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师穿成豪门贵公子

作者:小文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3 章

      申琛,商总的私人心理医生,坐在他对面慢条斯理地泡茶。
      
      自从几天前被林北一个电话,从国外紧急叫回来给商总看病,申琛就有预感,接下来他的工作就会很忙。
      
      那天是周年庆,商总突然提前离席,等申琛降落机场,商言戈快把办公室掀了。
      
      从助理林北口中,申琛认识到这是二十几年来,商总脾气最差的一次,暴躁到他无法在人前很好地控制自己,必须打乱行程。
      
      申琛算是最了解商言戈的人了,在他心里商总智慧超常,行事果决。商总又很不正常,无缘无故地暴躁,阴晴不定,申琛和林北私底下恨不得叫他暴君。
      
      幸而发病时,商言戈已经十八岁,有足够自控的成年人的稳重和冷漠,就算心里压着火,会议照开,生意照谈,对助理也态度正常。
      
      这是一种非病理性的暴躁,让现代医学大佬摸不着头脑。
      
      下私人飞机的申琛,施施然去医院取了一支镇定剂,然后交给商言戈。
      
      “你要是想砸电脑了,给自己来一针。”
      
      商言戈看过来的视线仿若刚杀完人,那支药被砸在地上,鞋底狠狠碾过,过了一会儿,人就慢慢恢复冷静了。
      
      申琛想,商总果然不是愿意屈服于药物的霸总,不知道下次犯病,该拿什么刺激他,让他从心底激发自控的强烈需求。
      
      了解到商言戈这几日转性般的所作所为,申琛隐隐约约觉得能安抚商总的人来了。
      
      “所以,你想给谢玉帛配保镖?”
      
      申琛提起“谢玉帛”时被商总横了一眼,多年交友心得,他有一瞬间觉得商总眼神的意思是“你居然直呼谢玉帛大名”。
      
      “不行?”商言戈惜字如金。
      
      “当然行,勿以善小而不为。”申琛笑了笑,但是你这种行为就很不符合老谋深算的人设。
      
      给谢玉帛派保镖时,居然无视谢家自行安排安保的可能性,命人“不计代价”地保护谢玉帛,强势把谢玉帛纳入自己的保护范围,不考虑任何人。
      
      这种疏忽出现在商总身上,既好笑,又值得深思。
      
      鉴于对方还是个高中生,申琛不想深入分析原因,对面的商总看起来也不会由着他去分析,他直接说结果:“你以后还想见谢小公子吗?”
      
      “你说呢。”
      
      “那就不能承认。”
      
      申医生对“弟控行为学”颇有研究,他敲了敲桌子,“我记得你有个弟弟是吧。”
      
      “关他什么事?”商言戈没有亲弟,但是有个叫商言羽的堂弟,他们父亲是亲兄弟,关系不错,勉强算是一起长大的。
      
      “商言羽四岁时,你和他同车上学,中途他被歹徒绑架,放你回去要赎金,你弟弟差点被撕票,你心里留下了阴影,至今还在接受心理医生——也就是我——的治疗。此事是商家的秘密。”
      
      不得不说,心理医生编故事十分动听。
      
      ——当谢忱泊弟弟遇到危险时,商言戈不受控制地去保护他,就像弥补当年商言羽被抓走的遗憾。
      
      将心比心,想必谢大哥非常能理解商大哥的行为。
      
      商言戈觉得这个故事逻辑糟糕但是勉强能应付,“这事交给你办。”
      
      “包我身上。”申琛想了想,还是提醒商言戈道,“谢小公子他不是一个人,想保护他的人很多。”
      
      你又不是他亲哥,手伸太长了容易被棒打。
      
      良久,申琛才听见商总“嗯”了一声,似乎带着点迷惑和不情愿。
      
      申琛领着高薪,尽职尽责地给商家弟弟打电话,通知他“你以前的人生有了一段崭新经历”。
      
      商言羽语气很兴奋:“其实是真的吧!”
      
