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光,有点方(穿书)

作者:天行有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天神下凡

      陆慎当然是不以为耻的,甚至反以为荣。
      
      他挥手示意那名暗卫退下,且吩咐道:“仔细留意着,一旦有何风吹草动,务必让孤知道。”
      
      张德忠无奈之下,只好装聋作哑。孩子大了就不听人管了,何况他只是个下人。皇后早逝,太子自小便极有主意,原本也算得光风霁月的好男儿,可自从被他的亲生父亲——陛下贬斥之后,这人倒是日渐阴沉起来了,唯有提到那乔家小姐的时候偶尔能带出些笑模样。
      
      能有些事分散一下心思也好。
      
      张德忠想了想,倒是重新记起婚书的事来,“乔姑娘的庚帖……”
      
      虽然他也赞同给相国府一个教训,但是未免拖延太久了吧?这样下去怕会出事的。且张德忠虽心疼乔姑娘对自家主子的一片痴心,但情势如此,太子殿下也不可能再巴着乔家不放——他连自己都顾不上呢,哪有心思操心别的?
      
      与其这样终日僵持着,好不如早些了断为好。
      
      张德忠正要提醒,就听陆慎淡淡说道:“我不会还她的。”
      
      简直如小孩子耍赖一般,但这种事是能赌气的吗?张德忠睁大了眼,额头有涔涔细汗冒出,“殿下的意思是……”
      
      陆慎唇角微弯,笑得既从容又自得,“孤的未婚妻,为何要拱手让给别人?”
      
      这是要与五皇子和乔家对着干呢,不,也许还有皇帝,否则乔女的姻缘在京中闹得轰轰烈烈,皇帝怎的一言不发,无疑是默认了此事。
      
      瞧他的模样,似乎也并非一时兴起,筹谋了该有段日子。张德忠明知劝不动,也只得无力地劝说,“如此五殿下那边……”
      
      陆慎的笑容消弭无形,眼中却若隐若现一抹戾色,他舒舒服服的后仰下去,躺在太师椅上,伸手攥住一片虚空,“他若有本事,就自己来抢吧。”
      
      这是要与五皇子开战了。张德忠心中叫苦,却无法劝阻。原本他与太子商议好的计划是韬光养晦,隐忍蛰伏过这段时光,却让五皇子成为众矢之的,以期徐图大举;如今凭空多出一个变数,事情的进展就未必顺利了。
      
      这位乔姑娘,可真是瓢祸水呀!虽然的确值得同情。
      
      *
      
      一只蝴蝶煽动几下翅膀,就可能在大洋彼岸引起一场飓风,此刻乔薇的生活却是平静而满足。
      
      太子与五皇子两方势力僵持下,没有任何人来打扰她,未嫁女的光阴弥足珍贵,乔薇有时甚至突发异想,觉得这种局势维持下去正好。当然那是不可能的,储君之位一日不决,朝中大臣只会蠢蠢欲动,皇帝也不会坐视不理。
      
      东宫那头始终未得消息,乔夫人终日愁容满面,闲暇之余,她便着手收拾起女儿的嫁妆。虽说婚书还未正式退还,但等一切尘埃落定了,后面要操心的事还多着呢,她也想速战速决,好让女儿安心出嫁。
      
      原先与陆慎定亲的时候嫁妆也置办过一套,但为了表示对五皇子的敬意,也免得沾染废太子的晦气,首饰钗环都得重新炸过,金子也须溶了另换成新的。至于衣裳那就更得重做,乔夫人看着女儿柳枝抽条般的身形,日渐鼓鼓囊囊的胸脯,觉得这样青春美貌的女孩子终日闷在家中委实可惜,因此倒常劝乔薇多出去走走。
      
      本朝风气开化,男女之大防并不十分严苛,否则乔相之女也不会以一身迷倒两兄弟了——还都出身皇家,惹得京中贵女欣羡不已。
      
      乔薇想起那只送出去的玫瑰金钗,也觉得自己有必要外出一趟。有些东西是失去才知想念,从前她觉得那金钗上的纹样不够精细,底子又打得太薄,可一旦没得戴了,倒觉得发鬓上光秃秃,怎样看都不合适。
      
      正巧魏明欣来她府上拜访,听说她打算去趟首饰铺子,便欣然决定一同前往——女孩子永远缺少一件鲜亮的首饰与一套合身的衣裳,魏明欣也是如此。
      
      她拉着乔薇的衣袖,细细鉴赏上头绣着的大朵蔷薇,一面楚楚可怜的道:“听说姐姐刚过了生辰,我原打算来贺贺,不巧被我娘拉去了外祖家,姐姐不会怨我吧?”
      
