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嫁后我成了凤凰的舔狗

作者:百我所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仙会(二)

      前方一处擂台,里三层外三层都是人,人数上比白拾方才所在擂台多了十倍不止。
      
      黄元见白拾看向那处,连忙道:“姐姐也对简府双璧感兴趣吗?”
      
      “简府双璧?”
      
      白拾也曾听说过,简府有一对一母同胞的兄妹,哥哥简清寒,妹妹简清凝,据说俱都天资绝佳,今年也就十五岁,说来比她自己还要小一岁,就都是筑基后期了,若不是近日她莫名其妙有了突破,她在资质上也是远远不如他二人。
      
      “那处擂台比赛的两人,一个是简府双璧中的妹妹,另一个则并非出身五大世家,而是个散修出身的少年,叫路鸣。”黄元道。
      
      说话间,两人已到了台下。
      
      台上二人一男一女,少年着深蓝劲装,墨发飞扬下,浓眉大眼,鼻梁高挺,嘴角微翘,似笑非笑,倒是一副好相貌,一派意气风发神采飞扬的模样。少女则一身淡蓝广袖宫袍,面戴薄纱,却也难掩清容俊貌,肤如凝脂,眼如点星,神情淡漠,风华无双。
      
      难怪这台下如此多人,单不论这二人在仙会上名气之盛,功法之强,光这样貌,都养眼得很。
      
      说来简府双璧也是有趣,明明一母同胞,偏偏哥哥继承了父亲的血脉,妹妹却继承了母亲的血脉,所以虽然简府是重明鸟血脉,但是简清凝却是文鳐鱼血脉,单水灵根,她是一个术修,灵力至柔至润,宛若春风化雨。
      
      至于路鸣,则是一个剑修。当今天下,以剑为器者多,但剑修者少,实在是因为剑修实则是术、体、神三修合一,对修士天资要求极高,这路鸣寒门出身,竟走的剑修的路子,实在是不容小觑。
      
      “简小姐小心!”
      
      路鸣一剑蕴势,力破水屏,引得台下简清凝的倾慕者纷纷惊呼。
      
      简清凝双手结印,在身前连连布下数道屏障,路鸣却却宛若神人降世,势不可挡,直至剑尖抵住对方颈边,方才住手。
      
      简清凝眸色微变,道:“路少侠不傀是剑修,清凝输了。”
      
      路鸣收剑:“承让!”
      
      压阵人宣布:“乙字号擂台,路鸣获胜!”
      
      “路鸣!”
      
      “路鸣!”
      
      “路鸣!”
      
      台下非五大世家的弟子一片雀跃,凭岚城内五大世家联手遮天,近百年内,这还是第一次有散修进入前八。
      
      路鸣从台上跃下,就被人团团围住,一片闹腾。
      
      “到底是没根没底的,不过进了前八而已,就这么猖狂,往年第一第二也没他这么闹腾。”
      
      简清凝也从台上走下,一个女侍连忙过去扶她,在她耳边说道。
      
      简清凝盯着她,直盯得人发毛。
      
      侍女避开她的视线:“小姐,您这样瞅着奴婢做什么?”
      
      简清凝拂开她落在自己手臂上的手:“输了就是输了,做什么这般小家子状,我难道还是输不起的人吗?”
      
      说着,不等那侍女回话,径自离开。
      
      白拾未再关注,又看了眼路鸣,才带着黄元转身离开。
      
      黄元结结巴巴:“姐、姐姐你抓着我做什么?”
      
      “你难道不是想你阿姐了?走,我带你去见她!”
      
      “真的?”黄元瞬间眼睛发亮,很快又垂下头,小声道:“也不是那么想的。”
      
      白拾笑了,也不理他,抓着他就走。
      
      黄元红着脸:“姐姐!姐姐!快快放手,若叫别人看到,对姐姐名声不好!”
      
      白拾敲了敲他脑袋:“我道你怎么长不高呢,原来脑袋瓜子都用在了旁的东西上,无心长个。”
      
      “什、什么?”
      
      “行了,赶紧走吧。”
      
      一入岁晏苑,就见有人候立一侧,欠身行礼道:“大夫人,柳州姑姑请您前往奈何天。”
      
      白拾应了声,先送黄元去美景居见了黄素音,才前往奈何天。
      
      饭香扑鼻。
      
      桌子上布满了玉盘珍馐。
      
      “这样丰盛?”白拾诧异。
      
      简双至转身,道:“庆祝你今日旗开得胜。”
      
      “你别乱动!”
      
      简双至顿住身影。
      
      白拾呜呼哀哉。
      
      衣袂轻褶浮动,发丝乱影微扬,一幕幕,就像是片片飞羽,在人心尖尖上挠痒痒!
      
      他娘的,就一个转身而已。
      
      白拾深吸口气,又缓缓吐出。
      
      这是我祖宗!这是我祖宗!这是我祖宗!白拾在心里默念三遍,才张口道:“您这年纪也不小了,身子骨又弱的,我来扶您入座。”
      
      殷勤备至,跑过去扶住了简双至的手臂。
      
      简双至瞥她一眼,由着她扶着自己入席,状似不经意地说:“你的意思,是说我年老体弱?”
      
