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爱纪

作者:蔡某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1

      岑子墨回来很晚,她打开门,酒精的味道随之蔓延进房里。不知在和谁讲电话,娇声笑语,嗲得不行,踉踉跄跄丢掉高跟鞋,整个人往沙发一躺,岑子墨发出声舒服的长叹。
      
      不用想,她的男人此刻一定在楼上要么睡了,要么在书房看书。陆时城就是这么喜欢装,怎么办呢?她就是喜欢这个男人--
      
      知道他虚伪、薄情、不是个东西,拥着最聪明的头脑、显赫的家世……那么多那么多令人晕眩的漂亮羽毛,犹如两翼,却不是用来向高处飞翔,而是用来向深渊坠落。
      
      陆时城的身体是一座沉沦的城市。
      
      岑子墨偷偷翻过他的书,切,都是装X的,她不屑。所以,他的世界她永远找不对门路,进不去,偏还要撞得头破血流。
      
      佣人过来问她需不需要帮忙,她挥手斥退,而是顶着嫣红的两颊娇滴滴说:“你去喊陆先生。”
      
      佣人尽管露出为难的表情,还是上楼去了。
      
      几分钟后,陆时城下来,站在楼梯上,看他这位有种不可理喻的贫乏的妻子,身体则在熟透的风情里燥动着,他笑笑。两人做五年夫妻,只有一件,是唯一能达成共识的点。
      
      女人过了三十岁,某些东西变得强烈。
      
      陆时城无疑能满足她。
      
      两人没有任何交流,岑子墨也很直接,陆时城没有异议,一点不介意在这件事上变着花样。
      
      也只有这样的时刻,岑子墨觉得,也许,陆时城多少是有点喜爱自己的。看,他喉结同样会滚动不止,身体因为生理刺激而变得像是有情。
      
      一切风平浪静后,岑子墨在他起身要走事问:“那个,以妈的名义建的美术馆,听说要正式对外开放了?”
      
      其实,她知道到时婆婆周濂未必到场,但陆时城有极大可能会去。
      
      很久没陪他逛美术馆了。
      
      陆时城不认为她对美术馆有兴趣,淡淡应付两句,什么也没主动提。岑子墨几次绕到嘴边的话,被他态度堵回去。
      
      她最受不了他的敷衍和冷淡。
      
      所以,话终于出口那刻却变成:“陆总,是不是已经想好带哪个学艺术的小情人过去了?”
      
      陆时城看她一眼,说:“不早了,晚安。”
      
      她越来越爱挑衅了,陆时城在上楼时蹙眉:两人在外面一向扮演恩爱夫妻,这样,对中盛和金达上品是双赢的事情,没必要跟钱过意不去。
      
      陆时城依旧选择冷处理。
      
      他也不愿意和女人计较太多。
      
      相反,他对某人,特别大度。
      
      陆时城很快知道陆晓跑来浮世汇的荒唐事,他发觉,这个小姑娘越来越让人头疼。
      
      他直接开车来的公寓。
      
      敲门进来后,被一个柔软的身子给紧紧抱住了。陆晓只穿了个吊带,下面丁字裤,女孩子纤细不够饱满的身材别有诱惑。陆时城几乎是愤怒地推开她:
      
      “你想干什么?”
      
      “想你……我。”陆晓毫不畏惧地看着他,一股野蛮劲儿,她故意把那个字用嘴型无声吐出。
      
      陆时城对她失望透顶。
      
      他错开眼,命令式地说:“你穿好衣服再和我谈。”
      
      “你为什么不敢看我,陆时城?”陆晓固执地去拽他,“因为我长大了?你不就是等我长大得手的吗?怎么,现在又怂了?你看看我,”她边说边使出小女孩的手段,拉住他手,试图勾引他,“你拥有我的Droit du seigneur,你真的不要试一试?”
      
      陆时城心口发闷,他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转过身来,掐住陆晓胳膊把她重重摔到沙发上:
      
      “我供你读书,是为了让你有更好的人生,我先警告你,不要一而再再而三来挑衅我的底线。我对你,本来什么责任都没有,不要把别人的好意当成耍横的资本。”
      
      陆晓满意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因她动怒,她快乐极了。
      
      但她知道怎么拿捏陆时城的死穴,她就是有资本,于是,陆晓堆积出一颗颗泪珠,什么都不说,只是这样躺着静静看他。
      
      “她抱过我,可是我没有记忆,陆时城,你也抱抱我好不好?你弄疼我了。”陆晓知道,自己天生就是会演戏的小贱人,果然,陆时城慢慢松开她,却没有任何动作。
      
      他试图把女孩子拉回正轨。
      
      太糟糕了,他不清楚陆晓什么时候对他动了这样的心思?在他眼里,她只是小妹妹一样的存在,是他疏忽,也许对她太好,失去了分寸,才让小姑娘对他有了其他情愫。
      
      “我会给你改错的机会。”陆时城不想浪费时间绕圈子,“以前,是觉得你年纪小,你马上成年了……”
      
      小姑娘忽然一跳跃起,吻住了他。
      
      陆时城面无表情推开她,冷漠说:“你如果真这么想男人,可以当坐台小姐,一晚上可以爱接多少客接多少。不过,浮世汇你可以死心了,想去卖,你不够格。”
      
