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嫁后我成了凤凰的舔狗

作者:百我所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仙会(一)

      白拾睁开眼,渐渐适应了微暗的光线。
      
      “爹?”她不确定道。
      
      白羡庭见人清醒过来,总算放下心,人向后靠上椅背:“不错不错,还能认出你爹我。”
      
      白拾扭扭脖子,伸伸胳膊,彻底精神起来。
      
      白羡庭屈指一弹:“绥绥那丫头给你捡回来的。”
      
      “阿舍!”
      
      “小小小白!”
      
      白拾惊喜,将充耳蛇圈进自己的手心里,一人一蛇亲昵了会儿,白拾才将阿舍放到耳垂上。
      
      白羡庭扇子敲着手心,问道:“阿拾,是何人掳走了你?”
      
      白拾摇头:“我也不知。”
      
      涉及到简双至那部分还是不提为好。
      
      “那你又是如何回来的?”
      
      “难道不是爹将我救回来的?”白拾诧异。
      
      “是绥绥在令狐家外面发现了你,把你送回来的。”
      
      白拾使劲回想了一下,只记得她正试图通过放血逃脱,没料到那团黑雾中途回来,后面——
      
      她毫无印象。
      
      白羡庭见她百思无解,又问:“你的修为又是如何这么快突破到后期的?”
      
      “什么”
      
      白拾先惊后喜。
      
      “你还真是一问三不知啊。”
      
      白拾眨眨眼。
      
      “好。”白羡庭靠近她:“那我们聊点儿你知道的。”
      
      “啪”的一声,他爹打开折扇。
      
      白拾莫名胆寒。
      
      “你和简府那位九公子是怎么回事?”
      
      “爹你是怎么知道我和那位简府公子的事情的?”白拾惊呼。
      
      “连人都见到了,还有什么不知道的?”
      
      “你见到他了?”白拾从被窝里钻出来,像小狗一样蹲在他前面:“真的?那、那你见到他什么感觉?”
      
      “很不好。”白羡庭一板一眼,字字沉声。
      
      白拾知道,她爹这是真生气了。
      
      但是为了什么?
      
      难道真如她所想,她这是自家人看上自家人,简双至就是她祖父?
      
      白拾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白羡庭郑重其辞:“阿拾,无论如何,你都不能和他在一起。”
      
      完了完了,凉凉。
      
      “阿拾?”
      
      白拾回过神,大声道:“爹,你不用说了,我是为了枯骨逢春才代绥绥嫁入简府,如今我拿到了我想要的,他拿到了他想要的,我们之间,就唯有清清白白、干干净净了!”
      
      “……”白羡庭唰地打开折扇:“哦,这样啊……”
      
      他还准备了一箩筐的话准备安慰他的小公主呢。
      
      他清咳了下,又道:“不过,你千万不要听信谣传,以为爹是舍不得嫁妆才不让你和他……”
      
      白拾忍不住问:“爹,那我要是真嫁人,你给我准备了多少嫁妆?”
      
      “这个嘛,你也知道我白羡庭就你一个女儿,将来整个白家寨都是你的,这好端端的嫁出去做什么?不如招个上门女婿不是?”
      
      爹,你确定当真不是为了嫁妆的缘故?
      
      白拾黑着脸:“好了好了,爹,我无事,如今我修为更进一步,届时丰州会上定能为我们白家寨争取个好名次。”
      
      “不错,如今凭岚仙会也开始了有些时日了——”
      
      “什么?凭岚仙会开始了?”
      
      转念一想,她突破到筑基后期定然也需要些时日。
      
      白拾连忙道:“爹,女儿还有些未尽之事,先不多说了!”
      
      一路从白家寨子跑出来,直奔简府。
      
      凭岚仙会召开至今,已经择选出最后十六名修士,南璃正是其中之一。
      
      白拾思索片刻,先去找了简双至。
      
      “南璃进到前十六已经勉强,不如换我去,你要明白,我并非是受你胁迫,或者是要帮你的忙,只是我想知道自己在凭岚城中到底有几斤几两。”
      
      站在人面前,若无其事的伪装就溃不可击了。
      
      他娘的,她心口酸,鼻子也酸。
      
      简双至察觉到她神色有异,不由上前一步。
      
      白拾连忙后退一步。
      
      简双至动作顿住,他侧首,向柳州点头示意。
      
      白拾抱拳行礼,十分恭敬周到,不待简双至再说些什么,就和柳州一同离开。
      
      在柳州的帮助下,白拾又成了南璃的样子。
      
      这次她还得到了一枚拟声丹,服下之后,就连声音也和南璃一模一样。
      
      “等一下。”
      
      白拾正准备出去,柳州叫住她。
      
      “你如今是筑基后期的修为,南璃还只有中期,需得做个伪装。”
      
      一直不动声色看着两人忙活的南璃面色微变:“你竟然到了筑基后期?可你才刚刚突破中期,怎么可能!”
      
      白拾歪了歪头:“也许是天意让我来助你在凭岚仙会上取得名次的吧?”
      
      南璃轻哼,撇过头去。
      
      白拾用肩碰了碰她的肩:“你放心,届时仙会上取得所有的好处,依然全都归你。”
      
      “你难道不动心?”
      
