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爱纪

作者:蔡某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5

      云昭是在第五天等到陆时城的。
      
      这期间,她去了一趟先锋美术馆,带着雨伞和相机。可惜,她没能再偶遇他。
      
      她很固执,每次去浮世汇也都带着这两样东西。大晴天里,手拿一把黑色长柄伞显得格外滑稽。
      
      这一回,陆时城是半途过来的。
      
      而且,先去的饭局,一行人谈论的依旧是万圣。中盛这次动作后,万圣的股价迅速拉升,瑞信等顶级投行手里也皆入手了几百万股,可第一买入席位依旧是中盛证券。
      
      陆时城话不多,不饮酒,喝茶,慢慢悠悠。话题后来转到先锋美术馆上,谈到别具一格的后花园,充满禅韵。花园几乎就是景区,极其重视原材料。且足够私密,很适合商务会谈。
      
      “时城,我看你这是抢浮世汇的生意。”有人调侃他,陆时城但笑不语,浮世汇过分奢华的气氛他确实不是很喜欢。至于是否分流浮世汇的生意,他没过多想法。
      
      这时,手机响起,陆时城起身走到窗前去接,再回来,一行人讨论的已经是中盛骑马场里的纯血马了。琐琐碎碎,聊够了才下去玩牌。
      
      李经理喊来清一色的模特,很快,姑娘们环绕过去。云昭就是这个时候看到的陆时城,但陆时城没点她,选的依旧是为他弹奏肖邦的女孩子。
      
      女孩子轻车熟路,依偎在陆时城身边,他笑:“输了算我的,赢的归你。”
      
      云昭比姑娘们矮小半头,她呆子一样站在这几回只和她聊天的中年人背后,像被罚站。
      
      “能看懂吗?”这人转头看云昭笑,□□是这些人的最爱。云昭笑笑,点了点头,她已经知道规则。
      
      惯例是,同桌人每次都心照不宣地想要联合做掉陆时城。他不是在座里最年轻的,也不是最老的,但公认的是,中盛的陆时城绝对是最聪明最懂技巧的。
      
      最让人可气的是,他运气也不错。
      
      打牌的风格多少会透露一个人的性格,而一场牌局,对于搞金融的男人们来说,相当于一次创投。
      
      陆时城喜欢这种不确定的状态,并在不确定中做出正确选择。
      
      他天□□冒险,不怕all in,哪怕手里攥了一把小牌,也不妨碍他若无其事不停加码。
      
      女孩子们是助兴用的,安静,有眼色,该递酒时递酒。云昭脑子放空,显然,只有她神游物外整个人在这里格格不入。
      
      整个过程中,陆时城一眼都没有看她,偶尔,会和身旁的女孩子私语两句。
      
      他喜欢聪明人,音乐学院的这姑娘,脑子好用,会算牌,反应快相当聪明。有时,陆时城也会带她一起下注。
      
      旁边的那位,对于他来说,有点迂了,云昭永远一副看起来很好欺负的样子,他不用看她,也知道她什么表情。
      
      牌局亦是生意场,人情场,有时会别有用心组织一场,你来我往,彼此熟悉,有机缘也许慢慢做成交易融资。
      
      顶级的投资人,□□通常玩的也不赖。
      
      陆时城玩牌极有风度,无论输赢,都不过微微一笑带过。今晚,他赢的钱真的都给了身边的姑娘。
      
      不过,女孩子只拿了一半,笑:“谢啦,陆总,不过做人不能太贪心。”张罗着要请其他姑娘去吃夜宵。
      
      陆时城欣赏她的懂事,以及不做作,他享受跟能让他舒服的女人相处。
      
      人散后,陆时城仿佛也把云昭给忘记了,云昭迟疑许久,等他和这个那个寒暄完,慢慢上前,喊他:
      
      “陆先生。”
      
      他似乎很冷淡,不知为什么云昭总觉得陆时城变得忽然疏离。她想问候的话,转了几圈,又咽了回去。
      
      “您的伞和相机我都带来了。”云昭把东西递给他,陆时城看看,只接过相机,“伞你留着用,我车里有随车配备的。”
      
      说着,他朝停车的地方走去,云昭一路跟上,解释说:“我自己也有伞,还是还给您。”
      
      “我不是说了吗?你那伞,”陆时城一手撑在车门上头,转过脸,“轻易就刮翻了,质量太差,扔了吧。”
      
      云昭看他像是嘲讽的表情,心里不舒服,坚定说:“太差也是我自己花钱买的。”
      
      说完,又有点小郁闷,觉得不对劲:我为什么要买太差的雨伞呀?
      
      原来,看着再没脾气的姑娘,也是会亮一亮小爪子的。
      
      陆时城眉头微挑:“怎么,这就伤自尊了?刚才在里面陪客人,怎么不觉得伤自尊呢?”
      
