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簪客

作者:观萤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九章

      江息颜辞别了谢琢玉就离开了羽林营,临走前云青荷似乎想与江息颜说些什么,却始终没有开口。江息颜想着会有一日她会将想说的话说出来,她并不急于一时。
      
      而她回了王府后便匆匆回了院子,她唤着青歌雪弃给她拿来竹叶青,对于二人的劝诫置若旁闻,只让她们关上屋门,看好院门,不许任何人进来。
      
      那一刻她心头有些苦涩,她是多么谨慎多么小心翼翼,连难过都要小心藏起来。
      
      她抱着酒坛子饮下第一口,只觉得辛辣异常,昔日的香醇怎的一丝都不存了呢?可越是如此,她心里头越是难过,竹叶青一口接着一口下了肚,泪水犹如决堤的洪水簌簌落下,如何都止不住。
      
      她用着衣袖胡乱的擦着泪光,可是如何都擦不净,她索性将酒坛子一摔,将头埋在臂弯里大哭了起来。
      
      屋外的青歌雪弃面露不忍,自小到大,江息颜何时哭的这般伤心过?
      
      可是念及江清梧要娶了旁人,二人心中便是满满的不忍,江息颜喜欢江清梧多年,最终只能偷偷放下。
      
      院外缓步走进来一个颀长的身影,二人瞧见了来者皆是一愣,快步迎上前寻个由头想将江清梧遣出去,可是江清梧却面露怅然,哽着声音道:“我就站在这里,我不进去。”
      
      二人欲要到嘴边的话终究是咽了下去,她们有私心,她们想让江清梧知道这些,她们不希望江息颜一人难过。
      
      私心就是私心,即便江清梧知道了又能如何?除了让他跟着江息颜一同伤心,还能如何?
      
      屋内传来阵阵哭泣声,江清梧眉头一拧,双手暗暗握拳,心头揪痛,他深吸了一口气,再开口时语气已经微微发颤,“日后不许她喝酒。”
      
      “是。”二人低声应道,心头却泛起酸楚。
      
      江清梧眸光渐渐泛起柔光,似是低喃道:“她贪杯且易醉,若是喝了酒也得盯紧她。”
      
      “是。”二人声音已有异样,神情皆是不忍与难过。
      
      “日后若是她与什么男子接触,记得来告诉我。”江清梧声音发颤,语气是藏不住的悲凉,他顿了顿又道:“息颜也该择夫婿了。”
      
      “世子!”青歌急了,她泪盈于睫,低声唤道。
      
      “别说我来过。”江清梧丢下此言便匆匆离开,徒留面色复杂的青歌与雪弃站在原地。屋内时不时传来抽泣声,而江清梧的身影愈来愈远,霞光拉长了他的身影,平添了几分寂寥。
      
      话分两头,此时的东宫内,江得安靠在罗汉榻上,神情略有烦忧,而谢知韫则是动作轻柔地做着茶。
      
      “二郎还为六皇子一事气恼?”谢知韫抬眸瞥了一眼江得安,继而将做好的茶水递上,语气轻柔道。
      
      原来方才陛下留下了江得安正是因为江止崖大闹东宫一事,陛下不想让如此丢人的事传到外头,所以便不想明里惩罚江止崖。
      
      陛下虽说了会暗中惩罚江止崖,也不会轻饶了宁常,可是江得安心头依旧窝火。江止崖大闹东宫,最后只落得暗中处罚,那他太子的威严该放在何处?
      
      江得安面色阴沉,恨恨道:“大闹东宫只落得暗中处罚,我心中如何不气?”
      
      “二郎不该气恼的。”谢知韫温和一笑,语气依旧轻柔。
      
      “为何?”江得安不解地问道。
      
      “因为此事咱们已经达到了目的。”谢知韫唇角一扬,语气轻柔恍若潺潺溪水流淌在江得安的心头,“这皇宫,这天下,都是陛下的,只要他对六皇子有了异心,即便不公开处罚却也足够了。”
      
      谢知韫一言点醒了梦中人,江得安眸光一亮,面色缓和了不少,“韫儿此言甚是有理,可我就怕此事过了一段时间便就此揭过了。”
      
      谢知韫见江得安眉眼带了几分笑意,心头也舒缓了几分,“那就看陛下如何处理了,若是陛下处理的不好,二郎便将此事偷偷泄露出去,反正当时人多嘴杂,随便拉一个替死鬼不就好了吗?”
      
      “韫儿当真聪慧。”江得安靠近了谢知韫几分,引得谢知韫俏脸一红,身子微微一缩,将茶杯递给了江得安,“二郎谬赞了,尝尝韫儿的手艺。”
      
      江得安啜饮了一口,连连称赞道:“韫儿的手艺向来是最好的,此生能得以品尝韫儿的茶,实在是死而无憾。”
      
      “二郎惯会取笑我。”谢知韫笑着锤了一下江得安胸口,继而话锋一转道:“方才刑部官兵与咱们的人打起来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些不得了的事。”
      
      “什么事?”江得安啜饮着茶水,侧耳细听。
      
      谢知韫偏着头,思量了一番说道:“扶风先生好像真的对息颜有意,但他自己似乎不太愿意承认。”
      
      江得安摇了摇头,笑着否决了谢知韫此言,“怎么会?扶风先生谋略天下第一,他走的每一步都在算计之中,怎么会真的喜欢息颜呢?”
      
