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起之炮灰女配的重生

作者:落沉倾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炮灰侧妃的逆袭(20)

      “江明月,我看你是疯了!”
      
      “我没疯,嫡子未生,怎么可以有庶子出生?你如果真的爱我,就不可以让她生下那个孩子!”江明月振振有词的开口。
      
      卓崇安闻言双拳猛地紧握,片刻,他坐起身,穿起了衣服。
      
      “你去哪?你要去找那个贱人对不对?你果然又在骗我,你不是说你最爱的人是我吗?连这么一点小事你也不愿意为我做,卓崇安,我看错你了。”听着江明月的咄咄逼人,卓崇安只觉得自己的头都要炸了。
      
      到底是谁看错了谁?
      
      他记忆里最爱的是那个在黑暗中拼尽全力保护他,照顾他的温婉女子。
      
      而不是眼前这个一口一个堕了,一口一个贱人的疯癫女人。
      
      “我的确爱你,从三年前你救了我之后,我就一直喜欢你,可是,明月,你让我失望了…”
      
      “我让你失望?”江明月嘲讽的笑了笑:“呵,是你让我失望了,你骗我,利用我,还让别的女人怀了你的孩子。卓崇安,我恨你!”
      
      “你给我滚,滚出去…”
      
      午夜,寂静的可怕,卓崇安走后,更是可怕的让她浑身颤抖。
      
      她的嘴角很疼,脸很疼,膝盖很疼,可最疼的,却是她的心。
      
      她一直想要嫁给自己的心上人,一直想一生一世一双人,一直想有个幸福的家。
      
      可是,一夕之间,她什么都失去了,什么都没有得到。
      
      恍惚间,她想起赵珮,他对她说,不介意她的一切,他愿意和她在一起,只要她在他身边。
      
      他还说,他不会纳妾。
      
      圣上赐婚呀,她就因为喜欢卓崇安而与他私逃了。
      
      当初有多爱卓崇安,此时,她就有多痛恨他。
      
      屈辱,痛苦,绝望,她这一年来什么都经历了,他在新婚这一天没有与她礼成,看她被打,罚她下跪,还爆出了别的女人的身孕。
      
      这就是他的爱,好,她会把他给她的一切,加倍奉还。
      
      兰儿是吧,你有命怀,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命生!
      
      第二日一早,当婢女们走进屋子里要给江明月梳洗的时候,却被屋子里浓厚的血腥味给惊住了。
      
      走进里屋一看,江明月竟割腕自杀了。
      
      卓崇安得到消息赶来时,是又痛又惊,不由得,他有些暗恨自己昨天的语气太重了。
      
      其实,他还是喜欢她的,只要她不太过分,他还是愿意包容她的。
      
      她为了他私逃拒婚,又放弃了家人,如今失去了江家大小姐的身份,她其实已经没有什么依靠了。
      
      府里的大夫连忙赶来,所幸伤口不是很深,幸好来的及时,不然这位新夫人恐怕就香消玉殒了。
      
      “明月,明月…”
      
      江明月醒了,空洞着眸子,木然的看着帐顶,理也不理会卓崇安。
      
      这可把卓崇安吓坏了:“明月,你和我说句话。”
      
      他一直握着她的另外一只手,时而轻吻,时而贴在自己的脸上。
      
      他给江明月喂饭喂水喂药,一喂江明月就吐,一整天下来,她什么也没吃,脸色越加的惨白了。
      
      嬷嬷见她这幅要死不活的样子,登时气不打一处来:“主子,您一天都没吃东西了,这样子可怎么办?夫人这里有老奴,您就先去休息吧。”
      
      卓崇安不肯走,江明月却忽的一笑:“崇安,你去吃东西吧…”
      
      “明月,你终于肯理我了。”
      
      “你去吃东西吧,不用管我,就算她打死我,也是我的报应。”她笑的惊人,嘴角微红,提醒着卓崇安,昨日也是这个嬷嬷,掌掴了江明月。
      
      “夫人这是什么话,你行的正坐得端,还会怕老奴?老奴只是依照贵妃的意思,给您立立规矩…”
      
      “骂我娼妇,贱人,也是贵妃教的吗?我知道,你们都巴不得我死,放心吧,不出三天,我就会死的干干净净,再也不碍你们的眼。”江明月转过头去,不再看两人。
      
      卓崇安的脸色有些难看,他盯着嬷嬷道:“你竟然敢辱骂明月?”
      
      “殿下…”嬷嬷带上他如鹰一般的眸子,瞬间一紧张,把以前的称呼都脱出口了。
      
      见她紧张的模样,瞬间,卓崇安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滚!”他冷喝一声,嬷嬷闻言立马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她可以不尊重江明月,但是不能够不尊重十爷。
      
      嬷嬷走后,卓崇安试探性的凑到了江明月的身旁,他轻轻的躺在了床上从身后拥住江明月。
      
      “明月,对不起…”
      
      “我错了…”
      
      “之前兰钏一直都在喝避子汤的,后来我们出宫了,许是药停了,所以她才怀了孩子。我不是故意的…”
      
