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簪客

作者:观萤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四章

      “好!那就让扶风先生替本宫。”
      
      原本是江长意与江璇羽比试,眼下竟变成了林扶风与江清梧比试,气氛登时有些微妙,江息颜闻此也来了几分兴趣。
      
      “若只是单单比试,实在过于无趣,不如世子与在下赌点东西?”林扶风含笑说道,他桃眸弯弯,面若冠玉,他生的这般俊朗却无半分阴柔之气,好似那琼瑶美玉,温润无比。
      
      “什么东西?”江清梧噙笑问道,他身姿挺拔,风度翩翩,似月似竹,迎风挺立。
      
      林扶风似美玉,江清梧便似悬月,一个温润之下布着倾天大局,一个清冷之下藏着凌厉肃杀。
      
      “若世子赢了,在下便将太子殿下所赠的宅子赠与世子。若是世子输了,便将腰间的夜明珠赠与在下。”
      
      江息颜闻言,再一次萌生出手刃林扶风的念头,因为江清梧腰间的夜明珠,是江息颜赠与他的。
      
      林扶风此言说罢,周边众人则是议论纷纷,江清梧垂眸看了一眼腰间的夜明珠,又抬眸瞥了一眼江息颜,神情似有几分迟疑,“这夜明珠是妹妹送与我的弱冠礼,不好赠与他人,先生不如挑选旁物?”
      
      林扶风笑意不减,目光却移到了江息颜身上,敲打着折扇似是在思量着什么,只见他思绪停下,眸光一收,惋惜道:“君子实在不该夺人之美,可有些物件,见了第一眼便觉得旁的物件都黯然失色了。”
      
      江清梧眉头微微蹙起,余光再次瞥了一眼江息颜,眼底划过一抹不被旁人所瞧见的黯然,顿了顿,终是笑着颔首道:“既然扶风先生如此喜欢,那我便割爱了。”
      
      “世子不必这般为难,在下未必会赢了您。”林扶风见江清梧这般为难,语气添了几分打趣,林扶风笑着说罢,便将折扇收起,阔步步入院内。
      
      众人的目光随着二人的步伐移到了庭院内,更有甚者挤着上前只为寻一个好的地势来近距离欣赏二人投壶。
      
      “这扶风先生实在是精明,你送给江世子的夜明珠价值连城,通燕京城再也寻不出质地这般好的夜明珠了,远不知能换多少处宅子,可偏偏加了一句太子殿下赏的,若是江世子不应,那便是不敬太子殿下。”沈书离低喃的声音在江息颜耳畔响起,江息颜愈听愈想冲上去抽林扶风两巴掌!特别是他笑容满面的时候,江息颜当真是恨得牙痒痒!
      
      江息颜面色不善,略有几分恨恨道:“凭空占人便宜罢了,再说他未必能赢了哥哥,哥哥的投壶可是数一数二的好!”
      
      沈书离含笑瞥着江息颜,低声打趣道:“小息颜似乎对这位扶风先生意见很大呢!”
      
      江息颜登时变了脸色,竟有几分慌乱,“我...我没有!”
      
      沈书离含笑偎在江息颜云鬓,颇有几分耳鬓厮磨之势,她语气轻快道:“这位扶风先生既然是太子殿下的幕僚,那么他会格外的谨言慎行,若非胸有成竹,他又如何敢夸下海口呢?小息颜可不要因为向着江世子而不识局势。”
      
      江息颜似是觉得沈书离所言甚是有理,可心中的偏见与偏向使得她悻悻沉声道:“但我还是觉得哥哥会赢!”
      
      沈书离美眸一转,落在庭院内那二位出尘公子身上,嫣然一笑,温声道:“不若我们打个赌。”
      
      “赌什么?”原本盯着江清梧出神的江息颜,听到沈书离此言,不由得目光一转,回到了沈书离身上。
      
      沈书离美眸弯弯,笑意愈发浓烈,含笑默然似是在思量着赌注,良久后才说道:“倘若江世子赢了,我便请你去江枫渔火喝一盅。可若是扶风先生赢了,你便请我去江枫渔火喝一盅,如何?”
      
      “好!”
      
