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嫁后我成了凤凰的舔狗

作者:百我所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故事

      白拾得了秘术,除了白日里偶尔去拍卖会瞧瞧,其他大部分时间都投入到新术法的练习中。因为戒铃存在的缘故,她每天也会修习那步法,只是口诀不全,难有进步,倒是越发熟练。另外就是《御禽篇》她现在也就掌握了个皮毛,顶多是能和飞禽进行初步的心神联系,若想再进一步,神识却是不济,她又不得不开始修习那篇神识口诀,可也不知是她资质的问题还是如何,总之十分晦涩难懂,进展不佳。
      
      其实她不知道的是,不臣给她的那篇神识口诀是大雍最顶级的神识锻炼法门,相较其他,自然难以修炼。
      
      她在修行上顺风顺水惯了,难得碰到一次坎,一心要死磕,不想令狐绥绥找上门来。
      
      “你一连数日都窝在房中,可有进展?”
      
      白拾摇头:“我就感觉自己的识海快裂开了。”
      
      “不如出去走走?”
      
      临湾城最近来了许多修士,城中商家联合起来想要大赚一笔,所以城中比较有名的去处都要缴纳灵石方可入内,令狐绥绥在花灵石上一向谨慎,这些天逐一了解过行情,选择了一处地方,名叫前尘桥。据说此桥是大能从一处天地至宝上硬生生掰下来扔到此地,上桥的人有机会可以看到自己的前尘往事,有不少人慕名而至,却发现不过是幌子,久而久之就没什么人去了,倒成了城中最便宜的一个去处。
      
      白拾想了想,就决定随同令狐绥绥以及重骁一起登桥游玩。
      
      前尘桥收益不好,没有什么装点雕饰,就是普普通通一座石桥,桥身如卧下的月牙,却仿佛让人在中间切了一刀,一分为二,露出了一道约莫丈许长的裂缝。桥下早年有水,如今也已经干涸,下面只剩下乱石丛生,荒草萋萋。
      
      如此荒凉的景象还要花费灵石,故而桥上只有白拾三人。
      
      白拾对此倒是很满意,随便靠在石栏上,静静吹着风,感觉连日来的心浮气躁都一同被吹走了。
      
      “绥绥,我们去那边,看谁能跳过去。”
      
      “好,你若是跳不过去就负责给我洗锅,若是跳过去了我就给你做好吃的。”
      
      “好啊好啊,绥绥我们快去!”
      
      白拾摇头,这傻孩子,完全没听明白令狐话中的意思。
      
      不过她也不去管他们,她发现,虽然重骁失去记忆以后就像是个小孩子,可也正因为如此令狐绥绥才能放下戒心。绥绥她小时候,令狐家没落,她父亲原本就是入赘,见令狐家不行了,搜刮了家中所剩无几的财物,抛妻弃女,从那以后,她的性子便有些孤僻,但是自从重骁出现以后,她明显好玩好动了许多。
      
      正想着,陡然听到令狐绥绥一声大叫:“重骁!”
      
      白拾回头,就见令狐绥绥正往那处裂缝中间跳去,她想也不想,就去拉她。
      
      让她完全没想到的是,那处裂缝竟有一股巨大吸力,她拉令狐绥绥不成,反倒连自己也一同被吸了进去!
      
      一阵急遽旋转,白拾失去了意识,昏迷前,她迷迷糊糊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人牢牢攥住了她的手臂。
      
      冷,好冷。
      
      怎么会这么冷?
      
      明明已经金丹期了,怎么还会畏惧寒冷?
      
      白拾睁开了眼睛,一片雪花落在她的下眼睑上,须臾化成了水,白拾闭眼又睁开。
      
      这是哪里?
      
      她慢慢从地上坐起,四下望去,一片雪白,空气中雾气蒙蒙的,连雪花都变得若有若无。她不是和令狐他们一起在前尘桥上赏景吗?对,令狐他们掉入那个裂缝中,可是,现在又是哪里?
      
      她想从地上起身,不料手上的桎梏让她一个趔趄。
      
      回眸看去,她的手腕上覆着一只大手,顺着手看到那人黑色云纹的袖摆,然后是平凡的面容。
      
      不臣。
      
      原来昏迷前不是错觉,果然有人抓住了自己。
      
      是巧合还是他一直跟着她?不臣身上有太多谜团。
      
      “你醒了?”白拾晃了晃手:“多谢你救我,只是现在你可以松开了吗?”
      
      不臣打量着她的神情,既不松开,也不说话。
      
      直到白拾因为寒冷打了个寒噤。
      
      不臣神情微变:“你冷?”
      
      白拾诧异:“你难道不觉得冷?”
      
      不臣从地上起身,倾身抱住了她:“我也冷。”
      
      “……”
      
      白拾一时间有些怔怔,这副模样,像极了当初她对简双至耍赖撒娇的模样,倒叫她不好再推开他,毕竟,虽然当初简双至一直冷着一张脸,对自己也是很包容的,再者,她是真的很冷啊。
      
      “这里是什么地方,怎么会这么冷?”
      
      白拾想传音问阿舍,不料竟然无法动用神识!
      
      她一下子推开不臣,又试图使用灵力等等,竟然无一可行!
      
      “怎么会这样?”
      
