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师穿成豪门贵公子

作者:小文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8 章

      
      “我只是说迷信不好,没有说你不好。”谢玉帛飞快地解释一句,低头吃饭。
      
      商言戈自从开启群聊,就一直在看财报没有说话。事实上,除了视频会议,商总就没有跟多人聊天的经历,鬼使神差地加进来,一来想跟谢忱泊加强联系,就要打入内部,争取建立更加复杂关系网,比如更多的互相认识的朋友。
      
      二来,商总知道谢忱泊此时在家,说不定能听见谢玉帛的声音。
      
      他确实听见了,但是有点扎心。
      
      “没事,迷信确实不好,长丰只是无奈之举,我很快会退出。”
      
      商总说完这句话就下线了。
      
      薛菁笑道:“商总这就下线了?”
      
      谢忱泊猜测:“估计去洗澡了。”
      
      谢玉帛遗憾,这就去洗澡了啊,他刚才说错了话,还有拯救一下形象呢。
      
      比如不经意的炫耀一些东西,让商总听见。
      
      少了一个听客,谢玉帛依然不气馁,又向薛菁夸大他的推拿学习成果,像一个想要妈妈表扬的小孩子,满脸都写着夸我。
      
      薛菁果然又夸了他好几句,庆幸自己早上在宝妈论坛发了一个求助贴“孩子做完作业了,怎么夸他最好”,一一记下高赞答案,夸人不重样。
      
      再多来几次,薛菁大概要词穷地按照网友提议,改成物质奖励。
      
      谢忱泊不平地咳了两声,他把公司管理得很好,他妈妈怎么没有天天夸,难道他要把每天营业利润贴在冰箱上吗?
      
      谢玉帛笑弯了眼睛,果然,上辈子那种家庭才是意外,能生出本国师这样钟灵毓秀的人物,必然是伟大的母亲。
      
      薛菁给他夹了一块红烧肉,“新来厨师的拿手菜,多吃点长身体。”
      
      红烧肉肥而不腻,软度适中,夹起来时浓郁汤汁还往下滴,把白米饭染得酱汁色香滑透亮。
      
      “谢谢妈妈。”谢玉帛咬了一口,神情忽然静默了一瞬,“做菜师傅是谁,很好吃。”
      
      “喜欢吃你就去谢谢周库叔叔,以后让他给你常做。”
      
      “经常吃也不好,容易三高。”谢玉帛顿了顿,有些出神,“因为第一次,才欢喜不已。”
      
      谢玉帛很喜欢吃肉,大口大口的,吃饱后他婉拒和薛菁散步,回屋休息。
      
      为了方便,他的房间在第一层,谢玉帛站在窗前,看见一名大约四十来岁的叔叔从冷鲜库出来,大概就是周库。
      
      谢玉帛目光神游虚空,前世他还不叫谢玉帛时,家人给他想出了一个“不闻荤腥”的人设沾沾自喜,并且发现这样能减少伙食支出,从此就真的不给他吃任何荤食。
      
      以他的算命收入,谢家并不是吃不起肉,相反,他的至亲顿顿鱼肉,谢小帛只能眼巴巴看着,看着他们吃完,看着恶狗叼走骨头。
      
      后来,有人把他救出来,亲自给他夹了第一块肉。
      
      谢玉帛记得那个味道,那是他记忆中,第一次沾到荤腥,意义比味道更深。
      
      周库做的红烧肉味道和那次一样。
      
      谢玉帛的目光从他的面庞滑过——但厨师的模样却不是当初那个。
      
      旧人皆随江山改,天桥恐非黄金台。
      
      ……
      
      冬季流感侵入校园,一堂课每隔五分钟就能听见一次打喷嚏或擦鼻涕的声音,仿佛整间教室都飞扬着病毒。
      
      刘飞环顾四周,悄声对谢玉帛道:“老大,我怎么觉得有些奇怪啊。”
      
      谢玉帛:“哪里?”
      