      江息颜应得极其干脆利落,不知是觉得不差这一盅酒钱,还是觉得江清梧不会输给林扶风。
      
      沈书离不言,顺着江息颜的目光看向了江清梧。
      
      江清梧的一举一动,言谈神韵,足以牵动着江息颜的喜怒哀乐。可江息颜越是陷得如此深,沈书离就越是希望江清梧早些完婚。
      
      一段注定无疾而终的感情,沈书离不希望江息颜深得太深,等到最终离开这段感情时,遍体鳞伤。
      
      沈书离思及此,目光飘向了林扶风,当她瞧见林扶风的目光时不时飘向江息颜时,余光便瞥了一眼江息颜,见江息颜目光始终落在江清梧身上不移,暗暗叹了一口气。
      
      只见林扶风立于箭矢壶侧,伸手拿起一支箭矢,眉眼间的笑意敛下了几分,神情肃穆颇有几分大家风范,他眸光瞥了一眼江清梧,见江清梧已经端立候着,便收回了目光,只待裁判官一声令下。
      
      二人笑意敛下,皆是神情极其认真地盯着不远处的投壶,堪比方才的江得安与江止崖,俨然要分出个高低贵贱,你死我活。
      
      “扶风先生鲜少这般认真,看来他是真的很喜欢这颗夜明珠。”众人的窃窃私语间,沈书离似乎听到了江得安的低语。
      
      沈书离脊背一僵,不由得再次打量了一番林扶风,他眼底的肃穆与认真当真不像一个幕僚,倒像极了一位意气风发的小将军,他紧盯着投壶,好似盯着触手可得的猎物一般,他眼底极为压迫的贪念使得沈书离微微一怔。
      
      随着裁判官一声令下,江清梧奋力一投,箭矢承载着众人的目光稳稳的落在了投壶中,众人哗然,连连称赞。
      
      “江世子有初!”
      
      林扶风俊脸涌上三分笑意,他侧身拿出两支箭矢,捻着箭矢在指尖转了转,倏然运足了力气朝着投壶潇洒一挥,众人的心登时悬了起来,目光追着那两支箭矢一同落在了壶耳上。
      
      “扶风先生双耳!”
      
      众人登时一片哗然,议论声纷纷大了起来,男子则说着投壶技巧,女子则说着林扶风如何俊朗,一颦一笑勾魂摄魄,实在是令她们心动。
      
      江清梧自然不会轻易服输,他怎会轻易将这颗夜明珠拱手让人?只见他手握三支箭矢,朝着投壶奋力而挥,这三支箭矢承载了他的期翼,可结果却差强人意,三支箭矢只有一支贯耳,其余的都落于壶中。
      
      “江世子连中!”
      
      众人目光再次落于林扶风身上,他手中早已握了两支箭矢,众人见他依旧是两支箭矢,并未加数不由得有些好奇,纷纷猜测难不成林扶风要再来一次双耳?
      
      思量之间,林扶风手中的箭矢蓄力而发,朝着投壶飞驰而去,箭矢落于投壶内却又弹出,弹出时挂在了壶耳上,好似挂了一柄宝剑。
      
      “扶风先生剑骁!”
      
      “双耳,剑骁,这扶风先生竟如此厉害!”
      
      “只怕江世子要落于下风了!”
      
      “是啊,眼下江世子还只是单耳,显然已经无法与扶风先生抗衡了。”
      
      众人的议论上落于江清梧耳畔,引得他眉头紧蹙,心中不由得添了几分紧张与担忧,他不能将息颜赠与他的弱冠礼输了,绝对不能!
      
      他抬手便拿了四支箭矢,神情愈发肃穆,握着箭矢的手也生出些许冷汗来,他定了定心智,再次朝着投壶丢去,四支箭矢划过半空落于壶耳。
      
      “江世子四耳!”
      
      林扶风微微一惊,别过脸看向了江清梧,只见他神情肃穆,眉头微锁,显然素来清冷淡然的江清梧认真了,而缘由却是为了江息颜所赠的夜明珠。
      
      林扶风余光似乎瞧见了江息颜那满怀期翼的目光,江息颜愈是希望江清梧赢,他便愈不想让江清梧赢,素来不争风头的他,竟这般步步紧逼,咄咄逼人,连他自己都有几分诧异。
      
      林扶风收回了目光,他这次拿了五支箭矢,瞄了一眼投壶的位置,继而转过身去,朝着身后猛地一丢,众人一片惊呼,久久回荡在院内。
      
      “扶风先生莲花骁!”
      
