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爱纪

作者:蔡某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01

      云昭第一次“见到”陆时城,陆时城是第二次特地遇见她。那天,天空很旷很苍白很宁静,城市照例在孵育荒芜之卵。
      
      她们的小电驴是直接撞上前面那辆豪车的。
      
      也许,是因为张小灿这个话唠在后座一直问东问西让她忍不住偏头--张小灿晃了她的腰身。
      
      再一秒,两人都从车上掀了下来。
      
      云昭磕的满嘴血。
      
      她头晕眼花爬起来,去找张小灿,两姑娘吓坏了。
      
      车里,前一刻陆时城只对司机淡淡说句:“可以了”,司机会意,对他的做法深表不解,却一言不发。
      
      他有双极黑极黑的眼睛,T区不可侵犯,沉默优雅地坐在车里,双腿交叠。透过后视镜,看向两个似乎摔瘸脚一脸茫然的年轻姑娘。
      
      陆时城刚结束一场专访,上《新风度》财富杂志封面。
      
      世界里一片冰雪肌肤,云昭白得晃眼。
      
      “昭昭,你……”张小灿呆呆看着云昭,快哭了,云昭歪着嘴巴冲她很疼地笑了笑:“没事儿,咱俩没什么大事儿就好。”
      
      司机打开车门下来,走向两人,开始一本正经交涉。
      
      云昭膝盖也擦破了皮,此刻,略腼腆地偏头朝前瞧了瞧,主动对走来的男人解释:
      
      “对不起,我们不是故意撞上您车的,我已经刹车了……”
      
      张小灿抖了下,扯扯她胳膊,急声喊:“昭昭!”
      
      这是辆劳斯莱斯。
      
      男人看着很傻很天真的小姑娘,只在想:长得的确够漂亮。天生雪肤,樱桃色红唇,圆润,妆都不用化的,云昭面相有种奇怪的矛盾和谐:又纯又欲。
      
      但司机没有把目光在她身上停留太久,而是说:“嗯,已经报警,等交警来处理。”
      
      云昭心里扑通跳了几下,她嘴疼。在云昭有限的人生经验里,只有犯罪分子,才需要面对警察。
      
      云昭长了一双真正的小鹿眼睛,黑白分明,灵气里有点青涩,又湿润润的,对着司机眨呀眨时,司机选择避开她。她有点局促地跟张小灿像两个小傻子一样等着了。
      
      风一过,把她蓬蓬的又长又乱一头卷发粘到嘴角上,云昭轻轻拨开,嘴巴还是疼。她听张小灿带哭腔说:“昭昭,怎么办,我们剐蹭的是超级豪车,要倾家荡产的。”
      
      云昭愣了愣。
      
      两人是普通人家的孩子,云昭跟祖父相依为命,但祖父是A大的后勤职工,已经退休。云昭一路从A大附小读到A大,开销并不算大。张小灿父母双全,却更紧巴些,她有一位常年卧床的父亲,失去劳动力,靠母亲一人挣钱养家。
      
      这一回,是张小灿顺路带在店里做兼职的云昭往学校赶,半路上,张小灿说手抽筋,换云昭骑。
      
      然后,就出了事。
      
      天气晴朗,世界如昔,并不是出事的氛围。
      
      云昭攥了攥裙子,她同样害怕了。
      
      剐蹭豪车,新闻里确实是说要赔很多钱的。云昭隐约记起,有人吓得当场昏厥送到医院抢救。
      
      在交警过来给出责任认定后,云昭顿时觉得,自己也可能会晕厥需要抢救一下。
      
      车子具体修理金额,需要送到指定的4S店总部进行专业评估。但司机给出了个保守数字:四十到五十万之间浮动。而且,司机表现出一点也不可能通融的难说话样子。
      
      云昭脑子里炸出一块白光区。
      
      张小灿已经哭了,她是个特爱哭的人。抽抽噎噎看着云昭,一直在说“对不起”最重要的是,小电驴是她从二手市场买来的。
      
      云昭一头的汗,看看对方生人勿进的脸。她想把张小灿拉起来,极力忍着:
      
