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爱纪

作者:蔡某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0

      李经理心里一阵烦躁,她被喊出来应付这胡搅蛮缠的姑娘。眼下,是可以叫人把她“请”出去了。
      
      是陆晓。
      
      云昭终于想起来了,她看过去两眼,下意识躲开。等对方闹完再过去,不想,李经理瞄到她,正好有了口实,“不好意思,恕我们这里不能满足你的要求,麻烦请走人。”
      
      说着,头一偏,冲云昭打了个漂亮的响指:“雪莉,这边来!”
      
      陆晓回头时也看到了云昭,停片刻,眯起眼打量,突然笑了:“哦,原来A大的都喜欢到这里卖,”她似有所思点点头,“咱们真是有缘分。”
      
      如此出言不逊,云昭一点都不想惹麻烦上身,她避开了,李经理头一歪,示意她到里面说话。
      
      但又让云昭等了一会儿,去打个电话。
      
      几分钟后,李经理一耸肩:“神经病赶出去了,”她说着走出来,一撩刘海,“怎么,雪莉,你今天连妆都没化?不过底子真好,不化妆也够美了。”
      
      一边说,一边点着柜台上的表格浏览。
      
      “谢谢您夸奖,我,”云昭心口咚咚跳,“是来辞职的,我不打算在浮世汇了。”
      
      “什么?”李经理眉毛一拧,变了脸。
      
      “我……”
      
      “你这么临时一说,我们去哪儿抓人?雪莉,你好歹是名牌大学生,连最基本的契约精神都不懂?日后你到工作单位,也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作风?”李经理开始奚落人,振振有辞,云昭脸皮薄细想对方的话觉得很有道理,等她话说完,斟酌开口:
      
      “那我晚几天,等您招到人我走这样成吗?”
      
      李经理看看她,长吁口气:“好吧,我看你挺漂亮一姑娘跟呆头鹅似的,确实也不适合这里。这样吧,违约金不要了,你给我几天时间。”
      
      这些话入耳,云昭眼波微微一荡,是惊喜,她忍不住对李经理露出笑容,细白的牙齿可爱极了:
      
      “谢谢您,您真好!”
      
      这么天真,李经理假睫毛眨了几下,没说话,心情稍稍变得复杂。她摆摆手:“去化个妆,今晚来都来了。”
      
      “陆先生在吗?”云昭多嘴问。
      
      “怎么,你要点人不成?”李经理笑她,云昭立刻摇头。
      
      “过去吧,这里没人会强迫你做什么。”
      
      云昭一时不语,她慢吞吞背着包往外走,迎面不知是谁急急冲进来撞得她险些跌倒,下意识去扶了一把什么。
      
      花瓶滚落,摔出清脆声响,碎了。
      
      云昭被顶得头晕,下一刻,李经理已经走到身边,关心的并不是她,而是花瓶。
      
      浮世汇的装修昂贵,到处充满金钱的味道。
      
      李经理对自己说了什么,云昭发晕,一个字没听清楚她坐在地上好半天才缓缓站起来。
      
      很快,有件事她必须清楚,她无论出于有意还是无意也好:花瓶碎了,很贵,要赔偿。
      
      “多少钱?”云昭嘴巴发苦,她没回过神。
      
      李经理一如既往利索:“整个浮世汇,装修花了八位数。这个花瓶,是从一位收藏家手里买的,五位数,我们有底单可查。”
      
      她叹口气,“雪莉,这个事我没办法帮你。身份证呢?押一下。”
      
      云昭彻底愣在原地。
      
      然后,今晚李经理竟然没带她过去。理由简单,她状态不好会得罪客人。
      
      云昭再也绷不住了,她化好了妆,大颗的泪水就那么噙在眼眶里。
      
      失魂落魄走出浮世汇,茫然看看四下,云昭坐到台阶上,把脸埋进膝盖里无声哭了。
      
      她无助极了,被钱逼得不知所措。
      
      不知几时,有人似乎坐在了她身边,是陆时城的气息。云昭慢慢抬起脸,发丝黏在脸颊,果然是他。
      
      真奇怪,她能一下辨认出他身上的味道。
      
      他只是偏头看看她,随后,把手帕递给她,略微一笑:“怎么,有什么事让你不痛快了?”
      
