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簪客

作者:观萤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六章

      江息颜为公子包扎好了之后便去寻雪弃了,雪弃浑身布满了伤口,好在她身穿江息颜所赐的金丝软甲,伤口只是些皮肉伤,并未入体。
      
      雪弃靠在山匪喽啰的尸体上颤着手为自己包扎着伤口,青白长裙上布满了伤痕与血迹,瞧着甚是触目惊心。
      
      江息颜心头一痛,眸光泛起几丝不忍,她与雪弃一同长大,早已将雪弃当做了姐妹,眼下雪弃伤成这副模样,她如何不难过?
      
      江息颜从瓷瓶中倒出了一粒药丸,递到了雪弃面前,示意雪弃服下。
      
      “玉清丸?奴婢贱命一条,如何用得上这般贵重的药丸?”雪弃怔了怔,美眸映出些许震惊,抬手便将那药丸推开了。
      
      “谁说你贱命一条了?你的命金贵着呢!”江息颜美眸一瞪直接将药丸塞进了雪弃的嘴里,继而帮衬着雪弃简单的包扎了一下伤口。
      
      二人收拾妥当后,回身瞧了一眼那主仆二人,他们依旧昏迷不醒。江息颜望着公子身上的血迹拧了拧眉,似乎是有心带回风烟翠,可又思量到此事不合规矩,甚是为难。
      
      雪弃自然是瞧出了江息颜心中所想,她生来便是要为江息颜排忧解难的,既然江息颜有心,她便将此言说开了。
      
      “郡主,那位公子是为了救您才昏迷不醒的,再说此地危险,若是将他们留在此处再遇到山匪可怎么得了?”
      
      “你的意思是将他们带回风烟翠?”江息颜黛眉微蹙,略有迟疑,风烟翠从来不带外人回去的,生怕旁人发觉此地。
      
      可若是将他们扔在此地,江息颜又于心不忍,且不说路见不平应该拔刀相助,便是冲着这位公子舍命救江息颜,江息颜也不能将他丢在此处。
      
      雪弃点了点头,踉踉跄跄走到了江息颜身前,正色道:“毕竟那位公子可是舍命救了您!再说秦邈先生不是有忘忧汤吗,到时候让这位公子喝下不就好了?”
      
      江息颜这回再无半分迟疑,她快步上前扶起了公子,亏得江息颜是习武之人,不然哪里扛得起公子这般七尺男儿?
      
      思量间,江息颜将公子扔在了马背上,公子吃痛闷哼一声,引得江息颜露出了几分愧疚的神情。
      
      回身时雪弃已经将青衣女子丢在了马背上,踩着马镫翻身一跃便上了马。这边江息颜倒是愁了几分,她方才是因为公子救了她,所以才抱着公子给他喂药和包扎,可眼下要她与一个陌生公子同乘一匹马,实在是有违闺阁女子的训诫。
      
      “郡主,您放心吧,此事奴婢不说,旁人是不会知晓的,人命关天呢,您别犹豫了!”雪弃瞧着江息颜与公子身上伤口的鲜血依旧汩汩的往外流着,心急如焚,不由得催促道。
      
      江息颜暗暗叹息一声,只好翻身上马,抬手一甩马鞭,马儿嘶鸣一声便犹如一支离弦的羽箭飞了出去,雪弃忙不迭跟上。
      
      江息颜原本是想将公子扔到身后,由着他一路颠簸,可是她到底心存几分善念,担心颠簸过狠将公子颠下马,只能让公子趴在她的身前。
      
      也还好公子是趴在马背上,若是坐在马背上,那江息颜岂不是要揽着他的腰?思及此,江息颜俏脸泛起一抹潮红,可理智却很快驱散了这抹潮红。
      
      眼下已经在摇柳山境内,二人快马加鞭,皆是忍着痛意一路飞驰,不出一刻钟便到了风烟翠。
      
      风烟翠内的人许是听到了马蹄声,迎出来了两位素衣女子,她们瞧见了江息颜和雪弃浑身是伤,神情一惊,赶忙快步上前搀扶二人。
      
      这两位素衣女子,一位名唤落葵,一位名唤薇衔,都是秦邈先生的门客。
      
      江息颜轻轻推开了落葵的手,继而指了指马背上的公子,语气略有几分焦急,“你们将马背上的人扶下来,我与雪弃无碍。”
      