      申琛:“不,是假的。”
      
      商言羽:“你说我四岁的时候遇到绑架,四岁的事我都不记得了,有什么证据说是假的?不然你这个心理医生到底是干嘛用的?”
      
      在商言羽说出“不如我去看望一下哥哥”之前,申琛选择挂断电话。
      
      商言羽话多又聒噪,每次一来公司就搞得总裁办公层跟菜市场似的,被商言戈禁止进入。
      
      某天下午,申琛代表商总去医院看望受伤的保镖,偶遇谢总,道歉之后,暗示了一番原因。
      
      谢总表示体谅,难怪他和商总一见如故,两家公司合作顺利,原来是志同道合。并且慷慨地表示,以后他遇见了商言羽,也会多加关照。
      
      一直隐隐纠结,却不知道症结在哪儿的谢忱泊,总算呼出一口气。
      
      他拐过一条走廊,忽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背影,正想打个招呼,那人陪着一个女子进了妇产科。
      
      谢忱泊以为自己认错人了,没有放在心上。
      
      周六。
      
      薛菁邀请王付杨来家里吃饭,作为谢玉帛的师傅,王付杨受到了极高的礼遇。
      
      他带来了钱开康给薛菁看病。
      
      钱开康望闻问切,一丝不苟,最后得出的结果跟谢玉帛一样,但是他开不出比谢玉帛更好的方子,便一字不差地把谢玉帛给的方子默写下来。
      
      谢忱泊对这个老头不太信任,是药三分毒,要是吃着没效,不如不吃。
      
      正此时,薛菁接到一个电话,来自她的好友郑玢。
      
      “阿菁,我遇到神医了,就是城东那家医仁堂,本来我也是广撒网找的,没想到老先生是真的厉害,他给我抓的药,我刚吃了两天,晚上已经不会痛的睡不着了。我还去大医院检查了,医生说有好转,继续下去就不用动手术了。”
      
      郑玢和薛菁两人在医院认识,姐妹情随着病情共同加深,一起当了这么多年药罐子,有好的医生,郑玢试验有效,第一时间就想介绍给薛菁。
      
      薛菁笑起来:“巧了,小帛也给我介绍了这个医生。”
      
      郑玢是干实事的女强人,这几年身体不好隔三差五求医,才从公司退下来。她的话,谢忱泊是相信的。
      
      一旁的钱开康极力管理自己的表情,他听出了郑玢的声音,这才知道,为什么谢玉帛那天突然要给郑女士治病。走一步,看三步,深谋远虑。
      
      吃饭时,钱开康和王付杨被奉为座上宾,受到了谢家人轮番道谢,二人看向大智若愚的谢玉帛,对方正在一小口一小口地扒饭,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受之有愧,受之有愧。
      
      王付杨本来十分心虚,等他目睹钱开康治病之后,突然就自信了起来。
      
      他直觉很准,这位钱开康和他一样是托儿,难兄难弟。
      
      有人陪还怕什么,天塌下来高中生顶着。
      
      ……
      
      商言戈艰难地放弃了派保镖的行为,谢玉帛身后便只剩一伙人。
      
      好在这伙人只会停留在按摩馆大门外面等待。
      
      谢玉帛中午放学,照例去按摩馆报到,然后从后门偷偷溜出去。
      
      大国师终于来到了他心爱的天桥,正式营业。
      
      他用白板写了一块招牌,墨水上书“算命看相请符”六个大字,小字“只收现金”。
      
      冬日的太阳暖洋洋的,谢玉帛带着草帽和墨镜,懒懒地坐在折叠板凳上,靠着栏杆假寐。
      
      没有比天桥更适合晒太阳,不,算命的地方了。
      
      王坪梦回八十年代,搞了一个卖墨镜的摊子支在谢玉帛旁边,感受到了自主创业的艰难。
      
      不仅谢玉帛没开业,他也没卖出去一副墨镜。
      
      谢玉帛一不小心睡了一觉,直到被王坪叫醒上课。
      
      他摘下墨镜,揉了揉眼皮,感慨道:“时间过得真快,今天都没有没客人,王叔,你说怎么回事?”
      
