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簪客

作者:观萤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二章

      景亲王府,定亲宴席。
      
      王府前车水马龙,门庭若市,宫中皇子公主,京中达官贵人,凡是在这大梁有头有脸些的人物,今日都应邀赴宴。
      
      原本这种宴席应当是景亲王与景亲王妃主事,可惜景亲王妃去的早,府中侧妃虽有叶氏和慕容氏,可慕容氏性子唯唯诺诺,空有侧妃名头,却无半分实权。不似叶氏那般端庄大气,所以这等重要的宴席都是由叶氏来主事。
      
      但说到底叶氏到底只是个侧妃,若由侧妃来迎客着实显得景亲王府不重视此宴席,所以即便江息颜心中一万个不愿,一千个不甘,她也得精心装扮后出席,扮作温柔贤良,闺秀典范的长乐郡主。
      
      她站在花厅外面容噙笑迎接着宾客,站的久了竟望着满院大红色出了神,她昨夜盯着那“囍”字瞧了一夜,盯到泪流满面,掩面抽泣。
      
      余光处是江清梧忙前忙后的身影,瞧着江清梧一袭红衣,江息颜的呼吸都泛着疼痛。
      
      今日是定亲宴席,而女子若是定了亲,不到出嫁是不可出门的,所以今日荣姝并不会前来,只是荣家长辈会前来而已,还好荣姝不会来,不然江息颜该多嫉妒她啊。
      
      明明什么都没做过,凭什么可以嫁给兄长那般卓越的人呢?
      
      周遭的熙熙攘攘,喜气洋洋似乎与她并无多大关系,她面上挂着疏离淡漠的笑意,乍一瞧并不会有什么不妥,可是细细瞧去她仿佛一个泥塑娃娃一般。
      
      “息颜今日恍若月里嫦娥,只怕是要将宴席上的年轻才俊皆迷倒了。”
      
      江息颜愣神间,只觉得有人轻轻拍了拍她的额头,她循着那人的声音望去,只见江清梧正噙着笑意望着她,灯火摇曳间,二人宛若一对璧人般立于花厅前,路过众人无一不仔细瞧瞧这二人惊艳的容貌。
      
      江清梧眉眼间的笑意太过温柔,刺痛了江息颜的双眸,她微微垂下了眸子,低声说道:“哥哥谬赞了。”
      
      江息颜垂眸时,自然瞧不见江清梧那微黯的双眸,二人言辞愈发客套,使得江清梧心中愈发难受。
      
      王府外不知是谁嚷了一句“太子殿下驾到”,这可惊了众人,众人赶忙放下手中的事,着地而跪,迎接着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到来。
      
      江息颜听着不远处嘈杂的脚步声,思绪飘离到了远方。
      
      太子江得安是个瞧着快言快语,刚正不阿,心怀天下,实则却是个心机深沉,心狠手辣之人。
      
      他在两年前求娶了抚远候的嫡长女谢知韫,二人恩爱两不疑,实在羡煞旁人,听闻谢知韫奢靡扉华,孤傲刁蛮,极不能容人,因着容貌生的妖艳,再加上江得安极为钟情她,朝臣背后暗暗称她为“妖女”。
      
      今日谢知韫没有来,听闻昨日与江得安夜下赏月染了风寒,且在东宫养着呢。
      
      江得安虽是嫡出,可论才学,武艺,胆识,都远远不及六皇子江止崖,朝中便有许多认为大臣应“立贤不立长”,改立江止崖为太子。
      
      据江息颜所知,江得安虽与江止崖争高低,却鲜少暗中算计,皆是在明面上与江止崖较量,倒是江止崖屡次暗中算计,幸好江得安有一智谋无双的谋士,这才鲜少着了江止崖的道。
      
      江息颜对于江得安算得上泛泛之交,无仇无怨也无恩,其实江息颜如此想是有几分薄情的,因为当年淑贵妃掌掴江息颜时,还是江得安救的她。
      
      那时年幼,甚是感激,可后来渐渐明白了,皆是利用与算计,并非出自江得安真心,江得安若真心想帮衬,淑贵妃丝毫碰不得江息颜。
      
      而至于江止崖,江息颜是对他恨之入骨的,恨不得将其挫骨扬灰。若非当年他陷害江息颜,致使江战远赴泉冀关驻守三年,江战怎么会染上了泉冀寒毒?
      
      江息颜恨江止崖,可她很清醒,江止崖是皇子,她难以近身,而且如果真的杀了江止崖,必定会殃及王府,所以她会慢慢设一个大局,一个最后江止崖死了,也不会有人怀疑到江息颜头上的局。
      
      不多时,江得安便携着皇室众人出现在了王府内,江息颜抬眸瞥了一眼,果然是那几位。
      
      为首的则是太子江得安,面带笑意,甚是和煦;跟在他左手边的则是江止崖,面若冠玉,神采奕奕,不枉“梁国第一公子”的名号;而跟在江得安右手边的则是江得安的亲生妹妹,昭宁公主,江长意。
      
      江长意勉强算得江息颜能说上几句话的人,江长意不随她兄长心机那般多,虽是年纪最长的公主,但是整日打打闹闹好似最小的公主。心机是有,却从不算计旁人,于她来说,能安安稳稳活着就很知足了。
      
      江长意能有如此心境,于皇后重男轻女忽视她有很大的关系,皇后那一肚子的坏心机没有教给江长意,所以她才能保持本性。
      
      再往后便是九皇子江知许,为人谦和有礼,不骄不躁,江息颜与他甚是交好。自然了,江息颜与之交好最大的缘由并非江知许此人与旁的皇子不同,而是因为江息颜最好的朋友沈书离喜欢他。
      