      她所说的娘,自然是指魏司徒的嫡妻魏夫人,不过这样称呼也没错,她对于外祖家向来是很亲近的,至于几个舅舅怎么认为就是另一回事了。
      
      乔薇皮笑肉不笑的将那几根手指扳开,“怎会?只要妹妹有此心,我怎么会怪你呢?”
      
      她对于魏明欣的态度着实有些微妙,不提原著,上回魏明欣就没少在韩贵妃面前暗中攻讦,小小年纪如此口甜舌滑,又刁钻古怪,着实……令人佩服。
      
      不过她并不拒绝与魏明欣一道出行,魏明欣怎么想那是她的事,可乔薇若不拿出宽大的胸襟来,就是给乔家的门第蒙羞了。
      
      但是等两人亲亲热热的坐上马车,又说了一会子话,乔薇的心情便好转过来。她不得不承认,魏明欣恭维起人来很有一套,大约是从小的训练使然,奉承既不露骨,还使人如沐春风,从心底里像吃了人参果一般的舒坦起来。
      
      乔薇终究是个俗人,抵挡不住这样的攻势。
      
      魏明欣小心的揭开帘布,看着马车外喧嚷的集市,颇有几分艳羡的道:“听说姐姐的外祖家是余杭巨富,在京城也置了不少田庄店铺,想来所言不虚罢?”
      
      乔薇笑语盈盈,“哪里,不过略有些薄产罢了,妹妹若是喜欢,我便赠予你一些也成啊。毕竟你我两家乃是世交,我娘又素日拿你当亲女儿看待的。”
      
      言下之意,似乎乔夫人愿意贴补一些陪嫁。魏明欣心中欢呼不已,她虽记在魏夫人名下,可魏夫人有自己的孩子,自然不可能对她多么疼爱,可想而知,将来她的陪嫁比起乔家必然凄惨不少。
      
      有人愿意做这个冤大头自然再好不过了,可魏明欣依然牢记淑女的矜持,努力压抑住雀跃的心脏,娇娇怯怯的道:“这……不太好吧,我怎么能让姐姐如此破费?”
      
      满以为乔薇会再接再厉的表示慷慨,谁知她却已转过头,轻描淡写的道:“哦,你不愿意,那算了。”
      
      魏明欣:“……”
      
      这不对呀,怎么能不按套路出牌呢?
      
      她只觉心中憋着一股火,连话都说不出了。
      
      马车里诡异的沉默了一会之后,魏明欣总算重新鼓起勇气,算了,嫁妆寒酸点也没什么,要紧的是得到五皇子的宠爱,到时还怕没有出头之日吗?不过在那之前,她得先同乔薇打好交情,哄着她信任自己,再慢慢动手除去,不怕她不上当。
      
      想到此处,魏明欣便羡慕的端详乔薇的面庞,“姐姐肌肤胜雪,姿容如画,想来长安城内当无人能与你相较。就算进了五皇子府,想必殿下的眼中也只有姐姐一人而已。”
      
      按照京中贵女互相吹捧的惯例,此时乔薇该谦辞一番,再夸一夸对方的清丽,同时表示自己贤惠大度,将来即便一同进了五皇子府,也当彼此谦让,共同侍奉好大家的夫君——这不是固有的流程吗?
      
      然而乔薇面上依旧不为所动,仿佛魏明欣的话是世间真理,她甚至还点了点头,“我知道,本来我也没担心这个。”
      
      魏明欣:“……”
      
      她从来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女人!
      
      一直到马车在珍宝斋门前停下,魏明欣那张秀丽的刮骨脸上还泛出微微的淡青色,再多脂粉都掩盖不住。
      
      乔薇懒得理她,径自进去挑拣。魏明欣踌躇了一会儿,到底还是老老实实跟上:若为逞一时意气同乔家闹翻,反而得不偿失,走着瞧吧,日后定有她苦头吃的。
      
      连乔薇都不得不敬佩这女孩子隐忍的心性,果然年少有为啊。
      
      女人挑起首饰同衣裳一样麻烦,等到两人终于筋疲力尽的从铺子里出来,太阳老早就隐没不见了,倒是天边阴风阵阵,隐约有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气势。
      
      魏明欣便真诚无限地道:“天色已晚,看样子待会还会下雨,姐姐,不如咱们从西街回去吧,那里可要近些。”
      
      乔薇想了想,以乔夫人对自己的溺爱,若回去得太迟,她必然要出言责怪的,乔薇也不想伤了这位娘亲的心。
      
      况且,魏明欣就在乔府的马车上,倒不怕她弄鬼。
      
      乔薇于是点点头。
      
      一行人就这样欢欢喜喜的转了向,起初倒是风平浪静,可越往里行,沿途的景象就越发诡异起来。虽说哪条街上都少不了乞丐,可这西市未免太多了些,这里也不算繁华,有必要三五成群的积聚在一起么?
      
