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爱纪

作者:蔡某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07

      阳光酷烈,陆时城在冰窖一样的车里,放了点音乐。
      
      他没急着走,给那位民警打了个电话,问清楚陆晓的情况,最后安排司机去把人带回为她购置的精品公寓,在A大附近。他慢慢放下手机,说不出的忧郁总会在他独处时,显露出全部的面目来。
      
      但他又十分冷漠。
      
      于是,这些年交错出的是一种混乱而醒目的气质--心狠手辣兼具难言的忧伤感。
      
      这个世界上心狠手辣的男人忧伤个什么劲儿呢?
      
      在车里坐半天,他收到两条微信,一条来自中盛董事长周濂女士,一条来自高中挚友卢笑笑的。
      
      都是祝他生日快乐。
      
      陆时城出生在盛夏。
      
      原来,今天是他三十四岁生日。
      
      他给人在香港的周女士回了一行字:谢谢您,祝在香港愉快。
      
      然后,给中盛证券法务部以及身兼公关部负责人的卢笑笑打了个电话,约她在浮世汇碰面。而这个时候,卢笑笑等他电话很久了。
      
      晚上饭局,一直减肥没成功嫁人也没有成功的卢笑笑提前到的,推杯换盏之间,卢笑笑留心老同学兼上司的神色,一晃眼,仿佛看到的还是高中时代的陆时城。
      
      但他分明又变了,面目全非。
      
      陆时城没让她喝酒,偏头交待:“结束后,你送我回去。”
      
      他对卢笑笑有着不能言说的百分百信任,卢笑笑微胖,戴着眼镜,从高中时代便是如此。人如其名,白白圆圆的脸上永远带着人畜无害的笑容。
      
      她看起来如此普通,却掌控着各部门大大小小所有协议文本,在风险控制上格外突出,是陆时城最信任的部下,整个集团,有目共睹。 陆时城和董事长不一样,他是典型的学院派作风,尊崇制度和效率。周濂和陆时城过世的父亲陆君同,则是更深谙人情世故的本土实战派企业家。对于卢笑笑,这种老同学的裙带关系,更像是董事长一手提拔,但事实却是,卢笑笑是陆时城少有的一张人情牌。
      
      卢笑笑很快用自身实力证明,她不负“任人唯亲”,胖姑娘是笑面虎,怎么保证中盛利益最大化不受损是她人生唯一信条。
      
      卢笑笑似乎从来没有自我,她从高中时代,就只为陆时城一人服务。直到如今,她做出的所有成就,是为中盛。
      
      而中盛,有陆时城。
      
      两人友情纯之又纯。
      
      中盛陆时城最好的朋友是个矮胖女人,一度是私下八卦焦点。
      
      他喝得微醺,手自然而然搭在卢笑笑身后的椅背上,微动作又暴露两人私下关系足够亲密。
      
      吃完饭,一行人点了两个舞蹈学院的学生跳舞,陆时城一个人出来,问李经理:“雪莉呢?”
      
      今晚,云昭没有出现。
      
      陆时城的目光在一排女孩子身上始终没能聚焦。
      
      “她请假了,临时有事。”李经理忙解释说,陆时城来浮世汇从未明确非表示非某人不可,他眼光太毒,对女人简直挑剔到吹毛求疵的地步:要有脸蛋身材,要有脑子,要懂事,要有才华,缺一不可。
      
      比相亲结婚都苛刻。
      
      而云昭是被放水“招聘”进来的,从一开始,陆时城就安排人在运作。李经理自然不会去问,只拿钱办事,并不知道陆时城在这件事里扮演了什么角色。
      
      临时有事。
      
      陆时城眼睛倏地一沉,他整张脸都走势不明。
      
      李经理小心观察他神色:“陆……”
      
      话没说完,身后有轻快的脚步声急促传来,长廊尽头那出现了熟悉的身影。陆时城那颗微觉失落的心重新跃起,他今天真的喝太多,情绪不怎么受大脑控制。
      
      灯光璀璨,在失焦和聚焦轮回交替里,他到底是看见了云昭跑到眼前来,眉眼生动,气喘吁吁的:
      
      “对不起,我……我又来了,我想知道客人都走了吗?”
      
      她总是瞎,不能第一时间像他看到她那样看到他。
      
      陆时城沉默地等她说完,目光一定:云昭卷发很长,浓密充满光泽,这才是所谓的一头海藻似的长发。她没换衣服,穿普普通通的红色波点连衣裙,却有法式少女感。在和陆时城碰上目光时,讷讷打了个招呼:
      
      “陆先生。”
      
      不太情愿的口吻,她心里对他拉起了一道长长的警戒线。可是,因为不愿意太得罪他,面子上,还是要过得去。
      
      像一朵正准备热热闹闹盛开的小玫瑰,一下蔫了。
      
      “你遇到麻烦了?”陆时城问的很突兀,没了分寸感,用一种厌恶又几乎是厌世的眼神看向她。云昭闻到一股酒精味儿,显然,是来自于他。她想,也许陆时城喝醉了。面对一个喝醉酒的男人,最好就是远离他。
      
      她礼貌笑笑,并没接话。
      
      可李经理早没了人影儿,云昭四下看看,再看看陆时城,不知道当下是该推门进去,还是要怎么样:
      
      “陆先生,我先进去?”
      