      皇室子嗣众多,而到场只有这几人,其他的皇子公主不是地位低下,就是言行举止出席这等宴席有失皇室风范,所以勒令不许出席。
      
      忽然,江息颜美眸一扫,似乎跟在江得安身后的一个男子面容有些熟悉,就在她想仔细瞧瞧的时候,耳边响起众人齐齐的声音,“参见太子殿下。”
      
      江息颜跟着摆了几句嘴型,眸光一直追寻着方才那熟悉的身影,可是一转眼的功夫,她便又寻不到了。
      
      “平身吧。”江得安笑盈盈地说道,面容和煦温柔,举止端庄有礼,也怪不得朝廷中他的呼声那般高了。
      
      众人平身后,景亲王江战便上前与江得安闲聊了几句,随即便将江得安上座请了进去。入了上座,江得安与那些皇子公主自然更是要多言语几句了。
      
      江战与江清梧陪着一起闲聊家常话,宾客那边便由着叶柔招待着。毕竟江得安身为太子,孰重孰轻众人心里都有定数,自然不敢怨江战怠慢宾客。
      
      江息颜虽在不起眼的地方杵着,可她知道用不了多久江得安就得将她请出来,每次宴席都是如此,先说国事,再说江战,再说江清梧,然后必定是江息颜。
      
      “息颜呢?多日未见,也不知是否出落的愈加绝色了。”随着江得安话音一落,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扫向了江息颜。
      
      江息颜心头微微叹了口气,随即莲步款款挪到了江得安面前,面上挂着浅浅笑意,欠了欠身语气温和,“息颜参见太子殿下。”
      
      闻言江得安露出几分无奈,眼底依旧泛着笑意,“几日不见便这般生疏了?前些日子还追着本宫唤得安哥哥,今日便是太子殿下了。”
      
      江息颜抿唇一笑,美眸一弯,“今日不同那日,今日是清梧哥哥的定亲宴席,自然是有规矩的。”
      
      江得安闻言不由得笑了起来,神情满是宠溺,“好好好,息颜说什么都对!如今息颜出落这般出挑,日后也不知会便宜了谁家的臭小子!”
      
      “殿下当真说笑,可真是羞死息颜了。”江息颜垂着头,声音亦弱了几分,仿佛女儿家羞了脸一般。
      
      在外人眼里,或许是江息颜身份高贵,竟与太子关系都这般好,与之打闹玩笑仿佛自家妹妹一般,可当事人心里都如明镜一般,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
      
      江长意莞尔一笑,美眸嗔了一眼江得安,“皇兄何必这般打趣息颜,息颜素来是个脸皮薄儿的,你这般说她,她可是要跟你恼的。”
      
      江得安闻言哈哈一笑,语气甚是爽朗,“今儿是清梧的定亲宴席,小息颜如何都不会恼本宫的。”
      
      逢场作戏这等事,江息颜最是擅长了,既然要演的皇家和睦,她自然得更亲近些才是。
      
      江息颜黛眉一挑,故作不悦之下隐着笑意,“今日自是不会,来日可得给殿下留着!”
      
      江得安眼底的宠溺愈来愈浓,面容上爬满了笑意,“我们息颜当真是个厉害主儿,这日后亲事可是难说咯。”
      
      一旁忽然响起一个男声,声音温润如玉,泛着笑意的语气中宛若那清朗琴瑟,落在心头悦耳极了。
      
      “长乐郡主天姿国色,性子洒脱,只怕是求亲的人都快将王府门槛踏平了吧?”
      
      江息颜循着声音望去,面上的笑意都僵了几分,怨不得方才觉得熟悉,原来是林扶风!
      
      景亲王瞥了林扶风一眼,随即问着江得安,“这位是?”
      
      江得安不遮不掩,大方承认道:“本宫的幕中客,林扶风。”
      
      世人早就听闻江得安得了一位幕中客,听闻是位鬼谋之才,算尽了天下事,有得天下之才能。江得安十分欣赏此人,不但赏了处宅子,还赏了金银珠宝,封为东宫贵客。世人皆好奇到底如何聪慧之人,能得以江得安如此重视?不想今日竟在此得以一见。
      
      “幕中客?”江息颜眉头微微一蹙,若有所思地说道。
      
      江得安身赴景亲王府的定亲宴席竟将幕中客都带来了,这其中的意味,江息颜实在是难以理解。
      
      “在下林扶风,恭敬长乐郡主德安。”思量间,林扶风便端立于江息颜面前,长身玉立,器宇轩昂,神情庄重,揖手而礼。
      
      江息颜面上泛起一抹意味不明地笑意,语气藏着欢愉,“扶风?扶风豪士天下奇,意气相倾山可移。公子名字取的简单却也好极了,扶风之地的确是个出英雄之处。”
      
      虽说先前他在东宫与养心殿都帮过江息颜,可这并不能让江息颜放下风烟翠那件事,平白无故被人耍了,还骗走了断肠草,江息颜怎会善罢甘休?
      
      一码事一码论,他帮衬江息颜的,江息颜不会亏待于他,但是他欺骗江息颜的,江息颜也会同他好好清算一下这笔账!
      
      “多谢郡主夸奖,在下羞愧万分,实不敢当。”林扶风谦声而道,唇角漾着温和的笑意,可眼底却是蕴了三分深邃,林扶风可不傻,江息颜那目光里慢慢的都是算计。
      
      林扶风心下苦笑,这小丫头当真记仇。
      
      江息颜眸光渐渐深邃,唇角笑意浓了几分。
      
    插入书签 



    [霹雳]别放弃治疗
    “谈恋爱吗小哥哥?你有的我也有。”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