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爱纪

作者:蔡某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2

      “您认识他?”云昭忽然想到那把伞,态度尊敬,男人笑意更浓,“小姑娘,你能不能别和我说话跟面对老师似的?”
      
      云昭不好意思笑笑,心想,您看着像叔叔呀,“我这儿有他把雨伞,您看,能不能交给您,您见到他替我还给他?”
      
      本来,她拜托李经理,李经理却没有答应,让她自己还。
      
      很快,她得到了和李经理一样的回答,云昭丧气,怎么大家都不太好说话。
      
      人散后,云昭同样收到一笔不菲的小费。哦,原来不止他那么大方。云昭跟着几个女孩子一起回去换衣服,大家心气皆高,在学校也是拔尖人物,又美,完全可以恃靓行凶。而且,心照不宣地把云昭排斥在外,从陆时城吻她的那天起。
      
      不过,又从心底嘲笑她不过如此,也许被陆总上过发现滋味平平而已就此丢手。否则,怎么不见任何后续?
      
      女孩子们心理稍稍平衡。
      
      几人都非常默契地不跟她说话。
      
      云昭隐隐察觉到气氛不对,她被孤立了,尽管平时大家也都各怀打算,但表面的东西总是过得去的。现在,没人搭理她。
      
      从浮世汇出来时,音乐学院那姑娘一身红色长裙点烟看她几眼,喊了声:“喂!”
      
      云昭转身,认出她是最初弹肖邦的女孩子。
      
      “怎么样?”她夹着烟,非常妩媚,尤其在夜色里,明艳动人。
      
      在云昭没来之前,陆时城和她有过交集,她的第一次给了陆时城,平日价值观似乎十分奔放的女孩子,其实骨子里传统。但遇到陆时城,她心甘情愿把自己奉献出去,臣服对方。
      
      所以,自然也从陆时城那里得到了很多好处。她聪明,有眼力劲儿,不会拿贞操当筹码来怎么样,陆时城肯定她这一点。
      
      跟这种女孩子省事。
      
      云昭对于这种没头没脑的问话,很难领悟,友好笑笑:“什么?”
      
      “我是说,陆总的床上功夫怎么样?”女孩似真似假,眼睛深处有讥讽,和难言的嫉妒。
      
      云昭红了脸,慌慌张张的:“我,我不知道的,不了解。”像是被老师突然质问一个从来没有涉足的领域,只有如实回答。
      
      女孩噗嗤乐了,眼角斜飞:“你真的假的啊,都是女人,装纯给谁看?”
      
      云昭不吭声了,似乎明白了大家不理她的原因,她们一定瞧不起自己。
      
      “我没有。”她倔倔的、小声地抗议了一句。
      
      女孩子默了片刻,上下盯着她打量:“你跟他时,是virgin吧?我没别的意思,只想告诉你,吊陆时城这种男人,virgin也没用。不要指望他上你一次就会对你负责,更不要奢望他会为你离婚,你配不上他。当然,我也配不上,我有自知之明。对于他这种身价的人来说,离婚是场战争,你觉得你有没有资格让男人为你发动一场战争?”
      
      云昭静静听着,这些话,某种程度来说,格外新奇。因为离她生活是如此遥远,光年的距离。
      
      脑子忽然一个激灵,她心口跳了跳,“他结婚了吗?”
      
      显然,云昭不知情,女孩子意识到自己多嘴,目前,她还不想得罪陆时城,所以很快圆场:“我不清楚,我只是打个比方,拿离婚打比方。当然,换种说法,不要指望他娶你和你结婚,你不能给这样的男人带来任何好处。”
      
      说完,匆匆掐灭烟,“给你提个醒,我看你木拉吧唧的,浑身上下充满virgin的气质。”
      
      话里又有嘲笑,不知是笑云昭,还是笑自己。
      
      因为白天下了大暴雨,气温降下来,晚风凉爽,十分惬意,云昭心绪复杂地带着那把伞回到家中。
      
      也许是无聊,她再一次撑开伞,真有趣,咯吱咯吱的,特别紧绷。这把伞,仔细看线条格外流畅,布料摸起来格外舒服,云昭来了兴致她慢慢研究起这把伞。
      
      等到发现那三个缩写字母,陆时城这个名字一下跃进脑海中。
      
      这是他的私人定制雨伞。
      
      云昭微愣,又默默把伞合上放到了旁边。
      
      先锋美术馆今日闭馆。
      
      因暴雨天气,损坏了部分树木,为避免意外发生暂时谢绝游客入馆。但开馆几天以来,好评如潮,和很多人一样云昭她们没注意美术馆网站主页的通知,到跟前了,被工作人员婉拒。
      
      有人试图通融,最终一脸失望离开,云昭看到许多带单反特地赶来的年轻人。
      
      “我们,也走吧,”云昭恋恋不舍看最后一眼,“改天再来。”
      
      张小灿拉住她,挺神秘,“等等,我打个电话。”
      
      几分钟后,云昭见她跑向门口工作人员那里,不知嘀咕了什么,又让对方接听手机。
      
      那人听到电话里的声音,只在不断点头说“好”。
      
      很快,两人顺利地进去了。
      
      云昭惊奇道:“为什么我们可以进来?张小灿,你是不是认识馆长?”
      
