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女今天不百合

作者:粟微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月色和你

      血迹已经干涸,因此没有粘在怀信的手上。唐瑾瑶暮沉时分突然消失,回来时还带着一手血印子,换成谁都会失神片刻。
      
      怀信更是无可避免的担心,眼见唐瑾瑶安然无恙后,才拿出帕子擦了擦唐瑾瑶的手,结果血印没有消失丁点,半晌之后,唐瑾瑶轻笑出声。
      
      “别擦啦,来吃东西。”
      
      然后她将另一只手扬了起来,只见一只肥硕的兔子被拎在她的手上,双眼紧闭,皮毛上还粘着点点血迹。
      
      怀信看着这只兔子,心中安定下来,说:“你消失这么久,原来是去抓兔子了,还以为你出了什么意外,下次不要突然消失了。”
      
      说罢,怀信伸手覆在唐瑾瑶的头上,睫毛翕动,手掌的温度渐渐传入唐瑾瑶的身体,在瑟瑟秋夜中温暖至极。
      
      士兵都已休息,二人只有一只兔子,不便去营寨烤兔子,于是就只能就地生火,对于烤兔子这方面,唐瑾瑶一窍不通,于是她去打水洗手,回来的时候就看到怀信一袭白衣坐在火堆边,火上还架着兔子。
      
      肉香四溢,诱人至极。
      
      但在唐瑾瑶的眼中,却有比兔肉更值得铭记的东西。
      
      怀信白衣在黑夜中格外亮眼,熠熠火光映的他面庞多了几分温度,连那眸子中都仿佛有灼灼火苗。唐瑾瑶踩着松软的土地,缓慢的走了过去。
      
      眼前的场景是一幅极为漂亮的水墨画,不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高雅的内容,而是带着一些烟尘气,如果让唐瑾瑶来勾勒,她会将覆盖的黑夜改为白昼,再给他的身后添一座茅草屋。
      
      唐瑾瑶的心中忽然有了悸动,被人叩响心弦。
      
      坐在火堆前的怀信看了看兔肉,笑了笑:“回来的正好,可以吃了。”
      
      唐瑾瑶慢慢走过去,终于融入画里,她伸过脖子闻了闻:“看不出来,你不是应该十指不沾阳春水吗?还挺贤惠。”
      
      怀信自小山上长大,当然与从小深宫长大的唐瑾瑶有所不同,面对她刻意的玩笑话,倒是没有脸红,反而是将烤好的兔肉递了过去。
      
      怀信挑眉道:“你不尝就知道我贤惠?”
      
      唐瑾瑶却没有伸手接过兔肉,她理了理衣摆,说道:“兔子是给你吃的。”
      
      怀信动作僵住,似乎是不确定一般,又重复了一遍:“给我?”
      
      自从出宫以来,唐瑾瑶胃口都不太好,眼见她瘦了几圈,怀信又不擅武艺,这几天也在想着法子能让唐瑾瑶心情好一点,本以为她拎只兔子回来是因为自己晚上没有吃东西,没想到却是给他的。
      
      怀信拿着兔肉一时不知所措,唐瑾瑶咧嘴笑了笑,跳跃的火光中,她的容颜清晰的印在怀信的脑海之中,将心底一点点阴愁全部驱散。
      
      纵使前路荆棘,但还有你相伴。
      
      唐瑾瑶说:“我想看着你吃。”
      
      怀信将兔肉往前送了送,递到了她的嘴边,说:“我晚上吃过了,给你吃。”
      
      唐瑾瑶长睫微敛,闻着诱人的香味,她慢慢伸出了手,却握在了怀信的手上,在怀信惊愕和不知所措的情绪中,唐瑾瑶嫣然一笑,手腕一转,将兔肉又递到了怀信的面前。
      
      他清冷的面庞被暖色的火光晕出了一点温度,木枝被火舌舔舐的噼啪作响,打破夜的寂静。
      
      “啊——”唐瑾瑶张开嘴,发出声音。
      
      怀信抿唇,肉香钻入他的鼻孔,然后他下意识的张开嘴,眼中却只映出了弯若月牙的女子双眸,就连肉味也没有在味蕾上留下什么痕迹。
      
      大抵是此情此景太过温馨甜蜜。
      
      眼见他做出了吞咽的动作,唐瑾瑶在他咬过的地方又咬了一口,全然不顾怀信阻止的动作,肉味一点点充斥她的口腔,填满了寡淡的唇齿。
      
      不得不说,怀信烤肉的本事似乎还不错。
      
      “好吃吗?”
      
      唐瑾瑶看到他期盼的眸子,故拖长音:“肉质鲜美,独具特色,就是——少了点调料。”
      
      怀信倒是没有想到,她也会这般点评自己一番:“野外东西不齐全,委屈殿下的嘴巴了。”
      
      唐瑾瑶吃饱之后,往他身边凑了凑,睁大眼睛问道:“你以前在山上,也同别的女子这般过吗?”
      
      “······哪般?”
      