      声线清冷中带着温柔,很奇特。
      
      “还是,上次在这里的事依然令你耿耿于怀?”陆时城看她眼睛里满是疲惫、失意、委屈,心跳渐起,她的眼睛让人想久久凝视。
      
      这不就是他恰恰想要的局面吗?陆时城没什么表情,长腿一伸,从兜里摸出烟,点上了。
      
      云昭没有说话,也没有躲他,躲他有什么用呢?她又弄一屁股债。
      
      到底怎么了,云昭想不明白她是怎么走到今天这一步的。
      
      她呆呆地抱住膝盖,把脸贴上面,像被追逐疲累的小兽干脆懒得抵抗,无处可逃。她什么花招都不会耍,对人性之恶,没有任何测量。
      
      因为是别开脸,陆时城看不到她的样子,他吸几口烟,就沉默地看看她,一头海藻似的长卷发非常动人,身影纤秀。
      
      这样就不错,只是两人安静地坐在一起。陆时城似乎也无话可说,神情很淡,默默抽烟。
      
      两人看起来各怀心事,其实,陆时城什么都没想,他很放松。
      
      大概因为猎物就在身边,猎人是毫无压力的。
      
      热风一过,云昭发间的馨香飘散而出,她头发长,顺着风甚至轻轻拂过陆时城恰巧转过的脸庞上。
      
      他闭了闭眼睛,再定神,伸出夹烟的那只手,似有若无碰了碰她的头发,云昭并不知情。
      
      烟上的火星不小心烧到发捎,陆时城反应很快,他丢掉烟,手掌直接覆盖上去:
      
      “对不起。”
      
      像去救什么珍宝。
      
      云昭反应慢半拍转过身来,陆时城松开了手,笑笑:“抱歉,刚才烟头不小心烧到你头发。”
      
      没起火,只是焦了一点点而已。这么美丽的头发,若是被毁,真是罪过。
      
      云昭心里难受,她没什么精力去跟他对话,嘴唇动都没动。身心俱疲,她背好包,打算坐地铁回去,今天浪费太多时间。她又有点后悔,钱没挣到,辞职没辞成,又多了笔债务。
      
      一堆作业还没完成,云昭第一次觉得自己过的很失败。
      
      别害怕,昭昭,咬咬牙会挺过去的。她掐了下自己,暗暗说。
      
      “那天,我生日喝多了。”陆时城在身后说,他莞尔,因为看到云昭裙子皱得可笑,像张生气的脸。瞧她这身行头,要不是靠脸蛋身材撑着,不知道有多劣质土气。
      
      好在年轻又漂亮的姑娘穿什么都好看。
      
      云昭没有出声,身处城市灯红酒绿之中她强打起精神。手机响了,付冬阳来电,告诉她自己今天会忙到很晚,语气里满是歉意。
      
      “没关系,你忙,”云昭理理思绪,面对付冬阳,两人到底是不是这样就算恋爱了,她稀里糊涂的,想着自己还应该说点什么好,“嗯,你回来时注意安全,注意身体。”
      
      彼此都语气清淡,竟像多年的老夫老妻。
      
      那头,付冬阳以为她害羞放不开,不想太逼她,他希望云昭能慢慢熟悉并且爱上和他相处的状态。
      
      云昭挂上电话后,一低头,把手机放进包里时,才发觉有拉长的身影投过来。原来,在她边走边打电话时,陆时城像鬼魅一样不急不慢跟住她。
      
      “你跟着我做什么?”她没撑住,回头努力让自己语气听起来凶一些。
      
      陆时城却没看她,目光一偏。忽然把她往前轻轻推了下,说:“绿灯。”
      
      是绿灯亮了,云昭慌忙走了过去。
      
      然而,陆时城没有跟过来,站在原地,昏黄的路灯在他身上落下满满的柔光,他看着云昭过了马路。
      
      等到对面,云昭下意识回头去找他,人潮涌动,并没有陆时城的身影。直到目光停在对面,看到陆时城,他一个人遗世独立般站在那儿,沉湎夜色,云昭心里忽然就升腾上来不明不白微妙的情绪。
      
      两人之间隔着川流的车辆。
      
      云昭快速扭过头,疾步朝地铁入口走去,她心跳很快,大眼睛像在征询世界。直觉告诉她,陆时城在对面和她同步调,那团黑影,始终没有消失。
      
      她小心微微侧一点脸庞,用余光去感受。
      
      陆时城确实一直边走边看她,两人是平行线。云昭飞速逃离,回到A大。
      
      家里,祖父把冷下来的解暑绿豆汤准备好了。云昭进门换鞋,调试好心情,脆脆地喊:“爷爷,我回来啦!”
      
