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柴救世攻略

作者:待月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4 章

      虽然迈出第一步的时候是气势汹汹的,可真正临到头了,看着那幽幽得灯光就在眼前,童秋还是底气不足。
      澈澈在灵魂之海里挖着鼻孔,懒洋洋地说道:
      “废柴,你倒是正面刚他呀!”
      童秋还在被暴饮暴食和温泉共浴支配得恐惧中,一时无话,只能贴着墙根,悄悄地往里面打量。
      室内光线很暗,而且童秋的眼镜还被慕夏没收着,他几乎把脸贴在了窗户底框上,可是这么模模糊糊的也实在看不出个名堂。
      澈澈看着童秋半边脸被窗户框挤得“奇形怪状”的,实在是觉得辣眼睛,它无比嫌弃地说道:
      “别看了,没人。你要走就走,要进去就进去,别在这磨磨蹭蹭的。”
      童秋心大,一点没听出澈澈语气里的嫌弃,反而全当他是对自己眼神不好的特殊照顾,因而诚心诚意地道了一声谢。
      “多谢了。既然没人,我们还是回去吧。”
      他本来斟酌了好几遍,同时抱着一丝侥幸心理,打算有选择性地把舜华山和木槿林的情况告诉慕夏,毕竟他也是被仙尊从小带在身边长大的,不至于对仙尊毫无信任。
      可从那天慕夏与童秋一起上山,慕夏对舜华毫不留情的追击,再联想到舜华说过,几乎所有的本命树都出现了异变,这样一来,慕夏的大脑和神志多半也是受了控制,那向他寻求帮助就会弄巧成拙。
      这些天,慕夏虽然把他软禁着,每天逼他吃饭,可自始至终,慕夏从没做出真正伤害他的事情,有时候,童秋甚至能在慕夏漫不经心得坏笑里捕捉到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关切,这让他好几次几乎要将所有话脱口而出,但他终极是忍到了现在。
      童秋揉了揉自己僵硬的脖子,缓缓起身。贴着墙根刚走了几步,脚边忽然响起一阵“咕噜噜”的声音。
      低头一看,靠着墙角的地方,竟然排放着一排整整齐齐得粗陶罐子,童秋看不清楚具体的数量,但能看见它们一个个地排着,一直排到了墙角拐弯处怎么着,也得有好几十个。
      “奇怪,刚刚明明什么都没有的啊。”
      突然出现的罐子让童秋大惑不解,他不由蹲下去仔细查看,可这些坛子就像农村的泡菜坛子一样,实在看不出有什么稀奇的地方。童秋甚至曲起手指轻轻地敲了敲,坛子表面是寻常粗陶的磨砂样手感,只是敲击起来发出的声音闷闷的,好像里面装了满满的液体。
      “咕噜噜……咕噜噜……”
      耳畔又是一阵物体滚动的声音,寻声望去,只见一个粗陶罐子正慢悠悠地朝着童秋滚过来。
      一阵鸡皮疙瘩从背后冒出来,童秋仔细回想了一遍又一遍,确定自己来这里的时候真的没见过这些奇奇怪怪的罐子,更不可能还踢翻了一个。
      在他的注意力都被罐子吸引的时候,童秋没有注意到,殿内的光已经熄灭了。
      在微弱的月光下面,童秋使劲地虚起眼睛,依稀看见滚动的罐子越来越慢,有液体状的物质从灌口流了出来,接着滑出了一团圆圆的,半透明的东西。
      童秋好奇地挪近几步,凑近了身子,用手指戳了戳那团东西,指尖一片黏滑冰凉。
      把手指伸回眼前,童秋借着月光,看见了指尖上一点残留的红白相间的物质。
      他垂眸寻思一阵,忽然想起了一个恶心又可怕的玩意儿。
      机械地扭动着脖子,童子百般纠结着再次回望那地上的东西,只听澈澈在脑海里冷冷地说道:
      “没错,就是脑子,别看了,再看你要吐起来我也得被跟着遭殃。”
      遗憾的是这话说晚了,童秋还是回头看了一眼,朦胧的画面加上他自己的脑补,立刻就把这个废柴给刺激吐了。
      胃里面翻江倒海还没吐出来,忽然他脚下的锁链“叮叮当当”地动了起来,金色的链条瞬间缠上了童秋的腰,接着一股无形的力量猛地一拉,童秋一声惊叫卡在喉咙里,就这么被硬生生地拖进了偏殿里面。
      大门打开又关上,霎时间,门外只剩月光残影,万籁俱静。
      “砰!”
