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婆是只貂

作者:口木呆的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八章

      昭昭看着冷下脸来的荣祈湛,委屈得不要不要的。但是她在心里告诉自己,不能怪他,他是喝过孟婆汤的,他都忘了。可是怎么才能让他想起来呢?
      
      这个时候她有些后悔,后悔自己在银松林里待了一千年,却一点妖法都没修炼。她此时连凭空呈虚像的技能都没有,不然就可以把他们当年的过往,像这个时代的电影那样,放给他看了。
      
      不过,虽然放不出影像,她还是想把一千年前发生的事讲给他听。说不定,听完他就会想起来呢!
      
      想到这,昭昭拉住荣祈湛的手,摇了摇,对他说:“你别凶我好不好?我都告诉你。等我给你讲完,也许你就能全想起来了。”
      
      荣祈湛想甩开她的手,甩了两下,被她拉得牢牢的,没甩开,就没再甩,任她拉着了。
      
      “讲吧!”他语气虽然还是淡漠,却没刚才那么冷了。
      
      昭昭见他没有甩开自己的手,一下子开心起来,随即打蛇上棍抱住了他一只胳膊,歪头靠在了他的身上。
      
      荣祈湛气得有些想笑,这小家伙刚刚在吃饭的时候,明明很会看他母亲眼色,现在怎么看不出他的眼色了!
      
      推开她一些,带她走到床前,掰开紧抱自己胳膊的那双小手,把她押坐到床边,又俯身按住她的肩,他才低头看着她说:“别乱动!就坐在这说!”
      
      昭昭见状又撅起了嘴,但还是点了点头,不高兴地鼓起腮对他说:“好吧!”
      
      接下来,昭昭就把一千年前的事原原本本地讲了给荣祈湛听,又把这一千年来她在银松林里的生活告诉了他,最后居然把她如何穿到这副身体里的遭遇也告诉了他。
      
      讲完那些事,眼巴巴地望着他,期待着他能想起那些过往,可是等来的却是一只手。
      
      荣祈湛皱着眉抬手摸了摸韩昭昭的额头,低语了一句:“也不烧了啊!怎么还说起了胡话呢?”
      
      放下手,盯着她的眼睛,对她说:“昭昭,你应该是之前发烧,烧得产生幻觉了。我带你去一趟医院吧!还应该再检查检查。”
      
      听到荣祈湛的话,昭昭就明白了,他不但没有想起上一世的事,还完全不相信她。一着急双手又抱住了他的胳膊,带着哭腔对他说:“不是胡话,不是幻觉,你怎么就不信呢!”
      
      看她着急成这个样子,荣祈湛突然好像明白了些什么。从她怀中抽出自己的胳膊,再次俯下身,将自己的脸对着她的脸,盯住她看了一会儿,才有些玩味地说:
      
      “韩昭昭,故事编的很好。但是不需要的!
      
      “你听好了!我既然娶了你,荣家儿媳妇的位置,你就会坐得牢牢的。你不需要再去想各种招数来套牢我。既然做了夫妻,咱们就对彼此真诚些,好吗?”
      
      接着,他站直身体,拉过旁边的一把椅子,坐到她面前,继续对她说:
      
      “来,咱们谈谈!你我的婚事,是我父亲给你父亲的承诺。我愿意替我父亲去践诺,也愿意还你父亲对我父亲的救命之恩。所以,我们的婚姻,只要你不喊停,就永远有效。
      
      “我能做到的是,照顾你一辈子,婚姻存续期内绝不出轨,所以请你对我们的婚姻有些安全感,不要再去装呆,卖可怜,编故事来博取我的同情,好吗?
      