      “我们几个怎么没事啊?我同桌都传染了一圈人轻感冒了,只有我一颗独苗苗,还有那十一个人也是。”
      
      谢玉帛:“你们不是每天晨跑吗?身体素质好。”
      
      刘飞坦白:“我们就跑了两天。”
      
      大冬天早起,这谁坚持得下去。刘飞本着给老大兜底的意志,比他们多坚持了一天。
      
      “那强身健体符,是不是真的有用?”刘飞有些激动,要知道感冒这种没完没了的病,真的很影响听课。
      
      谢玉帛没说话,刘飞看他的眼睛里全是小星星,“你是哪个寺庙求的,我也去求。”
      
      “你求没用。”
      
      刘飞一拍大腿,果然这是他们老大的独家秘诀,他商量道:“能不能再卖我两张?我家里还有一对双胞胎妹妹在上幼儿园,听说幼儿园最容易一传传一窝。”
      
      谢玉帛收了两百块钱,给他两张符。
      
      刘飞这个大嘴巴,第二节下课后,全班都知道强身健体符有效,不知道是开过光还是用中药水泡过,总之一百块钱买不了吃亏。
      
      而且谢玉帛是有钱人家的少爷,至于坑他们这一点钱吗?
      
      一时间围在谢玉帛身边的人里三层外三层。
      
      “我要一张!”
      
      “我也要!后悔死了没买,最近感冒折腾死我了。”
      
      买过的十二人抱着手站在教室中央,眼神有点骄傲,幸亏刘飞撺掇他们买的时候,他们迫于友情压力买了。
      
      早买早享受,真理。
      
      国师发现自己带的符不够多,为备不时之需,他必须留个十张在身上。
      
      刘飞帮他一数,发现只有三十张,空缺十张左右。
      
      “政治老师说,供不应求,价格就要向上波动——”刘飞看出来他们老大有点财迷,想帮他抬升价格。
      
      具有良心的大国师阻止他:“不涨价。”
      
      他拿过十张符纸,在众目睽睽之下,一一撕成了两半。
      
      “效果是一样的。”谢玉帛强调,“买可以,你情我愿,我们签口头保密条约,谁违反的话,这符就无效了。”
      
      学校里有很老师跟谢家关系不错,一旦让他们知道,谢玉帛就没办法拿推拿室当借口了。
      
      刘飞:“ 心诚则灵啊大家,谁说了就不是二班人!”
      
      部分人还在犹豫,但是二班人都不缺这一百块,看别人抢着买,生怕手慢无,纷纷掏钱下单。
      
      反正家长们一到高考季就喜欢去寺庙里添香火钱,保佑孩子们考好,动辄几百上千,这一百块也不算多。
      
      谢玉帛一下子收到一叠钱,由于都不是新钞,叠起来的高度能跟一万块媲美。
      
      大国师美滋滋地想,义乌小商品就是畅销,要多多进货。
      
      刘飞中午一下课就跑回家,平时他选择在食堂吃饭比较多,“妈妈,你们下午是不是要去幼儿园看妹妹文艺汇演?我买了两个平安符,帮我带给妹妹。”
      
      刘妈妈感到欣慰,之前刘飞天天沉迷打游戏,难得放个假就窝在床上,对妹妹们都不带搭理的,现在每天埋头苦读不说,还记得关心妹妹了。
      
      “好,快来吃午饭,睡个午觉再去上学。”
      
      刘飞快速扒完饭,抹了抹嘴:“不了,我跟同学约好了中午做小题狂练。”
      
      老大越来越厉害,要当谢玉帛的首席小弟,他一定要更努力才行。
      
      刘妈妈看着刘飞的背影,不敢置信,难道男孩子到了一定年龄会自动开窍吗?
      
      她一边不可思议,一边收拾东西,先去公司接丈夫,然后两人一起去幼儿园。
      
      刘飞爸爸在谢氏集团的子公司高新技术企业任职,此时正在给前来巡视的谢忱泊汇报营业情况。
      
      环节出了一点意外,原定一上午的汇报时间,一直拖到午饭后。
      
      “总裁,以上就是我们公司目前情况。”这家公司刚开不久,方向是医疗科技。
      
      刘岳是新挖来的经理人,谢忱泊对他比较满意:“刘经理是有什么事吗?你看了三回表,要有急事就先走吧,几个细枝末节问题我你叫个技术过来就行。”
      
      刘岳:“抱歉,总裁。”
      
      谢忱泊摆摆手:“我没有说你工作不认真,别紧张。”
      
      刘岳:“其实也不是重要的事,就是下午跟公司请假,去看我女儿幼儿园文艺表演,还有亲子活动,学校希望爸爸都去。”
      
      谢忱泊:“我记得刘经理生了一对千金对吧,赶紧去吧,迟到不好。”
      
      像是谢玉帛开家长会,谢大哥从来不会迟到。
      
      但遗憾的是,由于谢玉帛的特殊情况,谢大哥不需要参加家长会,顶多出席校企联合大会。
      
      谢忱泊想到刘岳刚才喜上眉梢的样子,不禁羡慕。
      
      他弟弟要是上幼儿园就好了,这样他一年能观看两次文艺汇演,六一一次,年末一次,蹦蹦跳跳真可爱。
      
      谢忱泊把钢笔扔在桌上,金属笔帽砰一声脱离,他灵光一闪。
      
      对啊,文艺成果没有,但他为什么不能去看弟弟的推拿成果呢?
      