      “明月,你好好的,别再做傻事,过一段日子,等你身体养好了,我们也会有自己的孩子的。”他的声音温柔似水,可却不知,她的心已经彻底冷了。
      
      “明月…”不管卓崇安怎么叫她,她仍是再没有回应。
      
      三日,十日…
      
      渐渐的,江明月手腕上的伤口好了,慢慢变成了一个粉色的疤。
      
      天气好了,偶尔她也去后花园玩一玩,偶尔,还会遇到卓崇安的几个侍妾。
      
      最开始,她们还恭敬的向她请安,可后来慢慢的,她们的态度越来越差。
      
      曾经,在她入宫给永阳当伴读的时候,有个侍妾对她出言不逊,那日大婚匆忙她没注意,这个女人原来也跟着来了这里。
      
      “哟,这不是夫人吗?夫人真是好雅兴,竟然有时间出来赏花游玩…听说爷大婚十几天,一直都没去您那里留宿…哎,爷怎么能这样呢?”这个女人叫蓉月,与她的名字一样,里面都带着月字。
      
      “不如爷晚上去咱们那里的时候,咱们劝劝,可怜可怜夫人吧!”另外一个侍妾,她不认识。
      
      江明月依旧是怔怔的看着天空,好似超脱了凡尘。
      
      只是无人看见她袖中的手,早已经紧握成拳。
      
      “你可得了吧,咱们哪能劝动爷啊,爷不喜欢的人,那就是彻底的厌弃了,这一哭二闹三上吊都留不住,咱们啊人微言轻,还是别惹爷厌烦了。”
      
      “走吧走吧,她莫不是聋了,哑了,半天也没个声音。”
      
      “可不是,这般无趣的女人,直叫人作呕…”
      
      两个女人一边取笑着,一边向前走去,身后,江明月缓缓站起身。
      
      她不叫人陪着,下人们便也慢慢懈怠她。
      
      那两个女人加上丫鬟约有10个人,而她只有自己,不过,她已经什么都没有了,那不如就来个鱼死网破。
      
      她无声无息的冲了过去,等那些女子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
      
      江明月一手拉过一个侍妾的头发,将她们的头撞在一起。
      
      她们的头上戴着坚硬的金饰银饰,剧烈的撞击之下,她们的头产生了剧痛。
      
      江明月的眼神落在了那金色的镶嵌着红玛瑙的簪子上:“正红色的玛瑙?你一个贱妾,也敢配带正妃才能用的正红色?”
      
      她眼疾手快的抽走那只簪子,猛地划破了那个戴着簪子的侍妾的脸颊。
      
      鲜血瞬间奔涌而出,吓傻了众人。
      
      “救命…救命…”另外一个侍妾惊叫出声。
      
      丫鬟们纷纷扑了过来,江明月却先一步抓住了那个尖叫的侍妾,并把簪子抵在她的颈项间。
      
      “你们再敢靠近我,我就杀了她!”
      
      “别,别这样!江明月,你放了我,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江明月在她耳畔,低低一笑:“不敢,你有什么不敢的?你想杀我,可你不敢,你不敢的事,我敢,你们都该去死!”
      
      “夫人,不,王妃,王妃娘娘,求您高抬贵手,放了蓉月吧!”
      
      “蓉月,你也配叫月,之前崇安不是让你改名的吗,你怎么还叫蓉月?你冲撞了我你知道吗?我才是当家主母!”他说的话,统统都是狗屁,都是不作数的。
      
      蓉月只感觉那簪子冰凉的触感在颈间徘徊,按她这癫狂的状态,她离见阎王爷也不远了。
      
      “好了,不与你多费唇舌了,咱们一起走吧…”
      
      “去…去哪…”
      
      “去见卓崇安!”卓崇安如今已经是个富贵闲人,发生了大事,他自然第一时间便到了现场。
      
      可他关注的不是后院的妻妾斗争,而是,兰钏房里端出来的一盆盆血水。
      
      “啊…”
      
      “啊…”
      
      一声声尖叫,凄厉万分。
      
      兰钏一向温柔,声音也是如水般透彻,可如今…
      
      孩子,他的孩子…
      
      孩子一直不都好好的吗?怎么忽然就保不住了?
      
      脑海中忽的响起江明月那句:“堕了它!”是明月吗?会是她做的吗?
      
      不,明月已经很委屈了,他不能再没有证据的怀疑她。
      
      “回禀主人,兰姨娘喝下了大量的红花,如今已经滑胎,请您节哀…”卓崇安的身体情不自禁的颤了一颤。
      
      他的第一个孩儿啊…还没出世…就这样化为了一摊血水…
      
      “红花?谁给兰姨娘喝的红花?今天煎药的是哪个奴才?”
      
      “回主人的话,是奴婢,是奴婢给兰姨娘煎的药,可是,奴婢也不知道这红花是从哪里来的啊!”
      
      “你不知道,你可曾离开?”
      
      “奴婢一刻也没离开,药煎好了,便给了冰云姐姐…”
      
      “冰云呢?冰云…”
      
      下一刻,他的目光扫向了冰云,后者的身体抖成了筛子。
      
      “主人,不是奴婢,奴婢什么也没有做,奴婢是冤枉的…是采莲和奴婢一起去膳房取的药,我们可以彼此作证。”采莲连忙站出来作证,这…所有人都说没做过,那究竟是谁做的?
      
      “是我做的。”门口,忽然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
      
      卓崇安抬眸望去,江明月身上染着一些血渍,她拿着一支簪子,抵着他的侍妾蓉月的脖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目测还有两章,啦啦啦~痛虐坏人,然后再来一个主角们的恩爱秀场。



    非亲(gl)
    即将完结的姐妹百合文~



    女配么么哒,别虐我[系统]
    18年准备开的新坑~



    小妾就是不斗妻(gl)
    我的汉代半架空百合文~



    玉树琼花盛冰雪(gl)
    冰雪若彩篇~



    若莹花开(gl)
    我的另一篇原创百合,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