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嫁后我成了凤凰的舔狗

作者:百我所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寄魂

      白拾小时候是惧火,后来被她老爹抓着练,好不容易从惧火变成厌火,但是和有火有关的事物,她几乎一概不沾。
      
      比如说,下厨。
      
      修士到了筑基期以上都可以辟谷,无所谓吃或不吃,不过有些人依旧会食用五谷杂粮以解馋,也有些人食用灵谷灵粮以进补。
      
      那团黑雾只想吃只烤鸡,显然只是嘴馋。
      
      真是看不出来。
      
      唉。
      
      白拾叹气,也许他抓错了人,要是把令狐绥绥抓回来,就皆大欢喜了。
      
      不过多想无益,白拾把不知道是第几只鸡架到了火上烤,目光呆滞。
      
      被抓来已有几日,她烤鸡的功夫并无寸进,没有一只可以成功塞进那团黑雾的嘴里。
      
      “你这也叫烤鸡?这是黑炭吧!”
      
      白拾讪笑,无言以对。
      
      “你是烤鸡呢还是烤鸡毛呢?”
      
      哪只鸡身上没有毛?扒开鸡毛不是照吃不误?
      
      后来白拾再送鸡,黑雾十分言简意赅:“滚,重做。”
      
      白拾生无可恋。
      
      ……
      
      那团黑雾在吃这方面,精细得简直令人发指!
      
      可是打不过,只能怂。
      
      白拾一边烤着鸡,一边琢磨着四周禁锢的阵法。黑雾的修为显然要比她高上许多,她几乎连阵法的灵力走动都无法分辨。
      
      但也只能迎难而上。
      
      她专心于阵法钻研中,没有看到她烤的鸡正在慢慢发黑,也没有看到她的储物手镯中一道红光闪现,小院中出现了一只身披火羽,眼蕴重瞳的大鸟。
      
      那只大鸟落地,一缩再缩,比寻常家鸡还要小上些许。
      
      焦糊味弥漫在空气中,白拾睁眼——完蛋了,又糊了!
      
      得,捉来的鸡再次全部耗光,白拾又得去寻那团黑雾讨要了。
      
      正想着,就见一只鸡昂首挺胸地朝自己走过来,相当威风凛凛。
      
      白拾眼睛一亮,这鸡一定十分美味,也许可以挽救她糟糕的厨艺。
      
      抄手抓住,直接开薅。
      
      刚刚寄魂成功就被薅秃了尾巴的简双至:“……”
      
      放肆!
      
      大胆!
      
      不可饶恕!
      
      简双至僵硬着身体被白拾抓在手中,呆若木鸡。
      
      白拾薅着薅着指尖一痛。
      
      定睛一瞧,手里的鸡不知何时变成了木头。
      
      她拿起来仔细瞅瞅,这不是她空间里的那尊小鸡木雕吗?
      
      ……
      
      “公子?”墨堤诧异:“这么快?”
      
      简双至站起身,侧首,避过他的视线。
      
      顿了顿,他方道:“我想了想,重明不适合寄魂,还是换一个好。”
      
      “不应该啊,公子您是天凤血脉,重明鸟也属凤种,按理来说是最合适不过的。”
      
      “简府亦是重明血脉,我念及此,心里不舒服。”
      
      可是公子您向来只权衡利弊,何时管过这些?
      
      不过看了看他的脸色,墨堤没敢再说下去。
      
      他思索着道:“那些木雕里,除了重明,还有只毕方……”
      
      “不行!”
      
      毕方人面单足,若是寄魂其上,立马就能让人认出自己的脸。
      
      “那就只剩下念念鸟了,这种鸟体格娇小,白羽短喙,会随着人心的喜怒变化而变化羽色,会不会不方便?”
      
      “无碍,我心境稳定,不会有变色困扰。”
      
      ……
      
      白拾摆弄了半天,木雕依旧是木雕,没有再变成肥鸡。
      
      这些木雕傀儡看来只有简双至才有办法催动。
      
      那刚才的动静会不会和简双至有关?
      
      算了,不想了,头疼。
      
      她整个人向后一躺,枕在自己手臂上,翘起了二郎腿。
      
      她以为自己能看到碧绿树荫,没想到却是一团黑雾。
      
      “你这是做好了?”
      
