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与你巧遇

作者:温一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宝贝,再来一首。”
      孟醒把话筒递过去,满眼期待地看着好友,她发现真真唱歌越来越好听了,刚才那首好心分手唱得真好,情绪非常到位。
      
      汪雯真带入了自己的情绪,唱完还有点down,抬手看了看手表,“宝贝,快十二点了,我们该回去了。”
      
      而且她们包间的时间也快到了。
      
      “还有几分钟呢。”孟醒蹭过去,抱着真真的手臂像跟妈妈撒娇一样,“你不在的这些日子我可想死你了。”
      
      “才一个月,有那么夸张吗?”而且她在国外也几乎每天通电话。
      
      “你没听说过吗,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宝贝,你喝了酒的样子真可爱。”汪雯真心情被治愈了,揉了揉孟醒的脑袋,“可是你这酒量也太差了吧,才两杯吧,还是啤的。”
      
      孟醒抬起头,眼神有些迷离,“我没醉。”
      
      “我知道。”
      
      是没醉,就是话多了些,爱粘人了些,不过真的好软萌,汪雯真没忍住又捏了捏她的脸蛋。
      
      “你快唱啊。”孟醒催促道。
      
      “明明你才是专业的,失恋的又是我,不是应该你唱给我听吗?”
      
      “那一起唱,咱们小仙女的歌声最好听。”
      
      “好呀。”
      
      ......
      
      从包间里出来,二人挽着手上了个洗手间。
      
      “宝贝,今天太晚了,你直接睡我那吧。”汪雯真洗手的时候,透过镜子问旁边的孟醒。
      
      “你不说我也要蹭你一半床的。”
      
      从洗手间出来,经过某包间门口,一阵吵吵闹闹的声音传出,孟醒指着里面道,“这还玩得正嗨呢。”
      
      汪雯真挽着她的手,点了点她的额头,“你还嗨吗?”
      
      孟醒点点头,“有点。”
      
      这会倒是承认自己有点醉了。
      
      忽然她‘咦’了声,指着前面一来人,“明明也来了?”
      
      汪雯真定睛一看,果然是施明明,表弟程渡的女朋友,孟醒也就见过两次,难为她这种状态下还这么快就认了出来。
      
      这么晚了,明明这个时候来玩?
      
      施明明边走边留意包间门牌号,像是在找人,一时间没留意到她们,汪雯真出声叫她,“明明。”
      
      施明明这才注意到前方有人,微暗的灯光下认出是男友的表姐,顿时也找到了主心骨,心急地快步上前,“真真姐,我收到程渡朋友的消息,说他在这边跟人打起来了。”
      
      “在哪?”
      
      “611。”
      
      孟醒虽然有点上头,但意识还算清醒,二话不说,拉着汪雯真一起找,很巧,611就是她刚才说玩得正嗨的那个包间。
      
      三人推门进去,见地上一片狼藉,第一波似乎已经打完了,双方正对峙着,听见响动齐齐朝她们看来。
      
      程渡一眼认出了女友和表姐,不同于和敌人对峙时的气势,怂怂地叫了声,“姐。”
      
      “怎么回事?”汪雯真板着脸问。
      
      谁知程渡还未说话,对方带头的男生却嗤笑了声,“程渡,你是三岁小孩吗,打个架还叫家长来。”
      
      汪雯真忽略对方的话,又问了一句,“到底怎么回事。”
      
      说起这个程渡就气愤,原本他只是和几个同学来玩,但在门口遇见了江子晨,两人算是半个亲戚又是认识的,便约着一起玩。
      
      玩了一会,江子晨说还有朋友要来,程渡是无所谓的,谁知来的人是范哲毅和他的朋友。
      
      两人在学校就有点不对盘,本来这也没什么,可玩着玩着范哲毅突然说什么‘听说你姐是江子晨他哥的女朋友’,‘可惜被甩了’,‘现在全家人都着急着想办法怎么拴住江家这个金龟婿吧?’
      
      程渡从小拿汪雯真当亲姐看,听见这话怎么能忍,尤其说这话的还是和他不对付的人,而且范哲毅也是存心挑事,再加上双方都喝了酒,一言不合便动了手。
      
      “他对你无礼,我怎么能忍!”
      
      要是换做平时,范哲毅见本尊来了,多少都会有些怵,汪家比江家是差了些许,可跟范家比绰绰有余,他也就嘴上讨点便宜,但这会喝了酒,酒壮人胆,说起话来便没那么多顾忌了。
      
      “原来你就是程渡那个被甩了的姐姐啊。”
      
      程渡重新想起他刚才对姐姐的无礼就已经很火大了,现在这家伙当面就敢这么说,愤怒顿时达到了顶点,汪雯真一个没拦住他就冲上去打了人一拳。
      
      范哲毅还击,一来二去的其余人也动起手来,第二波激战便又开始了,怎么叫都叫不停。
      
      站在一旁的孟醒和施明明下意识要上去拉架,但明显力不从心,而且那个小子这么说真真,头脑有些不受控的孟醒也火气上头,干脆不拦了,还踢着腿往前踹,被汪雯真拉了回来。
      
      “醒醒,你别跟着瞎掺和,小心伤着自己。”
      
      孟醒嘟着嘴道:“他这么说你我生气,明明是你甩了那个渣男。”
      
