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作死日常

作者:绯素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九章悄然回京

      戏文里的故事再好也是戏文里的,要把戏文里的故事当了真就得傻到李夫人这个地步才成。
      
      秦升先是挑唆李夫人拆了那封信,后又想借着话茬让李夫人把李小瞒许了自己。
      
      哪知两个奸计都被李夫人破于无形,秦升只得回了厢房老老实实地读书写字。
      
      毕竟对于他来说考取功名才是最好的出路。
      
      ……
      
      傍晚时分,李夫人听见院门响过去开了门,门外边是顶着一头热汗的李小瞒。
      
      “娘。”李小瞒把抱着的西瓜递到李夫人手里自己则快步朝着后院走去:“我先帮守仁把车卸了。”
      
      “东西多不多?娘也去帮忙……”
      
      “今儿我们拉了一趟货,出城了三十多里。那个镇子的草料柴火比城里便宜不少,正好车空着往回走,我就顺道买了些。”李小瞒拦住了母亲却对着厢房喊道:“秀才,你的伤怎么样了?”
      
      “晚生的伤在手臂上,搬不得重物。”秦升慢悠悠地说道。
      
      “鸡贼东西!”李小瞒笑道:“又懒又奸,什么人能受得了你这样的脾气。”
      
      看着李小瞒去了后院,秦升咬了下唇瓣,心道:我又懒又奸,你勤快大度,我们两个不是挺好么……
      
      “娘跟你去。”李夫人把西瓜在檐下也去了后院。
      
      不一会儿三个人说说笑笑的回来,秦升已经从井里提了水上来:“洗手吧。”
      
      “新鲜呐,秀才也干活了?”高守仁举着两只脏手作势要往秦升的衣服上蹭,秦升皱眉一闪身子:“莫要胡闹。”
      
      李小瞒把西瓜抱过来撩着水洗了,然后把西瓜放进木桶里又放到了井下:“先用井水镇着,吃了晚饭再吃。”
      
      “娘擀了面,你再做个卤就成。”李夫人拿了布巾给闺女擦手:“其实娘也能煮饭,就是你总不叫娘动手。”
      
      “您不是说我煮饭比您手艺好?”李小瞒心疼老娘,天热自然不会让她进厨房:“您坐着歇会儿,咱马上就吃饭。”
      
      “有你封信。”秦升插话道:“是婶子收了的,你问问,别放丢了。”
      
      “我的信?”李小瞒看着老娘道:“除了您,咱家连门亲戚都没有,谁能给我写信?送错地方了吧?”
      
      “在你褥子下面压着呢。”李夫人说道:“不会送错,来人报了你的姓名,娘可听得真真的。”
      
      李小瞒进屋从褥子下面翻出那封信先看了看,果然如老娘所说,信封未留字迹。
      
      小心的拆开信封,李小瞒将里面的一张纸拿了出来打开,赫然是张五百两面值的银票!
      
      “银票?”李夫人从李小瞒手里拿过银票来看了看:“这么大一张,得多少钱?”
      
      “五百两。”秦升只瞟了一眼便看清了银票上的字迹,引得高守仁和李夫人同时吸了口气:“嘶!这么多?!”
      
      李小瞒又往信封里看了看确定没有东西之后她把银票拿了过来仔细地看着。
      
      银票上写着制票的钱庄的名号,制票的日期以及银票的面值并盖着几枚印章。
      
      银票是昌升号银庄制出来的,昌升银庄是大惠最大的银庄,他家的银票在大惠各州各郡之间流通,尤其是在一些小地方比户部发的官票还好使。
      
      李小瞒的视线在银票上扫了几遍最后落在银票上的一枚印章上,她认出了那四个字:镇国将军。
      
      “娘,您做卤吧。”李小瞒把银票装回信封收进怀中就往外走:“我出去一趟。”
      
      “吃了饭再去吧,你这急忙忙地又去哪儿啊?”李夫人追着她问道。
      
      “我把银票给他送回去!”李小瞒去了后院套上驴车出了门。
      
      李小瞒先去了府衙,门房爱答不理地瞅着她,阴阳怪气地说道:“你谁啊?上差大人是你这样的人随意见的?”
      
      李小瞒没想跟这狗眼看人低的门房一般见识,只说道:“还请帮着传禀一声,就说有个叫李小瞒的求见!”
      
      “李小瞒?”从门房的屋里走出个穿着墨绿袍子的中年汉子,上下打量着她问道:“朔州来的?”
      
      “是。”李小瞒心下一动:这人莫不是见过我?
      
      想着前段自己也曾在府衙里当过一天的账房,有人见过自己也未可知。
      
      “两位上差并不住在府衙。”中年汉子很和气的说道:“他们住在驿馆……”
      
      “多谢!”李小瞒拱手作礼转身下了台阶跳上驴车就走。
      
      “哎!我还没说完呢……”中年汉子犹犹豫豫地要不要追过去,门房已经拉着他往回走:“管她做什么?咱回屋接着喝去。”
      
      “行了,赶紧收了吧!”中年汉子甩开门房的手凑近他低声道:“这个女子可不一般!”
      
      “瘦的跟个小子似的,有什么不一般的?”门房不以为然道:“赵主簿,您看上她了?”
      
      “胡说!”赵主簿顿时沉了脸,他四下看了看才压低了声音道:“镇国将军和周大人可都在咱们大人跟前留了话了,让大人帮着照看着这位呢!”
      
      “就是那假小子似的姑娘?”门房张大了嘴诧异道。
      
      “就是她,错不了!”赵主簿点过头之后忙往府衙里跑去:“不成,这事儿我得禀告大人知晓才成。”
      
      ……
      
      “他走了?”李小瞒看着牵马的侍卫问道:“去哪儿了?”
      
      “将军已然在今早离开保顺府回帝都了。”侍卫恭恭敬敬地说道:“将军料到姑娘会来,因此派了在下在此恭候着姑娘。”
      
      “他这是何意?”李小瞒拿出那封信来对着侍卫晃了晃。
      
      侍卫摇头道:“将军的意思在下不敢揣度,在下只是奉命把将军的话转给李姑娘。”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