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咫尺

作者:红烧猫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 章

      轿车缓缓在学校门附近的停车位停下,许书文带着原重槿走进学校的教务处,接待她们的是教务处的王主任。原重槿低着头听着许书文和王主任之间的交谈,等到谈的差不多了,王主任这才让原重槿跟着她去领校服。
      
      原重槿穿行在学校长长的走廊里,雪白的墙壁上挂的是这种学科领域的名人名言。看到这里原重槿笑了笑,看来这一点哪个学校都是极其相像的。王主任用钥匙打开资料室的门,走到里面一件小房间里面,询问原重槿的校服码数。
      
      “平时穿多大码的?”
      
      “m码……”
      尺码是先前买衣服的时候测量的,原重槿记得很清楚。
      
      听到回答,王主任飞快的爬上梯子从架子上抽出几件用塑料袋包好的衣服,然后扔给原重槿。
      
      有西装校服外套,白色衬衫,赤绀格裙,裙子配套的领结,还有黑色的小腿袜。原重槿看着这一套衣服有些发怔,实在不可思议。
      
      她确实没有见过这样的校服。
      
      王主任接着从梯子上爬下来,蹲到地上开始寻找,时不时回头看一眼原重槿,然后从一件大箱子里找出了运动服。
      
      又是几件,原重槿看着眼前的衣服摞得有些高。
      
      看校服拿的差不多了,王主任摆摆手示意原重槿跟着她会教导处。一推开门,许书文依然坐在沙发上喝着茶,看到原重槿抱着一堆衣服回来,连忙起身接过来。
      
      王主任看了看桌上签署好的几份文件,放到抽屉里收好。许书文数着衣服的数量,回头看着王主任“王主任,衬衫只有一件么?”
      
      “两件啊。一件长袖和一件短袖。”
      
      许书文仔仔细细又翻了一遍,王主任也过来翻了翻,确实是少了一件长袖衬衫。
      王主任拿着钥匙去取,原重槿跟在王主任身后又出去了。
      
      王主任一看就笑了“你也不要紧张,我们江北高中在整个C市都是有名的,虽说M镇小,但是教育局年年拨人过去,你又是镇初中第一,学的自然不差的。”
      
      “是。”原重槿点了点头。
      
      “你也不要太紧张,这次呢,你是跟着普通班进去的,只要努力好好学,一定没什么问题的。”王主任说着扳动钥匙。
      
      “好的,老师。还有老师……您知道陆清焰吗?”
      原重槿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听听关于陆清焰的事。
      
      王主任一听到这个人名就好像一下来了精神“说起这陆清焰啊,可是我们全校的骄傲,也曾经代表学校去参加化学竞赛,取得了第一名。平时学的也特别好,为人真诚可靠。”
      
      原本是想打听一下陆清焰,王主任的言词一下就让原重槿怔了神,而后她低着头腼腼腆腆一笑。
      
      拿一件衬衫的速度挺快的,许书文仔细把校服又数了一遍,确定无误后这才带着原重槿离开教务处。两人穿过长廊,走出综合楼的时候,原重槿看着湛蓝的天突然觉得这样挺美好的,见到她兴致不错,许书文问她要不要去学校走走看看,熟悉一下环境。
      
      原重槿点点头,在校园里走了一阵发现江北高中的占地面积挺大的。“小槿,这是高一的教学楼。等到开学那天,你就去教导处找王主任,她会给你分班,然后才会告诉你在哪个班。”
      
      “妈,这真的是江北高中吗?”听着许书文的话,原重槿还是有些不可思议。
      
      “对,你以后就在这里上学。7点半准时到校,你到时候和清焰一起出门坐公交去学校,至于什么时候回来,我也不太清楚。”许书文想了想,“清焰经常会留在学校写作业,我和元洲有的时候工作也忙,清焰一般都是自己回家的。”
      
      两个人一边聊着一边走,前前后后将学校看的差不多了这才出了校门。许书文先是把校服放到了轿车上,然后这才对着原重槿说道。
      
      “小槿,妈一会要去加班。现在咱们一起去地铁站给你办一张公交卡,过几天你也可以自己出去玩。”
      
      原重槿跟着许书文走在林荫下,然后径直走进地铁站。地铁站迎面而来的风让她有些许不适应,她就像一个无知的孩童一般彷徨的穿梭在人群中,看着周围行色匆忙的行人。
      许书文办好手续,然后拿着新办的公交卡递给了原重槿。“C市的地铁和公交车是一个系统的,所以这个卡不管是坐公交还是坐地铁都可以。”随后又教她仔细分辨了地铁和公交车的线路图。
      
      看她这般认真记着站名,许书文放宽了心把原重槿送上公交车,然后这才开着轿车去加班。原重槿看着大厦林立的街道,一站站的数着,下了站之后走到家门口摁开了门铃。
      开门的是陆清焰。两个人对望一眼也不知道说什么好,陆清焰似乎想起来什么,很是关切地问了一句,“今天去学校觉得怎么样?”
      