      白拾打了个哆嗦,怎么莫名其妙有些冷呢?她飞速瞥了眼他的脸色,斟酌着用词:“跟您同辈的人比起来,您自然还是春秋鼎盛。”
      
      简双至拽住她:“我同辈的人?”
      
      紧接着问:“如此算来,你是我的晚辈?”
      
      白拾愣愣点头:“难道不是?”
      
      简双至盯了她一会儿,拂开她的手,径自入席。
      
      白拾兀自在原地茫茫然了会儿,跟着坐在桌边,才道:“你怎么跟那个简清凝似的,生气了拂开人的动作一模一样,你到底是我祖……”
      
      话到此处,戛然而止。
      
      不行,不能这样贸贸然认亲。
      
      “我是你的什么?”
      
      顿了会儿,白拾可怜兮兮道:“我饿了。”
      
      那模样,活像是被人欺负了的小狗,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简双至收回视线:“用膳。”
      
      白拾一筷子夹上了个鸡腿,到了自己盘子上,直接下爪,啃了起来。
      
      边啃边在心里念叨着,果然,血脉天性,虽然他什么都不知道,这不自觉的,就对自己是一片拳拳慈爱之心。
      
      “当日我和南婵约定,只要南璃进入前八便可,不过如今有你代她,想必不会止步于此。”
      
      “这是自然,好不容易能参加如此盛会,我自然是要好好比试一番的,能打上几场是几场,不过,我得先问问,若是打到最后,打出了真根底,你能不能为我兜得住。”
      
      简双至啜了口汤,唇角微微勾起,又很快压下:“你大可放手一搏。”
      
      “好!痛快!”
      
      白拾眼神遛了一圈:“没有酒?”
      
      “普通的酒修士又喝不醉,何必饮用?”
      
      “那不普通的酒呢?”
      
      简双至淡淡道:“太贵。”
      
      “……”
      
      白拾没有看见,在她身后,墨堤端了酒又默默退出,真不知道这小丫头又哪里得罪了公子,明明吩咐备了酒,现下又不给喝了。
      
      夜色寂寂。
      
      墨堤为简双至检查完身体,神色凝重。
      
      “直说无妨。”
      
      “公子,您体内的冰火极毒已经开始侵蚀灵力,按照如今这般速度,怕是用不了几年,毒性就会遍布全身,不过咱们手里还有天心玉髓,也许能有奇效,等到南婵将阵心送过来,公子出阵之后找个安静地方,便可一试。”
      
      天心玉髓有疗伤奇效,是无上至宝。
      
      紧接着他话锋一转:“公子,按照您之前的筹算,您出阵之日,修为已经恢复,如今,您为了维持体内平衡,依旧是丝毫修为都动用不得,那沙汀那边,可要更改计划?”
      
      简双至眼神微暗。
      
      墨堤担忧:“沙汀这些年经营黑道,卓有成效,他本人更是被道上的人尊称为修罗主,心也渐渐大了。公子这一次令他召开岚中会,让与会之人必须挟持一名凭岚仙会的弟子方能入场,他便不情不愿,已是生有反骨之相。若是计划顺利,届时他名声大涨,而公子却修为空虚,怕是出阵之后,会生内祸。”
      
      皇子一出生,便会指派两位佐奴,订立血契奴印,这种印记是可以通过血脉代代传承下去的,皇子不死,奴印不灭。等皇子长大,又会有四侍,只不过这四侍却不是由皇子来选,而是四侍自己投奔,彼此之间并无契印束缚,简双至手下四侍,就是墨堤、柳州、舟鹭和沙汀。
      
      “沙汀好大喜功,素极重面子,若是计划成功,他惮于声名,不会和我直接翻脸,母妃等人若是寻我,自有他顶在在前面周旋,你我也少了许多麻烦。况且,我若能恢复修为,自然震得住他,若不能,我也有法子让他为我冲锋陷阵,不必多虑。”
      
      顿了顿,他又道:“墨堤,我们最大的敌人,只有母妃。”
      
      墨堤神情一凛,这些年虽早有猜测,但一直不敢确定,未曾想,公子这些年辛苦筹谋,竟当真防的都是王妃!
      
      可他们毕竟是母子!
      
      墨堤单膝跪地:“公子,这其中可有误解?”
      
      “近百年来,我几乎日日都在回想当日场景,我与澹台臹自幼不和,多年明争暗斗,我对他自然百般提防。我当年正处于元婴期突破至分神期的紧要关头,更是处处小心,那他到底是如何对我下了极冰之毒的?我这日日想,夜夜想,都只有一个答案,是母妃暗中助他。”
      
      “可王妃为什么……”墨堤几乎吓得肝胆俱裂。
      
      “我也一直反复问自己,是不是我猜错了,可是你看,那么多阵法可保我性命,母妃偏偏选择了四方阵,让我在这阵里坐困百年,简南朱黄林,名为看护,实则监视,她如此行事,我该作何想?”
      
      四方阵,既有保护之能,又有困人之效。
      
      墨堤瞥了眼简双至平静至极的神色,心头战栗,竟不敢擅言。他不知道他家公子用了多少时日想清楚这件事情,又用了多少时日接受了这件事情,他只知道,他家公子就藏着这样一个锥心隐秘,在这方寸之地中,堪称平静地雕刻了近百年的傀儡木雕!
      
      正常人早疯了吧?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