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柴救世攻略

作者:待月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8 章

      后腰上的疼痛转眼间扩展到四肢百骸,好像全身的血液和骨髓都要被抽出去一般,童秋难受地发出一声闷哼,喉头一甜,吐出一口鲜血。
      慕夏紧追而来,剑锋上的寒光几次擦着舜华的身侧,虽然每次都被舜华恰到好处的避让开,但童秋还是看的心惊胆战,毕竟实力不足一成的仙尊刚刚不知对自己做了什么好像变得牛逼了不少,但究竟对上实力也不弱的慕夏有没有胜算,童秋实在没有底。
      他慌忙抖着手捂住嘴,不让血染上舜华的白衣。
      他不想让舜华看出自己的异样,万一……他是想万一让他分心了,可就不好了……
      脑海里响起澈澈的声音:
      “唉哟,废柴,想不到你这么敬~业~啊~”
      童秋从这邪神的语气里听出了三分的揶揄七分的幸灾乐祸,但他全身疼的说不出话,只好暗自磨牙愤愤不平。
      他确实不能让创世神再死了,但内心似乎还有点其他说不清道不明的想法。
      舜华抱着童秋在树梢间起落穿梭,速度越来越轻盈迅捷,但随着舜华实力的回升,童秋身体难受虚弱的越来越厉害,就在他觉得自己要厥过去的时候,舜华的手从他的纹身上移开了,眼前出现了一片灿烂的花海,绵延的花朵覆盖着皎洁的月光,在风中起伏成粉色的海洋。
      前不久他第一次见到舜华仙尊身份的创世神,就是在这片木槿林里。
      今日的繁花依旧如那天一般茂盛,可是在某一个与大树擦身而过的瞬间,童秋与一朵碗口大的花朵几乎贴面相对,他看见那花朵里伸出一条纤细血红的花蕊,花蕊在花朵表面旋转一圈,还轻轻地卷曲了一下,童秋泛起一身鸡皮疙瘩,不知怎的,他本能地觉得那花蕊像极了一条舌头或者是蛇类的信子,刚刚贪婪地伸了出来,在脸上舔了一圈。
      “澈澈,我总觉得这些花不对劲。”
      童秋强忍着难受,在脑海中说道。
      澈澈:“当然了,这些树和花,其实是……哎呀,我去!!!”
      灵魂之海里突然掀起惊涛骇浪,澈澈话说到一半,就直直地被抛出去老高。
      其实这也怪不得童秋,实在是变故发生的太突然,他被吓了一大跳。
      舜华脚下的木槿树忽然接二连三地剧烈抖动起来,而且绝不是被飞吹拂的那种抖动,确切地讲,这些树简直就是在发疯!
      发疯的大树将自己的树干标枪一般投掷向空中的两人,枝干上的花朵把层层叠叠的花瓣完全张开,露出里面血红的长长花蕊,童秋甚至听见花朵发出了小孩一般刺耳的尖叫声。
      万千朵花张嘴尖叫咬人的画面不仅震撼人的眼球而且折磨人的耳膜。童秋双手得抱着舜华的脖子稳住不掉下去,因此只能硬生生地忍受这种煎熬。
      舜华单手抱着童秋,单手御剑,他动作极快极狠,寒光残影之中,拦路的树干和花朵就被斩断得七零八落,相比较而言,后面的慕夏就显得吃力了不少,偶尔有些漏网的花朵近了他的身,花蕊勾住他的衣服,布料上顿时响起被腐蚀的“呲呲”声,慕夏稍一分神,握剑的手臂上就被花咬出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鲜血顺着他的伤口留下,闻到血腥味的花朵更加疯狂,尖叫声几乎要震碎人的耳膜。
      趁着木槿树注意力转移的空隙,舜华抱着童秋头也不回地离开。童秋扒着舜华的手臂朝后张望了一瞬,只见粉色的花朵已经聚合成一个椭圆形的茧状,里面包裹着什么,不言而喻。
      童秋与慕夏虽然相识不到几天,还留下了一些不怎么“愉快”的记忆,但看到这一幕,他还是动了一点点恻隐之心。
      就在他哀叹自己爱莫能助的时候,一道雪亮的刀光破开层层叠叠的花朵,被剑气震得支离破碎的花瓣和树叶尖叫声又高了八度,一个身影在漫天的花雨中御剑而出。
