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女今天不百合

作者:粟微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爬墙少女唐瑾瑶

      
      “季府即将不复存在了,你的主子马上就会灭你满门,”唐瑾瑶眼眸一弯,声音温柔,“因为你是弃子了。”
      
      最后几个字轻飘飘的传进季冰的耳朵,她猛地打了个冷战。
      
      唐瑾瑶把手中的帕子丢在地上,季冰独自呢喃:“对,他会杀了我全家的,一个都不会放过的······”
      
      主审官脑中会闪着唐瑾瑶说的那句话,难道这昭王殿下有所隐瞒?知道幕后之人是谁?
      
      主审官将疑惑压下,威严说道:“赶快招供,网开一面或许能饶你一命,快说!”她一拍桌子,震得季冰打了个颤。
      
      牢房内一隅光亮透过雾霭的灰尘照在了她湿答答的头发上,两种选择在季冰脑海中不断争执着,理智和疯狂的念头一瞬又一瞬的交替闪过她的内心。
      
      唐瑾瑶看着她纠结的样子,轻轻弹了弹袖子上的灰尘,对一边的主审官小声说道:“你们审讯经验丰富,应该知道对付这种人要软硬兼施才对。”
      
      主审官点头,连声答应。
      
      唐瑾瑶一撩衣摆,直接坐在了椅子上,面对主审官投来的有些疑虑的目光,唐瑾瑶回视过去:“本王无心插手你等办案,不会做干扰。”
      
      主审官连称不敢,虽然大理寺办案属于机密,但眼前这位不止是案件当事人,还是朝中风头无两的昭王殿下,她要坐在这里看大理寺审案,谁敢说个不字?
      
      唐瑾瑶在此案之中身份特殊,不应该明晃晃的出入大理寺,但唐瑾瑶倒是没想那么多,影响审讯结果什么的,她一点心思也没有,所求不过是一个事实,以盼手刃仇敌。
      
      不过片刻之间,季冰身上又添了好一些伤口,惨叫之声夹杂着呜咽回荡在阴暗的牢内,整个气氛都有些瘆人,唐瑾瑶一阵发冷,鸡皮疙瘩竖起一手臂。
      
      抬头一望,季冰又晕过去了。
      
      唐瑾瑶一阵头痛,狱卒又打了一桶凉水,正准备迎头泼下去,唐瑾瑶出声制止。
      
      “别泼了,这人嘴硬的很,再打下去打死了,”狱卒停手,主审官伸耳过来,唐瑾瑶道,“去找个郎中给她看看,再折腾就咽气了。”
      
      此刻的季冰早已没有了当侍卫头领时的意气风发,整个人只剩一种衰颓之感,呼吸都衰弱了不少。
      
      主审官面露犹豫:“这……此人是重犯,下官做不了这个主。”
      
      唐瑾瑶不容置喙的说:“正因为是重犯,才应该好好照顾,审讯几日又打又吓,人折腾死了你就能做主了?”
      
      唐瑾瑶出言一讽,主审官一阵脸红,此处尚有狱卒在此,唐瑾瑶不给她留一点面子,让主审官有些难堪,看了看一边踌躇的狱卒,主审官火从心来,斥责出声。
      
      “没听到昭王殿下说什么吗?!赶紧去请郎中,出什么事唯你是问!”
      
      唐瑾瑶道:“请郎中的钱就由昭王府报了,不管什么药材,一定要把她这口气给我吊着,”她侧眸,盯着那个浑身血污的身影,“只要季冰一天不开口,季府就一天不会安生。”
      
      言罢,唐瑾瑶阔步向大理寺监牢外走去,就在她玄色衣袍在拐角处消失的一瞬,被绑在架子上的季冰微弱的昂了昂头,浑浊的眼珠转了转,眸中怨憎丛生。
      
      外面天气晴朗,阳光照的人睁不开眼睛,唐瑾瑶本想抻个懒腰,余光一瞥看到身后的主审官后,她不由得轻咳一声,正色道:“这几日劳烦你们了,季冰家中搜查了吗?”
      
      主审官垂头回道:“已经查过了,不日还会再去搜查一次,一定会撬开季冰的嘴。”
      
      唐瑾瑶点点头,道别之后转身离去。
      
      离开大理寺的唐瑾瑶没有回到王府,这几日唐砚清一直都在寝殿之中修养,凤君不时就会去看他,听人说五殿下这几天非但没有消瘦,反而被养胖了几圈。
      
      唐瑾瑶日日都进宫,下朝之后她也会下意识去唐砚清的寢殿门口徘徊,可是她依旧没有踏进唐砚清的寝宫一步。
      
      没有保护好弟弟,反而拖累了他,唐瑾瑶不找出幕后之人,无颜面对那张强颜欢笑的面庞。
      
      想到这里,本是走向皇城门的唐瑾瑶脚步一转,去了另一条完全相反的路,而这条路的目的地,正是季冰的家。
      
      穿过几个摆着小摊的街道,怀信口中那个“堆金积玉的季府”出现在了唐瑾瑶面前。季府朱红色的大门紧闭,本该有家丁看守的府门此刻却空荡荡,只剩下两个石狮子昂首挺胸的矗立着。
      
      大理寺已经来搜查多次,只因季冰还未定罪,所以季府没有被查封,但隔着大门,唐瑾瑶不知府内情况,于是在门口徘徊了一阵。
      
      唐瑾瑶寻到一处小巷,看着面前季府的高墙,正准备轻功越进时,一个人出声喝道:“那边那个,干什么?!”
      
