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爱纪

作者:蔡某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08

      本来,在这种场合,陆时城通常都是很注意的,从来没有出格举动。这次,把卢笑笑惊了一下,她非常谨慎,即使在座的都是靠谱的生意伙伴,但有其他姑娘。
      
      她怕有人多事偷录视频,传出去,中盛的股票就得跟着动荡一番。
      
      好在陆时城没有下一步动作,只又回来,若无其事去端红酒,想要继续喝。
      
      “陆时城,你……”卢笑笑坐在他身边,欲言又止,她把目光投向了让他在公共场合失态的人。
      
      那边,云昭在众目睽睽之下,已经异常难堪,尤其是那些人都用一种似是而非的目光滚着她,像看一件待价而沽的商品。
      
      确实如此。
      
      露水情缘,一些漂亮的姑娘自幼就知道性别红利怎么吃。这样的场所,有些事,是心照不宣的。在他们看来,既然到浮世汇来要说天真纯情,是不存在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买不到的,区别在于价格。
      
      到处都是目光,云昭一阵难受忍住眼泪,她默默站起来,垂着脑袋快速跑离了现场。
      
      似乎有点儿气性,也不知是拿乔还是真的。旁边的人不着痕迹和陆时城玩笑两句,他嘴角带笑,不置可否,耽误了两分钟,他还是起身跟出去。
      
      云昭没走远,躲进卫生间稀里哗啦地洗脸,她哭了。
      
      第一回,陆时城在车里侵犯她。第二回,就在大庭广众之下,为吻付钱。是她自己要来这种地方的,云昭很想祖父,她肩头一耸一耸的。许久,从包里摸出面巾纸,对着镜子,她小心擦着脸,眨眨眼,用双手扇了半天。
      
      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比较清爽,不能有哭的痕迹。
      
      来浮世汇,她和祖父撒了谎,说晚上找到一份兼职,帮设计院打杂工正好锻炼了专业能力。她从小是乖孩子,从不撒谎,老人自然深信不疑。
      
      而张小灿,总是差不多时间来等她。
      
      从洗手间出来,她低着头,撞上一个宽阔结实的胸膛。云昭条件反射地往后退两步,“对不……”话没说完,她一紧,陆时城在静静地看着她。
      
      “不要钱了吗?”陆时城手撑起来,将云昭笼罩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逗她一句。
      
      他借着酒劲儿,想跟她调情。
      
      从这个角度看过去,小姑娘长睫毛翕动不止,她素颜了,整张脸干干净净五官更突出。她真漂亮,瑟瑟的,陆时城觉得自己身体有秘而不宣的变化,吻她已经远远不够了。
      
      但他悠游,不那么着急。
      
      “我不要了。”云昭心里很害怕,知道没用,她颤颤地抬起脸,咬紧牙关,她觉得腮帮子都在打飘。
      
      陆时城把她当成什么小玩意似的戏弄着。
      
      云昭忽然搞清楚了自己为什么难受,她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换句话说,她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世界上有人会喜欢以轻薄女孩子为乐?
      
      她睁着那双小鹿般湿漉漉的眼睛,直视陆时城。
      
      陆时城顿住,他也没回避,很久很久,他在她欲从他手臂下弯腰逃跑时,拽住了她,低声喊:
      
      “云昭。”
      
      这一声,带无言伤痛。
      
      云昭不安地想要挣开,他把人拉回来,温言说:“抱歉,我今天喝多了……”
      
      “您经常这样吧?”她不知哪儿来的勇气。
      
      “什么?”
      
      “一掷千金,在女人身上。”云昭努力去想一起的那些女孩子,她在生人面前比较内向,从不乱插话。偶尔,会听到类似的聊天,女孩子们有时聊的尺度非常大,云昭似懂非懂,从她们暧昧的笑中大概能明白些什么。
      
      陆时城皱眉,他揉了两下,还是笑:“是不是我钱给少了?”
      
      云昭长睫毛乱忽闪着,她一点都不知道眼前男人的游刃有余,对于他来说,太寻常不过。
      
      “说真的,我对您很失望。”云昭心跳着对他说,她眉宇间,真的带着失望的神情。
      
      陆时城神经被刺一下,因为她的认真。他嘴角的笑意没有散干净,对她的冒犯,说不出是什么情绪:
      
      “失望什么?”
      