      若不是看见这些疯树刚刚攻击人的可怕景象,现在的这一幕真的堪称唯美:
      花如雪,月如霜,凌风而立的男子足尖点在长剑之上,刚刚的激斗让他的胸膛微微气喘起伏,但远远看去,那人依旧慵懒而优雅,半个手臂上的血红也不显狰狞,反而有种妖冶的美。
      童秋只是这么快速地看了一眼,就被带离了木槿树林,也不知慕夏是否脱离了危险。
      这一场危机来的快,去的也快。月下的风有些凉,舜华每次足尖点在树梢上,都会轻盈的跃至半空,仿佛一只翩跹的白鹤,若不是他一路无话,刚刚还差点弄痛死自己,此情此景,童秋真觉得有点花前月下的“浪漫”。
      心里的紧张一松懈下来,身体上的难受又冒上来了。刚刚也不知道下意识地憋了多少口血在喉头里,现在似乎一股脑儿地全上来了,童秋根本来不及捂住嘴,一片触目惊心的殷红就绽开在舜华雪白的前襟上。
      童秋一下子脸色都变了,手忙脚乱地试图去擦掉那片血迹,一时心慌,又“咳咳咳”地剧烈咳嗽起来。
      舜华一把扣住他胡乱摸的手,沉声问道:
      “怎么回事?”
      童秋欲哭无泪,心道这不是您老人家刚刚用了什么莫名其妙的“吸功大法”把我搞成这个样子,怎么还倒打一耙。
      童秋咳得惊天动地,想说话也说不出来。舜华不做多想,抱着他一个俯身,迅速地降落。
      大地上,一块蔚蓝如宝石般的湖泊在眼前骤然放大,耳畔响起水流声,是一一座座小瀑布顺着山脊滑落的声音。温暖的水汽缓缓蒸腾上来,模糊了童秋那块水晶石的高级镜片。
      好在镜片高级就是不一样,不到半秒钟就恢复了清明如初。童秋看清楚了这一方宽阔的水泽原来是一座大得惊人的温泉,心中猛然一惊。
      前几天的阴影还没有散去,难道这是要让他重温一遍的节奏!?
      童秋扒着舜华的领子,整个人都缩在了他的怀里,但显然这样的反抗在舜华眼里根本就不值一提,身子一轻,温暖的水流顷刻间包裹上来。
      舜华看起来冷冰冰的,但动作却比慕秋温柔很多,至少他没有把人一把扔进水里面。
      童秋脚下有些飘,泉水瞒过他的胸口,有些闷闷的感觉,仿佛看出了他的不适,舜华抱着童秋的腰用力一提,让他得两只脚站在自己的两只脚背上。
      胸口的难受消失了,可童秋几乎和舜华贴在了一起。他伸手微微抵住舜华的胸膛,偏了偏头,拉开了一点点可以忽略不计的距离。
      “这段时间,是不是有人碰过你?”
      头顶上,舜华的声音低沉地传来,童秋嘴里“慕夏”两个字脱口就要出来,心里忽然咯噔一跳,他忽然觉得舜华这句话怎么听着那么不对味儿啊。
      他没有立刻回答,而是飞速地在脑海里问澈澈:
      “他怎么要这么问我。”
      灵魂之海里空空荡荡,澈澈不知哪儿遛弯去了。舜华见童秋不说话,逼问的目光又沉了几分。
      正在童秋着急的当口,澈澈终于是回出现了。
      小蜘蛛不耐烦地摆弄着他的银丝,说道:
      “叫我出来干什么,你难道不知道有些画面不适合未成年人看吗,未成年的神也不行!!”
      童秋没空和它诡辩,迅速地重复了一遍刚才的问题。澈澈大概真的不想看,或者只是想偷懒睡觉,这一次也回答得十分言简意赅:
      “你后腰上的纹身封印着舜华的部分灵力,按道理来说,只有他可以从中注入和取出,但刚刚他分明只想取一小点用来跑路就够了,谁知道你后面空门大开,一碰就无限量输出,要不是舜华及时停手,你今天的身体就会被掏空啦!这样的状况,他肯定会认为有人对你的纹身动了手脚啊!”
      顿了顿,澈澈语气忽然一低,意味深长地补充了一句:
      “打给比方吧,就好比一个男人发现自己童养媳的守宫砂没有了一样。”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