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女今天不百合

作者:粟微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下贬图郡

      
      唐瑾瑶的声音回荡在紫宸殿内,女帝负手背对着她,半晌没有说话,唐瑾瑶一直保持着行礼的姿势,静默僵持着。
      
      “儿臣拜见母皇。”
      
      唐瑾瑶再度出声,女帝缓缓转过身,静静掠过唐瑾瑶的双眼,沉声道:“起身。”
      
      “谢母皇。”
      
      站起身后,唐瑾瑶主动开口:“儿臣惶恐,不知母皇唤儿臣前来有何事?”
      
      女帝走了几步,到唐瑾瑶身边,看着四敞大开的殿门,静静道:“近几日未曾见过你,不知你身体好些了吗?”
      
      唐瑾瑶面色一滞,然后才想起来女帝问的是什么,回道:“已经好些了,牢母皇记挂。”
      
      “既然如此,那你就陪朕走走吧。”
      
      女帝和唐瑾瑶二人未乘坐步辇,而是闲庭信步般走在花园之内。临近秋日,园内花朵虽然凋谢,但是满园景色又别有一番风味,秋日不太烈的太阳照射在大地上,让人格外舒适。
      
      宫人远远跟在身后,唐瑾瑶离女帝有几步的距离,并没有搀着她的胳膊。
      
      从小到大,唐瑾瑶是最不爱和女帝撒娇的那个,从来不会主动跑过去求母亲抱抱,也不会哭着鼻子求母皇安慰,在女帝的印象中,她似乎就这么磕磕绊绊的长大了。
      
      但是毫无疑问,唐瑾瑶是最让她省心的女儿。
      
      只是眼下,她这个沉寂多年的女儿似乎一点点的失去分寸,准备翻云覆浪了。
      
      “叶荣近日便可到达不归关,没想到倒是朕小瞧了苓国现今君主,看来这个楚姓君主是打算一雪前耻了。”女帝静静说道,口气里带着嘲讽。
      
      想到苓国的历史,唐瑾瑶立刻就明白了女帝的意思,毕竟当年苓国皇帝被齐国军队万箭贯穿胸膛而死,至今尸骨还埋在不归关下。许是为了洗刷前朝留下的屈辱,当今苓国国君才会急于开战。
      
      但是这屈辱也不是他说洗刷就洗刷的,那也要看齐国同不同意。
      
      “江山易主,如今的楚姓苓君定是不想背下前朝的屈辱吧。”唐瑾瑶回道。
      
      不痛不痒的几句对话并美誉改变这对母女之间微妙的沉寂气氛,相比较其他女儿之间,女帝觉得自己和这个女儿似乎更像是有着血缘纽带的君臣,带着距离的亲情巧妙的被这种微妙的关系巧妙维持着。
      
      就如两个人相处时,总是寡淡的气氛一样,沉默才是两个人的相处方式。
      
      唐瑾瑶看不透母亲,而女帝也看不透自己的女儿。
      
      但其实看不透这一点,才是女帝欣赏这个女儿的原因。面对其他女儿撒娇的举动,女帝打心里喜欢,但是不会下意识的对其放心。
      
      只有这个三女儿,才会让她看到当年自己的影子。
      
      她也曾是恣意风发的少年郎,驰骋挎弓一平丘壑。
      
      只可惜岁月不同往昔。
      
      有生之年让她所处的时代变成后世口中称赞的太平盛世,女帝一直向着这个目标努力着,直到变成乏味又毫无生气的机器,这条路也远远望不到头。
      
      “这个世界不太平啊,母皇尽自己所能努力着,若是有一天得见太平盛世,也可以坦然面对唐氏先祖了。”
      
      唐瑾瑶微微抬起眸子,脸上没有什么波澜:“母皇勤政爱民,朝野上下有目共睹,会得到应有的结果。”
      
      她并不奉承,只是淡淡陈述事实,让颇为感慨的女帝一愣,似乎很久没有人这样跟她说话了。
      
      女帝说:“但愿如此。”
      
      “国事总是忙不完的,母皇要照顾好自己身体。”唐瑾瑶眸中露出一点担忧,向女帝投去目光。
      
      女帝将这种目光尽收眼底,然后拉起唐瑾瑶的手,不紧不慢的走过曲径通幽的小路,面色平静。
      
      忽如其来的平静将两个人互相关心的话语全部吞噬,过了片刻后,女帝面有忧虑的开口:“你这几天有去看砚清吗?”
      
      终于切入正题,唐瑾瑶不动声色的保持着冷静,对自己的母亲也全然没有表现出毫无防备的一面,道:“儿臣这几天身子不太爽利,就没有去看望他,也不知砚清这几天好些了没。”
      
      女帝握着唐瑾瑶手的力度大了一些:“朕要是告诉你他不好,你准备怎么办呢?”
      
      唐瑾瑶手抖了一下,然后停住脚步,对上女帝若含锋芒的目光,怅然一笑:“没有抱得美人归,他一定不开心吧,我这个做姐姐的倒是疏忽了。”
      
      “怀信拒绝了指婚,而且······”女帝拖长了声音,“他还要辞官还乡。”
      
      风乍起,女帝最后的几句话被风捎带到唐瑾瑶的耳内,唐瑾瑶微微睁大了眸子:“儿臣只是听说他惊扰了圣驾,没想到竟然是要辞官?他怎么如此大胆?”
      
