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师穿成豪门贵公子

作者:小文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大梁国君性情暴戾,阴晴不定,金台灭门案震惊一时。
      
      举朝上下都疑惑,为什么这回国师不劝陛下三思,要知道,圣上向来对谢国师言听计从。
      
      事实上,谢玉帛别说劝,他甚至得不到任何外界消息。
      
      他因为功高震主,已经被暴君囚禁于国师府足足半年。
      
      因为他惊才绝艳,能窥天机,在大梁朝百姓心中是当之无愧的圣人,地位隐隐超越圣上。
      
      七月初三,谢玉帛上书请见圣上,被驳回。
      
      次日,上书,再驳回。
      
      直到老太监端着圣旨前来,谢玉帛才知道,早在两个月前,北戎犯边,正中暴君下怀,当即御驾亲征,大有穷兵黩武之势。
      
      谢玉帛眉头紧皱,他有预感大梁百姓即将面对一场浩劫,可偏偏一直见不到暴君无法商议对策。
      
      圣上听信小人谗言,囚他于国师府,君臣情分早就在这半年磨灭,大贤臣都得被逼反。
      
      可是谢玉帛想,暴君无仁,百姓无辜。
      
      七月初七,大梁最优秀的国师英年早逝,留下一封信预示天灾,并献出所有家当合计二十万两黄金赠灾。
      
      随后一月,一切尽如信中所言。
      
      大梁有惊无险地度过地动、洪涝、瘟疫之灾,随后……皇帝暴毙。
      
      其胞弟继位,命史官厚记谢玉帛,名留青史。
      
      百姓从劫难中堪堪回神,方知他们的国师因强改天命,受噬而逝,遂家家户户主动挂白绫祭奠。
      
      ……
      
      龙乾市,全市第二高建筑立荣大厦,顶层。
      
      “对,往前走,那里有个台阶,玉帛,我看到你了,再往前一步——”
      
      手机里的声音循循善诱,诱导着白色西装的青年一步一步走上三层铁架台阶,接着一步跨过天台围栏,一脚踏空——
      
      电光石火之间,白衣青年原本没有焦距的双眼骤然清醒,这一刻,灵魂换人,大梁国师谢玉帛睁开天眼,看清四周,在急促的下坠趋势中一把抓住了外墙的管道。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从天台外缘爬回来,谢玉帛右手划了一道长长的伤口。
      
      方才有什么东西从手里滑落,谢玉帛垂眸向下望去,一条大道川流不息,光怪陆离,密密麻麻的铁疙瘩碾过,根本看不清地面。
      
      谢玉帛凝神观察了一会儿,收回眼神,慢慢整理如今的情况。
      
      他从天台圆灯的光面中,看见了一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年轻苍白,不同的是,覆额短发,奇装异服,如果他不开天眼,凭这个身体的肉眼看不见任何东西——是个瞎子。
      
      作为一个职业素养过硬的神棍,谢玉帛很快接受了魂穿这个设定。
      
      周围的一切提醒他,这里刚刚发生一起跳楼自杀未遂。
      
      谢玉帛眼里露出淡淡冷意,原身是怎么想的他不知道,但是这绝对是一场谋杀,他甚至不用算卦就能推断出——
      
      原身似乎准备参加重要的聚会,白衣一尘不染,而那个突兀出现在天台的铁质台阶,高度正好超过围栏,原身一步一步走上台阶,最后一脚踏空。
      
      关键谢玉帛他是个瞎子,那个台阶赤色锈迹斑斑,一蹭一个印子,如果没有人指引,一个瞎子,如何能准确地找到台阶,拾级而上,而衣物和手上一点锈迹都无?
      
      开天眼了?
      
      他确定这个天台上从始至终只有他一人,谢玉帛想不明白原身是怎么被引导的,有人千里传音么?
      
      唔,当务之急先解决出恭问题。
      
      这里的一切都对他很陌生,但房屋风水格局之事古今相通,掐指一算,迅速找到了茅房。
      
      就是这茅房跟他想象的有点不一样,凭着大胆的探索精神,谢玉帛精确地站在了一个便池前,就在他准备研究如何宽衣时,眼前忽然一阵阵迷雾,视野回归黑暗。
      
      谢玉帛按在皮带上的手指一僵。
      
      该死,一醒来就用眼过度,加之身体虚弱,这下天眼暂时性不灵了!
      
      这个凉凉的金属扣和皮带是什么,怎么扯不断?
      
      谢玉帛一只手受伤,单手摸索皮带,可能是人有三急加上心里着急,一时间不得其法。
      
      这里的人为什么要增加自己解手的难度?不怕尿在裤子上吗?
      
      英明一世的国师头顶冒出很多问号。
      
      身后传来脚步声,有两个人进来,谢玉帛张了张口,耳朵尖漫上一层赤色。
      
      “兄台,我有一事相求……”谢玉帛声如蚊呐。
      
      对方没有反应,谢玉帛怀疑自己声音太小,他把自己受伤的手晃了晃,“行个方便?”
      