      “做好了自然亲自给前辈送过去,哪敢让前辈亲自来取?”白拾不想动,也没有动。
      
      “那你不去做怎么还躺下了?”
      
      “就算是个正经八百的厨师,做多了也得休息一下吧?更何况是我这个业余的!据说,这个心情不好做出来的东西都是苦的。”
      
      白拾想了想又道:“要不咱打个商量,前辈呢,您有什么谋算,冲我来,我配合。做饭这种事情,前辈去抓一个专业的回来,也能早日满足口腹之欲,岂不是皆大欢喜?”
      
      “不行。”黑雾一口否决。
      
      “为什么不行?”
      
      “你做得越辛苦,我看得越高兴,吃起来自然也就越香。”
      
      这人有病。
      
      什么东西突然抛到她脚边。
      
      白拾微微抬头看去,是串成了串的山雉野鸟,有的晕了有的死了,堆在那里,像座小山。
      
      她不可思议地凝视着头上方的那团黑雾:一个修士天天去打鸟杀鸡也能这么勤快?
      
      “以你笨到无可救药的程度,我算准了之前那些肯定不够用,又给你带回了不少,不必太过感谢。”
      
      白拾以手覆面,这个世道最近对她有点儿不大友好。
      
      再度睁眼,黑雾已经不见了踪影。
      
      她的储物手镯却是灵光一闪,一只十分小巧的白羽小鸟飞了出来。
      
      白拾坐起身。
      
      白羽小鸟落在她手心。
      
      “是简双至派你来的对不对?”
      
      “嗯。”小鸟发出的声音有些怪。
      
      这性格还挺酷。
      
      有点儿像简双至啊。
      
      “你是简双至?”
      
      “他没有来。”
      
      小鸟回答得非常快。
      
      白拾有点儿失望,随即又试探着道:“那你是柳州姐姐?”
      
      “为何不是墨堤?”
      
      ‘若是墨堤大哥来了,我都不用问,他早早就自报家门了。所以,柳州姐姐真是你?“
      
      “……嗯。”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刚才那一刹那,白拾感觉到小鸟的羽翼上似乎浮现了一抹黑光。
      
      “柳州姐姐,是简双至叫你来救我的吗?”她兴冲冲问。
      
      “嗯。”
      
      小鸟顿了下,问:“何人带走了你?”
      
      “不清楚,”白拾摇头:“他浑身上下都笼罩着一层黑雾,不过听他的意思,该是你家公子的敌人。”
      
      “而且,听声音似乎至少两个人。”
      
      “两个人?”小鸟歪了下脑袋。
      
      声音奇怪,语调冰冷,全身上下似乎都透着不同凡响四个字的小鸟却歪了歪小脑袋瓜子,特别憨傻可爱,白拾手痒难耐,屈指在它脑袋瓜上重重弹了下。
      
      看小鸟有些发懵,白拾又凑近,在她脑门上狠狠亲了一口。
      
      十分响亮。
      
      白拾眼看着,鸟身上白色的羽翼渐渐染上一层粉红,如同三月桃花。
      
      “呀,你真地会变色啊!”
      
      小鸟身上瞬间又黑了一层。
      
      “黑色像乌鸦,还是粉色好看,不如变回来吧?”
      
      “闭嘴!”
      
      白拾瞧着它,想了想,嘴角牵起一抹坏笑。
      
      简双至察觉出什么,就要振翅而飞,却被白拾一把抓住。
      
      白拾一顿乱亲,亲亲它的脑门,亲亲它的小翅膀,亲亲它的带着绒羽的白肚皮,直到将小鸟整个都亲了个遍作罢。
      
      “柳州姐姐,你现在真是太可爱了!”
      
      小鸟身上一会儿粉,一会儿黑,一会儿白,一连变了好几次都没有平息下来。
      
      白拾前面还看乐子,后面忍不住有些担忧起来:“好了好了,柳州姐姐,我不闹你了,你怎么样?”
      
      “……你放肆!”
      
      怎么听怎么恼羞成怒。
      
      平日里柳州总是学她家公子,冷着一张脸,难得这幅情态,白拾瞧着有趣,还欲再逗它一逗,不料眨眼间,小鸟就化作了一尊木雕。
      
      ……
      
      “公子,这么快就又回来了?”
      
