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嫁后我成了凤凰的舔狗

作者:百我所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夜话

      白拾推门而入,将追音贝扔到桌面上,示意简双至和墨堤两人拿起来听。
      
      墨堤施了一道灵力于其中,贝壳开启,彩雾缥缈,就听到里面传来宋嬷嬷的声音,将事情原原本本地道出来。
      
      “说吧,这事要如何谢谢我?”
      
      墨堤不由道:“这事谢你做什么?”
      
      白拾指着追音贝道:“这事明着是找我,实际上可是冲着你家公子来的,多亏了我这么聪明机智,才让你家公子免遭一劫,难道不该谢谢我?”
      
      墨堤还想跟她争辩几句,就听简双至道:“所言极是,不知你想要什么?”
      
      白拾当即言明:“我就要你雕的那只兔子!”她瞧简双至雕兔子雕几天,就眼馋了几天,简双至技艺实在精湛,木雕兔子小巧精致,惹人喜爱。就他这本领,若是不修真,到了平民百姓中间,定然也是个备受推崇的手艺人。
      
      若是她弃了修途,随他去凡间,能得百年相守,倒是也不错。
      
      紧接着她就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放弃大好前途去当凡人,她怕是疯了才会有这想法。
      
      这时,她听他道:“姑娘既喜欢,送你又何妨?”“公子!”墨堤低呼。
      
      简双至挥手截断他的话,将木雕推至白拾那边。
      
      白拾欣然拿过来,翻来覆去的把玩,奇道:“咦,你这兔子怎么长得有点儿不对?嘴巴这么尖,尾巴也这么尖,还这么长,莫不是……”她抬头,看向简双至:“你其实压根就没见过兔子吧?”
      
      墨堤听不下去了:“少废话,就是你蠢看不懂,要还是不要?不要还回来!”
      
      白拾心念一动,那木雕就立马消失,落入储物手镯中。
      
      达到了目的,她就准备开溜,离开前道:“多谢你的木雕兔子,我会好好对待它的。至于尤氏的事情,你们自己看着办吧,不用太过感激我。”
      
      等人彻底走了,墨堤忍不住碎碎念:“公子,那犰狳就让她这么拿走了?”
      
      “你舍不得?”
      
      “当然舍不得!那可是公子你亲自雕刻的傀儡,外面多少人就是抢破头都抢不到,再加上各种用料的价值……”
      
      “她的确在这件事上帮了我们的忙。”
      
      墨堤不满:“属下用得着她帮忙?”
      
      “可你既没她快,亦没她巧。”
      
      墨堤睁大了眼,张口又闭上,闭上又张口,最后只挤出了一句:“这手下人到底比不上枕边人……”
      
      他的话在简双至上挑的眉梢中自动消音:“属下失言。”
      
      简双至将追音贝甩给墨堤:“料理干净。”
      
      “是。”夜色深深,月光冷白。
      
      白拾和简双至大床两边,各守一端。
      
      “喂?”白拾叫得和猫儿一样。
      
      简双至没有反应。
      
      “我知道你没睡着,别装了。”白拾不客气地拆穿。
      
      “哦,你前面那句声音太小了,我没听到。”
      
      两人好歹也“同床”这么多天,简双至连姑娘简某这些敬辞都省了。
      
      “哦,是这样啊,没关系。”说完,白拾才反应过来,喂喂喂,你没听到怎么会知道我前面还有一句?
      
      白拾忍了忍,狠狠甩下一句:“你别伤心了!”
      
      “……什么?”简双至一头雾水。
      
      白拾倒是有些不好直说:“你们家和你叔叔家,再算到你这里,可算是两家两代悲剧,虽然你爹娘现在都不在了,但是他们一定很爱你,望你一切安好。”
      
      简双至这才明白,她是将简九的过往套用在自己身上,以为自己在伤心。
      
      白拾见对方没有反应,又自顾自地说下去:“而且,他们当时情急之下选择了推出你的兄弟来代替你,如果他们现在活着,也一定会很愧疚,看到你如今修为尽丧,消沉颓废,又一定会很伤心,所以,你一定要振作起来。”
      
      “消沉颓废”的简双至侧过身,面对面地看向白拾:“我很好,就不劳挂心了。”
      
      夜与月的交织下,简双至就像是一尊冰冷的雕塑,有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白拾心下更觉得他是“伤心甚重”,忍不住往他那边挪了挪。
      
      刚有所动作,一记灵力小箭就打了过来。
      
      白拾一记灵力击散,默默退回。
      
      没多大会儿,她又旧话重提:“不过,你说你不伤心颓废,我第一个就不信,你说说,有哪个正常人会每天宁可鲜血淋漓也要坚持雕木头?你这不就是伤心自责难以排遣,只能靠雕木头自虐吗?”
      
      简双至:“……”
      
      她这么一说倒是合情合理,连简双至自己都要怀疑他是不是真地在自责自虐了。
      
      白拾见他不说话,以为说到了他心坎上,再接再厉:“其实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我爹常说,人的眼睛为什么长在脑袋前面而不是后脑勺呢?就是为了往前看啊,这当下的事情都不知道有没有足够的时间去抓住,哪来的时间去纠结过去呢?所以,你别伤心了,以后,我陪着你。”
      
      “你?”
      