      “但是,你不能强求我爱上你,也不能要求我总是陪在你身边。你知道,我比你大了八岁,我无法做到,像你同龄的小男生那样,天天围着你转。我还有一个荣氏集团要管,我的时间和精力都很有限。
      
      “还有,我觉得我们从几乎是陌生人突然转变成了夫妻,双方还需要一个熟悉的过程。而我,特别讨厌别人对我动手动脚,所以,以后未经我允许,请不要随便往我身上贴,听到没有?当然,我也绝不会未经你允许就动你。”
      
      荣祈湛看着正眨巴着眼睛,坐在那里神游的韩昭昭,突然有一种无力感。怎么感觉她好像什么都没听进去呢?
      
      他的感觉是对的。刚刚在他说那些话的时候,昭昭根本就没有认真听,她一直在盯着他的脸仔细看。
      
      果然是她的太子,眉毛、眼睛、鼻子和嘴巴跟自己记忆中的那个人完全一致。这张清俊的脸,一千年前她看了有十年之久,绝不会出错。还有他的声音,松沉而旷远,犹如琴瑟勾弹之音,总能令她耳间酥麻,也与一千年前一模一样。
      
      等等,刚才他说了些什么?完了,一句都没听见!他会不会生气啊?
      
      想到这,昭昭突然从床边蹦了下来,一头抵进荣祈湛的怀里,把正坐在椅子上的荣祈湛直冲得一个后仰,导致椅子两个前腿全离了地,差点让他连人带椅子后翻过去。
      
      荣祈湛下意识地伸出双臂,圈住冲过来的韩昭昭,努力控制住平衡,抱着她让椅子前腿安全地着了地。
      
      “殿下,我都听你的!你抱抱我,好不好?”昭昭完全没意识到刚刚的危险,拱在他怀里,脑袋蹭来蹭去,贪婪地吸取着他身上的气息。她在想,以前自己做错了事,只要跟他撒娇,他就会原谅自己,现在这招应该也还好使吧!
      
      荣祈湛气坏了。看着黏在自己怀里的小丫头,心想,看来自己刚才说的话,她果然连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荣祈湛想推开韩昭昭,却被她的双手紧紧抱住了腰。
      
      正当他想从自己身上掰开她的手臂时,隔着薄薄的衬衫,突然感觉这小丫头软软的脸蹭在了自己的胸口上。那温热的触感一下子让他钉在了那里。
      
      又来了,还是那种熟悉感,仿佛她在自己怀里蹭过了无数次一般。而自己好像并不讨厌这种感觉,甚至还有点喜欢,怎么会这样?
      
      不过,理智很快就回笼了。
      
      荣祈湛双手捏住韩昭昭的胳膊,略一用力就从自己身上扒了下来,再向前一推,就把她从自己怀里推了出去。
      
      “韩昭昭,我再说一次,你给我听好!不许再随便往我身上贴,听到没有?”荣祈湛瞪圆了眼睛,沉下声音,低吼着再次警告韩昭昭。
      
      昭昭听他吼她,眼眶里立马蓄满了泪,一双眼睛又变得水汪汪了,“你以前从不会这么吼我的!”她委屈极了,心想怎么过了一千年,他整个人都变了呢?哪怕是转世了,但是人的灵魂不应该变啊!
      
      荣祈湛心中再次升起了一股无力感,她的样子就好像被自己欺负惨了似的。感觉他们两个人的思维根本就不在同一个频道上,整个就是鸡同鸭讲。
      
      “闭嘴!别再说那些什么一千年前太子和貂妖的故事。你是不是平时乱七八糟的书看多了?还是学齐史学魔怔了,才会整天这么胡思乱想。你身体刚发完烧,还很虚弱。去!上床,睡觉去!”
      
      荣祈湛指着床,喝令韩昭昭去睡觉。他有些苦恼地想,怎么才能让她变回原来的小呆瓜呢?
      
      昭昭看着虎着脸的荣祈湛,有些难过,但还是听话的去了床上。刚躺好,就见他站了起来,转身往门口走去。
      
      昭昭立马又从床上翻了下来,几步蹿到他身旁,一把抓住他后衣襟,问道:“你干嘛去?”
      
