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爱纪

作者:蔡某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09

      付冬阳瞬间明白过来,心跳加快:“算,当然算,云昭,你是不是……”他喉结动了动,“考虑好了?”
      
      云昭心跳也很快,她“嗯”了声,一直瞧着自己的影子:“不过,有件事,我想跟你提前说声,我现在遇到点儿麻烦,”她迅速抬头,“我不会麻烦你,我自己会处理好。就是,如果你觉得不合适,就算了。”
      
      说完,她又迅速补一句,“你别问我什么事儿,我就是跟你说目前我有点儿事。”
      
      付冬阳的一腔热忱无处可用,他尊重云昭,小心问道:“你这是答应我了吗?”
      
      云昭点点头,又轻轻摇头,勉强露个笑脸:“嗯,我们试一试,行吗?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并不是一定答应了你什么,因为万一你对我失望,或者,或者其他,你可以随时毁约……”
      
      因为毫无经验,云昭说的颠三倒四,又像是在逃避。可是,付冬阳忽然轻轻握住了她的手。云昭一僵,没拒绝,任由他把自己送回了教职工楼。
      
      两人的关系,在这样灼热高温的夏夜定了下来。
      
      夜色浓郁,车子在流光溢彩的灯光下驰过。外面热浪蒸人,陆时城懒懒瘫在一片虚无中和缓着,面孔的阴影,在车子转弯时倾斜。
      
      卢笑笑沉稳地握着方向盘,时不时的,从内后视镜瞄他两眼。
      
      “去A大转一圈。”他忽然说,那双眼睛看着窗外的黑夜生长、变宽。
      
      “A大?”卢笑笑重复一遍,立刻从前面掉头。
      
      “对。”
      
      “要喝点水吗?”她知道今天陆时城心情好不了,每年今天,他都很不好。有一年,陆时城直接呕出血,一个人窝在中盛总部最高层办公室里。董事长愣是镇定从容地自酒会抽身命小儿子开车把他送进医院,并喊来自己。那会儿,陆时城的弟弟尚未赴美读书,十几岁的中学生异常镇定,协助母亲,照看兄长。
      
      三个人,守了他一夜。
      
      随着时间的绵延,情况变好,他今天只是喝多了,有点小失态。
      
      卢笑笑满脑子往事,轰隆隆从一片碎石轧过。
      
      车子慢吞吞围着A大从东门绕到西门,又从西门绕到东门,陆时城不说话,卢笑笑便一直绕来绕去,很耐心。
      
      “我很想跟那姑娘上床,”陆时城说话了,有对自己深深的嘲讽,“你看我,今天这种日子在想什么,真混蛋。”
      
      卢笑笑微微一愣,小心接他的话,轻声问:“是今晚弹琴的姑娘?其实,你没必要这样对自己。”后半句,说的谨慎极了,唯恐他会发作。
      
      确实够漂亮。
      
      但漂亮姑娘陆时城见的多了去了,日子一久,审美都麻木。
      
      两人对话到此结束,没后续,因为陆时城不再想说话。又绕几分钟,他吩咐卢笑笑把自己送总部,没有回家,而是去工作。
      
      期间,手机上闪烁起岑子墨的来电,陆时城冷漠地按下接听键,一手把玩着袖扣。
      
      “你不回家了吗?”岑子墨照例敷着面膜,一双眼睛,始终定在陆时城那期当封面的《新风度》上。
      
      时钟已经指向凌晨十二点一刻。
      
      “不回,你休息吧,我在办公室。”陆时城揉了揉眉心,平静说。
      
      岑子墨的火立刻窜起来,办公室?他今晚又去了浮世汇,连带卢笑笑,以为自己不知道?要不是卢笑笑长的足够安全,岑子墨想,她对此人的厌恶程度会翻倍。
      
      夜夜笙歌,他哪来那么多精力?陆时城就像一台精确的机器,高速运转,永远神采奕奕,丝毫没有倦怠感。
      
      从她高中认识他,这些年,除了身材更挺拔紧致,五官轮廓更深,陆时城一点岁月痕迹都没有。
      
      也许,他根本就是个假人。
      
      岑子墨煲了汤,乌鸡黄芪当归大杂烩滋补的。她特意跟阿姨学,补什么呢?她起身走到开放式厨房那,冷下脸,补得他更有力气跟小姑娘上床吗?
      