      “此地应是一方小世界,内有特殊的结界,让我们无法动用神识灵力。”
      
      白拾摸摸阿舍,阿舍在耳边断断续续道:“不行……小……白……太冷了……阿舍要睡觉……”
      
      将阿舍从耳朵上摘下来,见小蛇蜷成了一个小球,腹部有规律地起伏,白拾松了口气,想来是天气太寒冷,阿舍都要被迫冬眠了。
      
      白拾将小蛇藏到自己的腰封上,呼口气,搓搓手:“还有绥绥他们,你昏迷前可有注意到他们?”
      
      不臣裹住她的手,为她搓暖,却是摇头。
      
      白拾不动声色抽出自己的手:“先往前走走吧,看看能不能遇到人?”
      
      只是雪原莽莽,何处是方向呢?
      
      最后两人商定迎着阳光走,暖和。
      
      两人并肩而行,涉雪而过,留下两行深浅不一的足印,寂静的雪原上只有咯吱咯吱的踩雪声,两人呼哧呼哧的喘气声和白拾脚踝上的空灵悦耳的铃铛声。
      
      偌大雪原无边无际,白拾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她身上披着不臣黑色的外衫,但是身上还是越来越冷,鞋子好像不复存在,脚底板直接接触着冰凉的雪地,寒气一路蹿上,冻结了她身体内的每条血脉,眼睛又似乎蒙上了一层白色的薄膜,眼前永远都是一片雾蒙蒙的白,只有身侧那一抹黑真实可辨。
      
      她忍不住斜靠在他身侧,喃喃:“借我靠一下,就一下。”
      
      不臣停下脚步,手心贴上她冰凉的脸颊:“阿拾,醒醒,不能睡。”
      
      白拾晃了下,睁开眼:“不,不能睡。”
      
      “我背你走。”
      
      不臣在她身前伏下身子。
      
      白拾咬咬唇:“那就背一小会儿……”
      
      “上来。”是不容置疑的语气。
      
      白拾攀爬了上去,她将下巴搭在他的肩膀上,小声道:“不臣,不臣,我一定会报答你的。”
      
      “你若不睡,便是报答。”
      
      “好,不睡。”
      
      白拾忍不住贴近他的颈窝,那里,有她迫切需要的温暖,虽然只有一点点,足以让她心安。
      
      不臣因为她的动作微微一顿,随后将她整个人又往上颠了颠,引来一串铃音乱响,他才继续向前走去。
      
      “阿拾,说话。”
      
      白拾浑浑噩噩地反复揣摩这句话,过了会儿才想明白其中的意思,强打起精神想了个问题:“……你冷不冷?”
      
      “……不冷。”
      
      “怎么会?”
      
      “我体质特殊,耐寒。”
      
      “哦。”
      
      不臣听她气息奄奄,低喝道:“不许睡!”
      
      顿了顿,他缓和了语气,像哄孩子似的:“我讲故事与你听。”
      
      白拾稍稍打起精神:“先生说,你轻易不说故事,一旦开口,就是天下一等一的好故事。”
      
      不臣:“……”只准备讲从前有座山的人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不臣?”
      
      “……从前,有座空旷的大殿,里面住了一个小孩子,那个孩子脾性不好,所以他的父亲无视他,母亲不喜他,家里的其他人对他,表面一套,背后一套,虽然他并不明白什么是孤独,但是他一直孤身一人守着那座大殿,可是那里太寂静了,于是那个孩子学着用木头制造傀儡,希望得到陪伴。”
      
      “那他成功了吗?”
      
      “没有,木头只是木头,傀儡只是傀儡,如何能够陪伴一个孤独的孩子呢?”
      
      “啊,那这个孩子不是太可怜了吗?”
      
      不臣眼神幽深:“但是这个孩子的性子十分偏执,他想要做成一件事就一定要做成,于是他开始钻研邪术,用人的灵识来制作傀儡。”
      
      “这……这太残忍了……”白拾低呼。
      
      不臣不动声色,手上的力道却加重了,扣住白拾的腿弯:“这些人傀自诞生起,就对那个孩子抱有极大的敌意,可是那个孩子不以为意,傀儡会动了,会说话了,哪怕每日都只是用最恶毒的言语咒骂他,他也愿意留着他们,因为那座大殿里终于有了声音。”
      
      白拾忍不住道:“那个孩子的孤独,一定和现在的我一样。”
      
      “什么?”不臣眸光微动。
      
      “……像我一样冰冷彻骨,不惜拥抱火焰……”
      
      不臣猛然震住。
      
      这世界上,会说情话的人多过江中鱼鲤,说出来的甜言蜜语更是浩繁如星,但没有哪个人比得过他的阿拾,他的阿拾从未说过她爱他,她只是……总愿意和他感同身受……
      
      这一刻,他想不顾一切地告诉她,他是简双至。
      
      但是不行,因为他的阿拾很聪明,若是知道百年哀思的不过是他金蝉脱壳的诡计,他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来。
      
      他微微侧首,感受着颈窝边细细的呼气,带着些许温热,些许痒意,不臣微微眯眼,轻轻蹭了蹭。
      
      明明给了你骨和血,怎么偏偏还用了那么久化形,若是你早点出现,该有多好。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