      “当然动心!可我既然答应了你,总不能言而无信吧?”顿了顿,白拾接着说:“虽然你这个人真挺讨厌的。”
      
      “你!”南璃愤怒,又想扬手打人,却想起白拾的修为已经高过自己,怏怏放下,甩给她一块牌子。
      
      “巳时正输入灵力,这块牌子就能指引你进入正确的擂台。”
      
      白拾接住:“多谢。”
      
      南璃理都不理,甩袖走人。
      
      ……
      
      白拾这次的敌手叫林偕瑾。
      
      凭岚城五大世家,简南朱黄林,林偕瑾正是林家嫡系子弟,在凭岚城内也十分出名,不过别的世家子弟出名多半是因为修为,林偕瑾则是因为少有的好脾气。有人评说,林偕瑾就是个连三分脾气都没有的泥人。
      
      林偕瑾抱拳:“见过简夫人。”
      
      “见过林公子。”
      
      白拾瞧他,年及弱冠,容貌姣好,瞧着却不像是温温吞吞的性子。
      
      林偕瑾见白拾和自己行礼,连忙再次抱拳:“简夫人有礼了。”
      
      “……”白拾只得再抱拳:“林公子也有礼了。”
      
      “不不不,偕瑾不敢当,不敢当。”
      
      得,这是杠上了是吧?
      
      白拾皮笑肉不笑:“哪里哪里,你当得起。”
      
      林偕瑾继续抱拳躬身:“简夫人过奖了。”
      
      “还打不打了?”台下的看客比白拾还急:“林偕瑾你是不是不行啊?”
      
      林偕瑾面红耳赤,白拾瞧着有趣,这人这种性子也许可以利用一二。
      
      台下有人为林偕瑾鸣不平:“这和林公子有什么关系?明明是南璃知道公子的品性,有意戏耍!”
      
      “就是,那南璃何等蛮横的性子?今日却如此守礼,摆明了就是不怀好意!”
      
      说这话的多是女子。
      
      白拾就听着有趣,却见对面林偕瑾再次拱手:“是偕瑾累了夫人清誉受损,真是对不住。”
      
      噗嗤。
      
      白拾笑道:“这空口白牙的道歉有什么用?不若你让我一招?”
      
      林偕瑾是筑基中期修为,白拾已经筑起后期,她自是不怕他,难就难在白拾现在得掩饰自己筑基后期的修为,还不能随意动用灵力,毕竟南璃是火属灵根,她却是木灵,虽然有柳州的掩饰之术,但是用得多了也容易为人瞧出破绽。
      
      林偕瑾作揖:“偕瑾无状,愿意让夫人三招。”
      
      “也行啊。”
      
      台下当即就有人喊:“南璃你不要脸?”
      
      白拾循着声音冲那女人做了个鬼脸。
      
      对面林偕瑾瞧着不觉有些奇怪,这位简夫人怎么似乎和外界传言不太一样?
      
      还未多想,就见白拾陡然跃至眼前,一拳落到他胸口。
      
      躲已不及,又许诺让她三招,林偕瑾只能运转灵力硬抗。
      
      白拾拳劲刚触及他身,林偕瑾就面色大变。
      
      可是已经晚了!
      
      一拳,就将林偕瑾轰下台。
      
      众人尚未来得及反应发生了什么事。
      
      一片雅雀无声。
      
      白拾拱手:“林公子,承让!”
      
      十四重浪,再加上楼心月的力量,不许他躲,也不许他出招,有心算无心,一拳足矣。
      
      她拿手肘顶了顶已经看傻了的压阵人:“喂,说话啊。”
      
      压阵人如梦方醒,扬声道:“辛字号擂台,南璃胜出。”
      
      台下众人这才清醒过来,纷纷叫嚷道:“这不可能!南璃怎么可能打得过林公子?”
      
      “南璃一定是耍诈!”
      
      也有唱反调的:“没准林偕瑾就是个草包呢!”
      
      “林公子怎么可能是草包!南璃才是!”
      
      白拾目光落在林偕瑾身上:“林公子,我可有耍诈?”
      
      林偕瑾稳定住了气息,不顾身边人阻拦,高声道:“简夫人体修之术精湛,偕瑾输得心服口服。”
      
      “体修?南璃不一直是术修吗?怎么转成体修了?”
      
      白拾不再理会他们,飘然下台。
      
      今日一共十六人进行比试,共分八个擂台,南璃当日依靠柳州指点,拼死拼活进入前十六,却是最后一个,所在辛字号擂台比较偏远。此时,她虽最先比完,其他擂台比试还在继续,白拾也想去瞧瞧,毕竟这些台上的人都可能是她一个对手。
      
      “简夫人!等等!”
      
      白拾回头,看到一个矮个子胖乎乎的小少年朝自己“滚”过来。
      
      “你是谁?”
      
      “我是黄元,是黄素音的弟弟,我阿姐同你一起嫁给了简府的九公子,你们就是姐妹,那我就是你们俩的弟弟,不如我就直接叫你姐姐?”
      
      这攀亲戚的本事非同小可啊。
      
      白拾和他掰扯:“你看啊,你姐姐和我都嫁给简九,但我呢是妻,她是妾,而且共享一夫,就只能是不平等的竞争关系,如此,你还要和我攀亲戚?”
      
      “姐姐放心,我阿姐她生性胆小,姐夫肯定是看不上她的,但是我刚刚在下面观战,觉得姐姐人又聪明又厉害,肯定为姐夫喜欢,我阿姐是望尘莫及,这样一来,哪来的竞争关系?”
      
      这小子不简单啊。
      
      “你这么当着我的面说你姐姐的坏话,就不怕她生气?”
      
      “我阿姐胆小到连生气都不敢,又怎么会生我的气呢?”黄元拿出一个小锦袋:“这里面有些灵石,还请姐姐笑纳,只希望姐姐能照顾照顾我阿姐。”
      
      白拾对他刮目相看。
      
      正想说些什么,却听前方一片喝彩。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本卷结局倒计时开始!
    对,你没看错o(╯□╰)o,是一卷……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