      谢忱泊心血来潮,但是谢玉帛明确暗示过,他不喜欢学习推拿的时候被打扰,要等他学有所成。
      
      谢玉帛最近天天回家里求薛菁表扬,从谢忱泊的角度看,弟弟已经学有所成,昨天还说会帮人正脖子落枕。
      
      后天便是周六,谢忱泊跟酒店定好甜点饮品,届时送到王家推拿馆,人人有份。
      
      然后他拿起手机,挨个打电话:“喂,×总,你最近有没有落枕?”
      
      ……
      
      王叔很奇怪的是,今天小公子放弃了他最爱的天桥,打算回家吃饭。
      
      怎么回事,小公子对天桥的兴致明明很高,说那里人流量高,南来北往的人转公交都喜欢经过这里。
      
      怕他有不开心的事憋在心里,王坪旁敲侧击道:“小公子今天不开业了?”
      
      谢玉帛掏出四千块,在王叔眼前晃了晃:“财不外漏,我们得先回家把钱藏床底下,顺便再拿点符。”
      
      王坪惊了一下,只觉得是一笔巨款,怕是全二班都消费了。
      
      小公子太单纯了,怎么把钱藏床底下都大大咧咧地说出来了,他恨不得给小公子买个保险箱。
      
      王坪分享经验:“可以把大字典掏空,里面装两万块钱,拿来垫桌角。”
      
      谢玉帛数了四张,递给王叔:“喏,分红。”
      
      王坪没有推辞,他现在坚信小公子给的钱都是财运,不接破财。
      
      谢家三父子同时到家,谢玉帛看见两个工人搬着一盆观赏树进来,放在了大门左侧。
      
      谢建明刚刚钓鱼回来,摘下草帽:“我在度假村看见这株树不错,老于说他认识主人,就送给我了,名字还挺好听,叫长生树。”
      
      谢建明退休之后就喜欢跟薛菁一起搞园艺,让他在外头看见枝形好看的树,多远他都想运回来。
      
      树长得不错,根系繁茂,难得的是枝杈十分清秀对称。
      
      谢玉帛目光停留在它的根处,土壤还挺新,刚被翻过。
      
      谢玉帛摸了摸这棵树,道:“昨天冒犯了商总,我心里很愧疚,能不能把这盆栽加上红布条,送到长丰影视,表达我的歉意,祝他们合作愉快。”
      
      谢建明觉得他这要求奇怪,但是这棵树跟开业花篮形状上是有点像,既然玉帛要表达歉意,那他一个当爸爸的也不能舍不得一个盆栽。
      
      “行,人情往来是大学问。小帛越来越聪明了。”
      
      谢玉帛勾起嘴角:“谢谢爸爸。”
      
      薛菁问谢玉帛今天怎么没有去学推拿。
      
      国师张口就来:“王师傅夸我进步很大,很快能独当一面,可以休息一天。”
      
      谢大哥见缝插针道:“小帛真厉害,这么快就出师了,哥哥可得光顾一下你的按摩馆。”
      
      谢玉帛笑容一僵:“……”
      
      你说什么?
      
      哪里报速成班?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鸡飞狗跳的盲人按摩。
    大概明天就入v了,万更哦,谢谢大家支持,v章评论发300个红包~
    v后小谢和商总互动会多起来。
    推一下预收《脸盲自救指南》
    重症脸盲顾长衣穿书了,原主是个风流成性,脚踩N条船却从不翻车的公子哥。
    顾长衣来了之后……凭实力疯狂翻车,一举成为京城渣男代表。
    就在他担忧这辈子娶不到媳妇时,却被通知有个未婚夫。
    更可怕的是,未婚夫有个双胞胎弟弟。
    顾长衣:完了,我可能会被浸猪笼。
    成亲第六十二天,顾长衣依然游走在出轨小叔子的边缘。
    攻:分不清?那是因为没洞房。
    触目即绿,忍无可忍。
    顾长衣先跑一步:啊!我脸盲突然好了!
    1v1,受不花心,原主只撩不脱裤。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