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作死日常

作者:绯素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九章不能堕落

      李小瞒进门儿的时候,院子里只有李夫人一个人蹲在地上摘菜。
      
      大竹筐里的东西都被掏了出来,摆了满地。
      
      “那盗贼官府抓了?”抬头看见闺女进来,李夫人张嘴就问盗贼的事儿,这点儿事儿她惦记半天了:“打板子没有?用鞭子抽了?扇大嘴巴了?”
      
      李小瞒往厢房里瞟了一眼随口问道:“守仁呢?”
      
      “老大,掏茅房的来啦。”高守仁在后院喊道。
      
      掏茅房的大多是城外的农户,隔三差五的进城来走街串巷吆喝。
      
      掏了茅房里的粪水还会给几个铜钱,不多,临走还要约下下次来的时候。
      
      李小瞒把凉席筒子和包袱都放在了屋檐下,走到李夫人身边从地上摆着的东西里挑出一柄大茶壶提着进了厨房。
      
      “给娘说说,那盗贼如何了?”李夫人抓着一把菜追进厨房。
      
      “可惨了……”李小瞒一边清洗着大茶壶一边道:“他进了衙门就被差役抽了二十个大嘴巴,这小子不服,又让人抽了二十鞭子……”
      
      “服了吗?”李夫人追问。
      
      “没有。”洗干净茶壶,李小瞒把锅里的凉开水盛了进去:“后来又被打了二十六板子这小子才服软。”
      
      “怎么是二十六板子?”李夫人不解道:“先前可都是二十下的。”
      
      “执刑的衙差心眼儿好,打了那厮个六六大顺,吉利!”
      
      听着李小瞒在厨房里胡说八道,秦升抿嘴笑了:“婶子,您别听她的。盗贼确实收了监,要怎么判还得过了堂才知道。”
      
      李夫人却对秦升的话将信将疑:“不能吧,街上那么多人瞅见了呢,他抢了人家姑娘的荷包。”
      
      秦升笑笑,到井边提了水上来洗手。知道自己是跟李夫人说不明白的。
      
      “老大,你买凉席了?”
      
      李小瞒一听高守仁的话忙喊道:“你什么都别动!赶紧洗手去!”
      
      “又不是我掏大粪。”高守仁走到厨房门口把三枚铜钱递给她:“掏粪的给的,他十天后还来。”
      
      “三个大子儿?不少。”李小瞒瞥了一眼说道:“你拿着吧。把驴粪蛋子也收着,到时候一并卖了。”
      
      “成。”高守仁把几枚铜钱放入怀里,他对着李夫人眨眨眼笑道:“婶子,攒多了咱买零嘴吃。”
      
      “洗手去!”李小瞒喝足了水仍旧不依不饶地说道:“这么大的人了,不知道干净。”
      
      走到院子里又从地上的东西里一通挑挑拣拣,李小瞒翻出一大块猪胰子递给高守仁:“以后洗手用胰子,用完了找个碗装上。”
      
      “闺女,做饭吧,娘早就饿了。”李夫人追在李小瞒身后抚着肚子说道。
      
      “我看看咱做些什么吃啊……”李小瞒盯着地上的几种蔬菜琢磨着哪种放不住就先吃哪种。
      
      末了,李小瞒和了一块面让李夫人擀了宽面条,她做了个茄子肉丝卤,拌了个菠菜。
      
      “今儿先吃点简单的,待会儿还有事儿做。”李小瞒把过了水的面条挑了一大碗浇上卤端到母亲面前,又给秦升和高守仁也盛了:“咱们一会儿把院子里的东西都收拾了。”
      
      这顿饭是几个人到了保顺府之后头一次起火,因此大伙儿都吃得分外香。
      
      上一世的李小瞒从幼儿园到大学基本都是住校生,她的父母都是警察,工作忙得在家的时间有限,因此李小瞒可以说是吃着食堂的饭菜长大的孩子。
      
      而她的厨艺也仅限于煮方便面卧个鸡蛋,再就是鸡蛋炒饭之类的。
      
      看着吃的爪干毛净的几个大碗,李小瞒也觉得自己厨艺见长,做出的饭菜滋味相当可以,于是腆着脸说道:“我做饭的手艺真不赖!”
      
      李夫人吃饱之后说话比较客观:“那是我们都饿了。”
      
      “成了,酒足饭饱,干活!”李小瞒不爱听母亲的话,起身站在堂屋门口指着地上的东西说道:“守仁,秀才,你们俩把这些东西归置了。”
      
      “那你干嘛?”秦升小声问道。
      
      秦秀才从本质上来说是个懒人。
      
      自己一个人过日子的时候除了读书便不肯在旁的事上多费一分力气。
      
      家里的院子可以几个月不扫,身上的里衣可以多日不换洗,吃饭要到隔壁李家吃白食,连每个月领廪膳银的时候都是磨磨蹭蹭,非等了高里正一起去,就为了搭上他雇的车马,自己可以少走些路……
      
      李小瞒对他的评价可谓一针见血:秦秀才就是个驴粪蛋子,表面光!
      
