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作死日常

作者:绯素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一章冤家路窄

      李夫人不见了一双大鞋,每天在屋里屋外的瞎翻腾,摆出了一副要掘地三尺不找到不罢休的架势。
      
      依着李小瞒对母亲的了解,要想让她彻底忘记屋顶上的两只大鞋至少也得十天半个月。
      
      于是为了免于每天回家就收拾屋子的厄运,李小瞒想出来个法子缓解李夫人对‘爱鞋’的依赖。
      
      她买了一斗带着干豆荚的绿豆让李夫人剥。
      
      剥豆子既费工夫又磨心性,剥出的豆子正好熬绿豆汤去暑气,可谓一举多得。
      
      只一天的时间,李夫人便喜欢上了剥豆子忘记了寻了多日的一双鞋。
      
      只是两三天之后一升豆子剥完,李夫人又拿着空了的笸箩追着李小瞒给她买带荚的绿豆回来……
      
      李小瞒被老娘磨的没了脾气,只得又买了绿豆,而且一下子就买了三斗,想让李夫人一次就剥得够够的看见绿豆就头大!
      
      然而她低估了老娘对于剥绿豆的喜爱程度,李夫人非但没有排斥剥绿豆反而熟能生巧剥得更快更干净,三斗带荚的绿豆只用了三天时间便被剥了干净。
      
      晚上李小瞒回来,李夫人扛着一口袋绿豆向闺女显摆,同时要求再买带荚的绿豆回来。
      
      李小瞒看着一大袋子泛着油光的新绿豆发愁,家里就四个人,就是用绿豆汤洗澡也用不完这么多。
      
      “要是在村里就好了。”秦升的声音自厢房里飘了出来隐含着笑意。
      
      丫头村的人家大多是穷人,一年到头见不到什么钱。
      
      不闹灾的时候吃喝都在地里刨,偶尔家里有了点富余的东西是可以用来换别家的东西的。
      
      而在保顺府这种以物易物的交易方式是行不通的,所有的生意都要以银钱付讫。
      
      不过秦升的话还是让李小瞒脑中灵光一闪!
      
      她一路小跑着到巷子外的杂货铺里借了个木斗回来把袋子里的豆子仔细量了,然后打发高守仁把木斗给人家送回去,而她自己则拿着根小木棍儿在院子里写写算算。
      
      秦升靠在椅背上以一种极为闲适的姿态坐着。
      
      他的视线透过支起的窗户落在李小瞒身上。
      
      李小瞒背对着秦升蹲在院子中央,宽大的袍子贴了身,让他能够看清她纤细的腰肢和浑圆的屁股。
      
      秦升眯起了眼睛,脑子里想象着她精于盘算的认真模样。
      
      他喜欢那样的李小瞒。
      
      那日在府衙里他眼瞅着她身子灵活地在高高的粮食堆上爬上爬下,看着她不容置喙地指挥着那乱成一团的车马,快刀斩乱麻般的算清了府衙几个账房都未算清的一笔糊涂账。
      
      她说,他写。
      
      她算,他记。
      
      配合得天衣无缝。
      
      自那时起秦升就认为自己与李小瞒就是天生的一对!
      
      一样的穷苦出身,一样的有见地。一个是搂钱的筢子一个是装钱的匣子,绝配!
      
      “欧了!”李小瞒一声怪叫把正发呆的秦升吓了一跳,他忙摆了个正襟危坐的姿势垂眸看向手里的书籍,耳朵却支楞着听着院子里的动静。
      
      然而李小瞒什么都没说,兴冲冲地进了厨房。
      
      第二天李小瞒回来的时候先去布庄取了新衣,还买了些最便宜的棉纱布,又给李夫人带回了五斗带荚绿豆。
      
      “还有我们俩的?”当初去选料子的时候高守仁和秦升都是站在布庄外候着的,俩人谁也没想到李小瞒也给他们做了新衣。
      
      “都回屋试试合身么。”李小瞒拿了剪子去了堂屋。
      
      “老大,怎么样?”高守仁很快从屋里跑了出来,站在院子里伸着胳膊转了个圈,身上的新衣四敞大开连腰带都没系。
      
      李小瞒抬头瞟了一眼说道:“漂亮!”
      
