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簪客

作者:观萤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十四章

      屋内程太医正在为江息颜诊脉,江战与江清梧则是紧锁眉头盯着江息颜,方才在外头瞧不清,眼下进了屋,烛火通明之下,便可瞧见江息颜浑身布满了伤痕与血迹,不但触目惊心,还使得二人无比揪心。
      
      程太医诊完脉后轻叹了一声便打开了药箱拿出针灸,江战见此赶忙问道:“程太医,息颜怎么样?”
      
      “郡主内伤太重了,得施针才行。”程太医面色凝重地说道,话毕便拿出银针在江息颜的穴位处落下。
      
      银针入体,钻心之痛,江息颜黛眉微蹙,别开了美眸。
      
      江战见此心疼万分,却又无比气恼,想痛骂江息颜却又不忍,只能扼制怒意,咬牙切齿道:“你看看你,身为本王的嫡长女,当朝的郡主,这一身的伤倒像是个江湖浪客!本王就你这个一个嫡出,你若是有个什么好歹,本王死了都无颜面面对你母妃!”
      
      江息颜闻言面露惊慌,拧眉肃声道:“父王!您这说的什么话,息颜心中有数,不会出什么事的。”
      
      江战丝毫不为所动,依旧怒声怒气道:“有数?那你告诉我,旧伤是怎么回事?”
      
      江息颜气焰登时消散了大半,美眸闪烁,支支吾吾道:“旧伤...往日习武时弄伤的。”
      
      “哼,雪弃,你说!”江战便知道江息颜不会说实话,目光一转便落在了雪弃身上,怒喝道。
      
      雪弃面露难色,暗暗瞥了一眼江息颜,思量了一番终是说道:“是郡主去风烟翠时,遇上了黑风寨的山匪,被他们所伤的。”
      
      此伤原本是因救林扶风而受,但是雪弃怎么可能当着江清梧的面说这种话呢?江息颜不知,她可是知晓江清梧心中可是有息颜的啊!
      
      江战闻言气的脑仁疼,他一拳落在桌上,吓得程太医一哆嗦,给江息颜下针时险些下错了穴位。
      
      江战忍着心口的怒意,瞋目切齿道:“那日你不回王府是受了重伤,却派雪弃来说你是在风烟翠与秦邈先生下棋!江息颜啊江息颜,你是要气死你的父王啊!”
      
      江息颜面露难色,她只能继续乖声认错,“父王,息颜知错了,再没有下次了。”
      
      倘若她说今夜的伤是为江清梧所说受,兴许江战就不会恼她了,最多就是唠叨几句,可是她不想心里死守的秘密被旁人知晓,父亲也不行。
      
      “那今夜的伤呢?你伤成这样还是不说,你以为你这样隐而不宣,父王不知晓便没事了吗!”江战眼底泛着心疼与不忍,语气渐渐颤抖起来,他疼爱江息颜比当年疼爱南星还要多上几倍,平日里就是江息颜磕破了油皮,他都要心疼好久,眼下瞧着江息颜如此模样,他当真是心如刀割。
      
      江息颜见此顾不上旁的,猛地起身就要跪在江战身前,却被江清梧摁了回去,无奈只能扮作楚楚可怜,沉声说道:“父王,息颜保证以后绝对不会这样了,以后事事小心,绝对不让父王担心。”
      
      江战心头百味杂陈融汇成一声轻叹,他面露不忍,语气也不似方才那般充斥着怒意了,“绝对不会如何?你可知父王气的是什么?”
      
      江息颜垂眸低喃道:“父王气的是息颜不好好保护自己,气息颜受了伤不肯说。”
      
      江战长叹一声,再也不多言。程太医在这般极度的诡异的气氛之下为江息颜施针当真是身心煎熬,他几乎是速战速决,施完针留下了药方便起身辞别,江战念及程太医救治江息颜与江逢临,便亲自送程太医出府了。
      
      江战走后,江息颜靠在床榻上,美眸盯着面前的帘子发呆,余光时不时瞥着江清梧,只见江清梧坐在桌旁,默然不言。
      
      良久后,江清梧眸光缓缓落在了江息颜身上,他眼底有着极其沉重的情愫,开口时声音满是悲凉,“息颜,以后受了伤要说,不要一个人扛着,父王会担心,我也会担心。”
      
      江息颜垂眸默然,心中升起异样的情绪,面对喜欢的人说出的担心二字,她一时间也不知应该如何应对。
      
      谁知正在江息颜思量之际,雪弃再次开了口,“其实郡主的伤...”
      
      江息颜当即恼了起来,黛眉一横厉声呵斥道:“雪弃,你又想胡言乱语什么?”
      
      江清梧见此,眉头一拧,语气登时凌厉了几分,“雪弃,你但说无妨,若是她责罚你,你便来我身边做事。”
      
      他倒是要瞧瞧,江息颜到底瞒了他多少事!
      
      江息颜一股脑坐了起身,美眸冷冷地瞪着雪弃,言辞亦是凌厉,“雪弃!你今日敢说就休怪我与翻脸!”
      
      雪弃一时间也犯了难,她心里明白江息颜与江清梧并无可能,可是私心不想江息颜这伤白白受了,况且若是江清梧知道今夜的伤是为他而受,他的确会极其内疚,极其心疼,但也会有一丝开心的。
      
      这两个人之间,竟是卑微到在苦中寻一丝甜。
      
      江清梧鲜少见江息颜同雪弃恼,见此愈发好奇江息颜所瞒着的事,当即冷下脸,一拍桌子,作势申斥道:“雪弃,这王府内只要有我江清梧在就会有你容身之所。”
      
      江息颜被逼无奈,几乎快要哭出来了,言辞恳求道:“江雪弃,你不许说!”
      
