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簪客

作者:观萤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十六章

      江息颜眸光一定,只见林扶风身着一袭白衣,清尘脱俗恍若九天之上的仙人,他眉眼含笑,手执折扇,通身皆是温柔,宛若春风拂面,刹那间心动。
      江息颜黛眉微蹙,眸光微微别开,余光落在他腰间的夜明珠上,心头一颤,朱唇轻启,“先生误会,陛下赏赐临儿与本郡无干,便不想在此打扰而已,怎会是不愿见到先生呢?”
      那颗夜明珠是昨日林扶风与江清梧投壶比试时,林扶风赢了江清梧的夜明珠,原以为他是图个乐呵,却不想真的佩戴在身。
      林扶风眸光微亮,欲要开口说些什么,可是到了嘴边的话却生生咽了下去,神情添了几分疏离,笑意敛下一分,温声柔气地说道:“既是陛下赏赐,总得有个主子在场。”
      林扶风此言说罢,身子微侧,身后便缓步进来一行侍卫,手中不是呈着托盘,便是抬着宝箱,其中的物件无非是些金银财宝。
      景亲王府虽不缺金银财宝,但是陛下赏赐的皆是宝中之宝,连江息颜这等见过大世面的人都不由得表露出几分诧异。
      林扶风正了正身子,端着谦和的笑意,朗声道:“昨夜之事眼下真相未明,陛下不想走漏风声,便不曾拟旨,只能遣在下将这些物件带到,聊表心意。陛下还说此事心中有数,日后一定不会亏待郡王的。”
      可江息颜却拧了拧眉,抬眸狐疑地看了一眼林扶风,抿了抿唇却没有开口。一旁的慕容氏见此赶忙俯身欲要跪下,却被林扶风以折扇抵住了手腕。
      “在下只是待传口谕,既不见圣旨,便不必行此大礼。”
      “多谢扶风先生。”慕容氏面容上的笑意愈发浓,连眼底都蕴了三分笑意,看来是极其欢喜了。
      卧在榻上的江逢临露出了几分笑意,欲要起身却因浑身伤口的刺痛只能作罢,开口时语气都充斥着颤抖,想来应是伤口的刺痛引起的。
      “劳先生跑一趟了,本王心中甚是感激。”
      江息颜闻言侧了侧身,美眸在江逢临与林扶风之间打转,见林扶风闻此言只是端着笑意并未答话,慕容氏倒是率先抢过了话机。
      “扶风先生辛苦跑一趟,不若留下用膳?”
      林扶风唇角噙笑,神态温和,“多谢夫人好意,在下还要回宫复命,便不多留了。”
      闻言,江逢临与慕容氏的目光皆是落在了江息颜的身上,似乎期待她说些什么来留下林扶风,可是她根本不想留下林扶风,而林扶风也根本不会留下。
      江息颜抬眸看向了林扶风,只见他眸光微亮,似乎是在偏着头看向江息颜,似乎又不是,她敛下心头的思绪,淡淡道:“扶风先生既是奉命办事,自然是在事情办妥之后尽快回去复命的,就不要留他了。”
      林扶风闻言含笑颔首,似乎江息颜会替他解围是在意料之内。
      江逢临见此,只好失望地点了点头道:“既如此,那本王就不多留先生了,先生慢行。母亲,快送送先生。”
      慕容氏闻言便朝着林扶风走来,却被江息颜拦下了脚步,“不必劳烦慕容夫人了,本郡送先生就是了,临儿好生歇息,您好生照顾临儿。”
      江息颜说罢便迎上了林扶风的目光,她侧身作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林扶风可以随她离开了。
      “邑郡王,慕容夫人,在下告退。”林扶风揖揖手,转身便朝着屋外走去,而江息颜则是跟在了林扶风身后一同离开了。
      二人离开后,江逢临原本淡然的神情陡然添了几分愠怒,他攥着拳头隐忍着胸口积堆多时的怒火。慕容氏见此在一旁骇的大气都不敢出,只能讷讷地看着江逢临如此,心中兀自难过。
      她素来淡然,却不想生下的儿子这般贪慕权势,甚至不惜赔上无辜之人的性命。看着江逢临在王府,在朝堂摸爬滚打,诸多不易,纵使本性淡然却也抵不过为儿操碌的心。
      在党争这场无穷无尽的黑暗中,没有人能独善其身。
      话分两头,江息颜与林扶风离开后,林扶风便放慢了脚步,与其说是要离开,倒不如说是在散步观景。
      江息颜见林扶风观赏四处景致甚是认真,不由得开口问道:“怎么?扶风先生昨日没有将王府看够?”
