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簪客

作者:观萤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十五章

      翌日清晨时,景亲王府内早已忙活了起来,惟有江逢临的院落依旧静悄悄的。只因眼下江逢临在主屋养伤,而江息颜则在侧屋养伤,谁都不敢出声扰了这二人清净。
      青歌和雪弃守了江息颜一夜,确切的说,还有江清梧,只不过大一早江清梧就离开了,离开之前还千叮咛万嘱咐,不许将此事透露给江息颜半分。
      而且还格外叮嘱了雪弃,许是因着雪弃先前的行径,让江清梧认为雪弃有撮合。但其实江清梧不懂,不懂雪弃的心思。
      雪弃并没有撮合二人之意,她只是不希望江息颜一腔喜欢空付了,也希望江清梧知晓这份喜欢心里能有几分欢喜,仅此而已。
      况且昨夜一过,二人心中早已互相明了,知晓这份喜欢没有错付就足够了。
      而且因为昨夜发生的事,二人心中愈发明了如今的处境,也会愈发清醒,愈发小心翼翼。
      青歌与雪弃满面愁容,托腮而坐,床幔后头的人儿迟迟不醒,使得她们心中愈发担忧,眸光时不时落在床榻之上,见那如玉似的姑娘依旧沉睡着,只能拧着眉头收回了目光。
      屋外忽然传来了嘈杂的声响,起初因侧屋屋门紧闭所以听不真切,渐渐地嘈杂声愈来愈大便能依稀听上几个字。
      青歌听到屋外这般嘈杂当即恼了,江息颜还在歇息,他们便在外头吱哇乱叫,眼里可有这位郡主?
      雪弃瞧着青歌欲要出门训斥那些下人,赶忙拉住了她的手,自己则是侧耳听着屋外为何如此嘈杂,不过须臾便明了,原是江逢临醒了。
      雪弃松开了青歌的手,压低声音悄声道:“你出去告诉他们,若是再嚷嚷一句,就将他们的舌头割下来。”
      青歌沉着脸点点头,起身欲要出去,只听得床榻上传来一声低低地嘤咛声,二人一惊,也顾不上外头那些混账东西了,皆是快步冲向了江息颜。
      江息颜一睁眼便瞧见青歌和雪弃的凑近的脸庞着实吓了一跳,不过倒也算是在意料之中了。她平日待这两个侍女极好,所以侍女心中也极其挂念着她。
      “郡主,您感觉怎么样?可有哪里不适?若有奴婢这就去请大夫!”二人几乎是异口同声,语气中皆是难喻的担忧与怜惜。
      江息颜张了张嘴,发现嗓子有些沙哑,轻轻咳了两下,却牵动了半身的伤口,痛的她黛眉微蹙,眸光凄楚,低低嘤咛了一声,似有几分撒娇,若是身侧坐的是为男子,只怕是要心动不已。
      “好些了,眼下是什么时辰了?”江息颜哑声说道,她眉眼间满是疲惫,想必昨夜重伤使得她元气大伤。
      “大概巳时三刻。”青歌沉默了一下 ,思量了少顷才缓缓应道。
      江息颜微微颔首,忆起昨夜临睡前伴于她身侧的江清梧,眼下早已寻不到踪影,思量了一下,终是开口问道:“哥哥呢?”
      雪弃微微一怔,张口便扯谎道:“世子昨夜在您睡下后就离开了,您找他有事?”
      “没事,随口问问。”江息颜闻言眸光一黯,再无下文,听到外面略有吵闹不由得偏头瞧去,顺口问道:“外头怎么这么吵?”
      “是邑郡王醒了。”青歌如实答道。
      “呵,看来慕容氏很是欢喜啊。”江息颜冷笑一声,神情似有几分意味深长。
      青歌见此心下一沉,赶忙说道:“奴婢这就让他们悄声些。”
      青歌说罢便朝着屋外走去,却被身后的江息颜唤住了脚步。
      “不必了。”
      雪弃端起桌上尚且温热的茶水走到了江息颜身侧,嘴里碎碎念道:“说起来这个慕容氏实在是放肆,您还在院子里歇息呢,不管江逢临苏醒心里有多欢喜都不该这般大吵大闹,成何体统?莫不是存心与郡主过不去?”
      江息颜接过茶杯啜饮了一口,随即嗤笑一声道:“慕容氏可不敢与我过不去,不过就是个小家子性子,搁不住事情罢了,若非如此,掌府之权怎会在叶夫人手里。”
      “郡主说的是,不必与这等人生气。”青歌瞪了一眼雪弃,示意她莫要再在江息颜身边说这些有的没的平白给江息颜添堵。
      雪弃心中明了青歌的意思,便噤了声不再多言。
      江息颜掀开被子挪着身子一边下床一边说道,“扶我起来。”
      青歌一惊,慌忙上前搀扶着江息颜,拧眉担忧道:“郡主这是要去哪?”
      江息颜咬牙忍着痛意,可是浑身的刺痛依旧引得她倒吸了一口凉气,连声音都在打颤,“回自己的院子,此处我是一刻都待不下去。”
      雪弃了然颔首道:“也是,邑郡王院子简陋,远比不上郡主的院子。”
