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嫁后我成了凤凰的舔狗

作者:百我所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一念

      妮妮站到白拾面前:“大姐姐,你说,他如果重我爱我,怎么会不来救我?又怎么会认不出我?所以,他一定是骗子,他对我好,就像是主人养着小猫小狗,欢喜时,抱在怀里摸摸,但若是宠物走丢了,随意找找,找不到也不是什么无关紧要的事,对不对?”
      
      白拾人被她的灵魂丝悬在半空,垂着脑袋,看着下面还扎着双髻的小丫头,想了想,才道:“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就算是只小猫小狗,养得久了也会有感情,更何况——”
      
      “你的意思是,妮妮对于哥哥而言,连只小猫小狗都比不上?”
      
      白拾:“……”
      
      也活了快两千年了,脑子是都活到了狗身上吗?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人海茫茫,他要救你,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且——”
      
      “胡说!妮妮成为人偶,经历那么多的痛苦和折磨,都能坚持着等到他,时隔那么多年都一眼认出他,那哥哥怎么就偏偏救不到妮妮?怎么就偏偏认不出来妮妮呢?”说着,她露出森森牙齿,带着孩子气的天真和邪恶:“其实,他就是不想救吧?他就是压根不在意我吧?”
      
      说话间,她恶意地扯动着灵魂丝,白拾痛得冷汗直流,上下牙齿碰撞,嘚嘚作响。
      
      缓过一阵,白拾咬着牙,怒道:“既然如此,你还在归墟滞留做什么?何不早早投胎?”
      
      “妮妮要出去找他这个骗子报仇!”
      
      “你找骗子报仇,要牺牲你自己的一生一世,不,是永生永世,你这到底是报仇还是自虐?你是不是傻?!你知不知道,若他当真是你所说的骗子,你在他眼里就连一个芥子都不是,你找他报仇?怎么报?你伤你痛,他不能感同身受,你伤他害他,他只会怨你恨你却不会爱你,到头来大不了一死了之,入了轮回,几百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可是你自己呢?”白拾怒不可遏,破口大骂,简直要把身上的疼痛一起都骂出去,骂着骂着骂累了,她又缓和了语气:“所以说到底,你心里是期待的,对不对?你想出去,不是想要报复他,而是想要他和你说声对不起,是不是?你一直都没有变,你只是太想念他了,想得累了倦了,想到爱变成了恨。”
      
      就像她想念着简双至,一百年都这么难熬,何况近两千年?她突然就意识到死亡和遗忘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更像是来自生命的一种祝福。
      
      妮妮一怔,呆若木鸡,可下一刻,她蓦然抬头,怒吼:“不是!不对!不可能!”一边狠狠拉扯起灵魂丝。
      
      白拾这回再也忍不住,一声惨嚎。
      
      受困的令狐绥绥急切出声:“阿拾!”
      
      就在这时,白拾感觉身上疼痛一缓,来自四肢的束缚一下子松懈下来,她勉力睁开眼,身前,是简双至修长的身影。
      
      “怎么可能!你明明只是个分神期,怎么可能挣脱妮妮的人偶术!”妮妮惊疑不定,须臾,她突然恍然:“你吸收了我的死气!你竟然能吸收我的死气为己用!”
      
      简双至一直没有动静,白拾却见他一下子在自己面前矮了下去。
      
      “简双至!”
      
      她扶住他,回应她的是对方的呕血声和对方瞬间灰白的头发!
      
      “哼,你虽然能吸取死气提升修为,但活人吸收死气无异自寻死路,算了算了,妮妮还要去找灵尊,暂时不能做玩具,还是给你们个痛快吧!”
      
      归墟之内感受不到修士的威压,但是那一刻,白拾只觉得一阵心悸,她想要跑,可是手脚都绵软无力,只能催促:“跑,能跑一个是一个!”
      
      简双至依旧没有吭声。
      
      风烟俱净。
      
      简双至和妮妮都像是一瞬间变成了人偶,僵硬得呆在了原地。
      
      怎么回事?
      
      阿舍传音入耳:“简双至闯进了妮妮的神识海,两人正在进行神识上的较量。”
      
      “妮妮是合体期,简双至怎么敢!”
      
      阿舍道:“简双至神识之力非常强大,并不弱于妮妮,若是神识对决,还有胜算。”
      
      白拾打量了四下情况,没有了主人的九婴和夔牛都安静了下来,先头夔牛还和九婴瞪着眼,后来发现自己只有两只眼,人家十八只眼,实在不占上风,掉过头,用屁股对着九婴,九婴就自己和自己玩儿,反正有九个脑袋供它交流感情。
      
      至于白拾自己,她不虽不懂医术,但是看这伤势,若不及时医治,她怕是要残。还有令狐绥绥则依然受困在阵法中,简双至现在就剩下了个空壳,他们这边剩下的唯一战斗力竟然是——
      
      “阿舍,你能不能把绥绥弄出来?”
      
      阿舍摇头。
      
      “那你能不能先给我治治伤?”
      
      阿舍继续摇头。
      
      “那你能干什么?”
      
      阿舍蜷缩起来。
      
      “行!”白拾无奈,传音令狐绥绥:“指点一下呗?现在抬根手指都疼,有没有什么止痛的办法?”
      
