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生

作者:律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被人揪着头发按在墙上的一瞬间,陈叔长在心里就开始后悔这笔交易了。
      
      俗话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当一笔钱财出现在一个人面前时,尤其是这个人还十分缺钱的时候,他没有理由不动心。
      
      领头的混混晃过来,嘴里斜斜地叼着一根烟,一边说话一边朝陈叔长脸上喷着烟气:“嗨,哥们,打狗尚且还要看主人,你是干这行的,连这个都不清楚?”
      
      陈叔长无语,就算他不是干这行的,也听过这句话,何况他还就是干的打狗这行。
      
      他今天会被人围堵在这里,正是因为他干的这行。
      
      陈叔长是个职业打狗人,说起来也没有听上去的那么高大上,其实就是个以打狗为生的街头混混。不但在政府组织清理狗的时候拿钱干活,也接手一些私人的委托。
      
      之前读书读到初中,就辍学没念了,一直混迹在街上无所事事,后来不知怎么干起了打狗的事,附近的邻居都知道陈叔长的德性,一见他都是避而远之,绕着道走。
      
      打狗的人不少,但陈叔长能从他们中间脱颖而出,成为这一带最有名的打狗人,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于他不害怕,也狠得下手去,弄死一条鲜活的生命连眼皮子都不会眨一下。有些人打狗的时候会害怕狂啸的狗,有些人在面对狗垂死的目光时会生出恻隐之心,但陈叔长不会,他就像是一个冰冷的机器,从不会流露出半点多余的情绪。
      
      几天前,住在附近一个二期楼盘的一家人找上了陈叔长,当爹的男人怀里抱着一个五六岁大的小男孩,男孩的母亲又是哭泣又是咒骂地对陈叔长说明了来意。
      
      在女人断断续续的诉说和男人一旁的补充下,陈叔长弄清楚了事情发生的经过。
      
      男人手里抱着的孩子是这家人的独子,一副病怏怏无精打采的样子,据女人说,是刚刚才打了狂犬疫苗回来。
      
      “都怪那家人养的死狗……又不好好关着放出来祸害人……那还养什么……”女人骂骂咧咧道。
      
      小孩儿是一个人出去玩的时候遇到了一个邻居养的藏獒,不知道这么凶猛的狗为什么没被关着,然后被咬了一口,所幸附近有人经过才没酿成大祸。
      
      那家主人经常不在家,一般是朋友帮忙看着狗,小孩儿的家长上门去理论,反而被粗鲁地骂了出来。
      
      陈叔长心想:一个巴掌拍不响,无缘无故那狗怎么会咬你。但他没说出来,问了地址:“在什么地方?”
      
      男人把具体的细节讲了讲,又谈妥了价格的事。
      
      “先给钱,没几天就可以见狗的尸体。”陈叔长说。
      
      “先给钱?”女人突然拔高的声音插进来。
      
      陈叔长转过头,上下打量着女人,见她身上搭配着价值不菲的轻奢,这一身从头到脚,他要打不知道多少条狗才够价。
      
      女人被他的目光盯着,手臂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甚至产生一种想要回避的冲动——那种感觉就像是被什么野兽盯住了。
      
      他十分理直气壮地笑了笑:“太太,干我们这个的都是这规矩,您找别人也一样这样说的。如果我先打死了狗,您事后死不认账,还倒打我一耙说没有让我做过这事,到时候狗主人又找上我,我这不亏大了?”
      
      女人的脸色仿佛忍无可忍,正想上前再与陈叔长理论,男人却抓住了她的胳臂,对陈叔长点点头:“先给就先给,还请你尽快解决。”
      
      当天下午,陈叔长就找到在楼房间四处晃荡的这条藏獒,趁着人都在吃饭的时候解决了。
      
      他自以为做得人不知鬼不觉,没想到还是被人揪了出来。看来这条狗的主人来头不小,且不说身份如何,至少是非常有钱。
      
      走了万年夜路终于撞到鬼,陈叔长自认倒霉。他在心里骂了一句,想脑中快速转动着怎么逃脱。
      
      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打一架,但他不想打架,不是因为觉得打不过,以前在街上混迹的时候打过不少架,而是怕这次打过后,还会有更多、更厉害的人纠缠不休。
      
      最好还是逃跑,然后离开这地方躲一阵风头。想到这里,陈叔长被压扁的脸上挤出一个讨好谄媚的笑:“哎,哥们,别这样,你要说这事是我做的,得有证据才行。”
      
      “证据?”领头轻松地提着陈叔长的头发拉到自己面前,“附近就你打狗最有名,那天有人看见你在周围晃荡,不是你是谁?”
      
      陈叔长陪着笑,觍颜道:“我给你说啊,那狗不是我弄死的,它是……”
      
      他故意将声音放低了下去,勾起领头的好奇心。果不其然,领头将头靠近了些,好奇地凝神去听。
      
      陈叔长见他走神,一拳磕在他的下巴上。领头吃痛地捂住下巴,下意识松开了手,陈叔长猛地推开周围几个人,飞快地向着巷口狂奔而去。
      
      几个围在陈叔长身边的人都被他掀翻在地,领头最先反应过来,大喊道:“快!拦住他!”
      
      旁边几个站着的人冲上前去,纷纷按住陈叔长,不多时,他又一次被制服在地上。
      
      刚才混乱时陈叔长身上挨了好几下,领头揉着下巴走过来,骂了一句,抬脚在陈叔长的下巴上重重一踢:“叫你还跑!打断你的狗腿!”
      
      这一下踢得陈叔长眼冒金星,上下牙关磕碰在一起,一股铁锈味在口齿间漫散开来,疼得他眼泪冒了出来。
      
      领头揪着他的头发,恶狠狠地笑道:“今个儿你也别想着就这么完了,别人能雇你去打狗,自然也会有人雇我们来教训教训你这条狗……你放心,雇主说了,打断你一条腿去祭奠他的宝贝狗,这事儿就算完!”
      
      陈叔长吐了一口血沫,不甘示弱地回瞪:“说得你好像不是条狗!”
      
      “那也是比你这条可怜虫好一百倍!”领头大笑着站起身,转头对周围的人说,“动手!”
      他的话音刚落,这时候巷口响起一阵狂吠声。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