      秦驴粪蛋子今日虽然春心萌动对李小瞒有了些意思,但仍是只肯动脑不肯动手的做派。
      
      他脑子里根深蒂固的念头就是:男人才是一个家的家主,可以在外面吃苦受累,可以挣银子给女人花,但只要在家就得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所以他在外面肯帮着李小瞒卖力气提包袱,却不愿动手做家务。
      
      “我?”李小瞒叉腰瞪眼:“我看着你干活!”
      
      秦升低头笑了。
      
      他挺喜欢李小瞒对着他吆五喝六的样子,外强中干,完全没有威慑力,倒是让他觉出些特别的意味来。
      
      高守仁和秦升一趟趟地把院子里的东西往厨房里送,李小瞒也没闲着,在院子里扫出一块干净地方把凉席铺在了地上。
      
      “娘,做几床褥子吧。”她把最大的包袱提到席上打开,里面是几块裁好的一色棉布和一大卷子棉花。
      
      睡在光板竹床上太硬了,李小瞒每天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身上都印出一片格子,都是竹床硌出来的。
      
      今儿出门的时候她就想好了,说什么也得做床厚些的褥子铺上。
      
      李夫人虽然做事不靠谱但针线活还是不错的。做褥子不需要什么针法,关键是要把棉花均匀的絮上才是见功夫的。
      
      李小瞒是内里装着个现代灵魂的组合货,针线活糙得没眼看,她只得守在李夫人身边打下手做做穿针引线递棉花的活儿。
      
      一会儿工夫,一条新褥子做好,是厚厚实实的一条。秦升和高守仁看着直眼馋。
      
      李小瞒把做好的褥子抱起去了高守仁的屋子铺在了竹床上:“天热了,以后可得见天洗澡了。”她看了眼杵在门口的大小伙子说道。
      
      “嗳。”高守仁一只手伸进衣襟里搓着胸口的泥痛快地应了。
      
      “干嘛先给他啊……”李小瞒从高守仁屋里一出来秦升便凑过来极小声地嘀咕道。
      
      “因为他最小。”李小瞒横了秦升一眼,有点烦他这个碎嘴唠叨地模样。
      
      第二床褥子做好之后,李小瞒抱着去了秦升的屋子,把手里的东西往竹床上一扔转身就走,门口却被秦秀才堵了个严实。
      
      秦升对着李小瞒摊开双手让她看,李小瞒一看他的脏手只得回身把褥子展开铺好,秦升这才让出门口。
      
      “矫情!”李小瞒丢下一句出了屋。
      
      秦升进屋在铺了新褥子的床上坐下,心里美滋滋的。
      
      “怎么就三床新的?”高守仁看着空了的包袱皮问道。
      
      “三床就够了。”李小瞒去了李夫人住的屋子,把新做好的褥子铺在老娘的床上,抱着那床旧的回了自己的屋子。
      
      高守仁与秦升对视了一眼,心里都有些不是滋味。
      
      “愣着干嘛?”李小瞒出来指着地上的凉席说道:“一人一张,自己擦干净铺床上去。”
      
      这次秦升没有偷奸耍滑,先擦干净一张席子放在了李夫人住的那间屋门口……
      
      ……
      
      屋里屋外收拾利落,天已经全黑了。
      
      此时睡觉尚早,李小瞒便点了油灯在堂屋里裁纸。
      
      她买的练字的纸是最便宜的,成卷子卖,铺子里不管裁开。
      
      灯光摇曳,李小瞒不时看一眼灯油,心里隐隐作痛。
      
      她到了这个世界大半年时间,夜里大都是摸黑过。如现在这样点着油灯的时候少的可怜。
      
      现代的生活与她已是梦里的事情,她现在只心疼着一碗灯油。
      
      “秀才。”终于忍不住,她对着厢房喊道:“你晚上看书吗?要是看书就到堂屋来吧。”
      
      一盏灯,两个人用着,她心里还踏实些。
      
      秦升手里拿着一册书施施然迈步进屋轻声问道:“舍得点灯了?”
      
      李小瞒咬牙道:“我什么时候抠门儿过?”
      
      秦升不再言语,安心读书。偶尔抬头望向李小瞒。
      
      都说灯下观美人乃是一桩乐事,只是……
      
      秦升看着直眉瞪眼瞅着油灯的李大姑娘只觉得骇人!
      
      李小瞒的脸上没有一丝笑模样,苍白的面色在摇曳的灯光下显得面目狰狞。
      
      秦升移开了视线,慢慢的拧身面朝了门口。
      
      “不成!我不能这么堕落了!”李小瞒忽然开了口,自言自语道:“点个灯都跟要了命似得,我至于么!”
      
      “守仁。”她抬头对着坐在门槛上乘凉的青年说道:“咱明天得出去找活儿去。”
      
      “嗯。”高守仁点头。
      
      “我也可以找些抄写的活计贴补家用。”秦升接口道。
      
      “不用。”李小瞒摇头:“从现在开始你只要好好读书就是了,旁的事一概不要管。”
      
      十年寒窗,这场秋试对于秦升何等重要,李小瞒清楚的很:“咱们还跟在家时一样,我跟守仁出去找营生,你帮我照看着我娘。”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欧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