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簪客

作者:观萤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七章

      “你是个好人,有血有肉的好人,你跟他们不一样,这份恩情我一定会报答的,谢谢你。”
      
      “我叫青荷。”
      
      马车已经朝着皇宫驶去,江息颜还在思量着方才那个少女的言语,她眸光透过车窗不知是在瞧着窗外的风景还是在思量着心事。
      
      江息颜不顾一切救下那个少女,只是因为那个少女的目光太过执拗,就好像漫漫长夜的一抹初阳,照亮了人心最后的一抹期翼,身处混世却还能守得一份赤子之心,属实不易。
      
      “青荷,是个好名字。”江息颜低喃道,唇角漾开了笑意。
      
      她似乎很喜欢这个少女。
      
      “郡主,扶风先生的马车也跟着一起进宫了。”
      
      江息颜思量间,耳畔处传来了雪弃的声音,言辞引得江息颜翻了个白眼,心下腹诽雪弃就不能不提林扶风吗!
      
      雪弃见江息颜不理她,便也没有再多言,只是与青歌眼神暗暗交流,江息颜不用看都知道是在交流什么!
      
      马车缓缓驶入皇宫内,江息颜在朱门前下了马车便朝着养心殿走去,而林扶风的去向她虽不在意也不想知道,可架不住她的两个侍女碎碎念。
      
      “郡主,扶风先生好像是去了东宫。”
      
      “郡主,扶风先生是不是请太子殿下来帮您呀。”
      
      “郡主...”
      
      “你们俩是他的侍女还是我的侍女?”江息颜眉眼一横,言语似有三分恼火。二人见江息颜恼了,连忙噤了声不再言语。
      
      江息颜这一路沉着脸,骇的青歌与雪弃大气都不敢出。
      
      江息颜迈入了养心殿的外殿,便瞧见唐笠已经侯在此处了,他见江息颜来了狠狠地剜了她一眼,江息颜自然也是回剜了他一眼。
      
      唐笠见了江息颜不行礼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江息颜也懒得因此事与他在养心殿计较。
      
      说起来倒是好笑,唐笠瞧不起江息颜,可却极为喜欢她那张脸。若有人问及唐笠喜欢的人,必定是江息颜无疑。
      
      二人请求见陛下,裴公公回了话说眼下陛下尚且在午休,要江息颜与唐笠且等等。江息颜早就猜到了陛下在午休,只是笑着谢过了裴公公。而唐笠虽然不耐烦,却也不敢多言。
      
      差不多一炷香后,裴公公终于从内殿里走了出来,恭恭敬敬的将二人请了进去。
      
      内殿里,陛下端着茶水啜饮,见二人来了只是抬了抬眼皮,并未说话。二人揖礼而跪后,唐笠便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地讲了起来。
      
      “微臣奉命引俘虏入京,亦是奉命鞭挞俘虏逼出鲁国公主与余孽,可长乐郡主却以长剑威胁微臣,不许微臣奉命行事。陛下您瞧,这儿还有长乐郡主所刺的伤!”
      
      “陛下,您可得替微臣做主啊!微臣恪守本分替陛下做事,反倒落了这么个下场!微臣心里苦啊!”
      
      “这长乐郡主实在是藐视天威!她不但抗旨不尊,还将俘虏全部安排到了羽林营去!那羽林营是何地,岂是这些俘虏可以去的?”
      
      唐笠一连串说了许多,陛下面若泰山,丝毫不为所动,反倒瞥了一眼一言不发的江息颜,淡淡道:“息颜,你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唐笠说的没有错,息颜的确这么做了。”江息颜面色冷凝,坦然承认了此事。
      
      陛下面色淡然,瞧不出喜怒,他轻轻摩挲着茶杯杯身,“那你为何要这么做?可是对朕的旨意有何意见?”
      
      江息颜正容亢色,端端敬敬地叩首道:“息颜不敢置喙陛下,息颜只是觉得残杀俘虏的确可以勾起鲁国公主的愤怒,说不定真的会将她逼出来。但既然陛下为了逼出鲁国公主如此大动干戈,足以说明这位公主实乃人中龙凤,聪慧异常,既然她是这样的人,又怎会轻易的站出来呢?”
      
      唐笠见陛下神情似有几分赞同,急声插言,“陛下,您不要听信长乐郡主的谗言啊!”
      