      令狐绥绥沉默了下,道:“你最好不要随意乱动。”
      
      就在这时,倒在她身上的简双至倏然睁开了眼睛,他抱住头,额角青筋凸起,喉咙里逸出一串串急促的低吟,吓得白拾动都不敢动,直等人慢慢平息下来,她才轻声道:“你怎么样?”
      
      阿舍道:“看他的样子,是神识消耗过度,导致头痛欲裂。”
      
      ‘那严不严重?“
      
      “……应该没你严重。”
      
      白拾稍稍放下心,那就是死不了。
      
      简双至缓过劲儿来,见自己半倒在白拾身上,一个激灵,翻身坐起。
      
      “你不要动!”
      
      “你别动!”
      
      两人异口同声。
      
      最后白拾在简双至的眼神下乖乖服软,半躺不躺地靠在九婴的一颗硕大的头颅边上。
      
      简双至取出一枚丹药让白拾服下,这才转身看向抱着头□□的妮妮,眼神阴冷:“你哥哥并没有不救你,他只是救错了人,再回去时,已经错失了你的踪迹。你后来成为人偶,一定是没有照过镜子,人偶不会再长大,但是会破损,会腐烂,你撑了那么多年,身上早就破烂不堪,只不过在苟延残喘,即使他没有认出你,杀死你便是对你慈悲。”
      
      妮妮抱着脑袋喃喃:“怎么会?你骗我,不会,不会……”
      
      白拾忍不住道:“难道你宁愿相信你哥哥欺骗你,也不愿意相信你哥哥其实一直都在找你吗?”
      
      妮妮一愣,痛苦地蜷缩成一团,当岁月太漫长,希望熬成了绝望,哪怕光明近在眼前,她也不敢轻易伸出一根手指。
      
      简双至声音冷淡:“你哥哥为人端方持正,平时对你也一定多有教导,如今你落入归墟,加入妄生灵,意图干扰人间秩序,就算你真的重返人间,你又何面目去见你哥哥?若再相逢,你哥哥或许依旧是故人,但是你却早已经不是曾经的自己,既如此,又何必相逢。”
      
      妮妮猛然抬头:“你身上有偃师的圣物,你是他选定的继承人对不对?你一定能帮妮妮在他面前美言几句对不对?”
      
      说着说着,小丫头就泪水涟涟:“我想见他,妮妮想要哥哥……”
      
      “我不能。”
      
      白拾注意到,简双至这三个字就好像三把尖刀瞬间刺穿了妮妮的身体,让她的神色一下子灰败下来。
      
      妮妮骤然起身:“你不要以为妮妮奈何不了你!”
      
      简双至寸步不让,冷笑:“你大可以试试!”
      
      妮妮沉默。他们二人在神识上旗鼓相当,若是简双至再来一次,他们两人识海都会受到重创,到时候就算不死,也要成为傻子。她不怕做一个傻子,但是她怕自己成了傻子也依旧是个没有哥哥的傻子。
      
      白拾见她二人僵持住,连忙道:“这个,你们先不要激动,妮妮……”
      
      妮妮瞟了她一眼。
      
      白拾话到嘴边,硬生生转了个弯儿:“妮妮小前辈,你还有将功补过的机会呀,现在妄生灵和人间大战在即,你来帮我们凤泽军,等战事结束,你寄居在我的身上,我带你去找你哥哥告别好不好?”
      
      简双至轻斥:“胡言乱语什么?”
      
      妮妮狐疑:“你就不怕我直接夺舍了你?”
      
      白拾叹口气,道:“哎呀,那你哥哥以后疼爱的妹妹就是我这幅肉|身了,你忍得了?”
      
      “闭嘴,就你这上不了台面的身体,如何能做哥哥的妹妹!”
      
      “所以我自然是信你的!”
      
      白拾这才低下头,看了眼简双至几乎要把自己手指都要攥断的手,又看了眼他抿唇不语的侧颜,可怜兮兮道:“我好疼……”
      
      简双至连忙放开了她的手,想了想,又轻轻握住,声音压得有些低:“哪里疼?”
      
      他这般说着,视线扫过白拾浑身上下,处处血迹斑驳,竟一时间无从下手。
      
      白拾瞧着他,有些不可思议道:“你的眼睛都红了……”
      
      简双至咬牙切齿:“白拾!”
      
      白拾痛得难受,这会儿实在没忍住,噗嗤笑出声,这个人,自己受了多少伤都忍着掖着,如今见到她身上的伤,却红了眼睛犯了脾气。笑着笑着,她又忍不住别过脸,他对她不甚在意时,已经让她伤心难过一百年,若是对她好了,自己怕是要尸骨无存了!不行不行,名为情爱的坑,坑人坑己。
      
      她错过他让人心烦意乱的眼神,叫妮妮:“小前辈,你想好了没?一念成佛,一念成魔,你这一念,念的是什么?”
      
      “……我要做哥哥最好的妹妹!”
      
      白拾指着令狐绥绥:“那快把绥绥放出来吧。”她终于能有个大夫给看看伤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的第一更
    因为还有工作,我要晚点儿发第二更o(╯□╰)o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