      墨堤端详着简双至神色,小心翼翼地问。
      
      简双至起身拂袖,不轻不重瞥了他一眼。
      
      墨堤当即肃容,问道:“那公子可探知出是什么人带走了白拾?”
      
      “是澹台臹。”
      
      “他能动了?”墨堤讶异。
      
      “他使用了寄魂之术,自己的魂力无法支撑整个傀儡,只能和他人共用。”
      
      “两个灵魂共用一个傀儡,对魂力的损耗非同小可啊。”墨堤摸着下巴。
      
      “愚不可及。”简双至声如寒霜。
      
      墨堤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不是一直视人家十二殿下于无物吗,怎么今天火气这么大?
      
      不过这俩兄弟之间的事情他也不好掺和:“那要如何将白拾带回来?”
      
      简双至沉默了下,道:“尚需再去一次。”
      
      “……”
      
      公子,这都第三次了,寄魂之术并非儿戏啊!
      
      “公子可方便?“
      
      是简兴淮。
      
      并非送血之日,他怎么会来?
      
      简双至向墨堤点头示意,墨堤将人请进来。
      
      简双至戴上了手套,坐下来给自己斟了杯茶。
      
      简兴淮进来,就见他人端坐一隅,脊背挺直,稳如渊岳,这样的风华气度,简家子弟竟无一人可及。
      
      只是到底是可惜了。
      
      他现在不够就是一个弃子,一介废人,以后年年岁岁,都只能受困此地,虚度光阴。
      
      也不算是虚度,他还能给自己当血罐,皇室血脉,都是至尊血脉,时日长久,他体内的血脉也许也可以脱胎换骨,到时候,他简淮兴虽不是皇族,也胜似皇族。
      
      “何事?”
      
      简兴淮敛了神色,先行见礼,老脸上笑出层层褶子:“公子,老夫这次来,是来告知凭岚仙会的事情,凭岚使那边传来消息,今年的凭岚仙会将在简家召开。”
      
      简双至挑眉睨他——与他何干?
      
      “届时会让那些小辈们自行通过简府阵法,能够进入的就算是可以正式参加凭岚仙会。”简修笑笑:“岁晏苑虽然偏远,也属于简府一部分,可能需要从公子的院中取道。”
      
      “不行。”简双至放下茶盏。
      
      简修笑脸一僵。
      
      “公子不要误会,其实也就是需要公子放开院子中的几个简单阵法,能对那些小辈考核一番就可,若是公子嫌费事,老夫可以派人来协助公子。”
      
      “说完了?”
      
      “这个……”
      
      “墨堤,送客。”
      
      “公子且慢!”
      
      简双至冷冰冰的眼神落在他身上:“不走?”
      
      简兴淮唇边的笑意收了几分:“公子,此时可不是您任性的时候。”
      
      “哦?”简双至依旧是点尘不惊的模样:“不若你教我?”
      
      “老夫怎敢对公子言教——”
      
      “既如此,你怎么还不滚?”
      
      任简兴淮再如何会装模作样,此时也是老脸一沉:“公子,老夫敬你出身不凡,对你再三忍让,你可不要得寸进尺!”
      
      “在我眼中,你不过就是条吸血的蛭虫,不碾死已经是我的失误,莫非你还妄想着我会对一条血蛭回敬一二不成?”
      
      简双至端坐如初,微微抬头望着简兴淮,眉眼狭长,极具有威慑力,虽坐如立,虽低如高。
      
      简兴淮忍无可忍。
      
      凝聚灵力,一掌挥出——
      
      简双至身周突然浮现一圈光晕,将简兴淮的灵力攻击悉数化解下来。
      
      简兴淮神色几经变化,竟重新挂上笑容:“这四方阵果然名不虚传,公子身在其中,稳如泰山,如此,即使凭岚仙会上人员混杂,老夫也能放心了。天色已晚,老夫就先不打扰了!”
      
      甩袖离开。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简双至:我心定稳定,不会变色。
    墨堤:听说您变黑了,据说黑色是恼火
    简双至:……
    墨堤:听说您变粉红了,据说粉红是羞恼
    简双至:……
    墨堤:据说您还黑白相间来着?
    简双至:柳州,把人拖走。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