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女今天不百合

作者:粟微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十日期限

      
      兰侧君瞄了她一眼:“好不了,当然就是要一辈子带着那个疤痕了。”
      
      唐瑾舒身子一顿,突然往后一仰,靠在软垫上,呢喃开口:“三皇姐不会放过我了······”她脑中不由自主浮现出唐瑾瑶那双冰冷至极的双眸,身子一颤。
      
      唐瑾舒快马加鞭回宫之后,立刻就派人赶去行宫调查箭支的事情,可是那支伤了唐砚清的箭现在在唐瑾瑶手中,自己无法查明那支箭的真伪,眼下母皇还没腾出功夫来了解事情前后,如果这件事移交母皇处理的话,那她怕是真的玩完了。
      
      兰侧君一口清茶饮尽,眸子带着若有若无的试探,问道:“你以为你是被人陷害的吗?”
      
      唐瑾舒听言,突然站起来,眼睛紧紧盯着兰侧君,面色微怒:“背后之人居心叵测,一定是故意要陷害我,杀了三皇姐的话这件事一定会被嫁祸到我头上,到时候我和皇姐都出了事,那······”
      
      说到这里,唐瑾舒不由自主想到了一个人,对兰侧君说道:“父君,看来这几日我要去拜访一下唐瑾宁了!”
      
      若是唐瑾瑶和自己都出了事,那眼下还能成气候的也就是侍君之女唐瑾宁了。唐瑾舒对唐瑾宁的怀疑越来越确定,当下就迈出步子,准备冲出去,找唐瑾宁质问清楚。
      
      兰侧君眸子一眯,看向唐瑾舒的眼神也带了几分凌厉,他轻轻转了转手上的戒指,说道:“不管你怀疑谁,这一个月内就乖乖待在寝殿吧。”他一抬眼眸,眼中意味深沉,让唐瑾舒心生畏惧,她终是瘫在了座位上。
      
      唐瑾瑶从唐砚清寝宫出来后,马不停蹄回到了昭王府,她不在宫中的这段时间,凤君亲自派人把她的府邸修缮完整,为的就是唐瑾瑶回宫之后能舒舒服服的住进来。
      
      昭王府修缮的格外雅致,看得出来凤君下了不少功夫,置身其中倒有一种清爽气扑面而来,毫无俗气。
      
      只是唐瑾瑶没有一点欣赏的心思。
      
      进了昭王府之后,她立马把自己的暗卫派出去了一大半,吩咐他们调查唐瑾舒的侍卫,如有收获一定要回禀。
      
      这些暗卫本是几年之前凤君送给她的礼物,养兵千日,今日派上了用场,她这个昭王现在毫无实权,唯一能信任可用的就只有这些暗卫了。
      
      女帝正在紫宸殿商议事宜,并没有时间来调查这件事,不过女帝随时有召唤唐瑾瑶的可能性,为了这种不太确定的可能性,唐瑾瑶坐立难安,好不容易整理好了仪表,她手中的那支箭怎么也无法放下。
      
      在府中安生了没一会儿,唐瑾瑶终是按捺不住,匆匆换了衣服,拿起令牌预备进宫。
      
      唐瑾瑶风尘仆仆进了宫门,一路直奔紫宸殿,在路上好巧不巧的遇到了怀信。
      
      彼时唐瑾瑶一脸凝重风风火火的走在路上,余光一瞥看到了熟悉的身影,唐瑾瑶脚步一顿,脸上的神色稍有缓解,只是依旧不太明朗。
      
      “怀信大人。”唐瑾瑶微行一礼,示以礼貌。
      
      唐瑾瑶这一礼行的怀信受宠若惊,本以为她会扑上来,不过转念一想五皇子殿下还受着伤,也难怪唐瑾瑶心情全无。怀信不由得还之一礼,开口问道:“昭王殿下也是要去紫宸殿吗?”
      
      唐瑾瑶一愣:“怀信大人也是有事要面见母皇吗?”
      
      怀信否认道:“陛下眼下似乎正在为国事困扰,微臣乃受诏前来。”
      
      二人谈论之间,紫宸殿出现在眼前,紫宸殿巍峨壮观,白石台阶上雕刻着龙纹,唐瑾瑶在台阶前止住脚步,对怀信道:“既然是国事,那本王也就不打扰怀信大人了,我便在此等候,什么时候你们结束了我再面见母皇。”
      
      说话之间,守门女官赶紧去禀报,随后女帝身旁的贴身女官匆匆赶下台阶,对着二人行了个礼,而后对唐瑾瑶说道:“昭王殿下,陛下有旨,请您在此等候。”
      
      唐瑾瑶微微点头,应声。
      
      唐瑾瑶看着皎皎白衣的怀信从容自若地踏上台阶,而她就站在这里,天边云卷云舒了半个时辰,紫宸殿内才踏出了几位妇人。
      
      唐瑾瑶眉毛一挑,这几位还真当都是大人物,宰相和镇国大将军都在此列。
      
      几人出来之后面色微松,小声议论着什么,唐瑾瑶识趣的往边上让了让,倒是镇国大将军先看到了她。
      
      镇国大将军名叫叶荣,正是叶冬弦的母亲,今年年过四十,脸上带着久经沙场的锐气,她几步踏下台阶,对唐瑾瑶一拱手,唐瑾瑶立刻还之以礼,先叫道:“叶将军,晚辈有礼。”
      
      叶荣笑开了怀,道:“不敢不敢,臣怎敢让昭王殿下致礼,”她凑近了些,小声道,“祭神之事已经传开了,陛下震怒,殿下今日可要小心些,万不可触了逆鳞。”
      