      陆时城一直盯着她看,眼睛被酒精顶得微红,他一顿,直接说:“跟我来。”
      
      “我……”云昭迟疑着怎么拒绝,陆时城有点讥讽地扬了扬眉头,“花费你的时间,我会付钱,你来这里不是为钱?”
      
      他这个人……真是说变脸就变脸。云昭记得在浮世汇第一次见到他进来,优雅得体,话也不多,微微一笑时眼睛像藏着秘密。在博物馆……云昭制止自己想下去,陆时城太多面他在各种假面具下可以游刃有余切换,让人眼花缭乱。
      
      她对他,本来其实是好感的,尽管博物馆那一段他毫不留情面否定她。
      
      “您如果……”云昭心里有点发抖,“像在车里我不会跟您走的。”她努力口齿清楚解释,“我是要挣钱,我说的是可以给您弹钢琴。”
      
      陆时城忍不住莞尔。
      
      她说的特别天真。
      
      便这么微微眯眼打量她,扫视几眼,他点点头:“你会什么?”
      
      云昭心脏扑通乱跳,她又变得腼腆了,仿佛这是难得机会:“上次,您点了肖邦的曲子,我也可以弹肖邦。”
      
      可惜陆时城没太大反应,推开门,自己先进去了。
      
      不过,没有继续为难她。
      
      云昭来得匆忙,在地铁上简单化了个妆。进来后,陆时城倒真点了她,他懒洋洋陷在沙发里,众人都看出今晚他确实喝多了,很少见。
      
      等云昭过去弹时,陆时城转过头和一众男男女女周旋起来,饭局上谈生意,此刻,只谈风月。
      
      卢笑笑站起身,给他倒了杯茶。陆时城有点任性地推开了,他没醉,他是个很少会拿酒精去冷敷伤口的人。卢笑笑再低声跟他说了句什么,陆时城接过来,一杯饮尽。
      
      饮尽空虚,又饮尽满盛。
      
      但今晚似乎破例,陆时城示意卢笑笑去雪茄柜给他拿雪茄,可下一秒,他又去翻卢笑笑的包,找出铁塔猫红酒爆珠,也不计较,点上了。
      
      烟雾缭绕中,陆时城的微笑时隐时现,他侧耳聆听着,眉头皱起来。云昭弹的非常糟糕,聒着他耳膜,简直让人烦躁。因为陆时城有意点了首李斯特,李斯特以炫技出名,曲子很难。
      
      这是他的主观感受,其实,也没那么糟,其他人只当是个背景音乐,在各自的舒适圈里自如谈笑。
      
      又过片刻,陆时城叼着烟起身,步履微晃,走向云昭身边。她嗅到那股清凉烟草味时,刚要转头站起,陆时城一只手搭在了她肩头,低哑说:
      
      “看来你需要多加练习。”
      
      他把烟掐灭,示意她给他挪些地方。
      
      身后,安静了一瞬,大家都把目光投向两人。
      
      卢笑笑也看在眼里,嘴角一弯,继续活跃气氛把一行人注意力吸引过去。
      
      “陆先生,我说过了,我基本不会弹李斯特。”云昭已经煎熬太久,她没有抱怨,而是非常认真地重申一遍。
      
      陆时城深深看她一眼,低声说:“你弹,我帮你看看。”
      
      小时候,学舞蹈腰力量不够,每每练习跪姿双手抓脚踝小云昭总是一头的汗,眼泪哗哗。她知道自己没有其他小朋友那么顺利,吃了许多苦头,最终坚持下来。云昭一点都不怕吃苦,此刻,深吸口气,她跟着陆时城的指点,重新找技巧。
      
      他手指碰到她小臂的皮肤帮她调整姿势,两人对视一眼,气氛微妙,都没有说话,可云昭稍稍僵硬地垂下了目光。
      
      这人天生蛊惑,在耳畔轻声细语教导,云昭渐渐松弛。甚至,她被他一句“我要你多加练习,但你没必要把舒曼当学习榜样”瞬间逗乐。
      
      她知道他在说什么。
      
      于是,噗嗤笑出来,两人目光又碰上。她毫无戒备对着他笑,云昭是个很容易忘记对方哪里不好的姑娘。
      
      陆时城脸上并没有笑容,他非常疏离,云昭的笑便慢慢凝固意识到气氛并非自己想的那么轻松愉快。
      
      自己像个智障。
      
      等陆时城丢开她,站起走人,云昭仰头看向他:“陆先生,谢谢您,”下一句,不知怎么的就一冲动而出,“今晚小费您还会不会……”说着脸发烧,自己怎么好意思要钱。
      
      那一抹红晕立刻沁透她白亮的脸。
      
      陆时城转头看她,居高临下,忽然倾身托起她下巴,吻住花瓣一般的红唇。突如其来的又一次亲吻,云昭紧张地伸出手,按在了琴键上。她需要一个支撑。
      
      一室内,骤然发出长长一串音,所有人都吓一跳。
      
      像最温柔的暴动,陆时城把他口中的酒精味道、烟草味道一切属于他的都强势地渡到她口中。然后,松开浑身发抖的姑娘,轻笑:
      
      “我会为这个吻付钱。”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