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总有人抢我崽

作者:舍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02 抢我崽?

      简陋的出租屋里,一张大床紧贴着墙边的暖气片摆放着。

      靠里面的床头上贴满了各种各样花花绿绿的贴纸——
      朵朵散着头发,趴在那里还在不停地贴着,小脚丫一翘一翘的,心情显得好极了。

      小姑娘已经把自己睡的那一片床头全都贴满了,但看看手里面那张大大的贴画纸,她觉得自己还可以再贴一个床头!

      偷偷瞄一眼蹲着身子正在床前搓衣服的妈妈,朵朵悄悄把身子往中间拱了拱——
      那是妈妈的地盘。

      但是自己只贴一张!
      就一张!
      ——应该,或许不会有问题的吧?

      小姑娘嘟着嘴,再次偷偷瞄一眼妈妈,在心里嘀咕——
      哼!谁让你把我之前贴好的全撕了的?我就贴一小点,就当是赔我好啦!

      朵朵在心里给自己找足了借口,终于对着妈妈睡觉的床头伸出了“魔爪”。

      对于小丫头在床上的动静,靳喻一清二楚——
      不过她并不打算跟小丫头计较,之前穿来的时候她觉得床头花花绿绿的太难看,直接把上面的贴纸什么的全清了。

      却没想到这举动让朵朵回来之后哭了好一阵鼻子,说她的“宝贝”不见了。

      什么宝贝不宝贝的,靳喻是不太清楚的。
      唯一清楚的是别看小丫头个头小小的,跟只小兔子一样,但那小身躯里爆发出来的能量……
      啧——
      魔音一开,五湖四海,四海八荒简直是全都要跪降。

      最后,面对敌人千军万马都面不改色的靳上将落荒而逃,顶着大雪在小区便利店给小丫头一次性买了整整一板贴画纸回来。

      小丫头这才揉着通红的兔子眼扑过来又叫又跳:“妈妈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妈妈了!”

      看看手里即使是一整板也不到十五块钱的贴画——

      靳喻:“……”
      小丫头你的“最好”是不是有点廉价?

      “你应该一张一张的给她的!这一大包她会把屋子贴满的!”
      靳云皱着脸,不赞同地警告妈妈。

      但是妹妹正在兴头上,即使他自认为男子汉,也不敢轻易在这个关头上去捋“虎须。”
      最后只得眼不见为净地拿上小衣服去隔间洗澡。

      所谓的隔间,其实是靳喻在房间靠右最里面一个角落,用一张布帘子隔开,那里就当是洗漱间了。

      两个小家伙才五岁多点。
      但是现在靳云就已经很有性别意识了,不仅吃饭穿衣不要妈妈帮忙。就连洗澡,也是尽量不要妈妈在旁边多呆。

      靳喻没带过小崽,以前也一直对这种“柔软易伤”的小东西敬谢不敏。
      但是这会儿因为责任的关系,倒是不得不分了丝注意力过去那边。

      里面细碎的水声持续响着,时不时地响起几声小家伙压抑的咳嗽声。

      想起小家伙在回来路上脸憋得通红却又强自忍着咳嗽的样子,靳喻心里一软,“要不要我来帮你?那样会快一点……”

      “咳咳……不用。”
      里面的水声陡然加快,靳云沙着嗓子道:“我马上就好,妈妈帮我准备一杯热水就行。”

      靳喻:“……?”
      小孩子都这么自立会照顾自己的么?

      好不容易等小家伙洗完,站在那里等她帮忙擦身体。

      靳喻手有些重,没带过孩子掌握不好力道。
      靳云脚下一滑,差点摔倒。

      靳喻一惊,庞大柔和的精神力应势而动,将小家伙稳稳地托住。

      靳云没意识到什么不对,只是重重地叹了口气:“唉,妈妈你不要这么毛躁!这会儿如果是朵朵肯定又要哭了……”

      哪知他话音刚落,外面就传来了妹妹的一声尖叫:
      “啊!哥哥!”

      靳喻一惊,脑子里猛地想起下午手机推送的育儿指南:#无数家长都在犯的错误!每年有上千名孩子因此毙命!#
      底下配图:孩子独自在家玩耍,爬上床,爬上窗台……然后摔下来。

      “!”
      靳喻瞬间惊出一声冷汗,单手把靳云胡乱一裹一拎就冲了出去!她的动作太快,以至于把澡盆都被打翻在地,里面的水顿时淌了一地。

      朵朵一脸懵逼,手从属于哥哥的床头才收到一半,就看妈妈一手拎着哥哥,惊魂不定地冲了出来——
      身后水漫金山……哦不,满屋。

      靳云还没来得及抱怨自己还没穿衣服就被妈妈拎出来了,就眼尖地发现属于自己的床头上已经零散地贴上了几张公主贴画。

      “朵朵!”

      靳云顿时忘了自己还没穿衣服,生气地指着妹妹:“跟你说过不许一次贴太多的!你看看你贴了多少?!”