      张小灿更加神秘:“不告诉你。”
      
      先锋美术馆开馆当天,陆时城没有出席剪彩仪式,他选择低调,仅让卢笑笑代表中盛前来。
      
      这里,位于A市国际艺术区,美术馆占地近万平米,自施工起,注定成为国际艺术区地标性建筑。最初,此处只是一片庞大的废墟--被弃置的旧工厂。
      
      陆时城请来他偏爱的设计师,在利用原有旧物基础上,建造先锋。
      
      刚进去,云昭两人收到工作人员送的明信片,上面印着十大展示空间,美感十足。
      
      云昭不急着进大厅,而是想先看外面的景观设计。
      
      “我们分头逛,昭昭,有事手机联系。”张小灿提议说,这也是两人的习惯,大家各找各的角度,去拍空间和光影。
      
      今天气温不高,这一周天气预报说都会很凉爽。
      
      云昭心潮澎湃,整了整帽子,她喜欢这里,可以肯定的是第一眼她就爱上了先锋美术馆--这里工业化气息非常微弱。
      
      类似苏州园林式的月洞门,由方形砖组成圆。方与圆,圆与方,奇妙的浑然一体,云昭很快徜徉于方与圆中呈现的层次感中。
      
      外墙是完整砖块构造的条形竖向窗,她站了很久,在调构图时,突然有长长的身影透过来。
      
      “这么巧。”陆时城低笑,他一手插兜,闲闲地走到她跟前。云昭愣愣地看着他,脑子转不过弯,为什么?无论在哪里总能遇见陆时城?
      
      今天闭馆,他怎么会也在这里?
      
      看透她所想,陆时城略微笑说:“我陪我母亲来随便看看,你呢?”
      
      他穿立领白衬衫,看起来,干净又英俊,整个人是放松闲适的状态。云昭一想到自己是走后门进来的,有点腼腆:“我和同学来看展。”
      
      “怎么不进去?”陆时城看了看她手中的相机,伸手指一下,“在拍照?”
      
      云昭点点头。
      
      “我过去那边。”只有她和陆时城两个人,这让云昭不自在,静默片刻,低头要走人。
      
      仓促中,她也没有辨方向,陆时城含笑提醒她:“那儿不通。”
      
      云昭尴尬地折过身,这里太大,她第一次来才是“随便看看”。
      
      “这里每一处,在有阳光的每一天里不同时段光影造成的效果都不同,在拍之前,我想你要先理解这里的空间才行,云小姐?”陆时城不紧不慢展开话题,他擅于此道,云昭无话可驳,握着相机承认,“我第一次来,这里并不熟悉,只是碰碰运气看能不能拍出些好照片。”
      
      “都拍了哪些地方?”陆时城很自然地拿过她的相机,笑,“介意我看一看吗?”
      
      云昭没办法拒绝他。
      
      当他唇角勾笑时。
      
      陆时城认真摆弄着她的相机,回看照片,他很专注,一上手就知道她的相机非常便宜,取景器对焦差。
      
      “有些拍得很有灵气,这棵树,”他示意她靠近自己,“你没把握好角度,光影效果完全没出来。”
      
      云昭羞涩笑笑,摸了摸帽子边,她没做好事情总是这副表情。陆时城瞥她一眼,顿片刻,她抿发安静如在陌生人面前有点儿拘谨的模样,让他的心重重一跳。
      
      “等我几分钟,站在这儿别动。”他嘱咐她,把相机塞还给她,“我很快回来。”
      
      云昭嘴唇动了动,话没出口,陆时城已经疾步离开。
      
      附近有台阶,方砖半圆形,云昭敛下裙子坐下来,这才发现这里同样光线呈对称照进来,把空间切割了。
      
      她低下头,一张张看自己的作品,也不知道陆时城说的有灵气,是哪几张。他不是商人吗?云昭存疑,但这棵树,她确实没拍好自己也不满意,也许,是因为刚才时间不对?光线没有达到预期效果?
      
      时间过得很快,她再抬首时,陆时城拿着相机和一瓶纯净水过来了。
      
      “口渴吗?”他问她,已经把水递向她。云昭眼里闪过警惕,立刻摇头。陆时城总是轻而易举能窥破她内心所想,嘴角微微一扯,没说什么,只是拧开自己灌了几口。
      
      看来没下药,云昭想,转而思忖自己是不是太小人之心了。
      
      “走,去找那棵树,你重新拍。”陆时城并未放在心上,他把她带走,云昭发觉他对这里似乎非常熟悉,轻声问:
      
      “您是不是来过这里?”
      
      陆时城淡淡“嗯”,“这家美术馆属于一位热爱收藏的女士,我恰巧认识,所以这里熟悉一些。”
      
      云昭忍不住羡慕他,她没有认识的收藏家。
      
      就是这样的羡慕目光,陆时城也懂,她的灵气、腼腆、紧张不安、警惕自我保护,他都可以统统一眼看穿。
      
      再找到那棵树,陆时城建议她站在底部拍不要到上面去,他站在她身后,依旧是一手插兜,另一只手往上指:
      
      “你仔细体会体会,这个角度,树和建筑整体给你什么感觉?”
      
      云昭仰起脸,有日光落下来,透过树木的绿枝在地上摔成碎影。
      
      “这棵树想要突破囚笼,努力往上生长,上面就是天空。那个围着的铁栅栏是故意设置的对吧?”
      
      她往后退两步,踩到陆时城,他伸手在她腰背上轻轻一扶:“你小心。”
      
      近乎耳语,他的低音能准确得引起对方心里共振,如此蛊惑,让人不自觉沉醉到这样的姿态里。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