      怀信转过头,眸中灿若繁星,还带着一丝笑意,对上唐瑾瑶慌乱的眸子。
      
      “就是······”唐瑾瑶头往后缩了缩,咬唇思考良久,才说道,“月夜佳肴,对影谈心。”
      
      怀信眸中笑意放大,压低声音,一字一句说道:“山上有宵禁,别人花前月下谈情说爱,我作为首徒,都是去煞风景的。”
      
      唐瑾瑶噗嗤一笑:“你大半夜不睡觉去抓人家现行?闲不闲啊。”
      
      怀信将火堆拨灭,说:“师命难抗,我这个大师兄不好当。”
      
      火光渐渐被黑暗代替,月下的荒野影影绰绰,呜咽的风将方才诗情画意的气氛吹散,唐瑾瑶那根紧绷的弦再度连在一起,下意识的就要把剑抓起来。
      
      但却有人比她快了一步。
      
      怀信将剑拿在手上,将另一端递给唐瑾瑶,风吹着他的衣袂,那轮白玉盘高挂在他的身后,孤清冷傲。
      
      “殿下,我们该回去了。”
      
      唐瑾瑶看着清冽月光下的剑鞘,眨眼之间翻身站起,她立在怀信身边,将剑用手挡开,把剑柄握在自己手中,然后用另一只手牵住怀信宽厚温暖的手掌。
      
      唐瑾瑶说:“握住我。”
      
      言罢,她将手指一点点收拢,双眸仰着怀信,等待那波澜无痕的眸子里是否会出现什么回应。
      
      终是,他也用力回握住了唐瑾瑶,女子水眸之中被点燃了希冀,点亮北疆的寒夜。
      
      踩着脚下松软的土地,营地之中鼾声渐起,他们依依不舍的分别。
      
      金乌在天上轮转一天又一天,北疆的土地渐渐出现在他们的视野当中,有惊无险的旅途似乎望到了尽头,城镇内多了许多与中原不同的外邦人。
      
      街边的商贩也贩卖着不一样的东西,以物易物的场景更是多时发生。
      
      齐人用瓷器茶叶换给庄国人,庄国人再用等同价值的其他物品换给他们。
      
      这边的城镇以女为尊的风气稍减,四处可见男女分工干活,不再是盛京之中单一的性别群体。
      
      只不过这里人与混杂,口角之争多有发生,好几次许多人都大打出手。这便导致齐国在北疆的城镇,未时末便人烟四散,很少有人傍晚出行。
      
      当然,夜晚的主角还是花柳巷,以及达官贵人,还有不要命的赌徒。
      
      这一点来看,似乎北疆与中原差不了多少。
      
      唐瑾瑶等人不再走荒郊野外,进入北疆之后,所有人都更加警惕,以前都是避免和当地的太守官员接触,到了北疆之后,便会主动联络当地官员。
      
      当地官员都会为唐瑾瑶怀信等人保驾护航,安排住处休息。
      
      于是倒也相安无事的到了图郡。
      
      北疆气候冷冽,入冬极早,眼下已到九月末,街上的行人都穿上了厚秋衣,家家户户都开始囤冬物,准备冬天全家的口粮。
      
      这里没有什么固定的习俗,齐国人、庄国人大街上随处可见,甚至许多带有奇怪口音的异邦人遍地都是。
      
      图郡太守空缺多时,因此这边都是郡丞代为理事。当唐瑾瑶一行军队浩浩荡荡到了图郡城门时,戒严的城门早已有郡驻军在守候,驻军为首还站着几个官员。
      
      为首的便是代为理事的郡丞,是图郡的次官,平时辅佐郡守。另两边站着的分别是郡尉和监御史。
      
      郡丞名叫魏芝,朝廷早就下了命令,说国师怀信将要出任图郡太守,她左等右等,不日前有人递来信,上面还有昭王殿下的署名,她派人在此等候,终于在今日见了踪影。
      
      眼前队伍浩浩荡荡在城门前停下,为首的女子面容俊俏,贵气逼人,一边还有一位戴着面具的女子,身材有些高大,不过依然气宇轩昂,让人移不开眼睛。
      
      郡丞上前几步,拱手行礼,道:“下官图郡郡丞魏芝,恭迎昭王殿下及国师大人。”
      
      身后一众人也跟着行礼,唐瑾瑶翻身下马受了这一礼,待跪拜声稍歇,她才说道:“魏大人请起。”
      
      魏芝站起身,眼睛瞥到了唐瑾瑶腰间的黄金鱼符,便知眼前就是昭王殿下,说道:“殿下这一声‘大人’,下官实在当不起。”
      
      唐瑾瑶心下了然,鱼符是朝廷所制,用来代表官员身份,其他人见此鱼符,便可知眼前之人的品级,亲王及三品以上鱼符都是黄金所制,在怀信的腰间也有类似的黄金鱼符。
      
      “那这位便是国师大人了?久仰大人盛名,今日一见果然比传闻中更胜几分,真是芝兰玉树,气宇轩昂啊。”郡丞笑眯着眼睛,几步迎了上去,谄媚道。
      
      由于天气转凉,衣服也渐渐厚了一些,怀信穿着高领衣服倒是不怕脖子被人瞧出端倪,因此他将面纱撤去,改戴了面具。
      
      听到魏芝逢迎的话后,怀信才抬起头,魏芝看到他脸上的面具后,那笑容就僵在了嘴角,半晌没有消退,她恨不得抽自己一下,怎么就闭着眼睛夸人家?
      
      唐瑾瑶瞥了她一眼,内心觉得有些好笑,脸上依然面不改色,冷着脸。
      
      “本王奉母皇之令,护送国师大人来此,舟车劳顿许久,魏大人是不准备迎本王及怀大人进城了?”
      
      魏芝这才想起来自己如此举动实在不妥,身后的部分驻军和两位图郡官员也在这里,回去指不定要怎么编排她,内心懊悔的同时,她又将背挺了挺。
      
      “殿下请进城,都是下官疏忽,让殿下在此吹冷风。”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端午节到了!你们吃甜粽子还是咸粽子啊~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