      看着那些衣衫褴褛的流浪汉,魏明欣半点不感到惊奇,嘴角反而露出一抹鬼祟的微笑。
      
      乔薇蓦地想起,听说淮南一带遭了水患,不少流民正向京中涌来,缺衣少食,难免沦为强人之辈。况且人在饿极了的情况下,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的?
      
      难道魏明欣打的竟是这个主意?乔薇瞳孔猛地抽紧,再看时,已有几个蠢蠢欲动的流民向这边过来,意图阻住马车的去路。
      
      不管这些人求财还是劫色,但凡她在这里多困上两个时辰,外头的谣言只怕就该漫天飞了:乔相之女被难民淫辱,无论是否属实,顶着这种流言,她还怎么嫁进五皇子府?一索子吊死都是轻的!
      
      青竹看着也有些害怕,怯怯的靠着乔薇道:“小姐,兴许他们只是饿了,不如咱们拿点东西打发他们走吧!”
      
      马车的后车厢里就有馒头一类的干粮,原是为防备路上充饥的,其实还未动过。
      
      乔薇忙按着她的手,厉声道:“不可!”
      
      这些人不知虚实,兴许还会有所顾忌,可若真让他们看到食物,只怕就会如饿狼一般冲过来了——还怕死得不够快吗?
      
      另一边,魏明欣却假做惊惶,匆匆退下指节上一枚银扳指,两手掩面往下一扔,“我把钱都给你们,你们别过来,别过来!”
      
      银扳指也不算太值钱的东西,却仿佛一石激起千层浪,几个眼冒绿光的立刻涌上。
      
      乔薇气得险些破口大骂,她都不知这姓魏的是狠毒还是愚蠢了,把敌人引来对她有什么好处?还是她觉得自己长得足够安全,这些人根本不会对她下手?
      
      无暇与蠢货计较,乔薇只觉脊背上汗津津的,迫切的希望找出个主意来,最终却绝望的发现——找不到。
      
      以乔家寥寥几个护卫,根本无法抵抗如许多的流民,况且,谁知道他们的忠心有几何?没准等流民一拥而上的时候,他们早就扔下武器逃跑了,谁还顾得上几个弱女子?
      
      除非有人专程来救她……这么想着的时候,乔薇就看到前方有一列车骑过来,忙揉了揉眼,好吧,尘烟滚滚,她并没有看错。
      
      不过当先的那人为何怎么瞧着怎么眼熟呢?乔薇定睛再看,嘴巴便张开不响了。
      
      原来是陆慎,她名义上的前未婚夫。此时此刻,他正端坐在一匹高头大马上,穿着身黑色劲装,面容俊美令人莫敢逼视,双目却漆黑如幽潭,隐隐的射出寒光。
      
      哪怕来人是个魔鬼,在当前的乔薇眼中也和天神下凡差不多了,何况比起流民,陆慎总要好得多。
      
      不过——她正要呼救,却蓦地想起,以原身的设定,是断不能在陆慎面前流露出娇弱之态的。她背弃了他,因此愈发要在他面前展露自己的高傲,这是她唯一仅有的自尊。
      
      可这不是打肿脸充胖子嘛……乔薇心中的眼泪已淌成瀑布,可鬼使神差般的,她将脊背挺得老直,两片鲜嫩的嘴唇也紧紧闭了起来,仿佛以死明志的烈女。
      
      天知道她多想哭……
      
      隔着数丈远的距离,陆慎遥遥打量着马车里那个倔强的女孩子,她始终不看自己一眼,放在膝盖上的两手却止不住胆怯的颤抖。整个人如石雕木塑一般,却依旧要强充气势,殊不知这副带刺玫瑰般的模样更惹人怜爱。
      
      不知为何,好想看她在自己身下哭告求饶啊……陆慎心道。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乔薇:→_→男主,你这想法有点危险啊。
    陆慎:所以,你想试试?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