      唐瑾瑶一口气尚未提起,险些呛到,调整下表情,面色坦然的转过身子,那男人迎面走来,趾高气昂地说道:“干什么呢?爬谁家墙?!好大的胆子。”
      
      一阵香风钻入唐瑾瑶的鼻孔,唐瑾瑶不由自主后退些,拉开了距离,看着那人掐着帕子指着自己的手指,唐瑾瑶言笑晏晏,说:“这位……呃,公子,您是这府中的人吗?”
      
      那男子手一收,掩着口鼻看着高墙,拿腔拿调地说道:“谁跟她们是一家人啊,我躲都来不及呢,要不是跟着主子回来我这辈子都不会路过这,呸!”他满面嫌弃,还啐了一口。
      
      唐瑾瑶试探问道:“您主子姓季啊?”
      
      那人方要回答,上下打量唐瑾瑶一眼,道:“关你什么事啊?!问东问西鬼鬼祟祟,小心我们主子告诉家主,扒了你的皮!”
      
      这个男人有些娘娘腔,说话还总喜欢伸手指头,他这食指在唐瑾瑶肩膀上杵了两下,唐瑾瑶看着他的动作,强忍着掰断这根手指的冲动,不动声色的拂了拂肩膀。
      
      接着唐瑾瑶说道:“那你认不认识这家人啊?我看此处风水不错,有意购买这季府,奈何转悠几天也没见到管事的。”
      
      那人一看,脸上的不耐立刻换了换:“你买它作甚?”
      
      唐瑾瑶眼睛一眯,笑的极为好看:“不瞒您说,我家里的夫君太爱吃醋了,不让我娶侧室,所以……”她意味深长得看了看那男子,后者心弦一颤。
      
      他往前走几步,将唐瑾瑶引出巷子,口中不住嘀咕:“您说您翻墙干嘛啊,要买推门进不就结了吗?正好我家主子今天回来了,您来的正好!”
      
      唐瑾瑶语气中带着怀疑,表情也带着不信,问道:“你不是说和这家没关系吗?怎么就能做主了?”
      
      那人推开府门,正好转过身面对唐瑾瑶,他低声说道:“你知道我主子是谁吗?”
      
      未等唐瑾瑶摇头,他神秘兮兮的接道:“我们主子是右武卫将军——最宠爱的侍夫。”
      
      唐瑾瑶骇然,万万没想到季冰的儿子竟然许给了右武卫将军做侍夫,右武卫将军是十六卫统领之一,平时主管宫禁,并负责皇城的守卫巡逻。
      
      如果季冰的儿子当真是右武卫将军的侧室的话,那此案就可以从右武卫将军入手了。
      
      面对唐瑾瑶骇然的表情,男子似乎很满意,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他得意地说道:“要不是我们季府族中不便,才不会有你今日的机会,快进来吧,别杵着了。”他让开一步,砖雕照壁映入眼帘。
      
      唐瑾瑶只觉好笑,方才这带着点阴柔之气的小哥还颐指气使的面对自己,口口声声嫌弃季府,一听说她有意购买这个即将被查封的府邸后,立马换了个态度,虽然还带着一股瞧不起的感觉。
      
      唐瑾瑶抬脚踏进季府,随手拔下头上一个发钗。这发钗是从前出来和叶冬弦鬼混时,随手买的,不是宫中制品,送出去也不怕泄漏身份。
      
      那男子眼前一亮,欲伸手接过发钗,唐瑾瑶顺势递给他,笑道:“敢问阁下尊姓大名?你我今日也算是认识了。”
      
      那人将发钗放在手上反复打量,又用袖子擦了擦,这才放进了随身的口袋里,一抬眼,这才发现眼前之人气质尊贵,衣服也是丝绸所制,一边暗骂自己眼拙,一边笑哈哈凑过来。
      
      “小人名唤相安,方才多有冒犯,不知这位小姐怎么称呼啊?”
      
      唐瑾瑶无事掉相安讨好的神色,随口答道:“贱姓叶,从南方刚迁来盛京不久,做点小生意。”唐瑾瑶每次出来时,都会扛着叶冬弦的姓氏,用那位混世魔王的话来说,唐瑾瑶这叫“招摇撞骗,抹黑叶氏祖先。”
      
      唐瑾瑶甚不在意她讲什么,“叶氏”用的甚是舒心。
      
      相安跟随季家的公子在右武卫将军的后院中待久了,是个会察言观色的主,虽然色厉内荏了些,但很受季家公子的信任。
      
      季家一共三个孩子,两个公子全部许给了京中官员做妾室,在齐国叫做“侍夫”,另外一个女儿做着小生意,也算小有成就。
      
      如果没发生前几日的行刺事件,季府的日子应该很好过才对。唐瑾瑶实在想不通季冰为何会行刺自己,一个人一旦肯死心塌地的受别人的指使,要不就是有把柄在别人手里,要不就是受人要挟。
      
      唐瑾瑶尚不能断定季冰是哪一种情况,只能先跟季府的人接触接触,而且她不信,季冰身后的主子会如此天衣无缝,不留下一丝证据。
      
      绕过影壁,季府内的格局清楚的摆在眼前,看得出来庭院费尽心思打理过,院中的花儿开得正盛,美艳至极,但整个府邸都空荡荡的,毫无生气,一路走来一个下人也没有。
      
      能喘气的也无非就是墙根下栖息的小虫子们。
      
      相安赔笑道:“这该死的下人怎么都跑去偷懒了,像什么样子。”说完,他用帕子捂住了口鼻,很是嫌弃院中花朵冲鼻的气味。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