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嫁后我成了凤凰的舔狗

作者:百我所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同床

      雾色茫茫,白拾缓了会儿才发现,那不是雾,是寒气缭绕。
      
      她不由诧异,明明是春天,怎么会一下子冷了起来。
      
      她抬手,想要从储物手镯中取出一件披风,一抬手却是愣住了。
      
      似乎哪里不对——
      
      她感觉不到自己的手在哪里!脚也是!
      
      她尝试着迈开步子,只感觉什么缠在了一起,将她绊住,整个人向前扑去。
      
      预想中的疼痛没有降临,一只修长有力的手将她整个捞了起来。
      
      整个、捞、了起来!
      
      她现在似乎也就那只手掌般大小!
      
      还不等她反应,头上传来声音:“怎么还是这么笨,总是被自己的根须绊倒。”
      
      那音色虽然清冷,语气却是无奈又宠溺的。
      
      白拾听见自己回道:“我又不像你们人类,数来数去就两只脚,我的根须这么多,偶尔打个结什么的不是很正常?”
      
      她感觉自己在那人手掌心里滚了起来,道:“还不赶紧帮我把根须分开,都缠在一起了!”
      
      那人屈起手指在自己身上轻弹了一下,然后耐心十足地将她的根须一一分开。做完,他动作温柔地托起她。
      
      他手心的温度一片冰凉,但是不知为何,白拾却觉得灼人。
      
      他是谁?
      
      快把我抱起来,让我看清你的脸——
      
      啊!
      
      急遽下坠。
      
      白拾蓦地睁开眼,原是她熟睡之后,从房梁上滚落下来。
      
      她正想旋身落地,突然想到下方和简双至之间的方位距离,不由暗喜,她只需要稍稍调整一下,就能落进简双至怀里!
      
      意外之喜。
      
      “小心。”
      
      是简双至的声音。
      
      白拾有些发愣,她从未听过有人能如此平淡如水地说出这两个字。
      
      破空声响起,白拾想也不想,在半空中拧腰翻身。
      
      接连咄咄两声,两枚灵气凝结而成的小箭狠狠穿梁而过,在梁柱上留下两个小洞。
      
      白拾落地,惊疑不定地看向简双至。这两枚飞箭无疑是他发射出来的。
      
      对方放下书,不疾不徐地道歉:“真是抱歉,惊吓到姑娘了。简某如今修为全无,只能倚仗机关之术聊以自保,不过这些机关都是以术法之力封印在身,却不受简某控制,但凡有人离得近了,就会自动触发。”
      
      白拾不由嘀咕:“我就说你这好好的娇花,怎么突然就变成仙人掌了?”
      
      “娇花”瞧了瞧她,没有说话。
      
      白拾整理下衣着,道:“也是我不好,太冒失了,你现在是个凡人,难免要有些自保的手段。不过话说回来,你身上装了多少处机关?”
      
      “二十七处。”
      
      “……”白拾干巴巴道:“挺好,挺好。”
      
      她面上一片淡然,内心简直要苦逼成狗,全副武装成这样,还怎么亲亲抱抱举高高了?
      
      “你刚刚说这些机关不受你控制,有人接近就会自动触发?”
      
      简双至颔首。
      
      “这个“近”是有多远?”白拾的目光落于床榻之上,终于发现了最大的问题:这她娘的要如何同床?
      
      简双至正要开口,白拾却抢先开口道:“算了,你别说了!”
      
      她冲他笑得咬牙切齿:“我们直接到床上试试即可。”
      
      简双至微微挑眉,神情莫测。
      
      白拾示意:“你先上床。”
      
      简双至此时就像是一个听话的孩子,在床上一边乖乖仰面躺好。
      
      白拾犹豫着,决定躺在离简双至一臂距离的地方,结果刚刚上去,简双至身上就骤然斜飞出各种灵力暗器,白拾只得迅速抽身。
      
      等一切安静下来,白拾咬咬牙,行,这次她试试一臂半的距离!
      
      结果自然还是灵气与暗器齐飞。
      
      直到最后,白拾整个人侧躺在床的最边缘,和简双至之间最少能空出两三个人的距离时,简双至的身上才再没有凝结出任何灵力机关。
      
      白拾感受到自己整个悬空的背部,不由磨牙,他娘的,连个翻身的余地都没给她留,当真不是故意的?!
      
      简双至等她都安顿好,头枕手臂,侧过身,正对着她,不紧不慢地开口:“如此一来,会不会太委屈姑娘了?”
      
      白拾一时没答话,违心话当真说不出口,她是真得挺委屈!
      
      她盯着对方,突然眼睛一亮:“你,往那边点儿。”
      
      简双至瞬间就明白了她的企图。
      
      他也不反驳,就朝着外侧挪了挪身体。
      
      直到两人都调整到能够仰躺能略微翻个身的距离,才算是安定下来。
      
      这现下同个床都这么艰难,若是以后想要共个枕可怎么办?临睡前,白拾迷迷糊糊地想到。
      
      一夜无话。
      
      如此两人就这般,白日里各行其是,夜晚同床而眠各守两端,谁都不舒服,谁都不明说,就这么沉默地耗着,一连数日,倒也能算的上是彼此相安。
      
      白拾看到纸鹤无精打采地飞回来,就知道又没有找到令狐绥绥,也不急,随手吃了个果子,就去找简双至,还未进入,就听到里面传来声音:“公子,那宋嬷嬷带着人还在外面闹。”
      
      “有请她走吗?”
      