      落葵一怔,顺着江息颜的手势瞧见了马背上的公子,迟疑了一下,似是觉得公子伤势太重,便也顾不得男女大防了。
      
      江息颜和雪弃则是亦步亦趋,跌跌撞撞进了风烟翠主院,主院内秦邈先生正在研磨着草药,他身着一袭玄衫,虽已上了年纪,可眉眼间的神韵与通体的气势丝毫不减,一如年轻时清尘脱俗。
      
      秦邈先生见二人浑身是伤,面色凝重迎了上来,语气焦急,神情担忧,“郡主这是怎的了?”
      
      “来时遇到了山匪,死里逃生。”江息颜气息微弱地说道,她面色苍白,双腿发软,进了屋险些跌坐在地。
      
      秦邈先生搀扶着江息颜,大手顺势搭上了江息颜的脉搏,他时而拧眉,时而舒眉,落在气息微弱的江息颜眼底,甚是煎熬。
      
      过了良久,秦邈先生才将大手从江息颜的脉搏上移开,他面色凝重却并未多言,只是将身侧的雪弃遣到了偏院,让落葵与薇衔替她包扎伤口。
      
      秦邈先生走到了一旁的柜子前,寻觅了几个瓷瓶和包扎需要的物件后这才回了江息颜身旁。见江息颜面色愈发苍白,气息愈发微弱,不得不为江息颜下了几针,先将她的气血吊住,以免出失血过多而酿成祸事。
      
      “郡主伤得不轻,即便在我这里用了药,回了府也得仔细将养。”秦邈先生说着便让江息颜服下了几颗药丸,继而又为江息颜下了几针,运了一掌拍在了江息颜的后背,江息颜顺势吐出了一口淤血。
      
      秦邈先生见江息颜淤血吐出心下终于放心了不少,他将江息颜手臂的伤口上了药后,起身便准备去唤落葵来为江息颜处理其他伤口。
      
      秦邈先生起身准备出去,却被榻上的江息颜轻声唤住了,“秦邈先生。”
      
      “郡主还有何吩咐?”秦邈先生回身问道。
      
      “我今日前来是想求秦邈先生一事。”江息颜强撑着身子坐起来,秦邈先生赶忙上前搀扶起江息颜。
      
      “郡主请说。”
      
      江息颜忆起方才的事,心头便有几分恼火,语气之中也添了几分不悦,可是眼下气息微弱,这分不悦变成了叹息,“家妹抓伤了沛国公府家二姑娘的脸,眼下沛国公府提出两个要求,只要做到其一此事便可了结。要么医好二姑娘的脸,要么让哥哥娶了她,您虽远在风烟翠,可也知道那二姑娘蛮横泼辣,极其刁蛮,哥哥怎能娶那样的女子入门?”
      
      秦邈先生沉默了一下,叹息道:“所以郡主希望,我将苏二姑娘的脸医好?”
      
      “对。”
      
      秦邈先生眸子微敛,似有几分为难,“当年我立下誓言,只医治景亲王府的人,倘若我亲自医治苏二姑娘,岂不是违背了誓言?”
      