      荣祈湛无奈地想拿开她抓着自己衣襟的手,可是刚拿开一只,她就用另一只继续抓。最后他只能用自己一双大手,紧紧包住她的一双小手,皱着眉对她说:“我去客房。怕影响你休息,这几天我睡客房。”
      
      “不要!你要是去睡客房,我就去告诉妈,说你不管我。我生病了,你都不肯跟我一个房间照顾我。”昭昭性格很单纯,但是她不笨,反而异常狡黠。快速地思考了一番,她马上就想到了自己最有力的助攻就是荣家父母。
      
      荣祈湛出神地看了她一会,心中微哂。呵!这丫头越来越不装呆了,现在连爪牙都露出来了,果然是小瞧了她。居然还敢威胁他。好!那就看看她到底有多少能耐吧!
      
      荣祈湛轻轻一推,就把昭昭推到了门板上。一只手撑着门,一只手捏住她的下巴,把她困在自己身体和门板之间。
      
      低头看着她,沉下声音对她说:“韩昭昭,你去找谁都可以。不过,如果把我爸妈招来了,我就会告诉他们你刚才给我讲的那个故事,然后跟他们说,这个丫头脑袋烧坏了,得了癔症,必须住院。到时候你就自己在医院里呆着吧!你觉得怎么样?”
      
      昭昭听了他的话,确实有些害怕,倒不是怕住院,而是怕见不到他。
      
      她太想念他了,现在能再次见到他,那种失而复得的心情,让她只想日日待在他身边。可是她也不想让他去睡客房,她好想像以前那样窝进他的怀里,跟他一起睡。
      
      一边想不出办法留下他,一边又害怕他真的把自己送医院去,昭昭又急又难过,不自觉地又瘪起了小嘴,乌溜溜的大眼睛一瞬不瞬地向上盯着他的脸,不一会水汽又起,霎时那双美目就又盛满了星光。
      
      荣祈湛看着双手背在身后,身体紧靠着门板,双眼泪汪汪,可怜巴巴望向自己,瘪着嘴一句话不说,整个人委屈得不要不要的韩昭昭,心一下子又软了。
      
      重重地叹了口气。算了,这丫头毕竟已经是自己媳妇儿了,以后总是要接受她的,就顺了她的意留下来陪她吧!不过,还是得让她学乖些,免得以后她更能作。
      
      “怕了?还去不去找我妈告状了?”荣祈湛垂着眼,看着她委屈的小脸问道。
      
      昭昭从身后抽出一只手,胡乱地在眼睛上擦了擦,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嗯!怕!我不要去医院。我不去找妈告状了。你,你别欺负我好不好?你,你要是非得去客房,能,能不能陪我睡着了,你再走。嗝~!”
      
      昭昭一边哽咽着,一边断断续续地求他,最后竟然还打了个哭嗝。
      
      荣祈湛看到她这个样子,心就更软了。不怪自己父母那么快就被她俘获了。她本就长的漂亮可爱,人又小小的一只,个子才刚到自己肩头,又会卖萌,卖委屈,表情永远像那种毛茸茸的小动物般惹人怜爱,谁能扛得了她这么一哭啊!
      
      没忍住,他放开她的下巴,抬手揉了揉她的发顶,声音中不自觉地带了些哄劝的味道,“好!我陪到你睡着。现在不哭了,上床去吧!”
      
      昭昭仰头盯着他看了一会,好像是在确定他说的是不是真的。在感觉他没骗自己后,拉住他的衣角,拽着他一起往床边走,好像生怕他跑了似的。
      
      荣祈湛低头看向拉着自己衣角的那只小手,一下子回忆起刚才握着她手的感觉,没多想他又握上了去,把她的手从自己衣角上拿了下来,却没有松开,还下意识地在自己掌中摩挲了几下。
      
      很快两个人就平躺在了床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荣祈湛(弹了昭昭一个脑瓜蹦):“小哭包!”
    昭昭(捂着额头):“还不是你惹的!大坏蛋!呜呜~你欺负我!”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