      林扶风闻言收回了目光,眉眼一弯,轻笑道:“郡主莫要笑话在下,在下虽去过皇宫内殿,见过那天下人人向往之地,可来到了景亲王府却又是另一番韵味,实在是在下贪恋。”
      林扶风此言使得素来不苟言笑的江息颜露出了三分笑意,她望着满园春色,语气颇有几分得意之势,“王府内的陈设早年是由母亲置办的,后来母亲去世后便是由叶夫人操办,待到本郡懂事后便因不喜叶夫人的陈设,再次换回了母亲在世时所布置的。”
      林扶风了然颔首,星眸含笑望着满园春色,眼底涌上几分欢愉,“看来郡主头脑聪慧,审美过人是遗传了景亲王妃呢。”
      提及江息颜的母亲,她总是格外温柔些,连通身的气度都添了几分温婉,“先生说笑了,本郡哪里比得上母亲。”
      林扶风没有答话,而是在一棵海棠树下顿住脚步,负手而立,静默地望着。
      这棵海棠树位于花厅,来往宾客都会瞧见,是当年南星怀上江息颜时,命人种下的,如今早已成为参天大树。
      “这海棠树是母亲在怀上我的时候种下的,寓意我能如此树一般年年岁岁花开无虞。”
      江息颜见林扶风看的出神,便柔声解释道,林扶风闻言眸光闪过一抹诧异,却在顷刻间消弭。
      江息颜顿了顿,见林扶风神态谦和,这才轻声说道:“昨夜之事,谢谢先生能帮忙。”
      林扶风偏过头看了一眼江息颜,星眸蕴了七分笑意,三分温柔,开口时连语气都泛着怦然心动的温柔,“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江息颜见他这般风轻云淡,有些急了,“这哪里是举手之劳呢?先生谋划辛苦,本郡甚是感谢,必会寻觅珍宝送上聊表心意的。”
      林扶风依旧是笑,好像江息颜的喜怒哀乐都可以包容在他的笑意中,“是吗?那不如再加上上一次东宫之事一并抵押了断肠草如何?”
      江息颜闻言敛下了眉眼间的笑意,凑近了林扶风几分,朱唇微张,吐出了两个字,“休想。”
      林扶风鼻尖萦绕着江息颜身上熟悉的清香,香味沁人心脾,撩拨心弦,可这清香的主人实在是刁钻了些,他不由得无奈一笑道:“郡主既说要感谢在下要送些东西,那总得送些得在下心意的呀。”
      江息颜身子退了回去,神情添了几分意味深长,“扶风先生,您虽为太子殿下的幕僚,但身无官职与诰命,而本郡的身份也不必多加赘述,您觉得您有资本选择吗?”
      林扶风端着无奈的笑意,只好摇了摇头说道:“好吧,可在下是个贪财之人,若是郡主不能送上几大箱金银珠宝,那可莫要说感谢了。”
      江息颜笑了笑说道:“先生放心,必定会让先生满意的。”
      “那在下就先谢过郡主了。”林扶风作势揖揖手,却未行全礼。
      二人缓步离开了那棵海棠树,朝着王府外走去。
      江息颜忆起方才林扶风提起的断肠草,心下不由得泛起几分狐疑,酝酿了几句便开口问道:“先生方才提及了断肠草,可当真是提醒了本郡,先生那日将断肠草骗走,这笔账本郡还没清算呢。”
      林扶风微微一怔,折扇轻轻敲了敲额头,似是懊恼,继而便无奈问道:“郡主想如何清算?”
