
      
      而此局也并未不能破,倘若舍了半盘黑白子,豁上一切杀出去,便会得一线生机。
      
      江息颜思绪万千之际,屋外再次响起了脚步声。林扶风双手抱着两坛竹叶青进了屋,他步伐略有沉重,抱着两坛竹叶青似乎很是吃力,进了屋便赶紧放在了桌上,继而轻轻喘息着说道:“落葵听说我要拿两坛竹叶青神情有些异样,这两坛竹叶青可有什么不同吗?”
      
      “没什么不同,她就是不想让我喝酒而已。”江息颜无谓一笑,淡淡而道。
      
      没什么不同,只不过是江息颜的舅舅藏了十四年,想等江息颜出嫁时再开坛而已。
      
      可对于她来说,若是嫁的人不是江清梧,那也没有必要等到出嫁那日了。
      
      江息颜掀开了毯子走到了桌前,拿起那坛竹叶青打量了一番,继而将竹叶青塞到了林扶风的怀里,自己则是抱着余下的一坛,扯着林扶风的衣袖便出了屋子,林扶风还没反应过来便被江息颜拽走,险些踉跄了一跟头。
      
      二人穿过了主院进了药园,药园内由折疏看守,但若是江息颜带进来的人,他是没有资格去阻拦的,况且眼下的折疏正抱着酒坛子醉倒天地颠倒,哪有空去理会江息颜?
      
      江息颜在药园半山腰的一处榕树旁停下,榕树下没有草药,只有一片被小栅栏围起来的空地,空地上有石桌与石凳,似乎是专门用来小憩用的。
      
      江息颜松开了林扶风的衣袖,将竹叶青放在了石桌上,继而坐在石凳上抬眸仰望着当空悬月,她指着明月笑盈盈道:“林公子你瞧!”
      
      “今夜月色似乎很美。”林扶风说及一半便偏过头看向了江息颜,只是江息颜一心望月,并没有发觉。
      
      世人总是在夜里会思绪万千,江息颜也不例外,望着这轮明月便忆起了心上人,心头又泛起了苦涩,她别过身将酒坛子打开,抱起酒坛子便“咕咚咕咚”喝了一大口,继而用衣袖擦了擦嘴,动作倒是极为豪迈。
      
      林扶风见江息颜如此失意,不由得敛下了笑意,轻声叹了一口气,坐在了江息颜身旁,顺手将自己怀里的酒坛子打开,也抱着喝了几口。
      
      “姑娘似乎有心事。”林扶风手上托着酒坛子,身子微侧,双眸定定地望着江息颜。
      
      江息颜闻言身子一僵,偏过头望了一眼林扶风,二人四目相对,神情极为认真地看着对方,最终林扶风唇角溢出清朗的笑声,别过脸继续饮酒,他拎着酒坛子的手微微发颤,美眸涌上一丝极其微妙的慌乱。
      
      “公子也有心事。”江息颜收回了目光,抱着酒坛子喝下了好几口,烈酒入喉,似乎心头舒缓了不少。
      
      “世人皆有心事,于是便有了借酒消愁。说起来,姑娘酒量如何,若是酒量不好醉在此地,在下可没办法将姑娘送回主院。”林扶风面容上浮起一抹嬉笑,笑意中融了三分坏意,引得江息颜美眸一瞪,故作恼火道:“公子此言可是嫌我胖?”
      
      “怎敢呢?男女授受不亲,若是姑娘不介意,我便拿着棉被将姑娘裹一裹拎回去。”林扶风笑意愈发浓了,言语间都是畅怀的笑意,他的声音清朗,好似击罄有声,悦耳舒心。
      
      当然了,因为他说的话实在是气人,江息颜还是想揍他。
      
      江息颜不理会林扶风,抱着酒坛子一个人喝起了闷酒,她不胜酒力,半坛子下去便有些头晕眼花,瞧着眼前的人与事物都有些虚影了。
      
      林扶风见江息颜微微发晃,神情迷离,显然是有些醉意,不过神智还是清的,不由得浅笑打趣,“姑娘只饮半坛便醉了吗?”
      
      “当一个人想醉的时候,闻着酒味便会醉了。”江息颜嗤笑一声,眼底涌上一抹落寞,随即抱起酒坛子又是几大口,她此举倒引得林扶风眉头微微一蹙,欲要抬手抢下酒坛子却又放下。
      
      “姑娘若是不胜酒力便不要喝了,身子要紧。”林扶风说罢,终是不忍江息颜如此,抢下了酒坛子抱在了怀里。
      
      江息颜美眸一抬,桃花美眸中蕴着迷离月光,恍若初夏夜里微风拂过梨花枝头,月光如水,梨花如玉,美得不可方物。
      
      林扶风心中一颤,他初次见到江息颜便被其容颜惊艳,却不曾想微醉后是如此撩人的模样,佳人醉了,旁人因佳人而醉。
      
      如此美人,倒真是应了那句,美人既醉,朱颜酡些。娭光眇视,目曾波些。
      
      江息颜见林扶风痴痴地望着自己,阖眸一笑,似有几分疯癫,她托着脸凑近了林扶风,猛地睁开了双眸,眸子里因醉酒添了几分妖艳迷离,“你抢我酒做什么?怕我喝醉了打你?”
      
      林扶风“噗嗤”一声笑了起来,他笑起来当真好看极了,眉眼弯弯,含情脉脉,连眉梢都蕴着三分潋滟情意,实在是个勾人的。
      
      江息颜一时间有些看呆了,痴痴地低喃道:“你眼睛像星星,笑起来真好看。”
      
      “姑娘,你喝醉了。”林扶风语气里似乎带着轻微的挑逗,声音清朗如隽,落在江息颜耳里就好似溪水潺潺般悦耳极了。
      
      “我醉了...吗?”随着江息颜尾音落下,她身子向着石桌倒去,顺势枕在了手臂上浅眠,抓着酒坛子的手一松,酒坛子欲要摔落在地,只见林扶风迅速起身伸手一接,便将那酒坛子稳稳落在了他的手心。
      
      林扶风瞧着江息颜的朱颜酡色,唇角不由得上扬了几分,俯身将江息颜打横抱起来朝着山下主院走去。
      
      余光隐隐瞧见江息颜似乎在摸索着匕首,不由得心下暗笑,这就好似瞧见了雄鹰在下圈套,兔子还是要义无反顾的钻进去一样。
      
      林扶风如此想着,脖颈间骤然泛起的寒意也是如此告诉他的。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要假扮书生!你索要断肠草到底是为了什么!”
      
    插入书签 



    [霹雳]别放弃治疗
    “谈恋爱吗小哥哥?你有的我也有。”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