      童秋被重重地砸在了床上。
      身体在柔软的床面上弹了弹,倒也没有感觉到痛。但是下一刻,缠着童秋脚踝和腰的锁链蓦然收紧,手腕和另一只脚踝上也缠上了一圈冰冷,童秋战战兢兢地看去,竟然发现这锁链分成了数支,把他的全身都绑住了!
      这可怎么得了!
      童秋奋力地挣扎起来,然而那锁链就像知道他的动作一样,眨眼间就把人给绑了个结结实实,四条锁链分别爬上床头和两边的床底,童秋双手被吊高,两腿被拉着跪倒在床上。
      他想张口大叫,另一条锁链瞬间封住了他的嘴。
      童秋发出“呜呜”的声音,那锁链又是收紧了一些,让他的头被迫抬起,看着前方。
      昏暗的房间里,一个红衣的身影缓缓从深处走来,童秋不用看清楚,也能猜到来的人是谁。
      他现在肠子都悔青了,真不该相信这个师弟!
      慕夏单手捧着一个粗陶的坛子,一丝月光射进房中,刚好照亮了他的半边脸,依稀可见他半边嘴角微微上翘着,挂着他惯常那副慵懒又邪魅的笑容。
      慕夏走进床边,曲起手指把童秋遮住眼睛的额发撩开,柔声道:
      “师兄,你是不是肠子都悔青了,真不该到这来来呢。”
      童秋把头偏到一边,避开了慕夏不怀好意地触碰。
      慕夏也不恼,反而帮童秋带上了他那幅晶莹剔透的水晶眼镜。童秋惊呆地睁大眼睛,只见慕夏微微后退几步,打开了手里的粗陶罐子,笑着看向里面,道:
      “不用后悔,师兄。我会让你看些“有趣”的东西的。”
      只见慕夏把手伸进了陶罐里,把里面的东西掏了出来。
      那熟悉又恐怖的画面在童秋脑海中浮现出来,他嘴里发出惊吓又哀求的“呜呜”声,跪在床上的双膝不停往后挪动着,双手试图挣脱锁链,摇晃中发出急促的金属碰撞声。
      看着他这样的反应,刚刚还一脸笑容的慕夏忽然沉下脸来。
      “咣当”一声,陶罐被慕夏抛到身后,他捏着一团血肉模糊的脑/仁,就这么欺身上前,单手揪住童秋的衣领,让他退无可退。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仙尊已经察觉到了仙门的异像,而你,师兄”,慕夏一边说着,掌心亮起一片幽蓝的光芒,如同凄凄鬼火,那团脑/仁被蓝光笼罩的同时,门外响起一阵沉重的脚步。慕夏冷冷地接着说道:
      “你是来帮舜华探查情况的吧。嗯,不错,现在我就把一切都给你看看!”
      话音刚落,大门轰然洞开。
      一个接近两米高,浑身肌肉喷张的怪物破门而入,他提着一把重剑,没有瞳孔的眼球几乎要爆出眼眶,口中流出黑红色的粘液,就这么朝着童秋的方向扑过来。
      他的速度极快,眨眼间就冲到了床前,童秋几乎被他口中吐出的腥臭给熏死,然而这电光火石只见,他也看见了这怪物身上挂着的布条,赫然是舜华山弟子的服饰!
      “啪!”
      一声闷响在童秋的头顶响起,冰冷粘稠的液体顺着他的脸颊滑落。
      童秋抬头,只见慕正垂眸俯视着他。绕过那一张英俊的脸,童秋看见了他毕生难忘的一幕:
      慕夏收拢的手心里,原本那一团圆滚滚的脑/仁被碾成了红白相间的浆状物,血水和碎肉顺着他的指缝稀稀拉拉地留下来,有些染红了床单,有些落在了童秋的脸颊和头发上。
      “砰!”
      刚刚还凶神恶煞的“怪物”顿时倒在了地上。
      这画面太震撼了,童秋目光呆呆的,半天没回过神来。
      慕夏用染着血水的手挑起童秋的下巴,指尖故意摩挲着,在他淡色的唇边留下一抹艳红。
      “师兄,别走神啊,这只是个开场。”
      他柔声呢喃道。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