      “已经请过了,不过她一口咬定就是三夫人害死了那个丫鬟,不肯走。”
      
      白拾愣住,她杀人了怎么自己不知道,正奇怪着,就听简双至在里面用无波无澜的声音道:“她既不肯走,就请她去死。”
      
      “等等,”白拾推门而入:“这人既然说是我杀的,不如先让我去看看。”
      
      她一进去就看到简双至又在雕木头,满手的木头屑和血。想都没想,她就兀自奔向人,想抓住他的手腕——
      
      简双至身上的机关一触即发,昨日入睡前,他缓袍轻带,还只有灵力凝结的小箭,今日他衣冠齐整,还有了实体小箭。
      
      她的手将将碰到他衣袖,就见他袖口处两道飞箭迎面直射而来。白拾指尖弹出白玉蜘蛛挡下,再度欺近,却遽然顿住,简双至靴头前面竟然伸出两寸刀锋,暗光幽幽,明显淬了毒。
      
      她看向简双至,对方眸色凉凉,叱道:“墨堤,就说今日你装在我身上的机关实在太多了,差点儿伤到人。”
      
      “……”完全没反应过来的墨堤在自家公子宛如薄刃的目光下瞬间明朗,躬身领罪:“是属下僭越,吓到了三夫人。”
      
      白拾虽然有些狐疑,但是看这些暗器都是针对修士所制,简双至又没有丝毫修为,理应无法操控,她摆了摆手:“墨堤大哥也是担心你的安全,你该谢谢他而不是责怪他。”
      
      简双至从善如流:“姑娘说得有理,想来也定是不介意的了。”
      
      白拾顿时如鲠在喉,她能不介意吗?这些个玩意儿在身,多耽误他俩交流感情!不过也怪她自己本领不高,自家压寨夫君跟着自己也没啥安全感,只能靠一堆烂七八糟的东西保命,看样子她得加紧修行才可以。
      
      不过她现在筑基,要想结丹怎么着也得几十年,元婴至少百年,在大雍朝,只有修成了元婴,才算是跻身高手行列。按照这个算法,那等她厉害了,简双至也合该入土了,就是按照结丹的进度,等她闭个关出来,简双至也行将朽木,她估摸着自己再如何丧心病狂也无法对一个老头子动色心、起色胆。
      
      至于让简双至恢复修为,那她更是想都不想,修士一旦被废了修为,若想恢复,难如登天,不,简直比登天还难。
      
      要是她能早生个几百年就好了,那她现在肯定已经是凭岚道上的老大,到时候给简双至这朵娇花遮个风挡个雨什么的,全然不在话下。
      
      唉,难办。
      
      白拾就站在那里,直勾勾地盯着简双至,眼中风云变幻,后者则在她的视线下,稳坐如山,宛若老僧入定,这一刻,两人倒是出人意料地默契。
      
      只有旁观者墨堤是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头皮发麻,不由轻唤:“三夫人?”
      
      “嗯?”白拾回过神,道:“我先去看看外面的情况。”
      
      说着,她又看向简双至:“你多注意身体……”她原本想说多注意着手,又想到身有残疾的人可能会十分忌讳,话到嘴边就变成了身体。
      
      等白拾走后,墨堤不由道:“娘娘这回找的姑娘还不错,很关心公子。”最关键的是,不仅没有嫌弃你,还没被你的冷气给吓走,着实不易。
      
      闻言,简双至拿着刻刀的手一顿,他抬眸,眼神晦暗不明。
      
      ……
      
      从奈何天出来,乘竹筏过了明月湖,走过杨柳岸,经过燕居亭,再穿过一片桃花林,通过黄木游廊,走到尽头,才到了岁晏苑门口。白拾发现,整个苑子中,处处都是禁制阵法,若不是有令牌在手,怕是寸步难行。不过之前从重夕有余到奈何天却能一路畅通无阻,现在想来,是因为简双至一直在等自己去找他。
      
      “老奴知道公子心疼新纳的三夫人,也知道春生不过就是个命如蝼蚁的丫鬟,死了也就死了,但她千不该万不该死在三夫人的手中,脏了主子的手,也不该恰好是您三叔母的丫鬟,平白害你们叔侄之间生了嫌隙。九公子,您就算不给老奴面子,也得给您三叔和三叔母点儿面子,先让老奴把您的三夫人带回去,等仔细询问了,再把人给您送回来。”
      
      门外嬷嬷的话说得极为漂亮,乍听上去,完全是一个老奴尽忠尽职,苦口婆心,但也就短短几句话的工夫,就落实了简双至耽溺美色、草菅人命和目无尊长等罪名,简双至若是修为尚在,在这等大家族中也少不得够他喝一壶,更何况他现在没有丝毫修为可以任人搓捏!
      
      白拾虽不懂她话里的弯弯绕绕,但是光听着就逆耳,听了会儿,她终于辨认出来,这个声音,就是成亲当日语调轻蔑的宋嬷嬷,她记得当时她还吩咐一个叫|春生的小丫鬟来扶自己,结果那丫鬟不怀好意,想要让自己当众出丑,让自己的蜘蛛给咬了。不过她分寸掌握得很好,那一下,顶多让那丫头难受个把时辰,但是绝对要不了她的命。
      
      但是现在,她死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前世记忆开始解锁
    不过白拾只能想起几个片段,男主会最先想起来的
    嗯,本文也可以叫做《我是他的掌心树》《树妖宠夫日常》
    【小剧场】
    未来的某一天
    白拾一脚将简双至踢下床。
    简双至懵逼:???
    白拾威风凛凛:当年,你故意用暗器射我,不给你睡床。
    简双至沉默片刻,化作一只小肉团,扑扇着小翅膀飞在她肩窝,蹭蹭,使劲蹭!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