      “倒不是院子简陋,是我不喜与江逢临在一处院落。”江息颜拧眉摇了摇头,继而又说道:“走吧,顺便去瞧瞧他。”
      当二人搀扶着江息颜出现在江逢临的屋子时,原本热热闹闹的屋子登时变得鸦雀无声,紧接着便跪了一地朝着江息颜行跪拜大礼。
      江息颜能在王府中极有威严也是与她平日里不苟言笑,办事狠戾有很大的关系,所以王府内众人可以说是极其惧怕她的。
      “郡主怎么来了?”慕容氏见江息颜来了,原本笑吟吟的神情登时一僵,当即生出几分敬畏,赶忙迎上前福了福身柔声道。
      “本郡不能来瞧瞧邑郡王?”江息颜斜睨了一眼慕容氏,语气凉凉道。
      说罢,江息颜便将目光落在了江逢临身上,只见他面色苍白,眸光涣散,显然的确是伤到了元气的。
      慕容氏闻言面容当即堆上了笑意,言笑晏晏道:“当然可以!当然可以!郡主能来妾身心里甚是欢喜呢!快给郡主赐座!”
      江息颜神情淡淡,眸光一直打量着江逢临,“不必了,本郡只是来瞧瞧临儿,瞧见他无碍本郡便回去歇息了。”
      “多谢姐姐能来探望我,我已经没什么大碍了。”江逢临说着轻咳两声,许是因为牵到了伤口,他眉头微拧,神情甚是痛苦。
      “你无需逞强,这一两个月内你好好歇息,若无要事就不要出府了。”
      江息颜此言一出,江逢临的脸色登时沉了几分,他眉头微微拧起,似有几分恼怒,却又在须臾间消散。
      江逢临不敢与江息颜正面冲突,江息颜若是恼了起来,谁的面子都不给,至于江战与江清梧,二人极其宠爱她,怎会逆着她的意?
      江息颜自然是瞧出来了江逢临的不悦,但她故作没有瞧出来,依旧缓步走到了江逢临身侧坐下,望着江逢临胸口处的伤口,眸光怜惜,叹息道:“临儿懂得为六皇子挡刀,看来是早已明白了景亲王府的义务,希望临儿以后也能做到这般为了守护皇家,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江逢临原以为江息颜会说些安慰的话来,可却不曾想到开口竟是这般的言辞,气得他一时竟不知该如何接话,只能讪笑两声,以虚弱来推辞。
      慕容氏闻言当即有些不悦了,她素来是个小家子气的,听不出弦外之音的,可是面对江息颜她又不敢造次,只能冷着脸不咸不淡地说道:“郡主此言说的极是,可是临儿到底是王府的骨肉,妾身舍不得他受苦受难。”
      江息颜闻言轻笑了两声,神情满是意味深长,“似乎...慕容氏不是很希望临儿保护皇家,报效家国呢,难不成是对陛下不忠?”
      江息颜不由分说便闭着眼睛瞎扣帽子,只因江逢临昨夜那一举动实在是让江息颜百思不得其解,她总觉得此事并没有看起来那么的简单,所以故意往江逢临身上委以重任。
      慕容氏闻言,面容一僵,张了张嘴却不知该说什么,而这话机就被江逢临抢了去。
      “姐姐说的是,能守卫皇室那是临儿的荣幸,岂敢不从?”江逢临眉眼间笑的温和无害,好似他的确心甘情愿这般做,若非江息颜将他了解的极为透彻,兴许还真会信了。
      江逢临自小到大都是一个极其惜命且胆小如鼠的人,若非逼不得已他怎会以命相护?
      昨夜之事与江止崖有着脱不开的干系,若是江逢临与江止崖有些干系的话,那么昨夜之事只怕是不难猜到幕后黑手了。
      只可惜啊,江战相信江逢临,陛下相信江止崖。
      正在思量之际,只瞧见一个侍女垂首快步进了屋,她在江息颜身前顿住脚,毕恭毕敬地说道:“郡主,扶风先生来了,正朝着咱们院子来呢,说是给郡王送赏赐。”
      江息颜颔首了然,回过头对江逢临说道:“既然是给你送赏赐的,那本郡也不多待了,你好好歇息。”
      “郡主不如再待一会儿?这扶风先生与您言语过几次,与临儿却不曾有过交集,您在此也好帮衬着说几句话。”慕容氏缓步走到江息颜身前,拦住了江息颜的步子,引得江息颜拧了拧眉,略有几分不悦。
      “本郡虽与扶风先生聊过几句,却也不过是点头之交,哪里能帮衬着临儿说几句话?再说扶风先生是来送赏赐的,不会为难临儿的。”江息颜说罢抬手便推开了慕容氏欲要朝屋外走去,可是却迎面遇上了一袭白衣。
      那人眉眼含笑,容貌生的极其俊朗,使得人瞧上一眼便足以动心。
      “郡主似乎不喜欢见到在下呢。”
    插入书签 



    [霹雳]别放弃治疗
    “谈恋爱吗小哥哥?你有的我也有。”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