      谢知韫闻言俏脸登时严肃了不少,她字字珠玑道:“英雄难过美人关,二郎可是忘了灵韵回来时说的话了?息颜自身难保还要救扶风先生,扶风先生也是因此才为她挡下一剑的。他身上原本就有伤,完全可以不必这么做的。还有鲁国俘虏,怜惜俘虏的人比比皆是,可是通燕京城内可有第二个人敢像息颜这般不要命,只为救下那些俘虏?息颜这份赤子之心,别说扶风先生,便是我都有几分钦佩。而男子与女子之间,钦佩很容易会变成仰慕的。”
      
      江得安沉默了一下,将茶杯放下,正容亢色道:“说实话,我对扶风先生是有七分真心的,他替我谋了不少事,若是真心喜欢息颜,我倒是也能帮一帮他。只是他的身份有些尴尬,太子的幕僚娶了亲王的女儿,怎么都不太好听啊,此事只能从长计议了。”
      
      谢知韫端起茶壶为江得安斟茶,语气似有几分隐隐的叹息,“扶风先生倒是可以从长计议,可息颜这边就未必了,她马上就要及笄了,届时提亲的人恐怕都能将景亲王府的门槛儿踏平了。”
      
      江得安眸子转了转,思索道:“息颜那个人不像是个会逆来顺受的模样,父皇今日说了她的婚事自己做主,只要息颜待扶风先生有意,倒也不怕拖一拖了。”
      
      谢知韫将茶壶一放,轻笑一声,打趣道:“八字还没一撇的事,二郎倒是与我说的这般仔细,你我二人何时变得这般八婆了?”
      
      江得安亦是笑了起来,将谢知韫揽在了怀里说起了二人的悄悄话。
      
      再说景亲王府内,江清梧出了江息颜的院子后,迎面遇上了江战。江战神色复杂显然是已经知道了陛下指婚江清梧与荣姝,他长叹一声轻轻拍了拍江清梧的肩头,语重心长道:“三日后王府会为了庆贺陛下指婚而举办宴席,届时她心中会更难受,所以这几日你还是不要出现在她的面前了,让她一个人冷静冷静。”
      
      “是。”江清梧眸光一黯,揖手而应,。
      
      江战瞧着江清梧的神情,眉头紧拧,欲要开口言语一二,可话到了嘴边却又生生咽了下去,只好转身拂袖而去。
      
      江清梧端着礼良久,不知过了多久才缓缓放下,他脊背挺得笔直,似在坚持着最后的倔强。
      
      入了夜,江息颜无心睡眠,遣散了贴身侍女,便一个人站在庭院中的池塘前,垂首盯着池塘中的弯月。
      
      她素来不是个多愁善感之人,可是要她眼睁睁的看着喜欢的人成为旁人的夫君,她心里如何不难过呢?
      
      白日醉到浑然不记事,可清醒了心里依旧是难过的。
      
      一股微风掠过,池塘中的水波微微荡漾了几分,水中月也随着水波晃动了起来,实在是美的凄凉。
      
      身后忽然响起一阵碎石声,江息颜眉头一拧,她可不会觉得这声音是什么野猫野狗。思量间,纤手已经抚上了袖中的匕首,一点一点将匕首抽出。
      
      夜里静谧异常,但来者似乎武功不凡,江息颜只能听到细微的声音,似是无意踩到了碎石上。
      
      江息颜美眸一凛,身子微僵,循着声源细细听去,却又没了动静。她心中好奇来者身份,却又害怕是景亲王的仇人,所以并不敢轻举妄动,眼下只能趁着此人没有发觉,将此人引出来。
      
      江息颜心思一定,索性便坐到了池塘旁,看似盯着那弯月发呆,实则是在听来者的脚步声,脚步声缓缓靠近了几分,听着方向应当是在寝屋旁的假山后,离自己还是有些远。
      
      她纤手伸进池塘中的池水,池塘中的水泛着丝丝凉意,凉的她脑子清醒了些。江息颜的纤手在池塘中玩着水,瞧着倒像是无聊至极打发着时间罢了。
      
      不知过了多久,她身子坐的有些僵硬,便想着换个姿势,可是身子一侧,竟失了重心,直直地向着池塘倒去,她这一变故似是惊到了那不速之客。
      
      那人三步并做两步就要冲上来,谁知江息颜手掌一拍池塘上的岩石,翻身一跃,手中的匕首向那不速之客甩了过去,她的动作极快,不速之客来不及反应便被匕首刺伤了手臂。
      
      江息颜使力极大,即便她没有亲眼看到伤口,却也能猜到这伤口必定深可露骨。
      
      江息颜足尖踏着池塘岩石稳稳落地,可是不过眨眼的功夫不速之客便消失不见了,江息颜只瞧见那不速之客身着白衣,连容貌都不曾瞧见。
      
      白衣...
      
      江息颜眉头一拧,心中暗暗祈祷着不会是江清梧,随即便走过去将地上的匕首捡了起来,踏着夜色回了屋。
      
    插入书签 



    [霹雳]别放弃治疗
    “谈恋爱吗小哥哥?你有的我也有。”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