      “你都没好好看。”高守仁不满地凑到李小瞒跟前看着桌上被剪成一般大小的棉纱布问道:“这不大不小的有什么用?”
      
      李小瞒笑笑:“这个大小正好做屉布。”
      
      把李夫人剥好的绿豆用称称了三斤一份放在棉纱布上提着四个角系好,李小瞒举着对高守仁晃了晃:“明儿咱们出去的时候带出去卖了。”
      
      “有人要么?”高守仁接了那包豆子掂了掂。
      
      “试试呗。”李小瞒随口说着一抬头,看见了依着门板站着的秦升:“呦!”李小瞒的眼睛一亮。
      
      人靠衣装佛靠金装,这话说的真真没错,换了一身月白色素锻深衣的秦升竟平添了几分人才如同换了个人,一扫身上的穷酸气,很有几分家境殷实的读书人的气势。
      
      秦升侧身对着李小瞒,一双狭长微挑的凤眼斜睨着她不说话。
      
      “真他娘的骚!”高守仁过去摸了摸他衣服的布料撇嘴道:“老大,为何不做一样的颜色?”
      
      “我的也是黑的。”李小瞒收了视线继续分豆子:“咱俩的衣裳是一块布上裁下的料子。咱们天天在外头待着,得穿耐脏的颜色。”
      
      高守仁咧嘴笑了,得意地对着秦升一扬下巴。
      
      秦升一垂眼眸转身回了屋。
      
      方才李大姑娘看着他一怔的眼神都落在了秦升的眼里,他犯不上和个混小子呈口舌。
      
      ……
      
      水陆法会一场四十九天,保顺府里的善男信女们都往城东的大寺跑。这些日子的生意格外好做,李小瞒心疼整日里跑个不停的小毛驴,特意给它的草料里拌了不少糙粮。
      
      李小瞒给绿豆定的价格比市面上的价格低一两文钱,但她家的豆子三斤一包送块屉布,因此很招那些香客的待见,每天带的几包很快就能卖掉。
      
      这样的一包绿豆刨去本钱李小瞒能挣五文钱左右,积少成多,一个月下来也有八、九百文赚,足够李夫人日常吃喝。
      
      李小瞒无心插柳,倒是让老娘自己解决了自己的温饱问题。
      
      城东的大寺名为毗卢寺,建在一座不高的山包上。
      
      叶忏在一众侍卫亲随的护卫下从毗卢寺出来拾级而下,想乘坐马车回驿馆沐浴更衣。
      
      法会到第六日正进行到放生仪轨,叶忏作为此次法会的筹办官员自然是要露面的。
      
      跪在毗卢遮那佛的金身前耳边听着嗡嗡地诵经声闻着各种关在笼中的鸟兽鱼虫的污秽之气,叶爵爷很想把周厝按住狠锤一通!
      
      周厝聪明的很,放生仪轨方结束便跟着大和尚们进了法坛,叶忏抓不到人泄愤只得先回驿馆。
      
      “回城东的,还差一位,再上一位咱们就走!”
      
      叶忏心烦意乱地寻声望去,看见穿的利利落落的高守仁正在官道边招揽客人。
      
      “这小子?”叶忏是认识高守仁的,一看到他叶忏的俩眼便不由自主地往四周踅摸起来。
      
      李小瞒正倚着在路边的一棵树打盹。
      
      白天出门挣银子养家糊口,晚上提笔练字,李小瞒总觉得缺觉睡不够。
      
      “哎!”叶忏走近她先端详了一阵才伸手戳向李小瞒头上的斗笠,手指便被那个女人死死的攥住了!
      
      李小瞒抬头露出斗笠下面色苍白的脸,冷冷地直视着叶忏。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出来说话啊~~
    让我知道自己没有单机~~~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14924045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