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嫁后我成了凤凰的舔狗

作者:百我所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初见

      简双至的容貌无疑是极为出挑的。修眉俊目,挺鼻薄唇,肤色是融雪似的白,发色是寒夜般的黑,黑白之间,泾渭分明,就像是他的眼睛。
      
      白拾能在他的瞳孔中清晰地看到自己的投影。
      
      有的人,看别人的眼,看他眼里红尘滚滚,繁华三千,看着看着,就也想进去;有的人,看别人的眼,看他眼中的自己,光影熠熠,看着看着,就忍不住只想做他眼中的自己;也有的人,看别人的眼,自己也好他物也罢,不过都是飞鸿踏雪泥,斗转星移间,万水纵览,千山遍阅,眉间心上,就只剩下他。
      
      白拾无疑是第三种情况,因为她现在满脑子都只剩下了眼前人——
      
      这他娘的长得也太好看了点儿!简直就是憋足了劲儿朝着她心尖尖的方向去长!既然你如此不收敛,那就不能怪我不客气了。
      
      未来压寨夫君有着落了!
      
      痴痴间,白拾浑然不觉自己袖口上的紫色海棠花袖坠微微轻动,有流光迅速飞入她体内,无声无息,又很快恢复平静。
      
      简双至却将一切尽收眼底,眸色微暗。
      
      “姑娘何意?”
      
      “啊?”白拾如梦初醒,看着自己手上的匕首,道:“啊!那个……那个这把匕首送给你,防身!”
      
      见简双至没有反应,她就想直接塞进她手里,没料到触目一惊:“你的手上怎么都是血?”
      
      简双至摇头:“小伤无妨。”
      
      他的手上都是些细小的裂痕,血迹斑斑,非常吓人。
      
      白拾功法特殊,眼睛从小就要经过特殊训练,能看到许多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此时,她将灵力注入眼中,赫然发现简双至双手的骨骼中竟然遍布白色的千丝万缕,那些千丝万缕宛若活物……
      
      不对,就是活物,那就是一条条细白的线虫,一方面盘踞在他骨骼的关节处,让他的手指僵硬无法行动自如,一方面又在不停啮食着他的骨体,让他的双手绵软无力。
      
      而这人竟然用这样一双手在雕木头,难怪边雕边流血。
      
      幸好她发现简双至体内还有一股暗蓝色的灵力,死死堵在他手腕关节处,白拾无法想象,一旦那层暗蓝色灵力消失,这些线虫涌入全身会是何种情形!
      
      而这样的伤,他竟然说是小伤。
      
      白拾只呆呆地瞧着他,一个字都说不出。
      
      简双至道:“可是手上无状,吓到姑娘了?”
      
      他虽这般说,白拾从他冷淡如斯的声音里是一点儿没听出来他有多在乎,不过却见他起身走到水盆边,净了手,随意用丝帕擦干净了,戴上一幅冰蚕丝手套。这才回身,询问:“不知何时能得到万骨枯?”
      
      白拾愣了愣,才道:“你要万骨枯何用?”
      
      简双至仔细瞧了瞧她的神情,方才敛眸道:“我一介废人终日无所事事,只喜研究医理,令狐家万骨枯名气之盛,简某不才,也想钻研一二。”
      
      白拾装木作样地道:“你我两家原是世仇,如今虽然结为姻亲,也是同床异梦,更何况连床都不同,你叫我怎么放心把这么厉害的毒交给你?”
      
      简双至道:“姑娘若是愿意交换,简某可发下天道誓言,绝不会用钻研此毒所得伤害令狐世家。”
      
      白拾瞥了瞥他,很好,非常好,可是她手上没货,只能先拖着他。
      
      “不错,你既如此诚心求毒,我也不好小气,只不过我还有个要求。”
      
      “姑娘但说无妨。”
      
      白拾瞧着他无暇容颜,脑子一抽,道:“既然是同床异梦的问题,不如先同床试试吧?”
      
      简双至:“……”
      
      见他眼锋如刀,白拾当即正襟危坐,神态严肃认真:“同床不同欢,只为加深彼此了解,好让我也放心把毒交给你不是?”
      
      简双至沉默片刻,眼神在她袖口上的海棠花袖坠上一扫而过,缓缓开口道:“如此,简某就扫榻以待了。”
      
      ……
      
      墨堤等到白拾离开,才走进屋中。
      
      熟门熟路地将公子刚刚雕刻好的兔子一般的讹兽摆进百宝架中,他才问道:“公子,她手中可有万骨枯?”
      
      “没有。”
      
      墨堤道:“既如此,可要属下去探探她的底?”
      
      简双至摇头:“她是母妃的人。”
      
      墨堤神情一凛:“公子如何得知?”
      
      “她的袖坠上面有百鸟朝凰的灵力波动,这门功法只有我和母妃一脉的人才会。”
      
      墨堤忧心忡忡:“若是娘娘那边知道公子要万骨枯,会不会……”
      
      简双至淡淡道:“知道了她也猜不出我是打算以毒疗伤,更何况,若是我什么都没有做,她才更难心安。”
      
      “属下明白了,不知公子打算如何应对这位三夫人?”
      