      商言戈静静地看了一会儿眼前这个青年,目光触及他空洞的眼神和淌血的手指,微微一凝。
      
      谢玉帛接受过万民朝拜,却被这道目光盯得有些发毛,好像很久之前也有人这样看过他。
      
      是谁呢……谢玉帛晃了晃脑袋,本国师被关得太久了,想不起来。
      
      谢玉帛大概以为他不愿意帮忙时,察觉到旁边探过一只手,他说了声“谢谢”,话音刚落,一声清脆的扣响后,腰带一松,他适时按住下坠的西裤,又道了声谢。
      
      这个世界的打扮真古怪,外面的裤子不好脱,里面的裤子也奇奇怪怪。谢国师乃见过大场面的人,尽量使自己表现得成熟而风度翩翩。
      
      肩膀忽然被人扳住,谢玉帛被动地往左微微转了个角度。
      
      没对准。
      
      “……”谢玉帛脸颊爆红,这回连谢谢都不好意思说,飞速地解决了生理问题。
      
      初来乍到,连自己都没见过的身体部位,就这样曝光在陌生人眼里。
      
      那人顺手又帮他把皮带扣回去,洗了手之后便离开,仿佛只是进来茅厕巡查一番。
      
      从始至终对方没说过一句话,谢玉帛听脚步音转向门口,努力眨了眨眼,可惜还是看不见。他刚刚魂穿,天生自带的天眼异能还水土不服。
      
      看不见恩人的大国师有点暴躁,他都没有受惊,一个天眼简直娇气!
      
      他几乎是条件反射掐指一算这人的身份。
      
      然后……更暴躁了。
      
      他算不出来。
      
      ……
      
      助理林北一见商言戈出来,立马迈步跟了上去,顺便整理好表情,掩饰内心的震撼。
      
      他们生人勿近的商总,刚才是,帮小孩把尿了吗?
      
      商言戈是公认的天之骄子商业巨擘,作为贴身助理,他比谁都清楚一点,他上司的脾气那岂止是不好,简直是阴晴不定,不过他总是能控制得很好,不对旁人发作。
      
      就比如方才在会场,林北就察觉到商言戈突如其来的低气压,说要去天台透气。离天台还差一层楼梯时,商言戈去了一趟洗手间,出来后就原路返回,仿佛不曾说过要去天台。
      
      “马上约申琛。”商言戈眉心紧拧,洗手间里青年双手胡乱抓着白色西装,伤口流出的血把上衣下摆蹭得一片腥红的情景还留在他脑海里,让他的心情前所未有的糟糕。
      
      “好。”助理联系商总的私人医生。
      
      “去通知谢家,谢玉帛在这里。”
      
      今天是谢式集团的周年庆,谢家人全体出席,自然也包括了谢家那个据说痴傻眼盲的小少爷。
      
      助理有些惊讶,他方才没注意青年的眼睛,但从他的行为上看,既不像瞎子,跟痴傻就更靠不上了,不由得对传言嗤之以鼻。
      
      ……
      
      谢玉帛在洗手间等了一会儿,他没有继承任何记忆,但从原主出现的地点和衣服质感来看,必然非富即贵。
      
      他是个瞎子,家人肯定不会让他乱跑,过会儿应当就有人过来找。
      
      “家”这一字遥远又陌生,谢玉帛早早就显露了他的算命本事,爹娘把他当谋生手段,让他装半瞎子给人看命,全家严防死守,怕他跑了。
      
      他后来才知道这种应当不能算“家”。十四岁以后他把朝廷当家,十九岁的时候他发现他又错了。
      
      谢玉帛眼珠转了转,不如趁大家都没发现,他先跑了吧?反正凭他的本事,不愁没饭吃。
      
      谢玉帛脚步一动,走了一步突然想起教唆原主自杀的凶手还没找到,如果一走了之,等同作孽,天不可恕!
      
      正思考时,洗手间外呼啦涌进三四人,一边焦急地喊他的名字。
      
      家里人来了!谢玉帛不知道原主什么性格,和家人怎么相处,加之他从未有过和正常家人相处的经验,他担心会露馅,不自在地抿了抿唇。
      
      “你受伤了?!”
      
      小儿子雪白西装上的血迹触目惊心,谢夫人当即眼前发黑,几近昏厥,被谢父扶住。
      
      “妈您别急,小帛伤的是左手,已经止血了。”谢忱泊安抚好母亲,一边试探着靠近谢玉帛。
      
      “小帛,我是你大哥,谢忱泊,让我看看手好么?”
      
      谢夫人缓过来,连忙上前,轻声细语:“我是妈妈薛菁,小帛你不要怕,妈妈叫刘医生过来,马上就不痛了。”
      
      不对劲,至亲之间说话,也要次次自报姓名么?
      
      谢玉帛一头雾水,但他不能算自己的命,也算不出来,只能通过他们的言语判断。
      
      接着,谢玉帛发现,有人跟他说话,基本都会自报家门,小心翼翼的娴熟的语气,仿佛在跟傻子说话。
      
      话语中的关切千金不换,惹人生羡,谢玉帛眼眶有些酸涩,为这真挚的亲情,为冒承亲缘的愧疚,他把手背到身后,“小伤,无碍。”
      
      空气忽然安静,谢玉帛猛地被谢夫人激动地抱住。
      
      “你听得懂妈妈说话了!建明,小帛回应我了!我就说小帛很聪明……”
      
      被点到名字的人,正是半退休的谢董事长,谢玉帛的亲爸,闻言哽咽不止,“好,好……”
      
      谢玉帛试探道:“妈——”
      
      “小帛会叫妈妈了,妈妈就在这里……”
      
      谢玉帛:“……”
      
      我明白了。
      
      我是个傻子。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啦!欢迎各位新老朋友!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