      朵朵心虚地缩缩脑袋,小脚丫往枕头里藏了藏——

      靳云的那一小块地盘还好点,属于母女俩的床头现在已经完全看不出原本的模样,上面能贴的地方,就连侧面边沿都被密密麻麻地贴满了各种各样花花绿绿的贴纸。
      要是好看也就算了,偏偏小姑娘就喜欢大红大绿的颜色,被她看中贴上的全是这两色,贴得又乱,看得人眼睛疼。

      刚刚她尖叫就是因为自己跟妈妈这边已经贴满了,就想把“魔爪”伸向哥哥那边。
      冷不丁突然听见哥哥喊自己,顿时吓得尖叫一声,于是误会就这样产生了……

      靳云快气死了,他最爱整洁了。可是有个整天捣乱的妹妹,总是让他整洁不起来。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又冲妈妈生气:“都说了不要一次性给她那么多!”

      “啊!哥哥光溜溜羞羞!”

      朵朵突然指着哥哥大笑起来,同时还用手捂着眼睛做出羞羞脸的动作——
      靳喻刚刚本就是胡乱把小崽子包起来的,他一动,身上的毛巾就往下掉。被朵朵眼尖地发现哥哥竟然没穿衣服就出来了,小丫头开心坏了,顿时觉得自己抓住了哥哥的把柄,可以忽略刚刚没听话乱贴贴纸的错误了。

      靳云:“!”
      手忙脚乱地赶紧把毛巾往身上裹,动作太急,顿时又爆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憋得泪花都出来了。

      小丫头得意的表情太过明显,而后者又太慌乱。

      两小只的神态终于让靳喻忍不住发出一声轻笑:“哈哈……”

      靳云又羞又气,裹毛巾的动作一僵:“!”

      妈妈你也在嘲笑我吗?
      突然好想哭……

      可是是谁不给我穿衣服就把我拎出来的?
      这么一想,小家伙更想哭了!

      ——不行,我是男子汉要忍住!

      “好了,哈哈……朵朵不许笑话哥哥了……”

      耳边持续传来妹妹的大笑以及妈妈一点也不走心的制止,终于让靳小男子汉云的羞愤达到了顶点——

      “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
      两个始作俑者面面相觑,手忙脚乱地赶紧哄人。

      靳喻:“不哭不哭,是妈妈的错,妈妈没给你穿衣服就带你出来了。”
      一边说,一边赶紧给小家伙找衣服套上。

      靳云的哭声稍歇,自指缝里去看两人——

      朵朵:“哥哥别哭,羞羞!谁哭谁是小狗!”

      “汪!”地一声,小狗靳云再一次失声痛哭……

      *
      正当母子三人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一声喝骂:“开门!”

      听到这声音,原本还在又哭又闹的两小崽不约而同,齐齐收声猛地扑到靳喻怀里紧紧缩起来。

      “?”
      靳喻一愣,精神力如流水般悄悄探出去——

      门外,一个穿着军大衣,嘴里喷着白汽的男人骂骂咧咧地站在那里。一手提着酒瓶,一手“砰砰”地砸着门。

      看到来人那张明显被酒精侵蚀,一片通红的脸,靳喻脑海里自然而然地浮出对方的信息:“爸?”

      两个小崽缩得更紧了。

      靳云想了想,又觉得自己是男子汉应该保护妈妈。于是一抹泪,一脸毅然地站到前面:“妈妈别怕!我去开门!”

      因为他是男孩子,外公靳天风对他还是有几分喜欢的。因此靳云虽然也怕外公,却没像朵朵那样吓得完全消了音,小脸煞白煞白的缩在那里一动不敢动。

      小男孩的举动让靳喻心里又是一软,她一把把靳云拉回来坐好,又帮他把衣服整理整齐——
      小家伙最爱面子,衣冠不整的见人对他来说是一种巨大的折磨。但即使这样,小家伙也是第一时间想着维护妈妈妹妹,这让靳喻的动作忍不住又轻柔了几分。

      靳云一脸懵懵地任由妈妈动作,再次觉得今天的妈妈有点不一样了。

      “不怕。”
      靳喻有条不紊地把哥哥安顿好,这才抱着朵朵去开门:“有妈妈保护你们,不用怕。”

      靳喻的声音听起来冷静又稳定,抱他的手也是稳稳当当的,一点也没抖——
      一点也不像以往,一看到外公就慌乱不已的样子。

      靳云眨眨黑亮的眼睛,偏头看着妈妈的背影,原本还慌乱不已的心突然就镇定下来——
      这样的妈妈,这种感觉……嗯,非常不错……

      *
      “贱人!谁给你的胆子把娃儿带回来的?!你他妈的还不赶紧乖乖的给我把人送过去?!”

      “我怎么生了个你这样的赔钱货!上学的时候就被人搞大肚子!现在还要连累老子给你操心!要不是你周姨,老子才不愿管你!不把人送回去信不信今天老子揍死你?!”
      靳天风丝毫没管周围邻居探头探脑的窥视,骂靳喻的话就跟骂婊.子一样,仿佛后者根本不是他的女儿。

      靳天风一边骂骂咧咧,一边又往嘴里灌了一口酒。
      浓重的酒气夹杂着污言秽语扑面而来,熏得靳喻眉头直跳。要不是对方是这具身体的父亲,依她脾气早就把对方捏死了,还能由着他在这里满嘴喷粪?

      她伸手把朵朵的耳朵捂住,强大的精神力往前碾压而去,冷喝一声:“闭嘴!”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朵朵:宝贝是可爱的公主!需要很多很多的贴画才配得上公主!
    云云:……只要不贴我那边,什么都好说。
    靳喻打个寒战:啧~小丫头的嗓门……随便你高兴就好!
    国庆第一天,大家都在干嘛嘞?么么哒!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