      江息颜顿住脚步,抬眸定定地望着林扶风,极其认真地问道:“先生先告诉我,那断肠草用去做什么了?”
      林扶风见江息颜如此认真,便也极其认真地回道:“救人性命。”
      “当真?”江息颜狐疑地追问道。
      “当真。”林扶风正色回道。
      江息颜见林扶风露出这般严肃的神情,便也不好再追问。昔日不知他是江得安的幕僚,可如今知晓了,总得给上几分薄面的。
      江息颜沉吟了一会儿,正色道:“我知先生有诸多为难,便不会再多问,我只是不希望那断肠草谋人性命罢了。”
      林扶风点了点头,正色保证道:“郡主放心,在下不会伤及无辜。”
      此言说的何其违心,林扶风伤及的无辜,只怕是连他自己都记不得了,只不过能不伤及他都会避免,无法避免的,只能将那些罪孽加于自身,无论遇到什么他都告诉自己是罪有应得。
      “那就好。”
      二人沉默了许久后,眼瞅着就要出了王府之事,江息颜忽然低声问道:“昨夜之事,与你有关,我没有猜错吧?”
      “郡主说的是哪里有关?”林扶风原以为就要离开,却不想江息颜问出此言,不由得微微一怔。
      “你是黄雀。”江息颜明亮的美眸紧紧盯着林扶风,她眼底有着极为确定的想法,引得林扶风心有诧异。
      林扶风沉默了一下,神情不似方才你那般温和,而是添了几分深邃,“郡主应敛下这般聪慧的头脑,不该贸贸然告诉在下的,在下既是为太子谋天下,自是心狠手辣,即便您是郡主,在下也未必不敢下手。”
      江息颜美眸微垂,支支吾吾吐出了几个字,“你不会的。”
      “郡主就这么相信在下?”林扶风见江息颜如此神态,唇角不自觉扬起,语气也添了几分宠溺。
      江息颜嗤笑一声,却无讥讽,语气温和道:“你骗断肠草的时候就知道我的身份,你没有伤我,昨夜那般凶险你不许我掺和,我便知道...”
      “知道什么?”林扶风似乎来了几分兴致。
      “你是个好人。”
      ......
      林扶风听着这话心里有点别扭,面上讪笑了两声便将话题岔开了,“郡主的伤如何了?”
      江息颜闻言微微一怔,望向林扶风的神情里似有几分诧异,“先生怎么知道我受伤了?”
      “那郡主是怎么知道江世子有难?”回答江息颜此言的,竟是林扶风的反问。
      “我...”江息颜一时语塞,也不知该如何回答。
      “无非就是心里念着,一直看着罢了。”林扶风收回了一直落在江息颜身上的目光,轻叹一声喃喃道。
      “你...”江息颜微微一滞,低声喃喃道。
      林扶风笑了笑,用折扇抵住了江息颜的肩头,不许她再向前走,“看你的气色应该伤得很重,别送了,早些回去歇息吧。”
      林扶风说罢,转身便阔步离开,可迈出去不到三步,便被江息颜叫住了。
      “等等。”
      “怎么了?”林扶风回身不解。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江息颜沉默了一下,低声说道。
      “你说。”
      江息颜抬眸极其正色问道:“为何六皇子会在东宫那般放肆?”
      林扶风不曾想到江息颜会询问此事,星眸闪烁,思量了一番后答道:“此事说来话长,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出这个主意的人不是六皇子,他不过是被淑贵妃撺掇,而淑贵妃是被背后那人挑唆的。”
      江息颜闻言拧了拧眉,神情满是震惊道:“到底是什么人能有这般大的能耐,让六皇子敢如此放肆。”
      “郡主以后就会知道的,眼下最重要的就是好好疗伤。”林扶风付之一笑,言辞搪塞了江息颜。
      江息颜见此也不再追问,只单单应道:“我知道了。”
      “那在下告退。”
      说罢,林扶风这才迈出了王府的大门,一袭白衣缓步离去。江息颜望着林扶风的背影,心中愈发复杂。
    插入书签 



    [霹雳]别放弃治疗
    “谈恋爱吗小哥哥?你有的我也有。”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