      “你去收拾一番,她今夜和我同榻。”
      
      “是。”
      
      墨堤习惯性地应是,应完蓦地睁大了双眼,等等,公子,属下是不是听错了什么?
      
      ……
      
      白拾站在竹筏上,神情恍惚。
      
      他竟然就这么同意了?简直太没有节操、太没有原则、太……合她心意了!
      
      如此一来,将来就算让人入赘到他们白家寨怕也不会有太大问题。
      
      正想着,就看到岸边聚了一群人,正中间的女人衣饰华丽,神色倨傲,白拾灵机一动,会不是南璃?
      
      她用灵力控制竹筏在水中滴溜溜地转,不再往前走了。
      
      南璃是筑基中期,她还不是对手。她忍不住叹气,人家都是打了小的来了老的,怎么到她这还反过来了?
      
      南璃一直在等高嬷嬷把人带过来,却一直没等到人。她思来想去也只能想到是简双至介入,让事情生了波澜。毕竟,他人虽然废了,但是身边好歹还能留几个侍卫。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白拾一个刚筑基的小丫头能把接近中期的高嬷嬷直接料理了。
      
      但她和白拾素未谋面,所以没认出来人。而且在她想来,就算是个破落户,身边也会带些仆从,而这少女从湖心出来,应该是简双至的侍女。
      
      她见白拾的竹筏在湖上打转,对身边一筑基初期侍卫示意,那侍卫即刻上前,释放出一个小鼎,小鼎浮空而转,产生一股巨大的吸力。
      
      白拾猝不及防,连人带筏一下子飙进数丈。
      
      南璃走上前:“你可是简双至手下的人?”
      
      白拾愣了下,道:“这位姑娘是?”
      
      拿鼎的侍卫喝道:“大胆,见到大夫人,还不赶快行礼!”
      
      真是南璃。
      
      白拾装模作样地抱拳行礼:“原来是大夫人,奴婢是九公子的……”白拾思忖一下就道:“贴身侍女,见过大夫人。”
      
      南璃打量着她,心里暗嘲,简双至一个废人倒是好福气,一个侍女也有如此姿容:“你方才见了本夫人为何不直接过来,反倒在湖中徘徊?”
      
      白拾拍着胸脯:“奴婢胆小,乍然见了这么多生人,有些怕。”
      
      南璃蹙眉:“把你用来对付简双至的那套狐媚手段给本夫人收起来!”
      
      白拾泫然欲泣。
      
      南璃不想和一个侍女多做纠缠,问:“三夫人可是在这里?”
      
      白拾佯装擦眼泪,小心翼翼地答道:“三夫人早就离开了。”
      
      南璃犹豫片刻,道:“带本夫人去见简双至。”
      
      “这……”
      
      “你一个小小婢女还想阻拦我不成?”
      
      “当然不敢!夫人请——”
      
      再次回到奈何天小楼下,这回却无人守门。
      
      “夫人您先稍等,”白拾拦住想要直接进去的南璃:“容奴婢先去通传,再请夫人进楼。”南璃瞪她:“本夫人去见他还要通传?!”
      
      白拾可怜兮兮地道:“奴婢身为公子的婢女,总得守规矩,还望夫人体谅。”
      
      南璃不耐烦:“快去。”
      
      白拾转身推门——
      
      没推开。
      
      再推。
      
      还是没推开。
      
      白拾讪笑:“完了完了,定是公子又发脾气,谁都不见了,不如夫人先回去?等公子气消了,奴婢再派人去叫夫人?”
      
      南璃嗤笑:“发脾气?”心里对简双至的印象越发不堪。她侧首,对侍卫使了个眼色。
      
      那侍卫上前,小鼎在他手心中慢慢放大,升至半空,就朝着大门的方向狠狠砸去——
      
      大门纹丝不动。
      
      小鼎狠狠跌回原地,光泽瞬间暗淡了不少,侍卫更是口吐鲜血,身形不稳。
      
      南璃大怒:“废物!连个门都撞不开,要你何用?”
      
      “小姐饶命!”侍卫强撑着跪下讨饶。
      
      南璃一脚踢过去。
      
      黑衣劲装的墨堤突然出现在门前,厉喝:“什么人敢擅闯?”
      
      南璃看向白拾。
      
      白拾一个激灵奔向墨堤:“小黑!”
      
      墨堤嘴角一抽。这是什么鬼名字?!
      
      白拾趁人不注意,推了一块灵石过去。
      
      墨堤瞄了一眼,简直要怒极而笑了,他墨堤现在就值一块低阶灵石了吗?想也不想,就要还回去。
      
      白拾却一下子跳开,哭丧着道:“小黑,这门又打不开了,可是公子又发脾气了?不行,奴婢是公子的贴身婢女,无论如何奴婢都得进去看看。”
      
      说着,就要闪身进门。
      
      她速度极快,眼看着就要入门远遁——
      
      咣——
      
      这响声,听着都疼。
      
      白拾揉着脑门,看看墨堤,又看看大门,整个人都懵了。
      
      墨堤摊手:“这门并非受我控制。”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白拾:我一见到他就傻了。
    简双至:没关系,你先傻,后面我陪你一起傻。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