      女帝意有所指的看了她一眼,然后收回了目光,向前走着,唐瑾瑶跟上,此时听女帝语中暗讽:“这件事你一无所知吗?你敢跟朕保证吗?”
      
      唐瑾瑶脚步一滞,缓慢的向前行进,说:“母皇误会了。”
      
      “朕,误会了?”
      
      女帝怀疑唐瑾瑶和怀信联手戏弄她,今日召唐瑾瑶进宫也不只是寒嘘几句那么简单,眼下才是缓缓道出她的本意和怀疑,显然是早有芥蒂。
      
      唐瑾瑶快步跟上,没有过多的贴近,也没有露出小儿娇憨神态,依然是一副平常的神态。
      
      “儿臣祭神时与怀信大人同行,在仪式结束后,怀信大人中暑晕倒了,儿臣便将他扶回了住处,那时面纱系带脱落······儿臣,看到了他的样子。”唐瑾瑶声音越来越小,然后叹了一口气。
      
      唐瑾瑶继续说道:“后来我与他交谈了一些,得知了怀信的过去,其实我与怀信只是知心好友,在弟弟被歹人所伤后,更是多亏他机敏应变才能安然回宫,因此······儿臣不希望他们两个人互相拖累。”
      
      女帝听完后,点点头,对于这段话没有表露出过多的信任或怀疑,漆黑的瞳仁映着花园内的景色,站定深吸着空气。
      
      “那你以为,此事应该如何收场?”
      
      唐瑾瑶回答道:“怀信乃我朝国师,砚清又为我皇室血脉,二人身份尊贵,若是处置不得当恐怕都很难堪。”
      
      她用了“处置”这个词,倒是吸引了女帝的兴趣,女帝喉咙里发出一个转音,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母皇可还记得图郡?”
      
      “······当然记得。”
      
      图郡是齐国边境的城市,但其实原本图郡并不叫这个名字,它之前被称为“亚沙图”,地处齐国与庄国边境,因地理位置特殊,常年受到庄国士兵骚扰,导致图郡混乱至极,一直是令朝堂上下头痛的地方。
      
      此次齐国与苓国开战,庄国趁乱打劫,于是变本加厉的骚扰图郡。
      
      唐瑾瑶说:“怀信拒绝了指婚,并且还准备辞官还乡,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更逼不得他。儿臣以为,不如将他调到图郡,出任太守,一可治理霍乱,二又可以让怀信冷静一下。”
      
      这样大胆的决定让女帝惊了一下,图郡确实是令她头疼的问题,而现在指婚一事又无法收场,如果真让怀信出任图郡太守,两个问题又都暂时得到了缓解。
      
      就算怀信出任太守也不能改变图郡现状,但对于朝廷来说又没有什么损失,毕竟他只是“暂任”图郡太守,待指婚一事的波澜平息,这个国师还是应该回来的。
      
      女帝沉思片刻,脸上阴云退散,不一会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你早就谋划好了?”
      
      唐瑾瑶莞尔一笑,一本正经的话却被她用俏皮的语气说了出来:“怀信是儿臣欣赏之人,若是他就此一蹶不振,于公来说对我齐有损,于私来说,儿臣舍不得,砚清也舍不得。”
      
      方才严肃的气氛突然消散,女帝破天荒的笑了一下,点点头:“此事还需商酌,容朕想想。”
      
      唐瑾瑶颔首,在额发打下的阴影中,那双眸子少见的露出了计谋得逞的得意之色。
      
      从宫中回来之后,唐瑾瑶偷偷和怀信通了个信,之后两个人便心照不宣的没有继续联系,只是继续沉默的等待着宫中那位帝王的决策。
      
      虽然等待会渐渐消耗耐心,以至于最后会烦躁不已,但唐瑾瑶和怀信两个人则不然,因为二人相信,这个解决办法目前是万全之策,女帝权衡之后,没有理由会不答应。
      
      于是唐瑾瑶在一边等待的过程中一边搜查图郡有关的信息,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这件事却悄无声息,全然没有新的进展。唐砚清渐渐从打击中恢复过来,同怀信倒是疏远许多。
      
      他渐渐出宫次数多了一些,不过全是跑到昭王府的,对于怀信他好像真的断了念想一样。
      
      同唐砚清坦白是计划的第一步,而且是变数最大的一步。因为在这步计划中,怀信不只同唐砚清坦白了自己是男人的信息,同样也将本来面目展露给了他。
      
      并且出于信任,怀信从始至终也没有说过“不要泄露秘密”这样的话。
      
      所以怀信才会称这是变数最大的一步。
      
      好在唐砚清没有因爱生恨,也没有将这个秘密泄露给任何人,只是偶然和唐瑾瑶谈了几句,之后就再没有说起过。
      
      在唐瑾瑶和怀信等了几日之后,宫中终于传出来了消息。
      
      女帝在一日早朝之后亲发圣旨:国师怀信暂任图郡太守,昭王唐瑾瑶亲自护送其至图郡,即刻启程。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