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嫁后我成了凤凰的舔狗

作者:百我所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file:/var/www/jjwxc.net/www.jjwxc/lib/Net/Tools/ChapterTxt.php line:112
    array ( 'authorid' => 2463880, )

    堆雪

      白拾睁开眼,触目所及就是不臣线条流畅的下颌。
      
      她刚想往后退,就听他轻声道:“别动,会塌。”
      
      什么?白拾莫名其妙,这才开始打量四周,她的上方是一个冰雪制成的拱顶,非常小,小到只能够覆盖住她和不臣两个人,此时不臣抱着自己,她的头枕在不臣的肩窝处,稍稍前倾,就是对方的胸膛,而她的下面则被他两条腿夹着,这种姿势……
      
      “你是从哪里找到这个小雪窝的?”
      
      不臣没有说话,白拾兀自想了想,雪原之上一望无际,什么都没有,哪里那么好运就偏偏让他们遇到了这么个不大不小刚刚好的雪窝呢:“是你挖出来的?”
      
      她强硬地将他的手拉到自己面前,原来修长好看的手现在青紫一片,指甲多处皲裂,渗透着血丝,十分骇人。
      
      白拾喃喃:“不臣,不臣,我会报答你的。”
      
      不臣收回手,声音淡淡:“我记下了。”
      
      白拾一愣:“像你们这种人,不都是施恩不图报的吗?”
      
      “我像哪种人?”
      
      白拾想了想:“沉默寡言的古道热肠说书小弟子?”
      
      “呵。”
      
      白拾参悟不透他意味不明的笑声,自认解决了第一个问题,现在要开始解决第二个问题:“你、你是不是喜欢我?”
      
      “何以见得?”
      
      白拾沉默,若是回答处处见得是不是有些不要脸?想了下,她道:“我曾经有个喜欢的人,我对他,一如你对我……”各种暗搓搓不要脸的占便宜,你这些招式都是当年我玩儿遍了的。
      
      见不臣不说话,白拾自顾自地说下去:“不过反过来,他对我,也如我对你,所以你不要觉得尴尬,你今天经历的我也都经历过,咱俩半斤八两,不要太难过。”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我不喜欢你,你不用在我身上费心思了。”
      
      “你认为他不喜欢你?”
      
      “啊?”白拾一愣,这么明确了当地拒绝了他,他这反应不太对啊。
      
      “你认为你喜欢的那个人不喜欢你?”不臣又重复了一遍。
      
      “也不能说他不喜欢吧,不对不对,他那个人就是个混蛋,不能用常人眼光看待,他不拒绝我也许就是他最大的喜欢了吧?但是在他里最大的喜欢,到了寻常人这里,可能就意味着不喜欢吧,哎呀哎呀,我也说不清楚,总之,他当初未拒绝过我,却也未承认过我,这样不清不楚,反倒让我百年都未能放下过,今日的你就如昨日的我,我自然不会让你重蹈我的覆辙,所以我得明明白白地拒绝你……”
      
      “我喜欢你。”不臣截口打断了她的长篇大论。
      
      “可我不喜欢你。”
      
      “无妨,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你不需要有负担。”时机成熟了,再担也不迟。
      
      “……行,”白拾沉默了下,换个思路,故意道:“哦,那你喜欢就喜欢吧,不过事先说好,在你前面还有个人在等着我的垂怜,你若不介意,就在他后面排着吧?”
      
      不臣没有再说话,白拾窃笑,就这样看你还不退,感情感情,哎,她这辈子栽到简双至一个坑里就算了,绝不能再入坑,这感情一说,简直就是自伤利器。
      
      不料不臣落在她腰上的手突然发力,把她整个人往上一提,如此一来,两人就是面对面呼吸交缠了。
      
      白拾一时间不敢再说话,若是开口,唯恐要占人家便宜。
      
      不臣盯着她,原本要说些什么,一时竟忘了开口,微微向前,白拾不由自主向后,他再向前,白拾再退,眼看着身后已经快要撞上雪窝的薄壁了,不臣手上用力,整个人贴了上去。
      
      两唇相碰,因为干冷,嘴唇起皮,触感并不美好,但是白拾却心里一跳,这种感觉,似曾相识。
      
      不臣单纯地用嘴唇贴着她,却不动,两人四目相投,一时怔怔,直到白拾一把推开人,自己也来了一个大后退——
      
      单薄的小雪窝顷刻间坍塌,薄冰碎雪落了满身,砭骨的风鞭挞而至,白拾摊在地上,非常后悔,她的小雪窝那么舒服,她该仔细些的。
      
      “路鸣可曾这样亲过你?”
      
      白拾想也不想张口就来:“当然没有!”
      
      “既如此,还是让他排在我后面吧。”
      
      白拾:“……”
      
      不臣斜眼看她:“莫非,你亲了之后还想不负责?”
      
      “什么?我负责?这不该是——”
      
      戛然而止。
      
      不想不臣直接道:“我负责也可,左右是两个人的事,谁负都一样,问题是一定要负责。”
      
      最后几个字,字字清晰,白拾气得翻了个白眼,不想再和他胡搅蛮缠下去,报恩以后,她就离人远远的。
      
      外面太冷,她忍不住跺跺脚,铃铛叮铃铃地响起来。
      
      突然,她注意到一件事:“为什么还是白天?”
      