      谢玉帛指了指天桥另一头的算命先生,人家至少还有人坐下来咨询手相。
      
      王叔沉默了一下,第二天给小少爷换了一张广告牌。
      
      他现在确定了,小少爷对自己字有多丑,心里是一点数都没有。
      
      当然,王叔叔每每想到这儿,都会伴随着一阵心疼。
      
      但只有他心疼没用,路人看不懂谢玉帛写什么啊。
      
      谢玉帛太年轻了,跟在天桥上谋生的群体格格不入。
      
      大国师也发现了这一点,他决定观察一阵主动出击。
      
      第二天他刚到,天桥左边蹿上来一个小学生,经过谢玉帛身前时突然踉跄了一下,趴在地上。
      
      王叔连忙把他扶起来,一看他的脸,惊呼道:“小朋友,谁打的你?”
      
      小孩子左脸明显一个巴掌,胳膊瘦弱得可怕,营养不良又受虐待,眼睛黑黝黝的,看得人心疼。
      
      大中午的,这小孩一看就没吃饭,才会饿得摔倒。
      
      谢玉帛目光在他身上停了会儿,他包里有早上没喝的牛奶,以及刘飞送给他的,据说是他妈亲手做的甜点,他拿出来,递给小孩:“吃吧。”
      
      小孩子犹豫了一会儿,才小声道:“谢谢哥哥。”
      
      谢玉帛想起曾经某个呆在柴房里的小不点,眼里透出一股冷意:“你爸爸呢?”
      
      小孩闻言瑟缩了下,“爸爸在上班。”
      
      王坪看他的反应,冲动道:“是不是你爸爸打的?”
      
      小孩不说话,只默默的啃面包,时不时看一眼好看的哥哥。
      
      王坪不由得看向谢玉帛,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遇到这种事,他总觉得小公子有办法。
      
      谢玉帛却只摸了摸小孩子头顶,“吃完去教室午休吧。你也会有哥哥来救你的。”
      
      后面一句话他说得很轻。
      
      小孩吃完之后,小心翼翼地把面包纸塞进口袋里,又对谢玉帛道谢。
      
      待他要下天桥时,一个中年人气喘吁吁地追上来,“小孩,等一等。”
      
      他穿着磨破的胶鞋,陈旧的棉衣,脸庞被太阳晒得黝黑,手里提着一大袋刚买的面包,眼眶发红:“诶,这些你藏在教室里吃吧。”
      
      谢玉帛抬起头,看见他胸前挂着一块纸板,一张照片下面写着文字,用透明胶贴成防水的样子。
      
      五年寻子。
      
      这是一个风尘仆仆的父亲,不知道从哪个地方来,操着生僻的口音,站在陌生城市的天桥上,祈求过路人能看一眼,提供一点线索。寻亲让他囊中羞涩,连鞋子都舍不得换,他却给萍水相逢的小孩买了食物。
      
      小孩能认字,他目不转睛看了一会儿照片上的小男孩,眼神灰暗地低下头去,喃喃自语:“要是你是我爸爸就好了。”
      
      “作孽啊!”尽管小孩和照片上的小男孩一点也不像,多愁善感的王叔忍不住问谢玉帛,“这两个人会不会是父子……?”
      
      如果是亲生父亲,不能这样虐待小孩子吧会不会是拐卖的
      
      有谢玉帛在,连脚踏实地的王叔都忍不住期待人间奇迹。
      
      谢玉帛摇了摇头:“不是。”
      
      王叔一脸难过,有的爸爸父爱如山,却痛失爱子音信,有的孩子懂事乖巧,却有一个人渣父亲。
      
      谢玉帛目光看向天桥下,一个三十来岁的西装男,一脸戾气地看着过往的每个校服小学生,像是在找他的儿子。谢玉帛勾起嘴角,“人渣来了,他马上就要后悔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