      “有些意思,你继续说。”陛下并不理会唐笠所言,只是盯着江息颜轻声道。
      
      “鲁国公主的目的不论是复国还是复仇,总之都是要报复的,而眼下鲁国已灭,她是鲁国仅存的希望。鲁国已经死了够多的百姓了,她若是个聪明人,就不会让那些百姓白白的死去,而她此时若是站出来了,那些百姓不就是白死了吗?鲁国余孽群龙无首,谈何复仇?”
      
      “小不忍则乱大谋,她若是真的想复仇,怎会在意眼下的这些亡魂?”
      
      江息颜言辞铿锵有力,字字珠玑,句句在理,陛下手指轻轻敲打着桌子,似是思量着江息颜这一番话。
      
      而唐笠则生怕陛下饶过了江息颜,他挪着膝盖凑近了陛下几分,面露气恼,语气激进,“陛下,您听听长乐郡主此言,句句是向着鲁国说话。微臣瞧着她就是鲁国最大的余孽!”
      
      陛下没有答话,目光游走在二人身上,内殿一时间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养心殿外,江得安与江清梧面色凝重的朝着养心殿内走去,原本只是打算状告江止崖,眼下还要替江息颜说情,两件事合在一起,便棘手了些。
      
      而站在二人身后不远处的,则是身着月白长袍的林扶风,他手执折扇静默地看着二人的背影。
      
      这一战能否打赢,他心里忽然没了底。
      
      “先生,您为什么要帮长乐郡主?”林扶风的侍卫梧秋望着林扶风忧虑的目光,心下泛起一丝疑惑。
      
      “臻首娥眉,林下风气,如此女子便是站着就足以让人心动。可若是皮囊之下还有一颗赤子之心,那便是千载难逢,若得以相遇,必要珍重。”林扶风言辞淡淡,可谁又知道他波澜不惊的外表下暗藏着的波涛汹涌。
      
      内殿中,从方才跪着两个人,变成了跪着四个人,陛下揉着眉心似有几分烦忧。
      
      江得安凝眸揖手,语气谦卑道:“父皇,儿臣认为的确不该以此逼出鲁国余孽,我们残害鲁国百姓的同时,也会引起大梁百姓的恐慌。”
      
      江清梧并不多言,他只是同江得安一起垂首揖礼,眼下若是他再多言,便有几分逼迫陛下的意味了。
      
      江清梧余光瞥了一眼江息颜,见她身上并无伤痕这才舒了一口气。
      
      忆起方才林扶风匆匆忙忙去寻江得安,说是江息颜有难,要江得安搭救。那一刻江清梧心里竟有几分不悦,他竟是不知何时江息颜与林扶风这般熟络了。
      
      陛下眉头微拧,艴然不悦,“一个两个都是来替息颜说情的?”
      
      江清梧面色微微一沉,头垂的愈发低了,“清梧不敢,清梧只是与太子殿下想法相同而已。”
      
      陛下微微眯了眯眼,语气透出丝丝危险之意,“想法相同?那你们的意思便是江息颜当众驳了朕的面子也应该原谅了?”
      
      江息颜原本手心就布满了汗水,陛下此言一出更是惊的她面色大变,叩首恳求道:“息颜知道此事息颜有错,息颜不求陛下原谅,只希望陛下能放过那些鲁国俘虏,息颜甘愿受罚。”
      
      江息颜说罢此言,只觉得后背都冒出丝丝冷汗。
      
      眼前这个男人,他有天下人的生杀之权,倘若一个字说的不对,那便是一死。江息颜不过是个未出阁的姑娘,她如何不怕?
      
      可是再怕她也得替鲁国余孽求情,那些百姓都是无辜之人,她怎能见死不救?况且景亲王府小心翼翼是对奸佞小人,从来都不是对无辜弱者。
      
      “甘愿受罚?你可知你这是抗旨不尊,要拉出去砍脑袋的,为了这些俘虏可值得?”陛下面色愈来愈沉,言语间满是瘆人的寒意。
      
      江息颜攥紧的手心汗水愈来愈多,浑身泛着寒意,她咬咬牙索性豁出去了,事情到了这一步她若是临阵脱逃,才是辱没门风!
      