      “在博物馆,我以为,”云昭脑子回想着他讲阿富汗的神情和语调,兀自摇摇头,她又低下眼帘,“我觉得您很好,后来我们聊苏博也很好,大概每个人都有很多不同的一面,只是我不知道一个人可以反差这么大。”
      
      陆时城一时不知道该说她什么,来这里的姑娘,无一不是心思玲珑,擅长察言观色,进退迎合,每一步都是有技巧的。
      
      她明明很害怕,却不设防地说出真实想法,这么孩子气。
      
      “我也对自己很失望。”他半真半假地说,靠近两步,垂眸凝视她,年轻女孩子身上清爽干净的味道,很受用。他一只手伸到她后颈揉起长发:
      
      “其实,我也还有些话一直没跟你说,你非常美,人如其名。”
      
      他嗓音低醇,像幻术,陆时城发现自己又很想亲吻她,想含住她柔软质感绝佳的红唇。
      
      云昭双手握成拳,重重抵在他胸膛阻止进一步的动作。
      
      她积攒力气,猛得推开陆时城。
      
      “云昭,”陆时城反应比她快,没让她跑成,他问,“今晚你陪我?”眼神变得灼热,一动不动撩拨着她,按他惯有的节奏感。
      
      云昭惊恐地摇摇头:“我不卖身!我不!”她腿发软,陆时城像一团暗火强势地侵蚀着她。她心里拍打着惊涛骇浪,最终挣脱跑开。
      
      浮世汇几米外,张小灿早早在那等着了。
      
      云昭跑得很快,长发在夜风里飞舞,她都没有看到张小灿。感觉有人伸出手臂拦下自己,她才停下。
      
      “昭昭,你怎么了?”张小灿下意识朝后张望,果然,灯火辉煌的门口,陆时城颀长的身影站成一处沉默。
      
      “我不会再来了,”云昭边说,边急着往前走,她胸口起伏得厉害。没多远,付冬阳竟然突然出现。
      
      三人都看到了彼此。
      
      付冬阳向她走过来,不用问,云昭也知道他一定奇怪自己为什么又出现在浮世汇附近。
      
      “云昭,你遇到什么问题了吗?如果你愿意,可以告诉我,我们一起想办法。”付冬阳平和地说,云昭脑子里一片混乱,茫然无序,她忽然哭了,“我能跟你谈谈吗?”
      
      这当然再好不过了,付冬阳略感意外,当然,他心里很高兴。一起回的学校,路灯黄昏,期末考陆续结束,这个点依旧有教职工拖家带口散步。偶尔,有那么一两只野猫乱窜。
      
      走很久,两人没说话,付冬阳非常有耐心,在等她。
      
      “在中盛实习还适应吗?你每天都做什么?”云昭轻声启口,这才发现他穿白衬衫西裤,大热天的,挤地铁回来。
      
      年轻的男孩子,一般都穷,中盛是他们做梦最好的平台:
      
      优越的环境,丰厚的薪酬,快速让人成长起来的紧张节奏。
      
      可是,古话说:莫欺少年穷。
      
      “我啊,IPO尽职调查、底稿整理、申报文件这些都要做,”付冬阳很认真地在回答她的问题,路灯下,两人的身影浓浓淡淡,云昭默默听着,最后说,“很累吧?”
      
      “是,我想留在中盛,你知道,”付冬阳坦荡笑了笑,“中盛这种顶级券商公司很看重人脉,我父母是普通工人,所以,我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靠自己的本事,让他们认可我。”
      
      A大并不是中盛校招的顶级目标院校,只能排到第二梯队。因此,招聘团队来学校里,也就是做一个简短的宣讲。
      
      付冬阳靠优异的专业成绩、流利到可以媲美母语的英语、各种证,以及各种实习经历,才挤进中盛,他想要的就是通过实习拿到Return Offer进入中盛。
      
      “我明白,”云昭看向他,空气里热浪滚滚,水泥地上白天聚攒的暑气往上散发。在路灯下,付冬阳却有种别样的温暖,她笑笑,鼓励他,“你好好做,留在中盛我想机会还是很大的。”
      
      说着,她想起什么,犹豫问,“我听说,中盛的实习工资就很高是吗?”
      
      牵涉到钱的问题,怪不好意思的。
      
      在A大,流传着关于中盛的各种段子。云昭也对中盛的高薪有所耳闻,此刻,心里满满都是遗憾,计算着如果自己在中盛几年可以还清这笔债务。
      
      “云昭,”付冬阳停下了步子,打断她思绪,“如果可以留在中盛,相信我,房子很快会有,车子也是。我家里虽然不是富裕人家,但父母都有工作,多少能帮衬一点,我……”
      
      他说着笑了笑,“我其实是想说,让你放心。”
      
      云昭刚开始没明白,很快的,领会了对方意思。付冬阳说的都是再现实不过的问题,她没想那么远,尴尬抿抿嘴:
      
      “我没别的意思,就是随便问问。”
      
      付冬阳已经在给她勾画未来,未来似乎可期。
      
      两人一时间都找不到话继续下去,气氛沉闷,只有地上被路灯拉长的影子。云昭把头发辫成两道,脖子那黏糊糊的,她看看时间,不早了。
      
      之前一股冲动之下,想要和他说的话,慢慢消失。
      
      她说不出口。
      
      反倒是付冬阳,终于主动问她:“云昭,你说你想和我谈谈,只是问我实习的事情吗?”
      
      云昭迟疑了下,对方的目光始终停在她脸上,她有些紧张:“你之前和我说的那些,还算数吗?”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