      虽然她不知道具体的时间流速,但是凭感觉,也该夜深了,难道她一觉睡了一夜?
      
      “这个地方不会有任何变化。”
      
      “你什么意思?”白拾一愣。
      
      “我们之前走了很久,哪怕雪原荒芜,也荒芜得太干净了,不可能连块石头,连棵树都没有,我们看似在往前走,也许只是在原地停留。”
      
      “可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地方?”
      
      “准确的说,这不是地方,而是记忆的空白。”
      
      “什么?”
      
      “你可还记得前尘桥的传说?”
      
      “上桥的人有可能看到前尘往事?”
      
      不臣颔首:“第一个掉进裂缝的人是重骁,我们现在应该是闯入了他的记忆里。”
      
      白拾一惊,若说他们现在在重骁的记忆里:“那重骁在哪里?”
      
      “重骁的记忆里没有你我。”不臣摇摇头:“我们对他来说,是入侵者,他的记忆自动将我们封杀在这片雪原之中。”
      
      “那要怎么办?”白拾忍不住有些茫茫然。
      
      “等。”
      
      “等什么?”
      
      不臣道:“等令狐绥绥带他来找我们。”
      
      白拾忍不住道:“可是重骁过往的记忆里也没有绥绥啊?”
      
      不臣却是没有说话。非失忆之人不能触发前尘桥,到如今,他才算是真信了重骁失忆,那么以重骁的性子,他失忆后一直紧紧跟着令狐绥绥,说明他一定很重视这个女子,那么回到记忆轮回中,他也会下意识地护住她。
      
      白拾蹲下来,准备刨雪,手腕却被不臣一下子钳住:“做什么?”
      
      “搭窝啊!”白拾抽出手:“之前那个是你搭的,这回我来。”
      
      这么冷的天气,必须得有个屏障才成,否则他们是等不到绥绥到来的。
      
      指尖刚刚触碰雪地,白拾就“嘶”地一声,那叫一个透心凉。
      
      不臣不言不语,埋头和她一起堆雪。
      
      “哎,你等一下!”
      
      白拾将袖摆撕下数条,抓过不臣的手,手掌,每根手指都一圈圈缠好,才作罢:“这样就好多了!”
      
      不臣翘起唇角,抓住她要离开的手,用剩余的带子替白拾缠好手掌和手指,只是不臣手上缠得臃肿,动作有些不方便,时间上虽然久了些,但是缠得要比白拾精致许多,每根手指的缠条厚度均匀,指骨处各有一个小小的蝴蝶结。
      
      眼见着不臣要在自己的掌心面系上一个大蝴蝶结,白拾道:“喂喂喂,你在这边系,我还怎么堆雪?”
      
      不臣微微一顿,瞥了她一眼,才慢吞吞地翻过去,在手背上给她系了一个,临了好微微蹙眉。
      
      看了看布满整个手背的蝴蝶结,不臣沉着脸就要拆开白拾手指上的带子重新系。
      
      “不用拆了!”白拾连忙收回手,瞧着不臣略透不满的眼神,又补充道:“我喜欢蝴蝶结,你看你这么系完以后,大大小小的蝴蝶结都在我眼皮子底下晃,我看着心情就好。”
      
      不臣定定瞅了会儿她的神色,确定她并无勉强,才缓和下来,不再与蝴蝶结继续纠缠。
      
      白拾微微松口气,晃了晃手,满手的蝴蝶结翩翩起舞,忍不住噗嗤一乐。
      
      经历了之前那个“肢体交缠“的雪窝,白拾这次说什么也不打算再建一个类似的,不臣也由着她,最后两个人合力搭造了一个足够两人并肩而坐的小雪棚。
      
      坐在其中,白拾才明白,为什么不臣要选择第一种方式建造雪窝,因为现在这个,风口太大。
      
      呆了没多大一会儿,两人又开始在身前堆砌起来。
      
      直到最后,雪棚只露出两人眼睛以上的部位,才停下来。
      
      “你说,我们这像不像是给自己挖了个坟堆?”
      
      “不要胡说。”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们死在这里了,也算免了曝尸荒野的下场,勉强也是有了个体面,你……”
      
      “你是在安慰我?”不等白拾回答,不臣又自顾自地说下去:“以你的性子,生就是生,死便是死,生不必忧死,死不必虑生,生当尽兴,死,不死最好。所以,关心死后如何是想安慰我的吧?”
      
      “……你倒是了解我,我只是听说像你们这些读书人,都很看重身后事。”
      
      不臣轻笑。
      
      白拾听着,忍不住也微微笑起来,她望着外面苍莽一片,不禁暗叹,幸好身边还有这么个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本想着这两天要好好码字,结果我都干了什么……
    看了《阿凡达》,看了《调音师》,看了《绿皮书》,看了《密室逃生》,看了三部《心慌方》……
    我……
    请天降一个小黑屋给我吧,我自愿入狱!o(╥﹏╥)o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