      “别怕,车子虽然是你的,但骑出事的是我。”
      
      她赔不起,卖了都赔不起。
      
      陆时城把一切尽收眼底,他扣上西装扣子,戴好墨镜,视觉和整个世界都隔了一层。他走到云昭面前,看她几秒。
      
      然后,低头靠近,递来灰色暗格手帕。一只手,修长白皙,骨节分明。
      
      陆时城像是在打量她,又像是没有:她是难得尤物,只是穿着打扮太朴素,往好听说,大概勉强算文艺小清新,土得干净。
      
      他离她太近了,近到让他失望。
      
      眉眼清纯,嘴唇性感,浑身上下天然的好皮肤。看人时,像勾引,又像小孩子。在一路走来时,陆时城早用目光将她深究一遍。
      
      也足够高挑。
      
      胸型挺立,纤腰一束。
      
      陆时城用五秒看清楚她全部。
      
      他还是好像在哪儿见过她--
      
      眼睛如此动人,一低头,完全是懵痴少女的情态。
      
      云昭抬眼和他对视了一刹,什么都没看清楚,迅速扭过脸。
      
      她只是看见了那只手,摇摇脑袋:“谢谢,我怕给您弄脏。”
      
      心理随即被那几十万冲垮。
      
      她鼓起勇气,说:
      
      “会赔您维修费的,但希望您能给我多点时间。”
      
      撞坏人家东西赔钱,天经地义。
      
      年轻的姑娘脸皮薄,压根想不起耍赖这种事,他很满意。
      
      一个眼神过来,司机替陆时城回应:“可以,考虑到你们是年轻人,但希望不要太久。”
      
      但语气里一点考虑的意思都没有。
      
      陆时城的良心冷淡,这一天,对于他来说,并不是乏善可陈的一天。
      
      也并非是别致的相遇,勉强合理。
      
      他下意识看了看她的膝盖,没说话。
      
      很快,陆时城另一辆平时开的宾利驶进视线里,他离开现场,留一串尾气给两个没见过什么世面够纯够蠢的女孩子。
      
      这无异于晴天霹雳。
      
      云昭有点失魂落魄地抬头看看头顶的天空,凉凉绿绿的,像池子里长满青苔。
      
      回到学校,云昭对眼睛通红的张小灿说:“你别哭了,钱我赔。”
      
      两人都很贫瘠,在物质上。
      
      她这么一说,张小灿哭得更凶:“是我的错,害你走神,昭昭,我们一人一半我也不会赖账的……”
      
      这得多少钱啊!
      
      云昭包里手机响起来,她掏出来看看,摁掉了。张小灿揉着眼睛问她:“是付冬阳吗?”
      
      追云昭很久的金融专业学长。
      
      她一直没有答应。付冬阳没什么不好,恰好相反,他很好。白净俊秀,专业优秀,在学校嘉年华上对云昭一见钟情。当时,云昭跟着化工学部的好朋友捯饬实验,她是S大出了名的水蜜桃美人,吹弹可破,娇艳无匹,少女感和女人的性感浑然一体,有种滞后的澄澈。站在哪里,都会有男生对她一见钟情。
      
      付冬阳没有免俗。
      
      但云昭不开窍,她对男女之间的很多情愫没有概念。和男孩子说话时,娇俏又稚嫩,尚缺乏雌性的自觉。她更喜欢没事修剪老教职工楼前的小树苗,或者,在该种菜的季节里,云昭可以独自熟练地搭黄瓜豆角架子。
      