      “可...”江息颜一急,拉住了秦邈先生的手,欲要继续恳求,却被秦邈先生打断了。
      
      秦邈先生拍了拍江息颜的手背,语气温柔地安抚道:“郡主莫急,我这里有一瓶药膏,医治伤疤极其好用,三日之内便会复原,一点疤痕都不会留,郡主将此药给了苏二姑娘便可。”
      
      “多谢先生。”江息颜闻言心中舒缓了一些,她因担心秦邈先生不愿意给出药膏,所以故意提出要秦邈先生去为苏楹楹医治,如此退而求其次,也算是江息颜用心了。
      
      “无妨,郡主先歇一会儿,我去唤落葵为您上药。”
      
      说罢,秦邈先生便出了屋子顺带合上了门。
      
      此时的偏院内,落葵与薇衔正在为那对主仆包扎伤口,包扎差不多的时候,雪弃踉踉跄跄进了屋内,二人见此匆匆忙忙收了尾转头便为雪弃处理伤口。
      
      “雪弃姐姐,您和郡主遇上了山匪吗?”落葵一边为雪弃上药,一边关切地问道。
      
      雪弃点了点头,神情尚存几分恐惧,“是啊,黑风寨山匪。”
      
      薇衔闻言不由得瞪大了美眸,诧异道:“素闻黑风寨山匪烧杀掠夺无恶不作,凡是见过他们的人无一生还,没想到您与郡主...”
      
      薇衔虽然没有说下去,可都能猜出她想说什么了。
      
      雪弃嗔了一眼薇衔,面上浮起三分笑意,“郡主是寻常人吗?我是寻常人吗?”
      
      “不是不是。”薇衔也笑了。
      
      “雪弃姐姐,那他们是怎么回事啊?”落葵指了指一旁榻上躺着的二人。
      
      雪弃美眸一瞥,眸光落在了二人身上,语气似有几分叹息,“被山匪绑了的,那位公子舍身救郡主,郡主便将他带回来一同医治了。”
      
      “舍身救郡主?这位公子该不会是看上咱们郡主了吧?”落葵闻言,眸光一亮,极其八卦地凑近了雪弃几分。
      
      雪弃沉思了一下,面色凝重地点了点头,“我觉得...很有这个可能!”
      
      几人嬉笑打闹之际,只听得榻上忽然传来了微弱的声音,“嘶...这是哪里?”
      
      “你醒啦?”落葵第一个冲了过去,笑盈盈地说道。
      
      公子剑眉微拧,俊朗的面容上充斥着疑惑与迷茫,他面色苍白如纸,谈吐间尽显虚弱,“这是什么地方?你又是谁?”
      
      薇衔也凑了上前,笑吟吟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得救了。”
      
      “你救的我?”公子沉默了一下,眸光似乎闪过了一抹失望。
      
      “不是,她就是给你包扎了一下伤口,是我们郡...我们姑娘救的你。”雪弃的声音从一侧传来,公子循声望去,终于瞧见了一位眼熟的。
      
      公子愣了愣,连忙问道:“你家小姐?方才那位身着素衣的姑娘?”
      
      “对!”雪弃点点头。
      
      “那她人呢?”公子语气之中的焦急一分也不掩藏,明眼人都能瞧出他极其担心江息颜。
      
      雪弃见此,眸光闪烁迟疑了良久才说道:“她受了重伤,在主院休息呢。”
      
      公子闻言面色一僵,挪着身子站起身,语气添了几分恳求,“我能见她一面吗?”
      
      “可以,不过得等等。”雪弃说道。
      
      公子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他眸光微侧,落在了一旁的青衣女子身上,见她身上没有伤口这才舒了一口气。
      
      “这位是公子的何人?”落葵瞧见了公子的目光,心下好奇不由得出声询问。
      
      “侍女。”公子双睫微颤,语气淡淡道。
      
      这时秦邈先生迈入了屋内,公子循声望去,二人四目相对,面面相觑,皆是满面震惊,二人如此神情引得屋内旁人一头雾水。
      
      良久后,秦邈先生才寻回了甚至,讷讷开口道:“你...”
      
      公子桃花美眸微垂,眼角倾泻而出万千潋滟,勾的落葵心猿意马,心动不已。
      
      “公子尊姓大名?”秦邈先生终是问出了声。
      
      “林扶风。”公子抬眸温声回道,他的唇角漾开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
      
    插入书签 



    [霹雳]别放弃治疗
    “谈恋爱吗小哥哥?你有的我也有。”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