      想到这,话就控制不住:“我煲汤了,大补的,免得你床上被小姑娘笑话嫌弃你不行劝吃药,这就让人给你送去。”
      
      岑子墨言辞上越来越尖锐。
      
      陆时城不想跟她吵架,重申说:“不需要,我有事要忙,多谢。”
      
      电话挂了。
      
      岑子墨静静站片刻,一会儿后,她把汤统统倒了。又把杂志摔了,狠狠踩过,陆时城那张英俊的脸就此发皱,变形,岑子墨心里终于觉得好受些。
      
      后半夜,陆时城站在落地窗前,端着咖啡,默默看着外面迷离绚丽夜色。他一手轻轻摩挲手机,给云昭发过去一条短信:
      
      你睡了吗
      
      他知道,在她手机上显示的势必是陌生号码。即使看到,未必会回复。
      
      如他所料。
      
      云昭是在第二天看到的无名短信,现在,很少有人会发短信了。她没当回事,以为是谁误发。
      
      学校对面小吃店林立,涮羊肉、火锅、炸酱面馆学生们常年混迹其中。云昭穿过马路,才发现张小灿家的烧烤店没开门,她拨通电话,问清楚后直接去的张小灿家。
      
      小区陈旧,学校本就属于老城区,这么一衬,更显破败。云昭准备敲门时,门忽然“咣”一声被人从里面拉开,张小灿的妈手里拎着不知什么东西,气味刺鼻,臭得很:
      
      “你知道你拖累我们娘俩就好,苍天啦,怎么我这么命苦,摊上你这么个要死不死的。你说你,就忍那么一会儿能死吗?非拉……”
      
      人边骂边往外走,一下看见云昭尴尬地立在门口,忙刹嘴。但嫌弃不耐烦的脸色一时收不回去,只是略缓缓:
      
      “来了啊,”说着转头喊张小灿,“小灿,别管他了,同学来找你。”
      
      话虽如此说,下楼时嘴里却抱怨:“有事没事老往人家里跑什么跑?没点眼力劲儿。”
      
      云昭脸腾下红了。
      
      张小灿已经走了出来,两手水淋淋的,她当然听见了没好气喊了句“妈!”,随后,对云昭难为情笑笑,“昭昭,叫你笑话,你别生气我妈这会儿火大呢,我爸他……”自己也没好意思说父亲又拉床上了,一个屋子,臭气熏天。
      
      “没事儿,我知道阿姨她压力大心里烦,”云昭并没在意,而是长话短说,把决定去浮世汇辞职和付冬阳的事一起说了。
      
      每一次,到点张小灿都会来浮世汇等她,云昭非常感激。
      
      “以后,你就不用去浮世汇等我啦!”她忽然活泼起来,笑嘻嘻去勾张小灿的脖子。
      
      张小灿呆呆地张了张嘴:
      
      “昭昭,你怎么突然就答应了啊?”
      
      “我觉得付冬阳挺好的,我想处处看,”云昭心里却莫名多谈排斥这个事儿,她岔开话,“对了,我今晚去浮世汇办离职手续。”
      
      关于陆时城和她的那些事,她谁也不肯告诉。
      
      “不去浮世汇,要交违约金吧?还有,钱怎么办?”张小灿试探地望着她。
      
      云昭扯扯嘴角,事实上,她也没想好怎么办,课业很重,她只能暑假打点儿零工。但无论在哪里,显然都不会有浮世汇的待遇。
      
      唯有去央求对方多给些期限,云昭脑补一场,怎么能让人家相信自己肯定不会赖账只是现阶段难能拿出这么些钱。
      
      晚饭后,和祖父打了招呼,她一人坐地铁赶去浮世汇。
      
      见到李经理时,有一身形妖娆的姑娘正趴台面上大声说话:“我不信你们没有,我要做那种可以卖身的,除了卖身,我什么都不卖。”
      
      惊世骇俗。
      
      周围稀落过去的工作人员纷纷侧目。
      
      李经理笑:“这个,不好意思,我们是正规场所……”
      
      “屁,你们这种明面说是什么高档海归俱乐部,其实,也就是男盗女娼,背后那点事儿吃瓜群众心知肚明。”
      
      这声音熟悉,语气也熟悉,云昭皱了皱眉,努力回想。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周三不更,停一天,周四更。不知道大家是习惯早八看,还是晚八看。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