      这几日朝中一直在探讨苓国事宜,边境动荡,出兵边境一事马上拍板,恰巧今日国师匆匆赶回宫禀报了祭神意外一事,女帝怒不可遏,一股子火没地方撒,叶荣叫唐瑾瑶小心,还真没说错。
      
      亲女儿差点被暗杀,亲儿子又受伤,一件事扯进去皇室一大部分人,简直内外动荡。方才紫宸殿之中女帝就没给他们好脸,要不是考虑到圣颜有失,今天殿内有一个算一个,全吃不了兜着走。
      
      唐瑾瑶看着叶荣悠长意味的目光,心领神会,马上想到了边境开战一事,连声道谢,又对叶荣道:“还请伯母替我向冬弦道好。”
      
      叶荣满面欢喜答应,叶冬弦和唐瑾瑶交好是她乐意看到的,虽然她这镇国大将军不拉帮结派,但这几年没少面对阿谀奉承,东宫之位一直悬着,作为手握兵权的人她也就一天不安生。
      
      久经沙场的敏锐嗅觉让她一直看好眼前这位昭王殿下,虽知叶冬弦和唐瑾瑶两个少年人没有那些旁的心思,但她也在其中多多牵线搭桥,变相也等于支持了昭王一派。
      
      皇室之中,不管是女治还是男权制,但凡有君主的地方从来都少不了皇位之争,当朝女帝子嗣稀少,所以皇太女之争才没有硝烟弥漫,但朝堂之上站队还是免不了的。
      
      就比如昭王唐瑾瑶和四皇女唐瑾舒,二人一直都是朝臣讨好的对象。
      
      所以今日祭神时发生的意外,不止牵扯到了皇室子嗣,也牵扯到了前朝势力。
      
      唐瑾瑶目送几位宰相和镇国大将军离去后,这才踏上了白石台阶,进入紫宸殿。
      
      紫宸殿内宫人已经退散干净,怀信站在殿内,把今日发生之事完完整整地叙述了一遍,女帝坐在龙椅上,静静听着,面前的奏折半个时辰也没翻过一页。
      
      唐瑾瑶进入殿内后,女帝狭长的眸子眯了眯,在唐瑾瑶跪下后不咸不淡地说:“起身。”
      
      唐瑾瑶和怀信换了个眼神,女帝看在眼里,并未说些什么,自从知道唐砚清出事之后,她一直没顾得上去看唐砚清一眼,牵肠挂肚地听了一上午的政事,看着满桌子的奏折,脑海中却不由自主的浮现出唐砚清的脸。
      
      几次女帝都抬起了身体,想要冲出紫宸殿,可是她始终没有踏出去半步。
      
      对于女帝来说,她首先是个皇帝,然后才是个母亲。
      
      女帝看着唐瑾瑶,沉声叹息道:“砚清如何了?”
      
      唐瑾瑶鼻尖一酸,仍然沉稳回道:“砚清已无大碍,脸上的伤口大概要一个月才可以愈合,但······”唐瑾瑶一抬眸,如实回禀,“太医说脸上一定会留下伤疤的。”
      
      女帝握着奏折的手指紧了紧,纸张被攥出了褶皱,纸张摩挲的声音在殿内传开,愈发寂寥。
      
      沉默一会,她将目光转向怀信,试探说道:“砚清从前同朕讲过,他称国师惊为天人,今日出了这等事,卿不妨多去看看他,这也是朕作为一个母亲的心愿了。”言罢一声叹息传出,一旁站着的女官不禁为之动容。
      
      而站在殿内的二人让唐瑾瑶和怀信二人皆是面色一滞,唐瑾瑶将试探的目光看向怀信,怀信手指蜷缩握紧,心跳如雷,还没等女帝接着说话,唐瑾瑶赶紧救场。
      
      “母皇!儿臣手中握有一物证,还请母皇容禀。”
      
      女帝觉得唐瑾瑶此刻说的正是时候,方才也算是一个小小的试探,虽然没有得到怀信的答复,但也算给了怀信一个准备,让他知道自己的打算。
      
      唐砚清对当朝国师有意,而国师本人也未曾婚嫁,虽然唐砚清容貌已毁,但有皇室血统和封了爵位的亲姐姐在,唐砚清许配给怀信,怎么看都是绰绰有余。
      
      当然,如果女帝的心腹之臣怀信是个女人的话,这婚事简直不能更美了。
      
      可惜女帝不知道,这门婚事如果成了,那就是她儿子的悲剧、怀信的惨剧了,因为当朝大国师——其实是个男扮女装的女装大佬。
      
      “你且道来。”女帝道。
      
      “进猎场之前,儿臣正巧注意到一名猎场的侍卫偷藏了一支四皇妹的箭,只因当时匆忙进场,儿臣并未来得及阻止,这才酿成惨祸,”她顿了顿,“儿臣猜测,后来猎场之内行凶的箭和那支被偷的箭是同一支,只要查明箭支数量,便可知真相。”
      
      唐瑾瑶所言没错,祭神狩猎时的箭是有一定数目的,每个人的箭囊之内都有十支箭,每支箭上都有代表身份的数字,箭支采取特殊手法制作,伪造上有一定难度,所以物证可信。
      
      女帝沉声,说道:“传大理寺卿。”
      
      身着官服的大理寺卿惶恐踏进殿内,下跪道:“拜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
      
      女帝站起身走到她面前,直接打断:“别万岁了,立马查明猎场行刺一事,限你等十天之内查出真凶,否则唯你等是问!”
      
      大理寺卿自始至终都跪在地上,此时头伏的更低了一些,诚惶诚恐:“下官领命,定不负圣望,查明真凶,但调查一事还需各位殿下配合······”
      
      女帝知晓她话中的意思,出声应允道:“他们所有人都会全力配合大理寺,你等尽管放手去查,十日之内,朕,要见到结果。”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