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作死日常

作者:绯素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七章酒醉之后

      叶忏歪头看向一侧,也无声地笑了。
      
      因为知道李小瞒说的那个人是周厝,因此叶忏心里格外痛快,同时也不知不觉把李小瞒看成了自己人。
      
      这个自己人倒不是他觉得自己与这个女人有多么亲近,而是两人都做了同一件事:算计周厝。
      
      叶忏得了消息知道李小瞒来集贤楼赴约便匆匆赶了来,唯恐她吃了亏。
      
      虽然叶爵爷也慢慢认识到这位李大姑娘绝非是一般的乡下柴禾妞儿,可他也知道周厝平素行事的阴狠。
      
      他更不愿意看见她因为曾是自己未过门的妻子这件事而吃瓜落儿。
      
      如今看来这位李姑娘虽然醉得性情大变连他都不认识了,但仍能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叶忏感到很欣慰!
      
      能让周厝暗搓搓地吃个亏可不容易。
      
      扭过脸儿来对上李小瞒那张苍白但带着得意笑容的脸庞,叶忏仔细地看了看,心道:她若好好打扮起来应该是个清秀窈窕的女子……
      
      “你……”叶忏犹豫了一番还是低声问道:“你可怨恨过那镇国将军?”
      
      “镇国将军?”酒劲儿上来,李小瞒只觉得口干舌燥身上却一阵一阵地发冷,她脑袋里头乱哄哄地如同做开了锅水,云山雾罩地有些神志不清。
      
      “听着有点儿印象。”她后背紧贴着车厢闭了眼,想记起这个‘镇国将军’来,最后还是摇了头:“记不清了……”
      
      “他叫叶忏。”叶忏挪到李小瞒的身旁坐下很小声地问道:“你们不是曾经订过婚么。”
      
      “哦,他啊。”李小瞒睁开眼斜睨着身旁的叶忏问道:“你问这个干吗?”
      
      “只是好奇而已。”叶忏垂了眼帘不敢与她对视。
      
      李小瞒的眼睛太亮了!亮得让人以为她的眼睛是嵌了两块漆黑的宝石,眸色深得能把人装进去……
      
      “我从未怨恨过他。”静默了一会儿之后,李小瞒突然说道:“婚事是双方长辈为我们定下的,可要过一辈子的却是我们两个人,两个连面都未曾见过的人要怎么过日子?”
      
      李小瞒后脑勺抵在车厢上左右晃动着脑袋说道:“没法过……没法过就分开,各自安好就是了,有什么可怨恨的……”
      
      叶忏一直听着她说话,每一个字都听得真真切切。
      
      原来,她是这样的女子……
      
      “李姑娘。”叶忏抬头看向李小瞒:“我给你一笔银子,你带着母亲回家过安生日子去吧……”
      
      “就停这里吧。”李小瞒忽然往车外探出身去对着驭夫说道:“我家门前的巷子道路狭窄。这辆车进去怕是不好调头出来。”
      
      说完不等马车停稳便利利落落地跳了下去,任谁也瞧不出她已经醉得迷迷糊糊。
      
      “等会儿……”从荷包里数出十五枚铜钱递到驭夫的手里,李小瞒又加上了两枚:“天热,这是辛苦钱。”
      
      驭夫回头看向叶忏,叶忏对他使了个眼色,驭夫忙叫住了李小瞒:“姑娘,落下东西了!”
      
      “哦!还有丝瓜呢……”李小瞒回身把车里的丝瓜一根根的小心拿起,嘴里碎碎叨叨地数着数:“一,二,三……”
      
      “怎么是七条?”把怀里抱着的丝瓜又数了一遍,李小瞒皱眉看着叶忏说道:“我明明买了八条,怎么少了一条?”
      
      叶忏摊了手让她看:“我可没动。”
      
      七条丝瓜横躺在李小瞒的臂弯里,她像是单手托着个孩子,一双眼睛只在叶忏身上打转儿,似乎是要从他身上看出条丝瓜来。
      
      叶忏笑了,笑得脸上露出了两个酒窝,看着是一股子孩子气。
      
      李小瞒忽然单手抓着横梁抬腿迈上车厢,叶忏只觉车厢里一暗,酒气冲天的李大姑娘已经到了自己面前。
      
      车厢里的高度是不足以使人站直了身子的,因此李小瞒是单腿屈着蹲在了叶忏身前,她伸手用手指戳向了叶忏脸上的酒窝,一边点了一下,然后点点头:“可爱!”
      
      一低头,正好看见滚到了座椅下面的那条丝瓜,李小瞒将它够了出来。
      
      丝瓜很嫩,头上还带着朵小黄花,李小瞒觉得那花虽不芬芳但很美丽,她把丝瓜塞进了目瞪口呆的叶忏手中一本正经地说道:“送给你!”
      
      车厢里光影闪动,是那个女人下了马车。
      
      叶忏看着手里的一条丝瓜怔住,不知是该笑还是该发怒。
      
      驭夫回身看了看,不声不响的放下了帘子,车厢里又成了黑暗混沌的模样。
      
      叶忏摸了摸自己的脸,觉得脸颊上被她用手指戳了两个洞出来,不疼,却有火辣辣的温度。
      
      悠地,他又记起了被她用膝盖顶着时候的感觉。
      
      心脏就这么不受控制的狠跳起来,叶忏抿唇呆坐在车凳上喃喃说道:“你得生气发火,你得让那个女人怕你……”
      
      可叶爵爷却丧气的发现,自己在被那个女人轻薄了两次之后,却无气可生。
      
      “回驿馆。”叶忏垂头丧气地吩咐道。
      
      ……
      
      李小瞒醒过来的时候屋里是黑的。
      
      在黑暗里她四下看了看,知道是躺在自己屋里的竹床上。
      
      “什么时辰了?”
      
      一张嘴,李小瞒便呲牙咧嘴地皱了眉!只觉嗓子似被大火燎过,连呼吸都觉着疼。
      
      “戌时。”外面有人应了,是秦升的声音。
      
      “哎呦……”两手按着突突乱跳的太阳穴摇摇晃晃地起身下地,李小瞒往身上看了一眼见穿戴的还算整齐才往门口走去。
      
      秦升正坐在檐下看书,见她出来便问道:“可要吃晚膳?”
      
      “不吃。”李小瞒扶着门框站得东倒西歪:“给我倒杯水。”
      
      秦升把书放在椅子上去了厨房,李小瞒走到了堂屋门口却没发现李夫人:“我娘呢?”
      
      “跟高守仁一道出去了,给你去抓醒酒药。”秦升将一只装了白水的杯子递了过来,李小瞒一眼看见他手背上寸把长的一条血道子:“你这手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沉了口气站稳,李小瞒看着秦升问道:“有人欺负你了?”
      
      秦升淡然摇头:“你挠的。”
      
      “啥?!”李小瞒不可置信地盯着那条伤口说道:“好好的,我挠你做什么?”
      
      “你回来的时候抱了几条丝瓜,晚生想接过来,你不给,还……”
      
      “哎呦……真丢人!我这酒疯撒的……”李小瞒很惭愧,不好意思正眼看秦升,她两手作揖忙不迭地说道:“对不住!对不住!我一点儿印象都没有了……”
      
      “喝水吧。”秦升水杯送到了李小瞒面前淡声道:“你喝酒没有酒品,以后在外莫要饮酒。”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加油~
    给自己打打气!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