      “挺好的,而且我也从没有见过那么大的校园。”说罢,原重槿望着陆清焰背过去的身影,“我未来的三年,真的会在这样的学校度过吗?”
      “嗯。”陆清焰走到厨房拿着玻璃杯倒了一杯水,递给原重槿,“放心,还有我。”
      
      指尖触碰着冰凉的玻璃杯,驱散了夏日的燥热,原重槿轻轻点着头,“谢谢。”
      这句声音淡淡的,像裹挟着花香一般。原重槿,原重槿,这个名字,真像一朵悄然绽开的花朵。
      “能告诉我,你的名字有什么意义吗?”
      陆清焰看着少女蓬松柔软的发丝,没由来的问了这么一句话。
      
      约摸是怎么也没想到陆清焰会这么问,原重槿一时语塞,“我……我不知道。我的名字,好像没什么意义。”少女垂下眼帘仔细想了想,随后摇了摇头,“真的没有。”
      
      陆清焰察觉到面前的人情绪的细微变化,有意识的想扯开这个话题,正想开口却被原重槿打断。
      
      “那你的名字,有什么意义吗?”
      
      陆清焰看着少女溢着夏日璨阳的眼眸,像是没法说出口。原重槿愣了愣,双手紧紧握着玻璃杯,期待着他的回答。好半天没等到结果,玻璃杯里的水晃了晃,手指泛白的关节倏忽一松,原重槿抿着嘴角恬恬一笑。正想把杯子放回厨房,就听见陆清焰的声音。
      
      “我的名字,取自圆明园四十景之一,九州清晏,寓意九州大地河清海晏,天下升平。父亲担心我担不起这样的字眼,后来特意改为言,语言的言,名为清言,寓意一言一行,清正雅平。”陆清焰的目光有点恍惚,也不知道在看着谁。原重槿抬着头看着他,就听他继续开口说道。“我的母亲,是一位化学老师。她觉得言字颇显文弱,后来将我的名字由清言改为清焰。火焰的焰。”
      
      “这个名字很好听,真的很好听。”
      原重槿回头看着陆清焰的眼睛,一字一词咬得格外清晰。
      
      “谢谢”
      陆清焰看着少女因羞赧而绯红的耳根,柔软的发丝稍稍遮着她的下颌骨。原重槿匆匆放下玻璃杯,这才回到房间。
      
      傍晚的时候,陆元洲和许书文一起回到了家。两个人提着从超市买来的蔬菜肉鱼和水果,在楼下同陆清焰说着要炒两个菜大显身手。原重槿在四楼浇着花,听到模模糊糊的响声就急忙下楼。
      
      许书文看到原重槿从楼上走下来,急忙把刚买的水果放到茶几上,招着手朝着原重槿讲到,“小槿,我刚刚和元洲买了些蔬菜鱼肉和水果,一会儿啊,给你和清焰煲点鲫鱼汤喝。对了,我今天把校服都忘在车上了,现在才给你拿过来。”
      
      原重槿小跑下楼梯,原本以为校服是被许书文提着的,没想到是在陆元洲手里。
      “谢谢陆叔。”
      原重槿应了一声,捧着两大袋衣服就要回房间。许书文坐在沙发上将水果一样样从塑料袋里取出来放在果盘上。“小槿,你能不能把校服穿着让我看看,正好看看合不合适,如果尺码不合适还可以改天去换。”
      
      “好。”
      这句话带着有些不易察觉的惶恐,原重槿说完便匆匆跑上二楼。
      
      精致简洁的西装,洁白如新的衬衫,透气舒适的格裙。原重槿打开塑料袋的包装,一件一件平平整整的铺在床铺上。紧接着,卧室的门被敲响了。打开门才看见许书文站在门外,也许是察觉到屋子里没有开灯,许书文试探性的问了问,“我可以进去吗?”
      