      云昭在祖父的园子里自由自在地度过了整个童年和少年,以及,进入成年人的世界。
      
      可最近,云昭犹豫着想答应付冬阳。
      
      她在小树林里偶然碰到有情侣在接吻,甜蜜地纠缠着,云昭像小贼一样偷看许久,她最终摸了摸自己过分饱满天生红透的嘴唇。
      
      付冬阳没什么不好。
      
      他英俊,挺拔,年轻有活力。
      
      云昭躺床上时在想付冬阳如果吻她会是什么感觉,她扭动身子,睁着无辜的一双眼眨都不眨,忽然把被子一扯蒙住了脸。
      
      现在,她一下背负巨额债务,跟做梦的一样,云昭变得沉默。和张小灿告别后,她回职工楼,夕阳落在黑金的小铁门上,红红昏昏的,祖父坐在她永远喜爱的石墩子上听昆曲。
      
      正唱到《牡丹亭惊梦》。
      
      云昭在园子外想很多,如果不能及时赔偿,也许对方会找到学校,影响毕业,影响档案,影响找工作……像多米诺骨牌。她神情伤感,有点呆滞,偷偷哭过的眼睛微红,好端端的为什么就撞上了那辆车子?
      
      嘴有点肿,得想办法撒个小谎。
      
      云昭切换成惯有模式,跑进去,撒娇缠着祖父唱一段《山坡羊》。
      
      “则索因循腼腆想幽梦谁边和春光暗流转”祖父唱到这句时,皱纹挤在一块儿笑,“昭昭,去谈恋爱啊,又不是大一那会儿了,同学们都嫌你小。”
      
      云昭读书早,考上A大时不满十七。学期过了小半,才过十七岁生日。她脸上一热,晃着老人胳膊娇娇软软的,“我是建筑狗,熬不完的夜,人长大了也变丑了没人要跟我谈恋爱……”
      
      几次到嘴的话,都咽回去。老人无比疼爱她,人又开明,云昭很想跟祖父坦白自己惹了事,最终放弃。
      
      十天后,云昭再次遇到陆时城,是在浮世汇,对面就是大使馆。只是,她并不认识他。
      
      浮世汇有严格的会员制度,海归居多,比起A市其他几大俱乐部,会员更年轻化。很多生意,只能在饭局上谈成,这是无可更改的事实。
      
      门口停了一堆小马、小豹子的,云昭依旧认不全豪车,也依旧被刚进门的雄壮铜兽唬了一下。
      
      她被专门侍者从侧门领进,进入顶层。
      
      来这里的姑娘,一水儿的长腿细腰,不需要五官完美,重在气质和辨识度,让人看着舒服,有感觉。至于感觉是什么,那就是个微妙的东西了。音乐学院、电影学院、传媒学院的学生不少,有着不俗的专业表演功底。
      
      李经理亲自把姑娘们往包房里领,云昭足够出众,乌发雪肤,红唇一点就要涨破似的,极具色彩感的冲击。
      
      她被张小灿说服到一起来应聘,再到第一次露脸,这时,还是打了退堂鼓。她甚至没多考虑,张小灿是怎么想起来浮世汇这个地方的。本市最佳商务俱乐部,云昭只是有所耳闻。
      
      但那位豪车车主已经授权保险公司进行追偿,不赔偿,对方极有可能起诉。她不愿意被人告上法院。
      
      云昭有些目眩地看了看头顶的水晶大吊灯,对面的大油画,像要把人吸进去一样,她情不自禁说:“对不起,我能不能……”
      
      “把这儿当什么了?”李经理收了步子,露出职业笑容,她身材高挑,整个人利落帅气,一眼窥破年轻姑娘的心理,“这是小姐走来走去的夜场吗?里面,全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姑娘们,大佬如果要获取性资源比你想象的容易,别太自作多情。这些人,来这里是有正事要谈,不是来这睡你们的。再说,你们都是高材生,眼皮子肯定不浅,”她扫视一圈,“我之前说的不够清楚?如果,现在还不够清楚的话,赔偿违约金走人,以上。”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