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生

作者:律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4 章

      陈叔长住在一个老旧的楼房里,十多年前,他和他妈一起住在这里。
      
      这地方不大,只有一间卧室、一个卫生间、一间厨房,以及一个很小的客厅。
      
      把尹琨留下后他就没说什么了,只有这么大的地方,他也没想管尹琨和这条狗睡在哪里,总之,不可能和他挤一张床。
      
      客厅的墙壁边靠着几根棍棒长杆,小宝低着头在地板上嗅来嗅去的,嗅到了这些东西,突然间就狂叫起来。
      
      尹琨被吓了一跳:“小宝,你怎么了?”
      
      陈叔长看了小宝一眼,抬脚把这些东西全部踹到角落去。他知道小宝突然叫起来的原因,这些东西是他平时打狗的时候用的工具,上面沾满了狗的血迹,小宝估计是有所察觉,闻到这个当然会大吼大闹起来。
      
      “没事,就是我的一些工具。”
      
      尹琨看了看他,忽然好像明白了:“是你打狗用的吗?”
      
      “嗯。”陈叔长应了一声,打了些米去厨房煮稀饭。
      
      ·
      尹琨和他带的狼狗小宝就这样在陈叔长家里住下了,虽然说的是不用陈叔长管他们的伙食,但每次煮好饭陈叔长还是会叫尹琨一起来吃,然后给小宝准备一份。
      
      自从母亲死后陈叔长就再没有过和人住在一起的经历,屋子里突然多了一个人和一条狗,他还不太习惯,平时也就不怎么和尹琨说话,当做没有看见。
      
      晚上的时候,尹琨和小宝就睡在客厅的地板上,一人一狗蜷在一起,相互取暖。
      
      陈叔长每次看到他俩的姿势就觉得好笑,看着就像两只窝在一起的流浪狗,还总是小心翼翼,生怕一不小心就惹了别人不愉快,就会收回这来之不易的容身之地,让人觉着怪可怜的。他本想还是叫尹琨和自己一起睡,但每次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或许他和尹琨都有些高估了小孩子的免疫能力,这样睡了三天,第四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尹琨就发烧了。
      
      陈叔长什么都没说,带着尹琨去医院看了病,他掏了所有的医疗费。
      
      等尹琨病稍微好一点了,陈叔长将他带回家,十分耐心地给他洗了个澡,让他和自己挤一张床上睡。这几天没什么事干,陈叔长又抽空给小宝洗了个澡。
      
      尹琨在一旁看着他给小宝洗澡,这只看上去并不太友善的狼狗在陈叔长手中却十分老实,耷拉着耳朵一动不动,任由陈叔长在它身上揉揉搓搓。
      
      “它似乎很听你的话。”尹琨很新奇地看着陈叔长给小宝洗澡,说,“以前他从来都不准除了我和奶奶之外的人碰它。”
      
      “它怕我。”陈叔长哼笑了一声。
      
      因为常年打狗的原因,他身上总是带着一种隐秘的血腥气,叫那些狗都怕他,远远避开。小宝能在他手里乖乖的,估计也是因为怕他。
      
      给这俩小家伙收拾的时候,陈叔长又考虑起了别的事情。
      
      尹琨这几天大部分时间都是待在他的家里,其余时间会带着小宝出去晃荡。但据他所知,这几天正是开学季,而尹琨没有去上学。
      
      一想到这事,陈叔长就问了:“你怎么没有去学校?”
      
      尹琨愣了一下,然后回答道:“我没钱交学费,钱都给奶奶做安葬费了,就不想去报名。”
      
      陈叔长拿勺舀了一瓢温水,浇在小宝头上,漫不经心地说:“怎么能不上学呢,钱不是问题,明天我陪你去报名。”
      
      他这个月没有接到什么活做,加上前头和人结了梁子,这些天都没有出门。不出门就挣不到钱,这个月的生活费有些捉襟见肘了,但他还是决定给尹琨交这学费。
      
      这要是在以前,他绝对不会收留一个半路冒出的孩子,更不用说在他生病的时候照顾他,为了他上学的事奔走。
      
      只是看到这孩子,他想到了小时候的自己,这孩子的经历和他很像。
      
      曾经的他,也是独自一个人,带着一条像他一样无家可归的狗,流浪在繁华城市的边缘,在阳光照耀不到的阴暗角落苟且存活。
      
      那个时候,他也是身边没了一个亲人,没有学费继续读书,才早早辍学了。
      
      尹琨看着他半天,嘴唇轻轻蠕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最后他低下头抹了抹眼睛,小声说:“谢谢你,大叔。”
      
      陈叔长装作没看到他的动作,专心致志地给小宝洗去身上的泡沫:“以后你爸妈回来了记得叫他们还我啊。”
      
      尹琨点点头,忽然想到了什么问题,说:“大叔,你一直都是一个人住吗?”
      
      “不然呢?”
      
      “你的爸爸妈妈呢?”
      
      “跑了,死了。”陈叔长半垂下眼帘,似乎不太想说这个问题,“小孩子别问这么多了。”
      
      ·
      或许是因为白天提到了父母,晚上陈叔长就梦到了过去的事。
      
      他的父亲是个没本事的人,早年抛下了他们母子俩。他们在这地方没有什么亲戚,日子过得很是艰辛。
      
      他的母亲长了一张还算好看的脸,没文化,也没有什么技术,又怕吃苦受累,于是每日在酒吧、夜总会这些娱乐场所混迹,挣的钱也不多,以求过个温饱的日子。
      
      从小就缺少父母的教养,陈叔长的品性让学校老师很是头疼。跟着比他大的混混逃学、打架,长成了众人眼中的坏孩子。
      
      别人说起他来,都是坏孩子的典范,爹妈不是什么好东西,生个孩子出来也不是好东西。
      
      那天,是暑假结束后,报名上学的第一天,陈叔长没有学费,于是去找他妈要。
      
      在一个灯红酒绿地夜总会他找到了打扮得妖里妖气的母亲,她正在和一个男人聊天,两人有说有笑,似乎很投机,很愉快。
      
      陈叔长不敢这个时候上前去打扰她,到时候会被她气愤地骂着是他坏了自己的好事。于是他就等了一下,结果一眨眼的功夫,这两个人就在他的眼前消失了。
      
      找不到人,就要不到学费,陈叔长就在外面守着。
      
      等了一夜,没有等来学费,等来的是母亲的噩耗。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