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英美]治疗是用来保护的!

作者:陌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五章

      魏林清醒过来的时候正被人抗在肩膀上,多年的经验让他没有立刻表现出自己已经醒来了,而是维持着昏迷时平缓的呼吸。
      
      “魏林,……你醒了。”
      
      一统透着小心的声音响起。
      
      然而扛着魏林的人并没有反应。
      
      于是魏林知道一统的声音只有自己能听到。
      
      “你在心里想着跟我说话,那样你的话我就能听到。”一统提示。
      
      它没想到它只是因为法力耗尽在芥子空间里恢复了一会儿醒来就发现被自己放在孤儿院不远处的魏林昏迷着被一个浑身业力的男人扛着。
      
      那一瞬间的惶恐简直要淹没了它。
      
      魏林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状态,无奈身体内的失血症状依旧严重,如果是以前的身体,比这更严重的伤谨慎一些他都能做到一击必杀。
      
      但这样手软脚软的说不定还会在关键时候晕一下的破身子就是特种兵穿过来也没用吧?!
      
      魏林宛如一条咸鱼,放弃挣扎了,让这罪犯给他抗回去吧。
      
      但该问的还是要问清楚。
      
      “这个男的是个变-态,我现在失血症状很严重,但我明明没有什么伤口,我觉得,你应该知道原因?”
      
      “嗯……我说过这个身体被下了禁制,你是不能打人的……
      
      主人设定的时候参考了游戏人物的设置,血量就是生命力,你可以将生命力转让给其他人,包括普通受伤恢复也会比较快,但如果你是打人,会被扣血量,而且恢复得会很慢……”
      
      一统的声音有些苦涩。
      
      魏林:“……自卫反抗也不行?你们是要我当什么玩意都普渡的圣父吗?”
      
      一统主人是怎么想的,简直太奇葩了,知道参考网游设定不知道参考得全面一些吗?游戏里都有红名的吧?
      
      “但是我之前的宿主都实在太能折腾了,主人对我的期望只是找个老老实实做好事的人就行。”
      
      其他如果遇到危险自然是它上……但是那是它法力充裕的情况下,而现在……它因为之前被那个世界的意识攻击,为了能在空间的风暴中存活,法力基本没了,现在什么都做不了。
      
      “……那么,你为什么要找我当宿主,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
      
      魏林额角一抽,不让打坏人,找个乐善好施又不会打架的不就行了,最好是个会做生意的,没了武力也能混的风生水起。他二十二岁进刑警队,干这行都十五年了,不当警察他都不知道干什么。
      
      原本他以为不能打人只是不能随意打的意思,万万没想到,竟然连自我防卫也算,由此可见买东西之前一定要看清楚说明书和有没有运费险,不然想退都不行。
      
      相信他,他这么能打的真心不多,一统怎么就看上他了呢?还是只是恶趣味地想看看他会怎么应对?
      
      一统沉默着没有说话。
      
      魏林额角青筋微凸,看在还需要它帮忙的份上咬牙忍下了想喷它的冲动。
      
      普通人可能一辈子可能也不会遇到什么罪犯。
      
      但……他觉得他不是一般人,能一来就遇到变-态,他的运气简直惨不忍睹,以后还不知道霉成什么样呢。
      
      但是怪一统他也没法把一个没实体的系统怎么样,再说他还在一统手底下讨生活呢。
      
      “想要功德,首先我需要想出怎么在不动手的情况下自救。”
      
      魏林凉凉的说,作为一个能动手绝对不逼逼的人,让他想要怎么在不用武力的情况下逃脱,甚至将罪犯绳之以法,说真的,他一时之间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虽然经常被夸有领导能力,但光杆司令一个他也没办法发光发热不是。
      
      “……我去了解了一下情况……这个世界跟你之前那个不是一个,但大部分是一样的,只是这里是国外而已,我们其实可以找警察的……”
      
      一统沉默了半天,用所剩无几的能量出去探测了一下而后回来建议。
      
      魏林才记起有事可以找警察。
      
      叹了口气,他自己当了十多年的警察,基本都是被找去帮忙的那个,现在身份转换除了开始考虑到无证入境想到警察竟然都直接忽略的可以报警这个方式。
      
      “……你说得很对。”魏林赞同地说了一句。
      
      不能打人,找能打的来嘛!
      
      真是……思维局限住了。
      
      一统愣了愣,为魏林忽然的夸奖。
      
      “……我可以去拿别人的手机给你,这样你找个机会偷偷报警就可以了。”
      
      魏林从那平和的声音里听出一统的些微忐忑和期待,暂时压下心里那口气,不管怎么说,一统的事他现在多说别的也没办法,就是这么个情况,只能先想办法把事情处理了。
      
      而且,不管以后怎么样,现在他倒是应该感谢一统的,不然他有功德也不会用,能让他身边的人受益已经很好了。
      
      “谢谢,既然有方法就先不急,这个人既然能随身带着麻醉药,可能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现在还不清楚他到底要做什么,如果是惯犯,运气好的话可能还能救下其他受害者。”
      
      如果运气不好,遇到的是一个只为了杀人的,至少到了他的住处有可能找到更多的证据,让他不能逃脱法网。
      
      “嗯,听你的……宿主加油。”
      