      “昭昭回来了?”祖父笑呵呵让她去洗手,一进屋,空调凉丝丝的,云昭也笑:“外面太蒸人,我都要熟了。”
      
      不,外面世界无时无刻不在烹煮贫穷。
      
      “今天累不累?”老人把碗递给她。
      
      “不累,跟赶图那会儿没法比。”云昭脸热热的,话里真假掺半,事情是没影儿的事情,但熬夜赶图、做模型以及评图时被老师骂到双眼饱含滚烫泪水的神仙日子,确实无与伦比。
      
      云昭,我觉得你适合去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大西北父老乡亲们会喜欢你的,相信老师,你还能画得再丑点吗?!
      
      云昭,你知道吗老师今天本来就很暴躁看了你的图我怕接下来就要暴力犯罪了,你厉害,可以送你的老师去坐牢!
      
      ……
      
      最开始,每次评图,云昭被系里毒舌老师批得体无完肤,每一次都在崩溃的边缘游走。想到这里,她忍不住自己先乐了:“哎,爷爷,大一大二时李教授每次都把我骂得想回老家放羊算了。”
      
      “昭昭,你别说,院里的老师们又合计买老家的山羊自个儿吃,”老人明亮狡黠的眼睛一闪,“前天我们说这事儿时,提到了你。”
      
      云昭疑惑地看看祖父。
      
      老人笑了:“昭昭,我说了你可别嫌烦,院里有老师想给你介绍男朋友,问我的意思。我说了,只要昭昭愿意男孩子人品好,我什么话都没有。”
      
      院里老师都是老熟人,知道云昭不会离开A市,毕业后方向确定,要么读研,要么在本市找工作,跑不了。从小看着长大的姑娘知根知底,难免有动心思的。
      
      云昭等祖父说完,摸摸他手,撒娇说:“爷爷,您现在别急着□□这个心,我如果遇到很喜欢很喜欢的人,嗯,”她思考片刻,“也许,我就厚着脸皮去追啦!再说,我现在课业那么重,迟些谈恋爱也不晚的。”
      
      委婉地表达了自己的想法,又怕爷爷难做,她很快补充:“要不,我去见见也成。”
      
      老人听出云昭的意思,不愿勉强她,琐琐碎碎就把话给遮掩过去了。
      
      “爷爷,您说,”云昭咬了咬嘴唇,胸膛缓缓起伏,“如果一个人,品行并不能算好,但却又能吸引别人,为什么呢?”
      
      她问完,耳根发烫,只有自己知道,她想到的是陆时城。
      
      “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古人早告诉我们了,孩子。这种人呢,外头好的很,可里头,早烂透了。”
      
      云昭心惊,她把绿豆汤慢慢喝完,提醒祖父记得吃胃药,回到自己小卧室继续做模型去了。
      
      夜深,云昭还在用功,手机震动,付冬阳早在一个小时前跟自己道晚安。她抓起手机,看一眼:
      
      睡了吗?
      
      还是那个陌生号,云昭想了想,回复一句:
      
      您可能发错了
      
      对方没有再发信息,云昭揉揉太阳穴,困成狗。她喝了点咖啡,拉开窗帘,看所剩不多的灯火,点缀夜色。
      
      每当想知道夜色到底有多深重了,云昭会留意四周灯火,越少,夜就越深越重。
      
      这样的夜色里,同样有人未曾入眠。
      
      陆时城喜欢黄昏和夜晚,这样的时刻,让人洗去白日里的寡情和冷血,只想倾诉衷肠。
      
      可惜他没有对象。
      
      他眼睛永远和夜色契合,那么黑,像墨石,在深邃的轮廓里凝视着这个无用的世界,又让一切暗涌的词汇碎裂在胸臆间,没有出口机会。掌中的手机握了那么一会儿,陆时城盯着它,又轻轻放下。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