      原重槿点了点头。
      
      许书文一进房间就靠着床沿坐在地毯上,招了招手示意原重槿也靠过来。
      “我那时候是真的喜欢他,后来也是真的恨他,恨他不争气,也恨我没能力,也没能力带你走。小槿,你那时候才五六岁,说起来也怪,别的孩子一般到这个时候哭的稀里糊涂的,你是一点都没哭,就拿着离婚的判决书发呆。你那时候也不识字,上面写的什么,是我告诉你的,那张纸上说你要和他生活了,我得走了。”
      
      原重槿的手环着膝,听着许书文说着往事,填充着她模糊而残缺的记忆。
      
      “我和他带你去镇子上吃了那家你最想吃的火锅,你那天特别开心,以至于我离开的时候你脸上还挂着笑。我拿着剩下的一点钱,搭着长途汽车,换了绿皮火车到了A市。我记得很清楚,一共花了三四天时间。你可能并不知道,我曾经也是一名大学生,还没有毕业就嫁给了他,这才跟着他回到了老家,成了一名家庭主妇。”
      
      许书文一边说着,一边看着原重槿。
      
      “我回了家,去见了我爸妈。原本因为我和他的婚事,我和家里闹得几乎决裂,我回来之后,和家里就和解了。我爸为了我的学业找了点关系,又让回了大学继续学习。因为我的原因,让父母受了不少邻里的笑话,从此我就拼命学习,在C市找到了一份非常好的工作。也就是在C市,我遇见了元洲。”
      
      原重槿听着许书文口中和她相关又不相关的故事。这一个个故事支撑起了一个灵魂。
      
      “是在一次历史建筑交流会上,我结识了从事教授中国古代史的元洲,那时候的我还刚刚挤进建筑设计的门槛,后来共事过一段时间,这才熟识的。”
      
      “我其实有回去偷偷看过你几次,最后却被你奶奶发现了,她让我滚,说我消失了这么多年,为什么不干脆一直消失下去。我不怕她,我怕你有一天说出一样的话,我落荒而逃,再也没敢回去过。”
      
      许书文把她的头发用皮筋扎起来,漆黑的卧室里,原重槿看不清许书文的表情。
      
      终于,她开了口,“妈,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问吧。”
      
      “你为什么要给我起这个名字,是有什么含义吗?”
      这个问题原重槿很早就想问出口,如今终于开了口,却有种如释重负感觉。
      
      “重槿,是重瓣木槿,也是我最喜欢的花。寓意着温柔坚韧,和永恒的美丽。当初,他也送了我这样的花,我一直很喜欢。所以,你的名字并不是饱含着苦难,而是木槿花凋零之后的不断盛开。”
      
      许书文摸着原重槿的面庞,那一瞬间,她好像看见了许书文眼里的光。
      
      “我曾经爱上了一个错误的人,这个人把我推下了地狱,但是和你没有关系。”
      
      “我知道。”原重槿突然释然了。她一直以为这么多年以来,自己就是苦难造成的结果,包括不幸的身世,悲惨的命运。陆清焰无意中询问她名字的那一刻,她回望现在和曾经,感觉到无比的彷徨。
      
      “之前的你担心配不上这样的,现在的你担心得到之后又失去,但是,我的女儿,在我心里永远值得最好的。”原重槿靠在许书文肩上,温暖而瘦弱的肩萦绕着淡淡的香气。
      
      “那你换一下校服好不好,正好让大家看看,怎么样?”
      
      “好。”原重槿淡淡回了声好。
      
      陆清焰看着许书文上了二楼,将水果清洗了一番放入果盘。陆元洲剖开鱼腹将内脏清洗干净,一老一少在厨房忙活起来,只听见自来水流动的声音。
      陆元洲开了口,“清焰,你今年高三,日后打算念哪个专业?”
      陆清焰想了想,把果盘放回茶几上,又用抹布仔细擦了擦在桌面的水渍回答,“我想以后学医,这样如果家里有人生病了,我也好帮上忙。不过,学医也是我一直以来的兴趣。”
      
      “不管你以后学什么,只要你是真心热爱喜欢的就够了。”陆元洲开火起了灶,把鲫鱼下了锅,把锅盖盖上。“小槿,她初来C市,这还有几天就入学了,如果不适应的话,你要好好帮她。”
      
      “没问题的。”
      
      陆清焰点了点头,拿着陶瓷刀耐心的打理豆腐。暖黄色的灯光拂着眉宇,少年郎的意气风发怎么也掩不住。
      厨房里朦胧的热气,萦绕着两人的对话。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陆清焰的起名经历真的是我给他起名时一点点琢磨出来的,改来改去,终于定了。
    这一章写的比较乱,第一次母女谈心,是原重槿不适应新的生活,生活环境的突然转变让原重槿有些力不从心。
    第二次母女谈心,是原重槿不知道自己名字的含义,从而不断回想现在和曾经,就越发害怕失去现在,从而产生了抵触之心。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