      “对,就我。”她冲他狡黠一笑:“现在可不就是我在陪着你吗?”
      
      夜色下,白拾的眼睛却亮亮的,就像是误落入床帐中的星星。简双至就看着那对星星一点点散发出光芒,越来越亮,无拘无束,无忧无惧。
      
      他侧过身,背对着她,不再看她,却听她突然叹了口气。
      
      就好像星星突然灭了。
      
      简双至忍不住问:“何事叹息?”
      
      白拾托着腮帮子:“我只是想不明白,为什么明明都是由爱而始,却偏偏由恨而终呢?你爹娘明明是为了爱你,尤氏也明明是为了爱自己的儿子,到最后,怎么就成了这个样子了?”
      
      因为人性自私。
      
      简双至阖眼,却没有回答她。他的脑海中反反复复都是那八个字:由爱而始,由恨而终。
      
      他向墨堤传音:“留下尤氏的性命,妥善安置。”
      
      墨堤一怔,不仅是好奇公子怎么会突然改变了主意,更担心公子突然动用了神识之力,身体是否会有不妥。
      
      只是他还没来得及回上只言片语,那股强大的神识就一闪而逝了。
      
      而白拾也没有发现,床上的简双至突然苍白了脸色。
      
      她方才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结果,就薅下了自己一根头发,顺嘴吹走,表示此烦恼已经随着她逝去的青丝随风而逝了。
      
      当然,她薅了一根极短的。
      
      “简双至?”她突然唤。
      
      “嗯?”他的声音有些轻,因为轻,又因为音色至冷,此时就像是一片飘飘荡荡的雪花般,撩人心扉。
      
      白拾也颤了颤,忍不住也转过身,背对着人:“你也知道,我这名字吧又长又难记,家里人都管我叫阿绥,可是他们年纪大了,叫着叫着就成了阿谁,可阿谁听起来就像是在喊那谁,所以吧,他们就就近给我取了个小名叫阿拾,你以后也这么叫我吧。”
      
      饶是简双至此时因为擅动神识,导致身体反噬得厉害,难受得紧,此时也忍不住轻笑,若是真正的令狐绥绥听到这话,怕会忍不住想揍她。
      
      不过,他并不打算拆穿,就轻轻应了声。
      
      白拾这才心满意足,沉沉睡去。
      
      梦里,她似乎又变成了那个东西,她猜测“那个东西”似乎是一棵树。
      
      只是,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矮小的树?不过成人巴掌大小。
      
      今天梦里的她似乎不能动。
      
      五感也模模糊糊。
      
      她隐约听到有个声音道一字字问:“此去南地,路途险阻,你可能竭忠尽智,保它毫厘无虞?”
      
      另一个声音响起:“属下定不负殿下所托。”
      
      白拾努力朝着四周看去,只能勉强看到一人跪在另一人面前,站着的人执剑悬于跪者颈间。
      
      执剑之人沉默良久,才再度开口,原本冷厉的声音竟变得有些温软:“它这一遭,也不知多久才能转化成人,漫长些无妨,但求一切顺利,你养着它,娇纵些无妨,但求它喜乐,将来迈入修士之列,战力薄弱些无妨,但求它平安……”
      
      他的话戛然而止。
      
      又是一阵沉默。
      
      白拾睁大了眼睛努力去看,一切却像是镜花水月,杳然无踪了。
      
      第二天一大早,白拾就去找小嫦直奔厨房。
      
      “夫人,你这是要做什么?”
      
      “我想做些兔子形状的糕点。”
      
      白拾记得,令狐绥绥就做出过许多小动物形状的糕点,个个栩栩如生,而且美味至极。
      
      岁晏苑中的厨房里都是凡人厨子厨娘,白拾说明了来意,就立马有人来教她。
      
      不过白拾在这方面实在没多大天赋,光是在揉面搓形这一步上就已经几战几败了。
      
      想不到要在那用那么一点点面团揉出个兔子这么难!而简双至竟然能在那么一小块木头上雕出个兔子,委实厉害。
      
      小嫦在一旁观看,忍不住道:“夫人,你为何不用法术?”
      
      白拾专心手下事物,只摇着头回答:“你不懂,你不懂……”
      
      小嫦看她又捏扁了一个兔子,忍不住笑道:“夫人的手劲儿可真大。”
      
      白拾也笑了:“练拳练多了,就这样了。”
      
      小嫦好奇道:“练拳?这不是体修的路子吗?”女子体修十分少见。
      
      修真大体分为三种,一是术修,二是神修,三是体修。
      
      其中术修最为正统,以阴阳五行之力为根本。神修则主要锻炼神识,往往辅以炼丹、炼器等道,最为烧钱。而体修,时间长,花销大,费力多,回报小,修炼的人最少。
      
      不过这并非是说在修炼上需要择一进行专修,而是三者同时进行,修士是否能够进阶,不仅是看三者的“量”,还要看三者之间是否能够平衡。这就好比一个体修,一味地打磨身体,却无灵力和神识,是根本无法进阶的。
      
      而这三者的划分,实际上是根据修士的天资根骨等种种因素,择一擅长点,重点发展,好在对敌中取得优势,当然,也有极少数天才,在三种领域中均有优势,可以全面发展。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树不是前世今生的故事哦
    这就是今生,只不过发生了意外,两人都忘记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