      “我知道。”
      
      场面十分混乱,汪雯真哄着孟醒,转头见一个穿服务生制服的人来了,赶紧让他去叫人来帮忙。
      
      然而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情况上演了,突然一只酒瓶甩在了孟醒脚边,顿时落地开花,玻璃四散,有一块瞅着机会就钻进了她开叉的阔腿裤脚里,直插她白、嫩的小腿,力度还不轻。
      
      ***
      
      某间顶级包房内。
      
      “顾衡,你这会所办得越来越好了,生意不错吧?”江子逍举着酒杯与顾衡碰了碰。
      
      顾衡谦虚道:“和你的娱乐公司比差远了。”
      
      “混口饭吃而已,最厉害的还是阿动,市值又创了新高。”江子逍转头看向一旁不说话的萧动,他拿着手机一脸正色,神色冷峻,多半又是在处理公事,简直是工作狂魔。
      
      “阿动,你这么拼命,你们公司的员工压力会很大的。”看了一眼刚才给他满上的酒,半口没少,“这酒都我们喝了,你好歹意思一下。”
      
      萧动收起手机,“我开车。”
      
      “谁没开车啊,大不了晚上就睡这了。”
      
      “我不习惯在陌生地方睡觉。”萧动抬手看了一眼时间,“时候不早了,明天还有个会,先走了。”
      
      显然两人都习惯了他这样,没再说什么,江子逍放下酒杯,“一起走。”
      
      就在这时候,会所经理急急忙敲了门进来,一脸紧张,“顾总,不好了,611包间的客人打起来了。”
      
      “打架不是很平常吗,让人去拦着,该算的损失都算上,这点小事还来找我?”
      
      一般情况经理当然不敢打扰老板,可这次不一样。
      
      “打架的是江少爷的朋友,范家的公子还有......”经理看了一眼江子逍,“程家少爷。”
      
      这些人物的事情还是得老板出马,他哪敢擅自做主。
      
      江子逍一听,堂弟和未来小舅子都在,抢在顾衡前头问,“你刚才说在哪个包间?”
      
      “611。”
      
      三人推开611的门,正好看见孟醒蹲在地上哇哇叫,明显都没想到还有女孩在,这群小子还把人给弄伤了。
      
      江子逍一眼看到汪雯真,愣了一瞬,朝稍落后的萧动说了声,“帮我看看真真的朋友。”
      
      他自己拉起了蹲在地上着急的汪雯真,上下打量着她,“有没有受伤?”
      
      汪雯真虽然正跟他冷战着,但此时也没有赌气,摇了摇头,担心地指着蹲在地上的孟醒,“醒醒被玻璃块划伤了腿。”
      
      “别担心,我让阿动帮忙送她去医院。”
      
      江子逍看向萧动,“阿动,麻烦你了。”
      
      萧动看了一眼蹲在地上的女孩,双手对着伤口想碰又不敢碰,血顺着小腿渗进了白色的鞋袜里,似乎伤的有点严重,而她已经痛得眼泪汪汪。
      
      汪雯真也想跟着去,却被江子逍拉住,“你留下。”
      
      “可是醒醒......”
      
      “有阿动在,他最靠谱了,会照顾好她的。”
      
      汪雯真犹豫着点了点头,这里确实需要一个清醒的人处理事情,她郑重对萧动道,“醒醒就拜托你了。”
      
      萧动没说话,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见地上的人也不好走路,伤口需要马上处理,略带犹豫后把人抱了起来,快步离开。
      
      孟醒从小就怕痛,打针都不敢看的,如果是平时可能还会克制着,可喝了酒就顾不了了。
      
      她纤细的手环住萧动的脖子,也不管这个人认识不认识,可怜兮兮地直喊疼,像是真的痛又像是撒娇。
      
      萧动第一次这样抱一个女人,原本就有点不自在,先前还忍着,后来被她嚷得不耐烦,低声训了句,“别吵了。”
      
      孟醒顿时愣了愣,随即却扁了嘴,更大声地哭了起来,“你凶我,你怎么可以凶我?呜呜呜...痛...。”
      
      萧动也不知道她究竟原本就是这个性子还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可靠得这么近也没闻到什么酒味,也懒得去探究,把人扔进车里,直奔最近的医院。
      
      然而处理伤口的时候,他见识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闹,心里对女人这种生物有了进一步了解,果然很麻烦。
      
      由于伤口有点严重,医生说需要缝两针,她坐在床上一直哇哇叫,还用力揪着他的手臂,把他的袖子都抓皱了,甚至大喊,“爸爸,醒醒痛。”
      
      医生是个中年阿姨,见此都笑了,“这么年轻就有这么大个闺女啊。”
      
      萧动确定,这人的确是喝醉了。
      
      他面无表情地站着,一直到医生把伤口处理完。
      
      “千万别沾水,定期换药,十天后回来拆线,注意饮食清淡,辛辣的食物暂时就不要吃了。”
      
      萧动点点头,低头看着已经在床上躺下,睡得迷迷糊糊的人,非常嫌弃地抽出自己的手,皱着眉抚了抚袖子。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孟醒:我在哪里我是谁我什么也不知道。
    ps:受伤缝针纯属情节需要,别深究,有事谨遵医嘱哦,别看文学,几天拆线什么的听医生的。
    作者君开新文啦,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