      陆晓震惊地看向他,她自尊心一下被挑破,她所有的自负建立在陆时城宠爱的基础之上。无他,一切都是海市蜃楼。
      
      陆时城摔门而出,不跟她废话,两人闹得不欢而散,留陆晓一个人在房间里摔砸东西,她脾气坏透了。
      
      看看,这就是对别人好的结果,一点不是他想要的。等坐进车里,回想那几句话,陆时城一颗心慢慢往下沉,他很自责,不是对陆晓有愧疚。
      
      车子一路开到机场,接到了周濂。
      
      母子寒暄,问候的不过还是生意上的要事。中盛的一家子公司在港上市,周濂亲自站台,许多事情她依旧是喜欢亲力亲为的性子。
      
      从机场回来,狂风起来,想要下暴雨的前奏。
      
      “今年生日妈妈没有陪你过,真的抱歉。”周濂拍了拍他手背,陆时城一笑,他习惯性双腿交叠,一手放在膝头。
      
      “是不是又瘦了?”周濂打量他,摸向他棱角分明的脸庞。
      
      “没有,我很好。”陆时城回应她,车窗忽然被冰雹打得作响,他朝外看看,开始下雨了。
      
      这样的天气……陆时城目光骤然一深,他看到了谁?
      
      风把她的伞刮翻了,云昭狼狈地想掰回来,冰雹下来,打在身上生疼。真可笑,也不知道她从哪里忽然冒出来的,陆时城眼里多了几分玩味。
      
      这个点,不好打车。
      
      陆时城让司机停车,他跟周濂说句“等我片刻”,从车上下来。风确实大,远处,巨大一声轰隆,有广告牌刮翻了。
      
      把云昭吓得一恍,伞脱手而去,蹦跳着朝前翻滚而去。她在等付冬阳,两人约好在附近碰面,但天说变就变。
      
      云昭被吹得长发凌乱,在看到付冬阳终于现身并帮她去追伞时,她笑着停下,双手举着包来遮挡雨水。
      
      身边忽然多了个人,云昭愣下,抬首四目相对,她以为看错人。
      
      “我想,你那把伞可能经不起风雨折腾。”陆时城目光一调,看着不远处追伞的年轻男孩子,微笑说。
      
      说完,把伞塞进云昭手里,蓦地发沉,SAB经典马六甲藤作伞柄的丝绸伞。金银色圆环把手上,有陆时城的名字缩写,云昭觉得头顶着整片黑压压的天空。
      
      容不得她拒绝,陆时城已经走进雨幕中,他淋湿了。
      
      “昭昭?”付冬阳跑回她身边,云昭呆呆地看着那个远去的人,她思绪混乱,心跳也混乱,手里握着沉沉的雨伞,一时没听见付冬阳的声音。
      
      “昭昭?那是谁?你认识他吗?”付冬阳再次喊她。
      
      云昭收回目光,勉强露出笑容:“见过几次,不算认识,他可能看我淋雨。”
      
      付冬阳心里有诸多疑问,却没再问什么,他看看伞:做工精美,乍观低调,LSC三个字母映入眼帘。
      
      两人吃饭时,云昭心不在焉,雨伞静静挂在一边,仿佛是陆时城那双黑色眼睛,沉默又张扬。
      
      “有件事,我一直想和你说,”云昭心里乱乱的,她垂着眼,“我现在在浮世汇打工,不过,很快就会离开。”
      
      浮世汇。
      
      付冬阳当然知道那是什么地方,是宿舍男生内心深处的潜在幻想。他恍惚发愣,终于听云昭自己说出来,旁敲侧击问过张小灿。但那姑娘嘴太严,一个字都不说。
      
      他心里不舒服。
      
      于是,放下筷子,柔和说,“那种地方,其实并不适合女孩子呆,你离开也好。”
      
      “嗯,我明白。”云昭感激对方没有追根究底,她抬脸笑笑,变得活跃些,问付冬阳在中盛的事情。
      
      两人分别时,付冬阳抱了抱她,云昭是僵硬的,他感觉到了。
      
      “昭昭。”付冬阳提醒她拿上那把黑伞,云昭脸上闪过一丝不自在,她支吾说,“不要了吧,我自己有伞。”
      
      “还给他,”付冬阳面上很平静,但语气斩钉截铁,“我们不欠别人东西。”
      
      云昭有些羞愧,她接过来了。
      
      回到A大,她冲了个澡往床上一躺,两眼直勾勾盯着天花板。发了会儿呆,张小灿打来电话很兴奋:
      
      “昭昭,你不是一直惦记先锋美术馆吗?它试运营了!明天是免费参观日,一起吗?”
      
      云昭翻个身,长长的头发几乎近腰,谁见了,都羡慕她这个发量和光泽度。
      
      她立刻变得心情雀跃。
      
      晚上去浮世汇,云昭特意带上了那把雨伞,却没见到陆时城。浮华声色里,云昭是抽离的。奇怪的是,除了陆时城,倒再没别人灌她酒,她被一个看起来极其温和的中年男人叫到身边坐,男人随意问她几句闲话,无非老生常谈。
      
      “你在找人?”男人笑问,云昭觉得他面熟,不太能确定是否经常和陆时城在这聚会的朋友,想点头,又摇头。
      
      “时城今晚不会来了。”他说。
      
      “什么?”云昭没反应过来。
      
      “小姑娘,你东张西望,难道不是在找陆时城?”男人笑她。
      
      从对方的笑眼里,云昭会意,第一次知道他的全名:陆时城。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