      “若问值不值得息颜也答不出来,息颜只是觉得他们只是子民,只是百姓,太多事情他们没得选。正应了那句话,兴,百姓苦。亡,百姓苦。息颜只是觉得百姓不应该成为政治的牺牲品,而应该成为江山的砥柱。”
      
      江息颜这一席话说完,内殿众人神色各异,陛下面容笼了一抹阴霾,他抿了抿良久都不曾开口,内殿又一次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而在养心殿外的林扶风,他捏着折扇的手也微微渗出汗水来,此事成功的几率与失败的几率皆占一半。江得安帮衬不了江息颜多少,最多只是陛下想要处死江息颜时,留下江息颜一条性命。
      
      而成与败,皆看江息颜自己的造化了。
      
      养心殿内静谧如水,养心殿外只有风声拂过,众人皆是提心吊胆,战战兢兢。
      
      不知过了多久,罗汉榻上的陛下终于缓缓开口,他语气恢复了淡然,“息颜,你打算如何处置这些俘虏?”
      
      江息颜轻舒了一口气,攥紧的手心微微松了松,言辞诚恳道:“陛下,这些俘虏有许多是富贵人家,甚至是权臣的子女,若是待他们好了,兴许会得到一些鲁国的机密。再者说,他们当中也不乏能力优越者,身为强国自然是要揽尽天下才能人士,倘若因为是鲁国俘虏便苛待于她们,实在是有愧我大梁胸襟。”
      
      陛下沉默了半晌,轻笑了起来,“息颜啊息颜,你若是个男子,兴许不比你父王逊色。”
      
      “陛下谬赞了,息颜不敢当。”江息颜虽笑吟吟地应着话,可心头却有一众劫后余生,从鬼门关里走了一遭的感觉,所谓伴君如伴虎果然如此。
      
      江息颜忽然有些心疼贴身伺候陛下的内官,那岂不是整日将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做事?
      
      思量间,耳畔处传来了陛下威严的声音,“那些鲁国俘虏便由着你处置吧,但朕丑话说在前头,若是他们心存歹念,对我大梁不利,朕绝不姑息。”
      
      江息颜抬眸义正言辞地保证道:“若是他们心存歹念,兴风作浪,息颜第一个将他们斩杀。”
      
      陛下微微颔首,沉默了一下,继而话锋一转,“对了,朕似乎听闻清梧要娶楹楹?”
      
      “是。”江清梧不知陛下何意,只能淡淡应道。
      
      “朕觉得你们二人似乎不甚相配,倒是端贤伯的嫡长子与楹楹相配一些。”陛下此言使得江息颜面露几分欣喜,眼下陛下开了口,沛国公府就是再不满也不敢如何了。
      
      可陛下的下一句话,却使得江息颜笑容僵在了脸上,“至于清梧,礼部尚书的嫡次女荣姝如何?”
      
      江清梧身子微微一僵,垂眸低声道:“陛下所指,自然是最好的。”
      
      江息颜仿佛被天雷劈了一般,愣在了原地,刚推出去一个苏楹楹,又来一个荣姝,江清梧是造了什么孽?
      
      这荣姝是宫中贤妃的侄女,父亲是礼部尚书,她仗着身世不俗,经常欺辱旁人,虽比不得苏楹楹那般蛮横,却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至于息颜的婚事,你尚未及笄,朕便不做主了。你的婚事由你自己定,若是喜欢你便与朕说,朕亲自指婚,以公主之礼将你嫁出去。”陛下的话拉回了江息颜的思绪,公主之礼,这是多少人都求不来的福分,可是落在她的耳里甚是讽刺。
      
      “多谢...陛下。”江息颜扯出一抹笑意温声应道。
      
      陛下见此再不多言,端起茶杯啜饮了一口缓缓道:“太子留下吧,其他的人都退下吧。”
      
      此言一出,众人便退了下去。唐笠只是瞪了江息颜一眼,并未多言。而江清梧看着江息颜苍白的面容,欲言又止,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江息颜缓步走出了养心殿,瞧见不远处的林扶风,缓步上前揖揖手,温声道:“多谢先生。”
      
      “郡主客气了。”林扶风忙不迭还礼道,他见江息颜面色苍白,身心渗着丝丝汗水便知道此事有多么的凶险了,他心头涌起几分怜惜,却在顷刻间打消。
      
      林扶风不得不承认,遇到江息颜之后,脑子与心似乎不太一致了。
      
    插入书签 



    [霹雳]别放弃治疗
    “谈恋爱吗小哥哥?你有的我也有。”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