      江清梧诧异地看着投壶中呈莲花状的箭矢,眸光划过一抹愤恨,继而将手中的箭矢丢回了壶中,朝着林扶风揖揖手,语气努力保持着平和,“扶风先生技艺精湛,我便不献丑了。”
      
      江清梧说罢便将腰间的夜明珠扯下递给了林扶风,林扶风含笑望着江清梧手中的夜明珠,眼底似有几分寒意,他抬手接过堪堪回礼,语气淡淡道:“世子过奖了。”
      
      江息颜望着这一幕眼底划过一抹失望,她转身便回了宴席上,端起酒杯便要饮酒,却被沈书离夺过了酒杯。
      
      “你素来是个两杯就醉的,若是在宴席上醉了,惹出什么乱子可要怎么收场?”沈书离敛下笑意,面色凝重地训诫着江息颜。
      
      能这般训诫着江息颜且不会让江息颜心生厌恶的人世间不过三个,江战、江清梧和沈书离。
      
      沈书离见江息颜乖巧地点了点头,这才起身回了座位。
      
      “青歌,酒。”
      
      可沈书离走了没多久,江息颜便小声嘟囔唤着青歌,青歌见江息颜面色有些绯红,不由得生出几分诧异。
      
      “郡主,这才多会儿功夫,您怎么就全喝了啊?”青歌摇了摇那已经空了的酒壶,眼底泛起一抹心疼。
      
      “别废话,赶紧去。”江息颜瞪了青歌一眼,语气甚是不悦,青歌见江息颜不悦赶忙去斟酒了。
      
      一旁的江清梧见此眉头微微拧起,却没有阻止或是开口,只是静默地喝着酒。
      
      他不知道应该如何同江息颜解释,那是江息颜一掷千金为他买下的弱冠礼,他应该死死护住那颗夜明珠,可他面对江得安的人,怎么都说不出拒绝的词语。
      
      情与权,他到底是选择了后者。
      
      青歌将装满果酒的酒壶带了回来,江息颜欲要一把抢过,却有人比她更快。江息颜不满地瞪向那人,却在瞧见那人的一刻敛下了眉眼间的不悦。
      
      只见江清梧拿着酒壶放到了自己桌上,俊脸铁青,冷声说道:“你贪杯却易醉,一壶果酒足以,多了便醉了。”
      
      江息颜心中萌生出几分想要抢回来的念头,可是也仅在一刻她便收回了这个念头,不言不语缩回了桌前,夹着菜有一口没一口的往嘴里送。
      
      “长乐郡主,在下礼部尚书嫡子荣景,可否敬郡主一杯?”宴席中忽然有一个男子站起身端着酒杯,向江息颜敬了敬。
      
      江息颜美眸淡淡扫了那人一眼,礼部尚书荣家?江息颜原本就嫉妒荣姝可以嫁给江清梧,自然连同着荣家一起恼了,眼下荣家的人向她敬酒,她能有什么好脸色?
      
      江息颜俏脸微垮,指了指江清梧桌上多出来的酒壶,闷声说道:“不是本郡不给唐公子面子,只可惜本郡过于贪杯已经喝了一壶酒了,而这一壶新添的,哥哥是无论如何都不许本郡再喝了。”
      
      闻言荣景只好悻悻一人将酒饮尽,不情不愿地坐了回去。
      
      “长乐郡主,在下吏部尚书嫡子李程,敬郡主一杯美酒,郡主不喝不打紧,在下美意敬上就好。”又是一个向江息颜献殷勤的公子哥儿,江息颜依旧挂着和煦地笑容,不会露出丝毫的不妥,但是心里早就将那人埋汰的十次八次了。
      
      今日明明是江清梧的定亲宴席,这些公子哥竟一个个都盯着她做什么?
      
      酒过三巡,江息颜已经不记得有多少人与她套近乎了,皆是一一敷衍而过,多一个字都懒得说。
      
      “息颜这般挑剔,当真不知谁家公子能入了息颜的法眼。”江得安将这一切都瞧在眼里,终是在第十三个人饮下美酒后忍不住将此言说了出来。
      
      “太子殿下说笑了,息颜不过是有些不舒服,哥哥看的紧不便饮酒而已。”江息颜面露几分为难地说道,随即她站起来揖揖手,恭恭敬敬地说道:“说到身体不适,昨日息颜染了风寒,眼下有些发冷,息颜回院子添件衣裳就来。”
      
      说罢,江息颜便缓步退了下去,江得安望着那抹倩影,不由得无奈地叹了一声气。
      
    插入书签 



    [霹雳]别放弃治疗
    “谈恋爱吗小哥哥?你有的我也有。”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