      一统顿了一下,最后语气生硬地加上最后一句话。
      
      虽然出了些问题……但是这种宿主老老实实救人做好事它来协助的情况对它来说简直前所未有。
      
      可惜现在的它法力都用光了,基本帮不到魏林。
      
      而且如果不是那个身体上设下的限制,魏林也绝对不会被这么轻易的带走。
      
      一统在意识中沉寂下去,魏林也没有在意。
      
      中年人带着魏林走进林间破旧的小屋子。
      
      魏林想到之前看到的那个幽森的树林,无奈地想,如果根据自己判断的那样,还真可能怎么挣扎求救都不会得到回应。
      
      魏林被中年人扔在地上,他装作才转醒。
      
      虽然药剂对这个身体似乎没什么作用,但他还是连麻醉剂后遗症都一丝不苟地表现了出来。
      
      警惕地拿着注射器的中年人微微舒了一口气,趁着魏林还处于后遗症中无力挣扎,他拿出手铐死死地扣在魏林手腕上,钥匙慎重地放在自己裤子口袋里。这样还不放心,他将两个扣之间的部分拉近,又用胶带裹了好几圈,最后还缠了两三圈的铁链子。
      
      魏林:……
      
      这人是不是对他有什么误解,这也太谨慎了吧?
      
      一只手完成这些动作到底有些不顺,中年人时不时就因为碰触到伤处而重重的嘶气声,因为这些疼痛,他看着魏林的眼神中暴虐越发浓重。
      
      中年人打开地下室的门,之后粗暴地揪着魏林的衣服将他扔了下去。
      
      这是个比较陡峭的楼梯,被这么没有轻重地头朝下往下扔,魏林只觉得身上骨头都快碎了。
      
      被捆绑得严严实实的手腕正好卡在楼梯的台阶上,只听到清脆的关节错位声,尖锐的疼痛袭来,魏林唇色更加惨白。
      
      微微转动头部,却发现左边眼睛渗进了什么,难受得有些睁不开。
      
      这时他才注意到额角的疼痛。
      
      “啪!”
      
      轻微的开关声响响起,昏黄暗淡的灯光亮起。
      
      魏林缓缓抬头,左边眼睛的视线蒙着一层红色。
      
      有液体划过脸颊落到嘴角。
      
      魏林舌尖划过尝出其中的铁锈味。
      
      果然磕破了,这身体真是细皮嫩肉,不过不属于人类的躯体血液味道却和人类并无迥异。
      
      中年人眼神愈发幽暗地看着魏林。
      
      明明受伤了,男孩却好像根本不把这点疼痛看在眼里一般,眼神漠然又冷静,受伤反而好像激发了他嗜血的凶性,虽说被困住,却也没有轻易放弃,只等什么时候找到机会就咬断猎人的喉咙,落难的野兽依然桀骜。
      
      让人想将他的骨头一点点的碾碎,看他痛苦得不停地挣扎的样子,听他惨叫中的愤怒和不羁一点点的抹灭,最后只剩下软弱的求饶的呜咽。
      
      如果魏林知道中年人只从他舔了一下血就脑补出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估计要无语。
      
      他真的就是突发奇想要尝尝自己血液的味道而已,毕竟用的不是自己的身体,甚至不是人类的身体。
      
      中年人用右手拖着魏林,后领的拉扯让魏林无从呼吸不得不仰起头,露出细白的脖颈。
      
      没想到中年人看着魏林露出的脖子反而直接用手掐住。
      
      魏林看出中年人眼里浓烈的施虐欲,厌烦地闭上眼,身体放缓一副任其施为但不放在眼里的样子。
      
      中年人不打算真的这么轻易将魏林弄死,但他的动作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甚至连惨叫声都没有,这让他感到难堪,并且暴怒。
      
      魏林无从挣扎,因此他可以毫无顾忌地将心底的怒气和暴虐释放出来。
      
      当魏林被中年人从地下室门口拖到内部时,本来就受伤了的左手手腕彻底断了,因为被正正打倒膝盖骨上,右腿还没断却也短时间没法用。
      
      新的身体没有将疼痛有半分削减,反而因为没有经过系统耐痛锻炼痛觉更加敏锐。
      
      魏林扯了扯嘴角,觉得这身体真是废透了。
      
      看到地下室里挤挤挨挨的一群孩子少年,小的估计才十二三,大的估计也不超过二十岁,魏林脸色阴沉,因为之前的工作,他看过的人间惨剧多了,但最忍受不了的还是对小孩子出手。
      
      这样的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只是社会垃圾而已。
      
      一统虽然不属于人类,但到底已经有了灵智,见此也感觉到一股怒火。
      
      “现在就报警吧,他太过分了,这些孩子情况不是很好,而且再待下去还不知道要怎么折磨你。”
      
      “……不行,不好解释手机的来源。”
      
      如果是有主的手机,他无法解释为什么对方的手机会到他这里,而现在的手机卖场大都有监控和防盗报警器,莫名丢失后引起的骚动更大,而要一统一个个找过去看家里有没有闲置的手机也不太靠谱。
      
      “找个机会,把罪犯的手机给我,报警后也可以说是从他身上偷过来的。”
      
      “好。”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