      雪弃暗暗叹了一口气,今夜都到此地步了,就一股脑说出来吧,让江息颜也明白江清梧心中也是有她的,也不枉她喜欢了江清梧这么多年。
      
      “奴婢今日冒着被郡主罚的风险,也要将此事说出。那些鲁国余孽不知为何,个个都朝着世子挥刀弄剑,郡主担心世子受伤于是出剑保护,谁知那些鲁国余孽太多,郡主只能以血肉之躯替世子挡刀,而世子与鲁国余孽厮杀,自然没有发觉。”
      
      江息颜一直怒视着雪弃,自然没有发觉到江清梧那极其复杂的脸色,他双手捏拳,面色冷凝,似乎是在隐忍着什么。
      
      江息颜气的直接将枕头丢在了雪弃身上,怒不可遏地说道:“雪弃!你说够了没有!”
      
      “都出去吧。”江清梧丢出了一句轻飘飘的话,使得屋内侍女如获大赦般快步离开。
      
      屋内只剩下江息颜与江清梧,江息颜完全不敢抬头去看江清梧的神情,只能低着头,思量着江清梧会如何骂她,又思量着此事被江清梧知道,江清梧会不会猜到什么,思绪过多,内心极为煎熬。
      
      “哥哥,你别听雪弃胡说,那都是些皮外伤...”江息颜觉得气氛过于沉闷,只好硬着披头解释道,可是她的话刚说了一半,便跌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江清梧使了几分力,似乎要将江息颜揉进身体里一般,他身上沁人心脾的清香涌入江息颜的琼鼻,可是她已经闻不到清香了,她的脑子一片空白,震惊充斥着脑海与心头,她紧张的心脏都要骤停了。
      
      “息颜,对不起。”耳畔处响起江清梧喑哑的声音,他的声音很是低沉,蕴着沉重的感情,那是再也无法隐忍的感情。江息颜心头一紧,一抹苦笑绽于唇间。
      
      她该怎么办呢?面对眼前的这个人,她想过无数的法子去忘掉他,放下他,将这段注定无疾而终的感情就此忘记,可是只要看到他,他那颗心就会再次活起来,为他欢喜,为他绽放,甘愿陪在他身边。
      
      “哥哥...”江息颜美眸一红,声音渐渐颤抖起来。
      
      江清梧轻叹了一声,万千不舍终是松开了江息颜,似乎意识到了方才的举动甚是不妥,他面露几分窘迫,别开了目光,沉声低喃道:“以后别为了我让自己受伤,不值当。”
      
      “我知道了。”江息颜眸光一黯,低声应道。
      
      “你好好休息,我去安顿一下府中琐事。”江清梧此言说罢,起身头也不回地疾步而去。
      
      江息颜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声音,美眸愈发黯然。
      
      江清梧疾步出了屋子后,原本想舒缓一下心头那沉重的情绪,可是却迎面遇上了江战,只见江战负手而立,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显然,方才那一幕,江战瞧见了。
      
      “父王...”江清梧低声唤道,一时间竟也不知该用什么情绪面对江战。
      
      江战盯着江清梧看了许久,神情甚是复杂,终是轻叹一声,缓步走到了江清梧面前,低声缓缓道:“我知道你们二人两情相悦,只不过是没捅破那层窗户纸罢了。说起来,你们都是我的孩子,我私心自然是希望你们在一起的。但你不能忘记你来景亲王府的目的,倘若你想与息颜在一起,我也会给你们机会,倘若你想复仇便断了对她的念想,也断了她对你的心思。”
      
      江战所言宛若一盆凉水浇透了江清梧的心,也使得他清醒了许多,他眼底涌上些许难过,深吸一口气稳了稳心智,继而颤声道:“清梧一心只想复仇,待息颜也只是兄妹。”
      
      “记住你所说的话。”江战留下此言便越过了江清梧,进屋去探望江息颜了。
      
      而留在原地的江清梧神情渐渐恢复了寻常,只是星眸中还残留几分难过与感动,不知忆起何事,他唇角泛起了一抹苦笑。
      
      七年那场厮杀使得整个长扬军覆灭,那场大火烧尽了长扬军的尸骨,而江清梧的心也随着那场背叛与算计一同死了。
      
      当年唐智敲登门股,状告镇国将军季平川谋反,随即右丞,沛国公,还有定安候,个个都是朝堂之上举足轻重之人,他们率领朝臣上奏弹劾季平川,便要陛下即刻下令诛杀季平川。
      
      那一年季平川镇压匈奴,凯旋之际,被梁国大军所诛杀,全军覆灭,无一生还,他们躲过了战场厮杀,边疆疾苦,却没能夺过朝堂纷争,阴谋诡计。
      
      镇国将军府一夜之间被灭门,若非江战费尽心思救下了江清梧,恐怕江清梧根本无缘站在这里。
      
      他在那场厮杀中活了下来,就绝对不会白白的活着。
      
      他会一一诛杀当年那些污蔑季平川的人,不择手段,一个不留,哪怕诛杀无辜,也在所不惜。
      
      况且在江清梧心里,早已没有无辜二字。
      
      若说无辜,长扬军五万将士不够无辜吗?他们为了梁国抛头颅,洒热血,换来了什么?!
      
      最终还不是飞鸟尽,弹弓藏,将相之才淮阴命罢了。
      
      江清梧思及此,深吸了一口气,星眸中最后的难过与感动也渐渐消散,他松了松拳头,神态恢复了寻常,缓步离开。
    插入书签 



    [霹雳]别放弃治疗
    “谈恋爱吗小哥哥?你有的我也有。”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