      云昭被噎住,她没反驳,是没办法反驳。
      
      “别生气,下次玩德扑,我带你。”陆时城笑了,她生气时总先有个懵然的表情,仿佛在思考,为什么对方要这样说话?
      
      继而闷闷的。
      
      让人情不自禁想逗她。
      
      “带你赢钱,嗯?”
      
      云昭默不作声,把伞轻轻放在他车前头,转身要走。
      
      “上车,我送你回学校。”陆时城直接拉开车门,不容置喙,把人拽回来塞进车里。
      
      随即“砰”一声锁死车门。
      
      陆时城弯腰坐进来,手一指:“安全带。”
      
      他今天才又自己开车,肩膀还是有点感觉,不过基本没什么问题了。
      
      “放心,我不会对你做什么。”陆时城启动车子,“刚才只是跟你开个玩笑,没其他意思。”
      
      云昭觉得很不妥,又是密闭的空间。
      
      远远没有大白天的先锋美术馆来的安全。
      
      “谢谢您的好意,我自己坐地铁回去。”她去拉车门,当然徒劳。陆时城叫她的名字,“云昭,我们聊聊天,我说过,和你相处我很快乐。”
      
      云昭睫毛微颤,她慢慢转过身有些闪躲地看看他。
      
      “我听人说,您结婚了……”她轻声说,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说这句话。
      
      是在提醒他,还是警醒自己?
      
      车里一阵静默。
      
      “我没有妻子,我的妻子,”陆时城目视前方,面无表情,手底忽然用力握了握方向盘,“很多年前就过世了。”
      
      云昭惊住,好半天,她垂下眼眸小声说:“对不起,我不知道,不是故意提到您的伤心事。”
      
      两人沉默许久许久,没有人说话。
      
      太安静了,安静到让人觉得压抑,云昭内心纠结,终于问:“您肩膀的伤好些了吗?我还没跟您说谢谢。”
      
      “现在你可以说了。”陆时城目视前方道路,一顿,轻描淡写地回应她。
      
      云昭闻言一愣,随后,郑重说了声“谢谢”。
      
      “没好透,”陆时城开始笑了,“你是不是应该有些表示?”
      
      可是,我没钱呀……云昭第一反应是这个,异常窘迫,嘴里支支吾吾的,“是,应该的,我,我给您买点水果行吗?或者,什么补品?”她脑子一转,想起祖父上次从老家带来的土鸡蛋,压低了声音,“我家里有土鸡蛋,纯天然的,绿色食品,要吗?”
      
      陆时城失笑,他打着方向盘左转,觉得云昭怎么鬼鬼祟祟像跑你身边卖片儿搞推销的呢?他这是,被卖片儿的盯上了?
      
      云昭不好意思搓搓手:“我知道,那东西上不了台面,您看不上。”
      
      “不会。”陆时城说,“没有,你也说了,纯天然挺好的。”
      
      “那我下次给您带着。”云昭心里又燃起希望,陆时城肯要了,这样,她就可以还他人情。
      
      “带哪儿?浮世汇?”
      
      “您看带哪儿好?”
      
      好无聊的对话,两人在这讨论土鸡蛋。
      
      云昭一直想笑,她忍着,气氛变得轻松起来。陆时城开始放音乐:“喜欢听什么?”
      
      “我都行。”云昭坐姿依然很端正,车里太冷,她小心扯了扯裙子,双脚冰凉。
      
      车厢里响起《beat the devil's tattoo》,节奏美妙,云昭很喜欢,下意识冲他展颜:“好听。”
      
      陆时城觉得她傻乎乎的,怎么说呢,云昭是个很有灵气的姑娘,他清楚,但也许是家庭把她保护太好。象牙塔之外,她有时难免显得又傻又稚气。
      
      剩下的路途,两人不再有交流。可能是察觉到她冷,车窗被摇下来,热风立刻呼啸灌入,云昭向外看去城市霓虹倒映在她脸上,灯火辉煌,它们无法抹去黑暗,却可以拓宽光明的边界。
      
      到A大时,时间不算晚,夏夜人们活动时间本来比较长。学校门口人流量不小,遛狗的,撸串的,年轻的情侣洒落一地欢声笑语。
      
      “你如果真想谢我,来先锋,我后天有时间,你把东西送美术馆。”陆时城捏着车钥匙,看看四周,“你住什么地方?”
      
      “职工楼,我爷爷在A大干了一辈子的后勤,现在退休了,我们一直住学校。”云昭说完,后悔自己说这么多干什么,他并没有问。
      
      “方便吗,带我随意走走?”陆时城很熟悉校园,他带陆晓来过。
      
      云昭“嗯……嗯”两声,不知怎么拒绝,顿了顿,舒口气冲他笑笑:“好吧。”
      
      她完全没有注意到不远处有一双眼睛在默默审视着两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v,谢谢新老读者的一路支持。v后无特殊情况,都会尽量日更,有事会在文案请假。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